《敌后武工队》

简 介

作者:冯志

《敌后武工队》描写冀中军民抗日斗争的故事。1942年,日寇的七八万精兵,在杀人魔王冈村宁次指挥下,对我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残酷的“五·一”大扫荡,给这里的军民造成很大损失,使这一带的抗日活动转入地下。但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冀中军区九分区派遣魏强、贾政参加敌后武工队,杀回冀中,钻进敌人心脏,开展敌后工作。魏强、贾政在南峪找到武工队队长兼政委杨子曾。魏强被任命为第一小队队长,刘文彬为指导员,蒋天祥为第二小队队长。他们分析了敌情,认为三光地区的哈巴狗、侯扒皮和刘魁胜三个汉姦,是保定宪兵队队长松田的心腹,他们在东王庄,一次就杀害了170多个村民,罪行累累,必须首先打击他们,搞个政治攻势,动员群众积极抗日。

于是,40多个精悍的武工队员,首先闯到侯扒皮所守的中间镇,炮轰炮楼,狠狠打击了他的气焰,使他恐慌不安,也使百姓们精神振奋。这时,魏强率领的小分队,与杨子曾和蒋天祥等分别,来到号称“小延安”的西王庄住下来,得到堡垒户赵河套及群众的精心掩护,因而三个多月过去了,他们频频打击敌人,搞得敌人日夜不宁,而松田和刘魁胜组织的“联合清剿队”,连一点武工队的影子也摸不到。

有一天,武工队队员刘大生出去刺探敌情,同联络员取得联系后,在回来的路上结识了黄村的何殿福,知道他弟弟也是八路军。他们正走着,却被两个清剿队员盯上了。刘大生机智地打死一人,活捉一人,占据了井台上有利地形,同四面围上来的敌人英勇拼搏,打死许多敌人,然后下到井里,从地道回到村里。这时,松田亲自率领的日伪军,仍然向井台猛烈轰击,井台四周火光冲天。当他们攻至井边,一无所见,下井捞尸,也一无所获,松田只得沮丧而回,心中却对刘太生的下落疑虑不定。刘太生安全回到魏强的住所,看到区妇救会长汪霞等皆在,就讲了刚才的情况,并把取回来的信交给魏强。第二天,魏强与刘太生化装成商人,一前一后,按信上的要求去见杨子曾。路上,前边的魏强被二十来个警备队员纠缠住,魏强乘机拽出暗藏的手枪,打死敌人的小队长和几个队员,并趁敌人慌乱之时,滚进旁边的交通沟。后边的刘太生立即朝追击魏强的敌人开了火,与魏强夹击敌人,没被打死的伪军慌忙逃命而去。魏强见到杨子曾,才知道,为配合山里八路军的反扫荡,县委命武工队吃掉增援日军的侯扒皮和哈巴狗的队伍。在回来的路上,魏强和刘太生机智地救出一批被伪军抓去的民伕。第六天拂晓,魏强的小队埋伏在一片坟地里,躲过了日伪军的两辆警车的武装侦察,消灭了打前阵的十多个鬼子兵,刺死曹长一撮毛,几乎活捉哈叭狗,待松田和津美联队长率领四百多日军前来增援时,小分队已无影无踪。津美看到一个接受小分队包扎的日军伤员,气急败坏地一刀刺死了他,并下令将高保公路两侧二百米内的树木、麦子、坟丘全部除掉。

但是魏强让表面上给敌人当伪保长、实为我军联络员的李洛玉去挑动大冉村的警备小队长王一瓶,抗拒了津美的指示。不久,敌人向百姓征收新粮,给百姓带来巨大负担,魏强先是领人智夺了粮车,后又到哈叭狗新到的中间镇,通过关系,内外结合,偷偷运回了被敌人强征的新粮、交还百姓,保住了人民的劳动果实。这时,哈叭狗和侯扒皮被调到黄庄,仍然敲诈百姓,魏强和贾正等人,在市集上打死正在欺压百姓的侯扒皮,并向哈叭狗发出严重警告,令其取消征收红松木料的决定,被欺侮的伪保长和百姓都受到了鼓舞。日伪军不断遭到打击,松田任命刘魁胜为队长,成立夜袭队,专在夜间搜寻武工队,騒扰百姓。由于对夜袭队的活动一时摸不到头绪,武工队在几次遭遇中都有损失,只好暂时撤离三光地区。不久,他们又在保定南边的马池村成功地打击了夜袭队,但刘太生临危不惧,拉响手榴弹,同围攻他的三个敌人同归于尽。刘魁胜在我军地下联络员郭洛耿家埋伏起来,但却没有抓到一个武工队员,便来到平康里的妓女“贵妃”那里,当场和保定南关车站副段长万士顺发生矛盾。万士顺怀恨在心,挑拨刘魁胜和站长小平次郎的关系。小平次郎乘刘魁胜再次去“贵妃”家时,与万士顺一起,痛打了刘魁胜。魏强和刘文彬利用敌人的这种矛盾,并由魏强率领贾正、李东山、赵庆田等八名武工队员,冒充夜袭队为刘魁胜报仇,奔袭车站,打死副站长万士顺和另一个日本人副站长,还打死了一些日本士兵,然后教训全体俘虏,让他们转告小平次郎,待他开会回来后一定去找刘魁胜。代理宪兵队长坂本听了小平次郎的报告,立即带兵血洗了夜袭队的队部。当他知道中了武工队的计谋后,心中懊悔莫及,并被松田队长调出了保定。冀中军民却欢天喜地,庆贺武工队的成功。不久,魏强等人协助魏霞等区县干部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在范村治服了阳奉阴违的不法地主周敬之,打击了他的反动气焰,鼓舞了群众的斗争勇气,巩固了运动的成果。不久,夜袭队重新组建,但是在黄庄渡口却遭到魏强等人的沉重打击。松田大骂刘魁胜,并亲自去清剿武工队。然而,这时的武工队却早已闯进了保定,住到了警备队旁边的铁路工人金汉生的家里。这时,革命后代郭小秃已混入黄庄炮楼当了勤杂工,并取得了哈叭狗的信任,当了他的随从,为魏强获得了许多情报。魏强领着武工队,让小秃作内应,机智巧妙地拿下了黄庄炮楼,活捉了哈叭狗和王一瓶等,但哈叭狗乘夜逃跑。汪霞在黄庄渡口受伤后,在田家桥梁玉环家养了两个月的伤,得知梁玉环的母亲被日本兵杀害了,而她弟弟梁邦却在不久前被逼迫当了夜袭队,她与魏强等商量后,决定争取梁邦反正。梁玉环和丈夫田常兴非常高兴,决心协助魏强和汪霞作弟弟的工作。梁邦回田家桥奔丧时,终于被说服,与武工队积极配合,借路祭的机会,一举打死杀害梁邦母亲的日军曹长,打死许多日军,没死的日军全当了俘虏,武工队夺取了炮楼,缴获大量战利品。

哈叭狗逃回保定,通过老婆和刘魁胜的关系,受到松田赏识,当上了夜袭队员。这时,敌人在平汉线上集中重兵进行清剿,松田让哈叭狗领人破坏他逃跑时见过的地道。魏强和刘文彬决定借刀杀人,让鬼子去杀哈叭狗。这天,哈叭狗领着龟尾少佐进了他逃走时的小庄子,早已做了充分准备的武工队,领着百姓安全转移,又巧妙地到处打击敌兵,四五十名日军被打死,敌人仍然摸不到武工队的影子。龟尾的一条胳膊被打断了,帽子被打掉了,他见哈叭狗拾起帽子的谄媚丑相,想起今天的惨败,想起松田暗中怀疑哈叭狗已投降八路军的指示,一枪打死了这个死心踏地的汉姦。而这时魏强领导的小分队却化装成日军,在敌群中从容走掉,并且火烧了梁家桥炮楼子,给敌人沉重打击。松田恼羞成怒,百般挣扎,亲自率领几百名鬼子兵包围了西王村,集合全村百姓,让他们交出武工队。刘魁胜当场杀死了不肯说出武工队下落的一位老大娘和河套大伯。没有来得及转移的刘文彬为了保护乡亲,便从群众中走出来,说自己是武工队员。一时间,群众纷纷说自己是武工队,以保护刘文彬和没有来得及撤走的汪霞,使敌人辨不清真假。然而,夜袭队突然送来被痛打而叛变的武工队员马鸣,致度刘文彬和汪霞被捕。敌人对他俩软硬兼施,却无法让他俩投降。于是敌人就放出风说他俩叛变了武工队。实际上他俩一直在揭露和痛斥松田、刘魁胜,大闹“宴席”,痛击马鸣,敌人无奈把他俩改押到南关监狱。

魏强对他俩在狱中的表现一清二楚,在上级的指示下,在内线关系的协助下,一举劫了押解刘文彬、汪霞和另一个因马鸣告密而被捕的同志邱东的警车,救出了这三个同志。这之后,抗日战争胜利的日子接近了,魏强根据上级的指示,决定逼近保定市区活动。他们通过各种关系,控制了十五号炮楼,并在炮楼头目田光的配合下,把巡视途中前来炮楼避雨的松田和刘魁胜活擒了。松田在被押解途中,投河自杀,刘魁胜在东、西王庄召开的公审大会上被枪决。正在这时,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人们沉浸在欢乐之中,而魏强他们却走向了新的征程,去迎接为保卫抗战果实而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敌后武工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