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武工队》

第12章

作者:冯志

麦熟前后,魏强他们从张保公路到中闾,接二连三地狠狠地搞了敌人几家伙,确实把敌人搞得有些晕头转向。松田觉得近来武工队在东南乡活动得挺厉害,打算向上级请求抽调些精锐“皇军”,好好地“讨伐”一次。

由于驻在保定周围、平汉线两侧的日本军队准备朝中条山调动,他的请求计划也就搁了浅。

火烧眉毛得顾眼前。松田根据青纱帐的窜起、武工队的活动、部下的吃亏、大皇军的南调……察觉到分兵把守碉堡、据点,像个五指伸开的手掌,总不如攥成拳头有力。于是,就把远处的和不太重要的碉堡、据点撤掉了。在保定东南乡就稀里呼噜一下撤了七八个炮楼子。撤走的兵力,都集中在高保、张保两条公路上和金线河的北岸。

侯扒皮和哈叭狗也撤离开中闾镇。他们怕中途遇上飘忽不定、出没无常的武工队,连大道都没敢走,串着藏得住身的庄稼地,蹿到金线河北的黄庄据点里。

他俩虽说在中闾丢了“征集”的麦子,损失了人和枪,但经过各托门子、互花钞票那么一运动,这件事总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没动官职地过去了。

常说:“人有名,树有影”。侯扒皮、哈叭狗不论走到哪里,臭名儿也跟到哪里,他俩就像两只身长恶性毒疮的癞皮狗,脚步迈到哪里,毒疮的臭气就散熏到哪里。

侯扒皮和哈叭狗带领他们的喽罗们来到黄庄,侯扒皮凭借他的门头硬,一下变成据点的太上皇;哈叭狗虽说跟他是棉花、线子——两样的事,倒底侯扒皮有权势,也得紧着巴结随合。两人仍旧一唱一随,还是臭味相投的好朋友。

狗总改不了吃屎。侯扒皮一来到黄庄,又编算要在黄庄这一带敲竹扛弄钱。武工队对他的警告,也曾在脑子里想过;不过,他认为黄庄距保定不过十二里地,武工队即便敢来,也不至于像在中闾那样活跃。这儿是个“孩子胡糟娘不管,打了孩子娘出来”的地区。于是,当他们接到保定警备联队要他们重修炮楼、翻盖宿舍的命令,又认为有了生财之道。一个燥热的下午,没有一丝风。各村的保长都顶着毒日头,脸上的汗珠朝下流着,前前后后赶到黄庄据点里。他们是接到侯扒皮的通知赶来的。谁的心里都像长了毛毛草,一见面就互相询问,不知道侯扒皮叫他们来是为的哪本戏?到底是什么事?这的确没有一个保长知道。

“干咱这事的是钻到风箱里的老鼠,得受两头气。管他什么事呢!能办就办,不能办再商量。这年头,谁要不脑筋活动点,谁就会吃亏。”说这话的是河南小黄庄保长黄玉文。他说话通达,办事利索,在黄庄周围的保长群里,算得上一个人物。说实在的,也真是一个人物。不论是鬼子还是警备队,只要提出个事来,他能抗就抗,能赖就赖。因为他们村小,拿的不多,再加他嘴头子俏,有时就真的抗赖过去了。今天,他这么一说话,人们都点头表示赞成。

十几个村的保长都赶到了,午睡刚醒的侯扒皮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吆唤上哈叭狗,来到保长们的落脚处。这是一间不太大、光线倒挺充足的屋子。前后窗户虽然都打开,并没有减轻屋里的热度。有些人虽然手里不停地扇扇子,汗水仍旧湿透了衣裳。“都来了!”侯扒皮皮笑肉不笑地冲人们点点头走进屋;人们都赶忙站起来,七言八语地说:“来了!来了。”“都来了!”“有多紧的事,接到通知也得来。”大伙点头哈腰,不笑强笑地恭维、奉承。

刷!侯扒皮熟练地打开手里的黑折扇,边扇动边朝人们望;人们也都扬着下巴颏瞅瞅他,再瞅瞅他身后的哈叭狗,等待他俩快张嘴。

哈叭狗向人们哧哧地笑笑,也将视线移到侯扒皮的身上。侯扒皮像故意和人们开玩笑,黄眼珠子滴溜滴溜地转个不停,嘴刚要张开,又闭上了。

一时,屋子里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人们的心加速了跳动,呼吸也变得短促,满身淌着热汗。

“兄弟我来到这里的日子不多,给各位添了不少的麻烦。”侯扒皮扇着扇子沉默了五分钟,才咧嘴开了腔。“哪里哪里……”“侯队长来到这里维持地面,还不是为了老百姓……”人们嘴头上虽然说得都像抹了蜜,心里真比吃了蝇子还腻歪。“大家不嫌麻烦,这很好。”侯扒皮明白人们嘴甜心不甜,冷笑了一声,顺着人们的话音跟上来,“本来嘛,为剿灭共匪,过安生日子,就得麻烦点。今天把各位请来办宗事。别看事不大,它却和军事、警务有莫大关系,一点也不能含糊。”他将扇子从后背挪到了前胸,呼答呼答地扇着,接着说道:“眼下咱这炮楼子只有五截子,在上面想将河南边的一切都了望到,根本不可能,所以得接它两截;另外,再修四个抱角楼;还有弟兄们住的那些刮风就要倒的破烂房子,也得翻修一下。上头要我们当地筹划材料,设法兴建。这是命令,只能服从。现在人工砖瓦都不缺,缺的是檩木,这就得各村摊派。军队说话就是命令,我左右思摸,觉得十天期限满能缴齐,就给你们十天,过了七月十五集,一定缴来,不行,就以违抗军令论。”

人们听说是要檩条修炮楼、盖营房,呱哒,都把心放下来了。没容得侯扒皮话说完,又嗡嗡地吵吵开:“侯队长要檩条,写一个条子不就办啦!”“可不是,队长干么费那么大心。”“十天的期限?不用了,五七天就能送来。”

“大伙接着听我的。”侯扒皮在人们高兴的劲头上,哗地泼了一桶凉水,“是檩条儿,但是一定得合规格。土木工程人员说,柳木杨木都不行。”

“咱拿榆木的!”南村的老保长笑笑说。

“榆木的也不够格!”侯扒皮将脑袋一拨愣。

“杜木、槐木保准可以吧!”小黄庄保长黄玉文站起来答了言。

“什么榆木、杜木、槐木的,就不要在关里的木料上打算盘。”侯扒皮说着,扭头瞅瞅身后的哈叭狗。哈叭狗右手拿着黑色的大檐帽扇着风,左手正拿块手帕擦拭脖底下的汗水,白眼珠一翻,同意地点着头,连说几个“是是是”。他转脸再望望面前的保长们,保长们都用惶惑的眼神呆望着他。“要行,大热的天,也不会惊动你们。”侯扒皮继续说,“正如你们刚才说的,弄点纸条写写数字,分头一送,什么事办不了?今天是要一字的东北红松,怎么找,各位自己设法筹划吧!日期十天,过期都知道是个什么罪名;当然也跑不了我,走不了苟所长。”说完,连嚷了几个“热,热”,朝哈叭狗看了一眼,匆忙地朝门外走去。

要红松做檩,修接炮楼、翻盖房子,这还是头遭听说过的事。人们不由得咯嚷开了:“檩好找,要红松可难!”“这年头上哪儿找东北红松?”“十天,五个十天也够办的!”“有钱难买,没货哇。”大家嘴里叨叨,眼睛瞅望着哈叭狗。哈叭狗看到人们犯愁的劲头,也猫哭耗子地出了口长气,像十分为难地说:“用红松做檩,就是难捯换,可上级偏又下了这个命令,愁得我们俩也是走投无路的。别急,一起来想办法。人多主意多,凑到一起就是个韩信。”看他那样子,像非常同情人们,在为人们想办法,可是人们都知道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葯。

“哎,我看使使这个办法怎么样!”哈叭狗在闷热的屋里稳稳地踱了几遭,猛地将大腿一拍,“红松檩咱眼下不是没有吗?咱有钱,有钱就能买得鬼推磨。各位,咱可以用钱来便通便通上头。这一来既省心,又省力,你们瞧怎样?”哈叭狗几句话捅破了窗户纸,人们心里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着。

大家嘴巴没鼓蠕,眼睛却转向了小黄庄保长黄玉文。人们的沉默,给哈叭狗个很难堪。他眨眨眼,冷笑了几声:“我是为大伙好,要都赞成用钱便通,我就和侯队长动动腿,费点chún舌去和上边谈。如果不同意……”

“罗锅子的腰——一就了。我看,就这么办!回去操筹钱吧!”黄玉文的身子离开板凳,说完,便朝外走去。人们觉得他多会儿给炮楼上办事也是磨磨蹭蹭地对付,今天反倒痛快地答应下,心里都挺奇怪。在胡乱猜疑的时候,也都脚前脚后地跟了出来。

“人们眼睛都盯住你,你今天怎么答应得那么痛快?”南村的老保长歪头问。

北庄上的保长在鞋底上磕出烟锅的灰,也问了过来:“他说要钱,咱二话不说的就操办?”

黄玉文不言语地将人们领到一棵大树底下:“这事咱不应下也不行。侯扒皮和哈叭狗早商量好了,你想给他变过来,那还有门?先点头应下来,以后再商量办法!”

大家在树荫下唧唧咕咕地商量起来,最后总算想出一个办法来了。

从明处看,敌人撤回好多碉堡、据点,腾出好多地方,但是在魏强他们说来,要想朝公路附近,朝保定跟前扎一扎,却比以前更困难了许多。不论怎么困难,青纱帐起来,他们照旧进行活动。侯扒皮、哈叭狗朝周围村庄要红松做檩,修接炮楼、翻盖房子的事,当天夜里他们就知道了,也立刻开“诸葛会”来研究对策……

七月十五定旱涝,八月十五定收成。一年只有一个的七月十五又来了。每到这时,只要谷子灌满粒,高粱晒红米,牛犄角般的玉米扭出棒子秸,珍珠似的豆粒孕藏在豆荚里,庄稼人会高兴地说:“今年年景可能差不多。”

事变前,庄户人家一到这时候,遇上这样的好庄稼,都要过节吃上点好的。靠河沿岸的村庄,到夜晚还要敲锣打鼓,笙吹细乐地顺河流放阵河子灯,来庆贺即将到来的大丰收。事变后,鬼子占领了这一片,人们虽说还过节,敲锣打鼓放河子灯的事却都没有心思再去闹。

今年年头不错,鬼子走了不少,伪军们大部分蔫了些,因此,人们又都想要过过节。黄庄附近村子的群众,过节买卖东西就得赶黄庄集。虽说侯扒皮、哈叭狗常常出来捣乱,但是,人们一想到近来黄庄周围那些神出鬼没的武工队,又都觉得像有仗势的在,赶集胆怯害怕的念头也就减轻了好多,谁也想到黄庄集上走走。

“晚赶集,早回家”。这说明了事变后,敌人统治这片地区时的人们心理。太阳出来一竿子多高,通向黄庄的条条道上,出现赶集的人群:担挑的,背筐的,推小车的,轰驴驮子的,骑自行车的……像河水归海似的从四方朝黄庄集上灌。魏强头上戴顶破马莲草帽,身穿破洋布白褂子,紫花裤。裤腿角挽得过了膝盖;小腿上都沾满了泥巴。他夹在从南面赶集的人流中间,朝黄庄村奔来。赵庆田穿一身破旧的紫花衣裳,一双露趾头的鞋子蹬在脚上,跟在魏强后面。旁边,拍拍脑门就窜火星子的贾正和五大三粗的刘太生脚前脚后地扯着闲话朝前走。辛凤鸣、李东山,还有好几个人都在老后面跟着。

七月十五的集,是个迎丰收的集。人来得多,货也上得不算少。看来是比往常红火、热闹许多。

魏强双脚踏进集市,两眼虽然瞅西看东的,但那牲口经济人褪袖摸手指的神秘样子,那斗房刮粮端斗、边唱边倒的劲头,那货摊前面的主顾,那……他都视而不见。他瞪大眼睛所要寻求的东西,却老不见到来。“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他有些焦急,不自禁地将草帽摘下来,一会儿朝脸上扇扇风,一会又举过头扇他那青头发碴子的脑瓜顶。这样的扇法很快传给了赵庆田,赵庆田也摘下草帽扇起来。贾正、刘太生……都是这样边走边扇着。

魏强顺南北大街挤挤插插地走了一趟,刚要转身往回返,小黄庄的保长黄玉文胳肢窝夹个钱褡子走过来,声音很高地招呼魏强:“赶集来啦?买点什么?”

“想买点东西,走了一趟街也没有遇到啊!”魏强很随便地答着向黄玉文靠拢过来。

黄玉文笑了笑,低声告诉他:“我刚从炮楼上来,你们可准备好,听说,他们吃过饭就出来。”

“他俩都出来吗?”

“起码出来一个。听说哈叭狗前天进保定城,要接二姑娘来黄庄,刘魁胜不答应,干了一架。说是刘魁胜骂了他一顿,还扇了他几耳光子,气得病倒了。真是个软瘫子货。”

“管他们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呢!只要侯扒皮出来,事情就办了多一半。炮楼还有什么新情况?”

“侯扒皮又催红松檩款子的事了。今天是五天头,他说无论如何过六不过七。过十七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敌后武工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