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1章

作者:高杨

李武迅

从乡下写作归来,我渐渐地对这个城市陌生了,住在鸟笼一般的单元房里,连远眺的目光也被高楼折成了一张弓,心更是飞不出去的。面对着灰蒙蒙的天上,那轮土黄色的炎热的日头,和这个即将变成一大堆水泥的,中国西部的古都,我多么热切地渴求:从阳台下边那茫茫的人海中,寻找到一点城市文学的生活积淀。

然而,长篇小说《红尘世界》,使我得到了满足。《红尘世界》,使我认识了当今这个热气腾腾的裂变时代,使我了解到了城市生活的一个窗口。《红尘世界》是女青年高杨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高杨我不认识,也从未谋过面,但从她的个人简历中得知,我和她几乎是同龄人,是吉林省长春市的一个年轻的女作者。她当过地质部门的工人、绘图员、酒店文秘。我可以预见:她不是一般平凡的女子,她会折腾,会闯荡,也任性而清高。她的生活道路肯定是坎坷的,但又充满了乐趣和多姿多彩。说实话,我崇敬这种事业型的坚强女性。特别是在当今这个传统观念和商品意识发生惊世触目的裂变的现实生活中,高杨这个女青年,作为城市生活里的知识女性,能够固执而倔强地献身于处在低潮中的不值钱的文学事业,这足以让我们这些国家级作家,感到欣慰和震惊。也足以让我们乐意推荐,乐意为之喝彩。

诚然,从女青年高杨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文学并没有被人类遗忘。看到了中国文学的希望。我说:“文学,并不是他妈的一文不值。鲁迅先生当年弃医从文,也并不是走错了路。社会需要文学,人类需要文学。”我是通过我的好友于炳江先生见到《红尘世界》的,他在一个炎热的正午,推开我的门,引进来一个陌生的朋友。这人姓田,看得出是个健谈而诚实的好人。他刚坐下,就急忙从他手里拿着的黑塑料皮包里,掏出来已经打印好的一厚沓子书稿,认真而小心地放在我的桌上,然后谦恭地笑着说,让我为这部书稿写个序。说实话,我的百万字的长篇小说正在印,我的散文集正在校订,出版社还催着要我的长篇新作。我不是推诿,实在是太忙。但是,一看《红尘世界》是作者的处女作,作者又是一个爱折腾的同龄人,我便欣然地答应了。

说真的,厚厚的40万字的书稿,我没有时间细读,只能走马观花似的翻一下其中的章节。由于作者急于出书,我只好赤膊上阵了。这些年,为人作序,似乎是文思枯竭了,正如一个作家朋友说的,当你写不出小说时,你就去给人写序,或者做一个批评家,这才是最好不过的职业。我先后为上十部书稿写过序,但大都是青年作者的处女作。人家成名了,自然就不找你了。《红尘世界》写的是“双凤大酒店”总经理郭健在改革大潮中,如何办好企业,如何处理爱情与友情,事业与家庭当今这最引人关注的活生生的复杂故事。作者以现实主义的白描手法,以适应现代读者心理的时新创作风格,反映了商品大潮中,最热点最现实的问题。以文学的形式,塑造和描写了时代弄潮儿郭健的人生观,同时又写了现代都市女性的人生观。

作者最难能可贵的是把文学的笔锋插入时代的脉搏。她把握住了文学的“主旋律”。在这一点上,比起文学界许多小有名气的作家,力求商品效应,写什么风花雪月,鸳鸯蝴蝶的言情小说要强出许多,又比起一些作家写什么红墙文学,编撰历史故事,社撰离奇小说之类,又是本质的区别。如果一部文学作品,不去反映作者所处的那个时代,不去表达那个时代的心声,无论批评家把它捧得多高,也只能是昙花一现,也只能是过眼烟云,说穿了也只能是批评家的乏味和悲哀。相反,哪怕是一部尚不成熟的作品,只要作者描写的是与人们生活,命运息息相关的社会现实,也是值得鼓励的。

《红尘世界》就属于这种作品,它的主题是鲜明的。它反映了改革者的形象。作者在写法上不去描写波澜壮阔的改革大潮,而是从“双凤大酒店”这个侧面着笔,以点透面来揭示改革,反映现实,作者在表现形式上像行云流水似的,如同一位江南说书人一样,娓娓地给你讲叙着一个平凡的故事。没有哗众取宠,没有矫揉造作,平淡中见波痕,无奇中显有声。读《红尘世界》,你绝对没有冗枯,忧闷之感,也不会感到死寂与混沌,你会觉得一股现代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你的观念,你的心,包括你的年龄,也将会变得稚嫩而年轻。你像沐浴了一缕清风,品了一杯清茶,看见了一条清澈的小溪,这便是作品的强烈的时代气息和内在的感召力。作者有着最真实的生活体验,有着崇高的审美意识。所以她的作品才充满美感,她用美好的心灵,去观察生活,研究生活,写生活,贴近生活,这又是创作上的一个收获。实在值得文学界关注。

《红尘世界》写的是一个酒店里的故事,确切地说,写的是书中几个人物的爱情故事,所以说这并不是什么新奇的选材,是近几年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早都写烂了的题材,如果再要涉足这个领域,是不会产生什么别具风格的作品的。加之作者又是第一次写作长篇小说的业余作者,要写好这个题材是有很大难度的。可是,我看中的《红尘世界》,是它不同于一般都市爱情生活的缘故。它所揭示的爱情,根本没有什么柔情似水,没有什么缠缠绵绵,更没有什么偷风窃月,红杏出墙等等。作者尽量回避直白的爱情描写,尽量避开海誓山盟和左顾右盼,她把爱情设置在人物内心,在幕后处理,以写心态和气氛为主,力求作品纯洁而富于美感。

郭健喜欢杜宁,而杜宁也钟爱郭健,但两个人没有一次私约,没有一次书信来往,这样把这种用东方论理观念衡量认为本不该发生的爱,就处理得比较隐蔽。把这种异性之间的本能的爱,限制在不能跨越雷池半步,使作品的主流覆盖了支流,使人感到了作品的纯洁和高尚。作为一部现代都市生活的小说《红尘世界》实质上是作者希望每个人在烟尘弥漫的人生海洋里去感悟各自对生活,对事业,对爱情的真诚和热切的企望。

近几年,城市文学的好作品不多,《红尘世界》的出现,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学园地里的一株新苗。我仍然认为,这部稚嫩的作品尽管达不到多么高的艺术境界,但她毕竟是一缕清风,会给文坛添点风光,不能不说,这是中国文坛的一种喜悦。

《红尘世界》在人物塑造上,也是较成功的。郭健年轻有为,成了时代的弄潮儿,他的闪光的一面,是作为改革者的总经理,在改革大潮中,实现他的理想,这是当代年轻人的主导意识。他又是才貌双全,血气方刚,有血有肉的作为生物的一个英年男人,面对自己部下那些浑身充满青春气息,年轻而漂亮的女雇员,又难免在他的心灵深处产生出一种对异性的爱慕。这样,感情上的矛盾,精神上的徬徨,家庭、婚姻、友谊的复杂关系,并不比改革简单而容易理顺。无疑,故事的戏剧冲突就在郭健身上展开了。这看来只是郭健一个人的生活,实际上是当今改革者普遍存在的矛盾。另外,像杜宁、张琼、苗莉莉等等这些不同性格,不同身世,不同观念的女性,面对当今改革的大潮,各人的人生观也都无遗的暴露出来了……

总之,《红尘世界》是一部较成功的作品,当然,我们不能用衡量作家的尺度去品评作者的功力,我们不是看到火炬能照到多远,关键是要看作者举起火炬的精神。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出版《红尘世界》的时代文艺出版社是有伯乐眼光的。也许,多年以后,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坛上将产生一位颇有才华的作家。写完序,古城已灯火阑珊。在这万家灯火辉煌之夜,我倚阳台远眺,似乎看见了祖国文学园地的万家灯火中,有一颗刚刚升起的明亮的小星星在闪烁,在跳跃。这颗小星星正是东北女青年高杨!于是,我笑了,我真诚而热切的祝贺《红尘世界》出版,同时,我更真诚,更热切地祝贺高杨走向读者!

                 1999年7月10日夜于陕西作家协会大院。

1

新年伊始,郭健就有这样的预感:他的仕途生涯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机。现在,副局长钟运来的突然召见会不会应验了他的预感?

沉闷地坐在“213”吉普车里的郭健斜靠在椅背上,一副深邃的目光,茫然地注视着车窗外那虽已充溢着乍暖还寒的初春气息,但仍然显得荒凉的景色想着心事。

吉普车沿着高速公路飞驶了近一个小时就进入了市区。一条条宽敞整洁的街道,用五颜六色的广告招牌组成的彩色图案的商店,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食品……从车窗前闪掠之后,拐进了局机关的院子里。车一停住,郭健就从里面钻出来,大步流星地朝办公大楼里走去。来到三楼,叩响了副局长钟运来的办公室。

“请进。”屋里很快就传出了钟运来客气的声音。

郭健小心翼翼地把门推开了。

正在埋头处理公务的钟运来一看推门进来的是郭健,脸上立刻绽开了惊喜亲切的笑容:“哟,郭健,这么快就来了!快坐快坐。”

钟运来四十五六岁了,他个头儿很高,腰板十分挺直,面色呈现着健康的红润,身体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开始“发福”了。年轻时曾是一头乌黑发亮的浓发,随着岁月的流逝,已明显有了几缕银灰。这一切都显示了他的身份、内涵、地位的尊贵与骄傲。一种非凡的气度和风范也无法掩饰地从中显露出来,令人一望便会肃然起敬。

“钟局长,”郭健在沙发上一坐下就单刀直入地问,“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钟运来的脸色陡然变得庄重深沉起来,他点着一支烟,思忖着缓缓地吸了一会儿,才盯着郭健问:

“‘双凤大酒店’的总经理曹刚出事了,你知道吗?”

郭健怵然一惊:“出什么事了?”

钟运来蹙紧眉头一字一板地说:“有人以确凿的证据举报他在酒店当经理期间贪污公款十万元。就在大前天,他已经被检察院逮捕了。”

“这能是真的吗?”郭健不相信地问,脸上现出惊讶之色。

“我骗你干什么?”钟运来猛吸了几口烟说,“就因为这个才这么着急忙慌地把你给叫回来的。”

郭健一听,脸上又立刻掠起一层怔色。

钟运来目光沉深地注视着郭健说:“‘双凤大酒店’开业五年一直都亏损。没想到现在曹刚又落了这么个下场。今年几个局长的分工有了变动,酒店由我来管了。在不久前的职代会上讨论酒店的问题时,大家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不再搞下去了,二是要搞就让个人承包经营。可是局里经过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决定由咱们自己再试着干两年。这主要还是考虑到野外的一些女职工的安置问题。女职工长年呆在野外总是很辛苦的,局里对她们的特殊情况不能不考虑。”

钟运来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住了,他一边吸着烟,一边默然着,郭健禁不住向他投去了询问和期待的目光,希望他能尽快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钟运来在烟灰缸里把烟蒂掐灭了,抬起头看了看郭健,又接着说:“本来,要是这次曹刚不出事,是准备让你当专职局长助理的,这件事已经在党委会上讨论通过了。可他这一出事,局里又不得不改变主意了。因为曹刚的位置需要合适的人尽快去顶替。说实在的,想去那里的人倒是有几个,可是哪个我都觉得不如你合适。”

钟运来那诚恳而信任的神情和这番言辞恳切的话,使郭健的心剧烈地动荡起来。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真是令他感到措手不及。

钟运来从他震惊不已的神情上似乎看出了什么,他笑了笑说:“事情是发生得有点太突然了。实话告诉你吧,让你去酒店当经理主要还是我的意思。因为我很了解你。当然,酒店经理是绝对没有局长助理有诱惑力的。可我认为,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应该在实践中更好地锻炼一下自己的综合能力和应变能力。郭健,我一点也不想勉强你,我会给你时间让你慎重考虑的,这也是必须走的正常程序。”

心里七上八下的郭健,大脑也陷入了一片茫然的真空之中。他从来没有面临过这样的选择,他无法马上回答这位对他既信任又关爱有加的副局长。沉思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