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武工队》

第07章

作者:冯志

太阳刚刚钻进地皮,西边天空还留下一抹子淡红的颜色。魏强像只斗胜了的雄鸡,怀着兴奋的心情,走进了和队长约定会合的那个村。他按队长信上的规定,贴村南边来到第三条胡同口上,见四外无人,进了胡同,钻入了一个黑大门。一个提着手枪的人从西厢房走出来,朝魏强笑着小声说,“魏小队长,你来啦,队长在北屋子东头。”

杨子曾正在屋里看文件,见魏强进来,把文件朝炕上一撂,忙握住魏强的手。他像个老妈妈似的从小队的领导,到每个队员的生活起居;从部队的活动,到敌人的情况……前后问了个仔仔细细,也没有松开魏强的手,握得魏强的手心直冒汗。

“你看,光说话,忘了叫你抽烟啦!”杨子曾说到这,才把魏强的手松开,将炕桌上的一包大叶烟朝魏强跟前一推。“抽吧!劲头足,有点阜平大叶的味道。”

魏强手里裹着纸烟,耳朵听着杨子曾说为什么要他到这里来的原由。杨子曾还告诉他,呆一会儿,县委徐立群同志也到这里来参加一个会。

徐立群也是魏强的老上级,“五一”突变后,魏强一直不知他的下落。今天听说他要来这里,并且将来还要负责之光县的整个工作,自然喜欢加高兴,顺嘴连说了几个:“好好好!”院里传来一阵自行车飞轮的音响,刘太生赶到了。他进门瞅见魏强就问:“没有伤着哪儿吧,小队长?”

“没有!”魏强亲热地拉住刘太生,“叫你绕个大弯子!”刘太生见到杨子曾,马上立正,习惯地先叫了声“主任”,跟着很尴尬地笑笑,改过嘴来说:“队长,我来了!”“你来了,很好!”杨子曾又伸出手来和刘太生握握手,接着就夸奖起来:“前些天,你可把老松田耍了个苦!松田要是肚量小,就得学了周瑜。”说完就把视线从刘太生的脸上移到魏强的身上来:“听你俩刚才说话,好像你今天也碰上敌人啦?”

“是,碰上了!”魏强点点头承认。

“你看,帽子叫敌人凿了两个眼!”杨子曾忽然发现魏强的帽子顶上有两个指头大的窟窿。魏强摘下帽子一摸,头发被子弹齐楂地擦了很长一溜不深的沟,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些日子,你们俩都摸了摸这个地区敌人的屁股,怎么样?”杨子曾取笑地问。

“不怎么样!”魏强用轻蔑的口吻说。

“等青纱帐一起,大部队朝这边一开,还不该把据点,炮楼来个一扫光?”刘太生说。

“当然……,不过咱们不能朝那方面想。咱是武工队,就要根据武工队的工作任务考虑……”刚说到这儿,张司务长一挑门帘走了进来,看到魏强他俩,高兴地说:“好啊!几天没见,把我的鼻子眼都想得合不上了。你俩都好?”

张司务长的脾气,全队的人们都知道,别看他快五十岁了,工作却是雷厉风行。他不等魏强、刘太生答话,就接着说:

“你们小队的东西都操办齐全了,不过同志们也捂了个够呛。来,刘太生你跟我拿去,每人还有一双大靸鞋。都是妇女们黑夜赶出来的。活儿做得结实、地道,保准合脚可体!”说罢,拉着刘太生走出了屋。杨子曾朝炕沿上一努嘴,让魏强坐下。他把刚才看的那张军用地图往桌上平板板地一摊,压低声音说:“最近分区指示我们,要配合一下山里的反扫荡,在这个地区搞一下。”他指着画有红圈圈蓝道道的地图,画了一下。“怎么个搞法,呆会人们来了就研究。二十四团有几个连昨天夜间过来了。你现在爬过夹道的梯子到东院把蒋天祥叫过来!”

魏强点点头,扭身走了出去。

魏强和蒋天祥爬墙过来时,杨子曾屋里已坐满了人。魏强在灯影处的一条板凳上刚刚坐下,忽然一只粗硬的大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肩头,他扭头一瞅,是二十四团六连连长杜万增,便使足劲去攥老杜的手:“刚听说你们团过来,一想就会有你们连!”

“你想到他,不会想到我!”山西口音掺杂冀中语调的人在魏强的右后方开了腔。

“啊!曹天池,没想到,你什么时候离开的十八团?”魏强握住了这个人的手。

“出山的前五天。我在二连和梁树明搭伙计。那不是,边守森也来了!”曹天池朝脑后一指,魏强从曹天池的肩头望去,圆方脸,黑参参的边守森正和蒋天祥低声细语地说道什么,这时张大两只闪闪的眼睛瞅向魏强,跟着点点头。

“开会吧!”杨子曾的一句话,屋内立刻鸦雀无声了。魏强向看着他的县委徐立群同志欢愉地点下头,忙移到杜万增和曹天池的中间,坐了下来。

“今天开会的中心,是如何配合山区反扫荡的问题。之光县委徐立群同志才从分区回来,请徐同志谈下配合山里反扫荡的战斗方案。”杨子曾把开会的目的说了一下。

徐立群清了清嗓子,说道:“敌人正往易县、涞水、满城、完县、唐县、曲阳、行唐、平山靠山的这一条线上调集兵力,要扫荡咱晋察冀边区的一、三、四分区。敌人第一线兵力一进山,必定调集咱冀中西部点、线上驻的日本兵组织二线。别的地方上级另有布置。在咱之、清地区,根据内线来的情报,”徐立群捏着一支铅笔,指点桌上的地图,人们的眼睛都集中在地图上。“敌人要把驻张保公路上的一村中队调走,五天以后,从保定开出五辆汽车到张登,长虫脱皮地往保定接。大家知道,张登,”他指着地图下方一个画有红圈标志的村落。“驻的是一村中队部和秀英小队,龟山小队是以田各庄为中心,分班驻在南店、北店、大冉村。”徐立群把铅笔轻轻地朝地图上一撂,看了下杨子曾。在徐立群谈情况时,杨子曾两肘分拄在桌上,双手搭在一起,成个桥形,下巴颏正蹲在桥顶似的手背上,二目似睁不睁地在想什么。徐立群谈完以后,杨子曾抬起头来,将干瘦的右手掌往地图上一按:“分区首长要我们在一村中队部、秀英小队和龟山小队的两个班坐汽车回返的时候,在田各庄村北公路两旁的枣树林子里,用多他十倍的兵力打他个伏击,一口吞下去。只要隐蔽好,这个胜利是稳拿把攥了!”

“分区的命令,这个任务由二十四团的三个连去执行。”杨子曾代表上级分配任务了,“之、清两个年轻的县大队配合主力部队在实战中锻炼锻炼。具体作法另研究。根据以往的规律,田各庄村北一打响,龟山小队驻大冉村的一个班,会约同哈叭狗苟润田手下的警察们一同来增援,这股敌人由武工队来负责吃掉。”徐立群插话:“所有的区小队都要跟着武工队学学打仗。这一次是联合作战,打响了,要勇猛、迅速,紧密配合,争取尽快地结束战斗……”

听完战斗部署,人们当时都没有吱声,呆了一大会子,才有人朝地图跟前凑了凑。

魏强听说在这次战斗中,要打万人痛恨的哈叭狗,心里分外痛快,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

开完会,魏强、刘太生就朝回返。

初夏。一弯新月挂在天空。旷野里,不时地吹过清凉的小风。树上,布谷鸟凄惶地断续鸣叫。远方,蛤蟆乱鸣。周围炮楼的枪眼里,不时映出几颗魑魅的灯火;楼顶上,时时发出虚惊的嗥喊声。

他俩刚接近公路,四匹快马,驮着四个敌人,托托托地由南而北朝大冉村一溜烟地跑了去。

“准是敌人的巡逻队!”刘太生低声地说。

“不是,巡逻队不会这样走。”魏强说。敌人骑兵过去之后,他和刘太生小跑步地穿过了公路,来到一座树林子里站住了脚。

这是有钱人家的一个大坟地。这里除了有大小不同的土坟头,还有石人、石马,另外还有背驮着大石碑的石龟。青松翠柏遮住天,蒿子芦草长满地。二尺高半圆形的坟圈圈,丛生着墩墩柳子、墩墩桑。大坟地西面,是一片藏不住人的春苗地。这就是五天后,魏强他们这支武工小队伏击敌人的地点。

魏强借着时被片片乌云遮住的月光,认真地瞅下整个的地形,猫腰朝西望望不到百十米远的公路,仔细地想想队长的战斗部署,怎么想,也觉得是个瓮中捉鳖的事。

“小队长,你看!”刘太生像发现什么似的,手儿指向公路的南端。魏强伏下身子一瞅,是一大溜黑压压的人。

月亮,刚从一片像旧棉絮似的灰云里钻出来。月光下,只见前面的三个像扛枪的样子,后面的都像徒着手。错错落落的队形里,还隐隐地传过哼啊咳的悲惨凄凉的呻吟声,魏强向刘太生耳语:“看样子像给进山扫荡的鬼子抓的伕!”“对!”刘太生同意地点点头。

魏强觉得应该尽一切力量把这群被抓的老百姓截夺下来。要不,送到山里那可就……扭头一想:“截夺可以,但必须得弄清押送的敌人有多少啊!”公路上,忽然传过两个语音不同的叫骂声:“你们他妈的,走快点不行?”“骑马打前站的早到保定啦,你们还跟俺们磨蹭!”

“八个人。”魏强隐着身子,借着不太明亮的月光,一个一个地数着戴钢盔的脑瓜儿,回头小声地说。“我俩不能让敌人像赶牲口似的把老百姓赶到山里去挡枪子。刘太生,你把自行车藏到麦地里,咱朝大冉村村北公路边上蹅。”

他们二人快步离开了大坟地,凫过了冰凉的、够不到底的金线河,来到离大冉村三里来地的一个破窑疙瘩后面。魏强蹲下朝公路上一望,大队人影过来了!

两个人猫着腰,像捉迷藏似地隐没在两垅麦子的中间,匆匆地朝公路走去!

离公路五几丈远,他俩止住了脚步,四只眼睛朝公路上一望:只见被抓的人们都倒剪二臂,牢牢地拴在一长条大沙绳上,个个都一步挪不了四指地朝前移动着脚步。一个胡子挺长、脑袋低垂到胸前的老人,痛苦地咳呦咳呦地走过来。一大片椭圆形的黑云遮住镰刀形的月亮,大地骤然暗下来。老人让块大土坷垃一绊,噗咚跪趴在地上,前后拽倒十几个人。人们赶紧相互去搀扶。一个拿大枪的警备队员,从人群后面快步地钻了出来,嘴里騒气得好像野狗呲了尿:“老兔崽子,装他妈什么蒜!”举枪把要朝老人身上戳。魏强说了一声:“上!”便像蹿山跳涧的猛虎,嗖地蹿到那个警备队员的跟前。魏强用驳壳枪朝敌人一逼,刘太生劈手把枪夺了过来。

缴了械的敌人惊吓得傻了眼,被捆绑着的群众奇怪地愣了神,停下来,谁也估不透眼前发生的是件什么事。

“咱们都是中国人。你说实话,有多少人押着?”魏强用驳壳枪指着俘虏的头,问。

“大部队在博野、蠡县那边正清剿,抽不出人,就俺八个!”俘虏双腿颤抖地回答。

“你们带队的呢?”魏强刚问到这,前面远处一个端枪的警备队员嘴里骂着:“妈的,后面怎的不走了!跟老子捣什么鬼?”就朝他们这儿跑。

俘虏扬手一指:“他就是俺们带队的,是班长。”

魏强向俘虏说:“你说这边有个快死的,喊你们班长过来!”跟着一拽被绑着的人群,唿啦,都躺卧在地上。刘太生紧忙将缴获的步枪摘下大栓,交给俘虏说:“快喊!”俘虏接过枪喊道:“班长,这儿有个人快死啦!”

“死了扔在沟里喂狗,嚷什么?”伪班长不耐烦地答应着来到跟前。魏强斜愣眼睛瞅着,暗暗朝伪班长的腿腕上一伸左脚,把伪班长绊了个狗吃屎。“妈的……”伪班长骂骂咧咧地刚要爬起,刘太生像鹰抓兔子似地伸出钢筋般的五指,揪住伪班长的后脖领。伪班长摇晃脑袋抬头一看,又一支乌黑的短枪口对准了自己,吓得急忙爬起来,双腿一屈,噗咚跪在地上:“爷们,饶命吧!”

“起来!喊你的弟兄们到你这儿集合。”魏强命令说。伪班长顺从地双手圈围着嘴chún,凸出眼珠豁着嗓子朝公路北面喊:“张云,郭庆生……到我这儿来,快点!”接着,又朝公路南面喊:“黄玉印,张小气……你们也到我这儿来集合,跑步!”

警备队员们听到班长一吆唤,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忙跑过来。早来的早缴枪,晚来的也被魏强他们把枪卡了过去。武装齐备的警备队员们,稀里糊涂地就在自己这个“确保治安”区里被缴了械,哆哆嗦嗦地挤在一起,瞪着迷惑的双眼,瞅着这两个穿戴不同、手提驳壳枪的人。

魏强他俩用手枪逼着俘虏们,命令他们赶紧给群众去松解绳索。

“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敌后武工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