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武工队》

第13章

作者:冯志

哈叭狗见到侯扒皮血葫芦般的尸体,真是三魂吓丢了两个半。他回到自己的住屋,迈着方步前后捉摸,越捉摸越后怕。他觉得今天要不是受点窝囊气,浑身不舒服,说什么也得跟侯扒皮上了集。只要双脚一踏到集上,也一定得走了侯扒皮的这条道。今天没去,多少还沾了生闲气的光,因此心里暗暗感激二姑娘和刘魁胜。等转过头来一想,又觉得这也是该着的事。要不是鬼使神差,怎能让我苟润田把这场灾难躲过去?这又证明自己的命大,将来有造化。不论怎么胡思乱想,侯扒皮死后的惨像始终在他脑子里盘旋着,他尽量想法摆脱,却总难摆脱掉。从侯扒皮的死,又联想到八路军的武工队。“武工队的道行到底有多大?怎么说来就真的蹿了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他跟武工队打过两次交道,也听到好些关于武工队的神奇传说。一想到武工队,脖子后头就冒凉气。“怎么把武工队的凶劲打下去?”这又成了他盘算的主要课题。他想来想去,总觉得驻外勤不同驻在保定城里,因此,就应该用软、用缓来麻痹武工队。在缓、软当中,来抓武工队的活动规律,把搜集的情报供给城里,然后来个聚歼。他觉得这个法儿绝妙,蛮认为自己想的这个办法真的实行起来,就像张开的大网,总有一天会把武工队捕捞住。

他很得意地将胖手朝自己肥厚的大腿上一拍,抬腿就去给上司打电话。刚走到门口,门外传来声“报告!”他赶忙朝后退了几步,神态很郑重地说:“进来!”等一个穿军服、徒手的警备队员进来向他敬礼时,他奇怪地“噫”了一声,跟着问:“你怎么回来了?朱印章。”

“不光我,一过河,人家武工队把我们都放回来了,还让我们给所长你带来一封信。”朱印章双手举着一封叠成三角形的信,朝哈叭狗递过去。

哈叭狗拆开信,眼不离纸地一口气把信读完,跟着,头上出了一层冷汗。他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铺上,眼又落在信纸上:“……两月以前,在中闾曾留信警告你俩不准再继续胡作非为,你俩偏将警告当成耳旁风。刚撤到黄庄,就来了个要红松檩修炮楼的事。你再敢为买红松檩向各村的老百姓要钱,侯扒皮的那条道儿也在等着你……”武工队信里的强硬劲,弄得他浑身光起鸡皮疙瘩。他认为还是自己刚才的想法对,“眼下驻外勤,应该尽量做到软、缓;在采用软、缓的时候,再……”他冷笑笑,将信撂在床上,抬起头,撩起眼皮来看看,朱印章还直橛般地站在当屋。哈叭狗离开床铺,语气平和地说:“你回去告诉回来的弟兄们先吃饭吧!”

朱印章刚走出去,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嘁嘁喳喳的说话声:“这真是想不到的事!怎么八路来就没有人知道?”“要知道了,侯队长也不会落成这个结果!”“真是天有不测的风云!”声音越来越近,屋门一响,说话的人们都拥进哈叭狗的住屋。这些人都是黄庄周围村庄的联络员。联络员们在哈叭狗的面前,有的嘬牙花,有的出长气,都对侯扒皮的死表示惋惜,末了,大家将话转上了正题。

南村的联络员说:“不知苟所长知道不,俺村操办买红松檩的钱都叫八路弄走了,还把老保长也带了去!”

北庄的联络员道:“俺村的保长也叫八路带走了,操持买红松檩的钱,一个也没剩!”

傅村的联络员说:“八路军真邪乎,不来便罢,一来村村都有,办公人,买檩的钱两样都要,一起弄着走。”

小黄庄的联络员说:“算啦,大年初一吃饺子,都一样。现在请所长做主,看怎么办吧?”

哈叭狗扬起右臂,用四个手指搔搔秃头顶,呆了好一会子才憋出两句话:“八路军到你们村净说些什么?你们学学。”“八路军说,谁要敢再为炮楼上买檩敛钱,就叫他走侯……侯、侯队长那条道。”

“八路军说,村里再敢为炮楼上要一个钱,他们知道了也是个算不清的帐。”

“八路军说,怕你还要,已经给你写来一封信,让你免了这个要红松檩修炮楼的事,有这码事吗?苟所长。”

“是,八路军在俺村也说给你写了一封信!”

各村的联络员加油添醋地一念叨,闹得哈叭狗心里更发了毛。末了,他将信拿到手,装成很老实的样子说:“各位,侯队长的死,应怪他自己素常为人办事不检点。我姓苟的到这里也会有不检点的地方。但是,我能改。武工队的来信收到了。”他抖动一下信纸:“他们要我免去凑钱买檩修炮楼子的事,我可以尽量做。不过,这是上头的命令。常说:‘当官的动动嘴,当兵的跑折腿’。我和侯队长都是听城里吆喝的人。八路军告诉你们不准再敛钱;也有信给我,要我免掉这件事。我打电话跟上头商量,尽量地照办。办了咱们都好,除了遇上八路军的武工队念叨念叨这码事,可不能乱讲;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咱们都吃罪不起。算啦,大家不哼不哈,就当没有这码事,回去吧!”

哈叭狗顺水推舟地这么一闹腾,联络员们看到武工队出的这个主意,教给的这套办法真的生了效,个个心里都十分高兴,于是,也就前拥后挤,满带笑容地离开了黄庄炮楼子。

敌人紧撤,武工队紧赶;敌人撤过金线河,魏强带领他的小队,又在金线河的西侧日日夜夜出没无常地活动起来。有时钻进保定附近一个村,召集起伪办公人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抗日爱国会,告诉他们支应敌人、哄骗敌人的办法。有时,走到一个庄,把混伪差事、干伪军的家属召集到一块,谈谈国际国内形势,说说中国必胜日本必败的道理,要他们去劝自己家里的人,不要真心给鬼子干事,做事都留个后手。此外,撒宣传品,教育炮楼里的伪军,开基本群众会,建立秘密抗日政权……啥工作都做。掏特务、镇压汉姦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连住在保定城里的一贯道日本总坛主老松冈也都被擒出来,镇压在曹琨公园里。魏强他们在这一弯子搞了个地覆天翻,闹得鬼子六神不安。

老松田虽然又组织过几次“清剿队”,领着刘魁胜一班杀人不眨眼的特务外出清乡,剔抉过几次,结果,比春天失败得更惨。春天是费尽心机也看不到武工队;眼下净叫武工队打个措手不及:不是在青纱帐里迎头挨顿打,就是屁股后头挨上一阵子揳;要不就射来一阵密集的子弹,在中间拦腰一切截;等追过去,神秘的青纱帐,又把神秘的武工队掩藏起来。这样一闹,老松田的心里更窜火。

近来,老松田又屁股不离皮转椅,挖空脑子,费尽心机地捉摸对付武工队的办法来。从开春到秋收,在他这块“确保治安”区里没有一天平静的日子:小屯里,千军万马没把一个武工队员擒拿住;大冉村村南,一村中队被吃去了三分之二;张保公路上的一百多辆运小麦的大车被截走;中闾的小麦一宿被运了个空;黄庄警备队小队长侯鹤宜的死……现在,武工队还在一步步地朝市沟里面搞,简直快搞到皇军的床铺上来了。“这真是岂有此理的事!”松田想到这里,微微地睁开合死的眼皮,心想:“用什么办法把这个武工队吃掉?……”他左手攥攥右手,反过来,右手又去攥左手,越思摸越觉得刘魁胜推荐的黄庄警察所长苟润田所想的办法大有可取之处。他同意苟润田所想的办法;另外,他还要在这个办法上再发展一步。他像落水者摸到了救生圈,眼睛睁开,右手狠劲往桌上一拍,自言自语地说:“就这样做!”

“今天的情报有个研究头!”魏强把手里的一张纸儿递给了刘文彬,“老松田怕明着磕青鼻子碰肿脸,又想从暗地里捞捞本,真见他的鬼!”

“松田让铁杆汉姦刘魁胜当队长,网罗些亡命徒成立个夜袭队,这说明他要在咱身上下些本钱,花些工夫!”刘文彬看过情报说。他觉得敌人组织了夜袭队,武工队的工作,可就会增加更多困难。“今后,不论咱武工队,还是地方干部,甚至村里的群众,都应该提高警惕,不然,要吃个大亏!”魏强没答言,心里也在捉摸夜袭队这码事。夜袭队自然是夜间活动的队伍,到底什么样?没打过交道,光凭想是不行的。在这个地区活动,就像进深山打猎的人,处处得寻找野兽,时时还得提防野兽的袭击。只有摸准野兽的出没规律,才能下手猎捕它。

武工队员们听到敌人组织起一班夜袭队,也都相互说道开:

“夜袭队?名字怪好听,谁知道干起活来怎么样!”常景春抚摸着歪把子,抽着自卷的烟卷说。

“什么他妈夜袭队,我看是野鸡队。遇上我,要不打他个唧唧嘎嘎满天飞,我就不姓这个贾。”贾正立在当屋,指手划脚地讲。

天近半夜,魏强带领一个战斗宣传小组,来到了范村。范村紧挨保定市沟,背贴高保公路,西面是鬼子的飞机场;飞机场北面,隔公路是“治安军”和警备联队训练新兵的兵营——老炮队。要没有青纱帐,老炮队的营房,飞机场上的了望台,即使在黑夜,也能从范村看得一清二楚。范村离保定说八里地,其实,出保定南门,过电灯公司朝前走几步就是。它是出城来东南乡的头一个大村子。户头多,人也复杂,光在城里混伪事的就有二三十个,村里的大权掌握在地主周敬之的手里。那里我们的力量单薄,工作基础很差,群众想为抗日政府做些工作,也得偷偷地来。工作人员很少来这村,即便来了,从未过过夜。一般的工作任务,这村也能接受作一点,遇上比较重要的工作,像征收公粮,贯彻合理负担……就不行了。不是里折外扣地讲个价钱,就是拖着时间不办。

魏强几次想来范村住一住,因为摸不清周敬之的面目,摸不透村里的整个情况,所以也没敢住。为了让这村群众都知道夜袭队,提防夜袭队,这天晚上,他们来到范村东南角的一个大场里,这里到处堆放着谷堆子、高粱垛、玉米毂辘、绿豆捆捆。他和刘文彬咬咬耳朵,等刘文彬带领一个队员朝村里走去的工夫,便大步向一个看场的窝棚走来。

“大伯!大伯!……”魏强见到窝棚里睡着两个上年纪的人,忙凑到他们耳根底下轻轻地叫起来。他耐着性子,一口一个大伯地叫,两个看场人都像实聋子,继续打他们的呼噜,睡他们的觉。他轻轻地推了推左边的老头,这老头呱哒几下嘴巴,翻个身子又睡着了;他伸手去推右边的老头,同样也不醒。魏强心里明白,这两个人都醒着,就是胆小怕事不敢答言。他把声音放低,语气放得更缓和,亲切地说:“大伯,都别害怕,我们是八路军的武工队,上次在黄庄打死侯扒皮的就是我们……”这时,两个看场的老人虽然鼾声消逝了,却仍不答言。

村里走出来三条黑影,步步接近了大场。

魏强抛开看场老人起身迎上去,刘文彬和一个个子不高的人走过来。这个人叫刘连三,是范村的地下党员。他见到魏强,热情地握住手说:“魏小队长,这一程子老没来!我当你们走啦!侯扒皮是你们敲死的?”

“是啊!群众有什么反映?”

“人们不是自个许下的愿,‘打死侯扒皮,摆酒吃顿席’吗?什么反映?一个字:好!”

魏强、刘连三和刘文彬说着话走到窝棚跟前。窝棚里那两个看场的老头听到刘连三的语音,早爬了起来。躺在左边睡觉的老头说:“这几个同志可把我们老哥俩吓了一家伙。”睡在右边的老头摸摸嘴边的胡子,“我俩以为是城里的夜袭队呢!真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魏强将头钻到窝棚里,笑乎乎地问道:“这会儿还害怕吗?”

“有连三在这,当然是自家人,怕什么?”“没有他来,你就是说破了嘴chún,恐怕俺老弟兄俩也不会吱声。”两个老头说着就朝窝棚外边挪蹭,魏强忙把窝棚口儿让开。

刘连三等两个老头趿拉上鞋子,忙凑到他俩耳朵底下,嘟囔了几句。他俩一个朝村里,一个朝村边走去。走时,刘文彬忙追嘱上两句:“有一点沾那边气的人,也别叫来!”两个老头先后说:“这个你放心,别看上了年纪,也不能糊涂到那种地步!”“要叫的保准是些老实巴脚跟咱们一条心的人。”

工夫不大,一条黑影又一条黑影,从村里,从附近看场的窝棚里走过来。见到魏强他们,个个心里都甜丝丝地乐,有的摸摸队员的枪,有的看看魏强的脸,摸也好,看也好,都不吱声。本来都是拉锄把子种地的庄稼汉,到这种场合却像很有纪律的人,大家看了会子,都默默地脱掉鞋子,在屁股底下一垫,坐下了。不算小的平板光场,密密麻麻快让人占满了。

刘连三把人们分成两片,把魏强、刘文彬围两堆,开起小会来。

夜深,声音传得很远,魏强、刘文彬嗓音放得很低,但大家都听得很清。他俩由秋收藏粮、讲到为啥不割地里的秫秸、棒子秸;又由留地里的秫秸上讲到敌人为什么成立夜袭队,大家怎么来提防夜袭队,夜袭队将要怎么活动……每讲一句话,就在人们的心上划了一道很深的痕迹。当刘文彬谈到让玉米和高粱的秸杆在地里多长个时候,以便武工队在里面隐蔽活动的当儿,看场的两个老头低声说:“不砍它就是少落把柴禾,对抗日军队有利就好。”“俺不光不砍,还要串通认识的人家也不砍。只要大伙都做,天大的事也就办了!”刘连三听到提防夜袭队半夜出来装八路的事,心里思摸:这可是个大事,要不小心,真容易上了特务刘魁胜的当,便插嘴说:“不管他真八路,还是假八路,没听见暗号,咱们一概不承认他是八路,别管他央告、哀求,你就给他来个不理;实在不行,你就……”刘连三这么一说,很多人不由得笑了。原来愁怕夜袭队的人们,现在眉间都舒展开,紧张的心情,立刻松下来。

秋风刮得庄稼叶子哗哗山响,蛐蛐在青草坑里嘟噜嘟噜叫个不停。进村里刷改标语的人们回来了,魏强、刘文彬临时召开的群众会宣告结束,群众渐渐走散开。

“……关于周敬之,要再仔细查看他一程子,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问题,下次咱们再谈。”临走时,刘文彬叮嘱刘连三。魏强接过话来说:“现在尽量让周敬之闹,他越闹得凶就越能看出他是个什么东西,将来……”

魏强他们离开范村,走出没有一里地,范村正南偏点西的方向,咚咚咚,传来几颗手榴弹的爆炸声,跟着,又响起爆豆般的枪声。魏强双脚站稳,侧耳一听,立刻辨清枪响的距离和地点。“这是在新安村,准是贾正、刘太生他们小组和敌人打上了!”

刘文彬抖动露水打湿的衣服,眼睛张望响枪的方向。哪儿枪声并没有停止,中间还夹杂着听不清的吆唤声。

“走!赶上去!”人们听到魏强果决的命令,跟在他身后大步流星地朝新安村方向跑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敌后武工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