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武工队》

第27章

作者:冯志

秋节气过去三天了。

早饭后,升起的太阳虽说又开始施展它的威力,露珠依旧钉伏在肥硕、葱绿的庄稼叶上,闪着晶莹的光亮。

以往,冷落的东、西王庄,今天像逢集赶庙,数不尽的人流,从四面八方朝这里涌过来,汇聚到两村中间北头的一块四四方方的留麦地里,欢天喜地的等待着。

人们来自不同的村落,却怀着一个共同的心愿:“打死汉姦刘魁胜!”“枪毙老鬼子松田!”“报仇!”“伸冤!”……随着战争形式的急剧好转,再加上武工队神出鬼没的节节进逼,敌人也就逐步的向保定城里龟缩了。于是,抗日组织便在各村公开建立起来。眼下,鬼子的这个“确保治安”区、残酷的敌后的敌后的人们,已让欢乐代替了忧愁,舒畅顶换了悒郁。

正是由于环境的变化,大白天,才能在这里召开一个远近村庄群众都来参加的规模较大的公审大会,公审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刽子手。

魏强将四外的警戒布置好,又通盘地做了次检查,才缓步朝会场走来。他走近那座苇席搭的简陋的主席台下,正在台上的汪霞用眼睛向他打了个招呼;他抬腿刚要朝上迈,背后忽有人喊:“魏小队长!魏小队长!”他扭头顺音一瞧,是李洛玉,忙亲热地凑迎上去,指点洛玉的汗脸:“瞧热得,简直用汗洗脸啦!不是到河东送军鞋、军布去啦?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不是才到!热倒不热,这汗都是急出来的!你是不知道,在河东一听说今天要在俺村里开公审大会,恨不得一步迈回来。”洛玉说着,将脑袋上的蘑菇头草帽摘下来,当成扇子在脸前摇扇。

因为环境日渐好转,为了斗争的需要,近来,行政村也重新划分了。以往分着办公的东、西王庄,头麦熟时就合并一处了。合并后,经过全村群众的选举,李洛玉当了这个新行政村的村长。

“你知道吗?到河东去,也顺便把长庚大伯带去了!”“我到听说啦,他那疯癫病不是好些啦?”

“是好些,”洛玉觉得魏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将草帽重新扣到头上,从背后腰带上摘下烟袋,挖了锅子烟,吸着。“可是,县委说军区新建了一座精神病疗养院,来信说务必要把他送去就医,为这个我才把他带到河东去。”

听过学说,魏强连连地点头说道:“好好,上级就是结记得周到。我本打算让他见见刘魁胜的下场,这样就算啦!你要写个信告诉韦青云同志,省得他结记!”

“这个,你就不用惦记了!”洛玉像报功的样子,朝魏强显本事说,“昨天,我把他送到交通站,立刻写了一封信,托交通站朝热河那边转了去!”他狠吸了一口烟,在鞋底上磕掉烟灰,忽见汪霞跳下了主席台,“小汪!”他连连摆着手叫起来,同时搡拥着魏强。“走走走!”一起朝汪霞迎上去。他们刚接近主席台边,汪霞闪动一对水汪汪有神的大眼睛,笑嘻嘻地甩动胳膊走过来。在台上指挥人们贴红绿标语的刘文彬,也像迎老朋友似的快步地凑到了跟前。

见到他俩,洛玉怀里像揣有秘密似的低声说道:“这回到河东,可碰上个解气的事!你们猜猜是什么吧!”他见人们都睁大眼睛望着他,就先指汪霞,后指刘文彬说道:“在这村出卖你俩,用刑法收拾你俩的叛徒马鸣,让咱政府判处死刑,枪决了!”

“你亲自看见了?在哪村?”汪霞觉得解了大气,忙问。“我没有见到枪毙他,在宋村倒看见枪毙他的布告了!”对叛徒马鸣判处死刑,魏强、刘文彬、汪霞都不觉得奇怪;他们奇怪的倒是为什么拖了三个月才处理。受过战火洗礼的人,知道怎么思摸事情。“时间拖了这样久,主要是要从马鸣嘴里多掏出点东西来,以便弄清他的全部罪行,作出正确的判处。”想到这里,方才涌出的奇怪感觉,就像风卷残云火烤冰般地消逝得个一干二净。

“对这种变节事敌,吃了秤砣铁心的家伙,就得这么办!”刘文彬挥动着手掌说,“河东里昨天处决了叛徒马鸣,咱们今天就公审铁杆汉姦刘魁胜!”

全神贯注,栽耳静听的李洛玉,本来盼着刘文彬一下说完解气的话,刘文彬偏偏说到“刘魁胜”就没有下文了,急得他紧忙打问:“那松田个老兔崽子呢!”

贾正不知道什么时候早站在了他的身后边,插嘴说:“老松田早吹灯拔蜡了!”

顽皮的郭小秃,甩动手腕,狠劲将中、食指在洛玉的脸前一捻,焦脆地响了一声。接着说:“他比刘魁胜先走了一步,早在阎老五那里报到了!”

老松田的确是死掉了,是他自己死去的。

松田在警卫市沟的十五号炮楼里束手被擒以后,深知自己罪恶的深重,预感到了自己的必然结局。在十几条枪口逼迫下,他不得不乖乖地背过双手,顺从地让贾正绑上,但是,心里却不断地盘算脱身的办法。市沟里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希望:望到西方红光冲天的保定城,他希望立刻从城里驰来一队擎战刀、骑战马的武士把他抢走;瞅见沿市沟的环形公路,又希望有一辆配有强大火炮的巡逻装甲汽车疾驶过来救走他……但是,这些幻想,就像小孩吹起的胰子泡,一个跟一个地破灭了。

“我是天皇陛下的忠实军官,在保定是一呼千诺的日本宪兵队长,堂堂的皇军少佐,怎能被共产党拖走?怎能让八路军抓去?听从他们的摆布,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伤害,更重要的是伤害了大日本帝国的尊严……”松田边走边想。想到这儿,又瞅了瞅他们一群被俘的人和押解他们的武工队员,心里像喝了一大桶冷水,立刻凉了下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到活路,便下定了死的决心。

一场瓢泼桶倒的闯雨下过,河水陡然大涨。金线河河身不仅让雨水灌了个多半槽,从水的浑浊、流速看来,而且还在朝上涨。晨风吹起,朝雾落下,四周村庄的鸡啼了。从魏强他们来的方向,传来了急剧的枪声,显然,敌人发现十五号炮楼出了大问题。

假如敌人要真的踩着脚印追上来,魏强他们正处在个背水而战的不利局面。当时,身负重责的魏强,双眉紧锁地望着宽阔的河面和湍急的河水,他恨不得立刻发现一只船,哪怕是只极小的也好;但是,没有。

魏强正焦急地思摸渡河办法时,东察西看的小秃,忽然像得到宝贝似的,手指着下游河弯子,低声地叫道:“那有火亮!”人们朝他手指的方向转了过去,果然,有个忽隐忽现的一颗小红火儿,“是渔船上的人在抽烟!”“烟火是肯定的,不一定是渔船!”大家乱猜起来。

“我瞧瞧去!”贾正自告奋勇地说。得到允许,撒腿就跑。“是渔船就不是单个!我也去!”李东山取得魏强同意,拔脚忙朝贾正追。

时间不长,贾正、李东山各拽一只小五舱顶着逆流走上来,到魏强跟前靠了岸。

双手摇船桨的老乡,用亲切的语调,像招呼又像慰问:“都辛苦啦,同志们!咱分拨上船,快过!”

听口音,魏强断定都是老根据地——白洋淀的老乡,走近水边,亲切地招呼“不辛苦,黑夜里请你们帮下忙!”一共是十个俘虏,魏强决定先押六个俘虏过去,第二趟再运松田、刘魁胜等。

虽说流大水急,第一趟总算平安无事地到达了对岸。第二趟老松田、刘魁胜各被押上了一条船。魏强坐在渡运松田的小船上。不大的小五舱被划动着慢慢离了岸。刚接近二流,船板被冲击得发出了啪啦啪啦不规则的音响,越朝前走,小船越显得轻得赛个瓢,一个劲地朝下溜,一个劲地在摇荡。“到正流头上了,同志们都坐稳,看住了差!”双手用力摇船桨的老乡,刚低声地喊过,老松田像头水牤牛,眼珠瞪圆,用肩膀狠劲地朝左边的贾正一撞,借着小船大摇大晃的一刹那,一头扎进几丈深的急流中。魏强在右边,伸手一把没抓住,尾随着也噗咚跳到了河里。贾正、李东山、辛凤鸣,还有小秃,也都仓忙地朝河里跳。大家伙凫水、扎猛子紧找急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摸捞着松田的影儿。

嗜血成性的老松田,就这样畏罪自杀了。

得知老松田死的经过,李洛玉左手摇晃着魏强的肩膀,右手指点着刘文彬和汪霞,笑眼瞅望着贾正、小秃说道:“武工队今天不光把三害的最后一害给除掉,还把老姦巨猾、罪恶滔天的老松田给惩治了,这真是双喜。咱一定摆几桌酒席,庆贺庆贺!”

“眼下这才是个开始,你先沉住点气!等打败鬼子一并来个大的庆贺,不更好?”魏强手拍着洛玉的脊背说。

“到了哪会儿说哪会儿的话!你们忘了这是群众自己许下的心愿?”洛玉又像唱喜歌的,掰着手指头数落开:“打死刘魁胜,家家把酒敬!打死老松田,重新过个年!这事是群众许下的,群众要办,谁拦也拦不住。叫我说,你们就趁早随合点。不啊,扣上个不大不小的帽子,就叫:不——走——群——众——路——线!明白吗?”

洛玉高一声低一声地像个相声演员在表演,一下引来了好多人。人们把他和魏强、刘文彬、汪霞……围了个椅子圈。等洛玉的话音刚落,也都七嘴八舌顺着说起来:“得喝喝,按倒了松田、刘魁胜是件大喜事!”“咱们许的心愿咱们一定还!”“要庆贺,必须把有功的武工队请上!”“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谁能喝水忘了挖井人,简直是多余的嘱咐!”

“乡亲们请谁都行,可得给我留三个人!”人圈后面突然传过来老太太的声音,这是河套大娘。大伙尊敬地唿喇闪开一条道,大娘借机走进了人圈。她一瞅见洛玉,就嗔起脸来说:“百灵鸟,不管人们怎么争怎么抢,魏强、汪霞、刘文彬,他仨都给我留下,少哪一个我也拿你是问!”

洛玉听完大娘的吩咐,学着京剧里武生的架式,抱拳大声念着道白:“得令呵!”跟着锵锵锵地又数敲了一阵锣鼓点。所有的人,又被洛玉的滑稽动作逗得笑了一阵子。

人散,洛玉凑近河套大娘,很正经地说“老嫂子,有个事,你听了保准高兴得念阿弥陀佛!”

大娘爱听又装成不想听的样:“我那么迷信!有什么好事,你就说吧。”

“昨天,在河东交通站上,遇见两个刚从路西过来的同志,他们朝我打听西王庄。等我一问,原来是咱宝生在陆军中学的同学。他俩说:‘我们给赵宝生同志家里带来个口信,让告诉家里,他已毕业,身体蛮壮,不久就回到冀中,准备参加大反攻!’”

“洛玉,你这是……”

“我这是千真万确的可靠消息,里面要有半句谎话,就让我吃饭得噎食,跌倒就断气!”

洛玉指天呼地地一赌咒,河套大娘才由不信转到相信了。她眼里充满了慈爱的光辉,以母亲平和的口吻喃喃地说:“宝生,我那孩子,你,你……”

不知是为儿子学习期满,就要回来参加大反攻而高兴,还是听说儿子回来,思想起惨死的丈夫而悲恸,也许两者融合,相互交织在一起,让她无法遏止地落下了两行老泪。

汪霞急忙扶住大娘,跟着给魏强丢了个眼色。魏强跑着搬来一张椅子,靠主席台安置大娘坐下了。

细心的汪霞,当然能洞察大娘的心情,边替大娘揩拭泪水,边安慰说:“今天,你应该高兴啊!大娘。松田,松田死掉了;刘魁胜,刘魁胜呆一会就公审处决。宝生兄弟这就要回来,瞧,哪件事不叫人称心如意?”

“是啊!是啊!”老大娘握住汪霞的手,点着头说道:“傻闺女,你哪知道大娘的心,我这是高兴得流泪!”

十点钟已到,公审大会在区长吴英民的主持下开始了。“老乡们,吭,吭,今天,是我们伸冤报仇的日子。我们要公审背叛祖国,甘心事敌,双手染满人民鲜血的铁杆汉姦刘魁胜。”吴英民虽说在医院里经过多方治疗,但让松田、刘魁胜用酷刑摧残所遗留下来的咳嗽,始终没有除掉根,他的身体仍然很衰弱。但是今天他要代表政府接受千百人的控诉,也要代表政府宣判汉姦刘魁胜的罪行,心情真是说不上来的激动。他使劲按住像要爆炸的心,继续说下去:“来这里开会的人,差不多都受过他的害,被他伤过的,吭,吭,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会场上,几千人都强按住心头的怒火,凝目盯住主席台,谁也不言语地耐性等待着,等待吴英民发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