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0章

作者:高杨

42

杜宁和谢瑶已经跟杜进达说过多次了,郭健想要在他的公司里买两台电脑。原本打算酒店装修好以后再送去,可昨天晚上杜宁下班回家后告诉他,郭健又改变主意,让他明天就把电脑送到酒店去。平时,这样送货上门服务,他都是派手下的雇员去完成。今天,他却要亲自出面了。

早晨,杜宁临上班之前就和他约定好了,两个人各自上班以后,杜进达先把电脑装上车,然后再打电话通知杜宁在约定的地点等候他。

杜进达那辆rǔ白色的“凯迪拉克”经过近半小时的行驶终于滑上了双凤大酒店的停车坪。杜进达从车里一钻出来,杜宁就走过来了:

“爸,这么快就来了?”

“这还快吗?”杜进达笑道。

“东西带来了吗?”杜宁朝车里张望着。

“带来了。”杜进达一说完,李森就把两台用纸箱子包装得崭新的电脑从车里搬出来了。

杜宁看了看这两个静卧在地上的大纸箱子,对杜进达说了一句:“爸,你先跟我来一下。”说完,转身就走了。

杜进达对李森说了一句:“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一下就来。”就大步跟着杜宁朝大厅里走去。

郭健听说杜进达今天要亲自来酒店安装电脑,就一直等候在大厅里。他原计划是想等酒店装修好以后再买两台电脑,可是,因为暗恋着杜宁而引发的好奇心使他一直都想见一见她的父母。正巧昨天杜宁又和他说起这件事,他就趁机让杜宁通知她父亲第二天把电脑送来,这样也就有适当的理由见到他了。这时,他看见杜宁领着一位颇有身份和派头的人,并且也一眼就看出了来人的鼻子和脸型极为酷似杜宁,他立刻就知道了来人就是杜进达,他急忙迎了上去。

杜宁领着杜进达一来到郭健面前就首先介绍道:“郭总,这就是我父亲。”

“杜先生,你好!”杜宁一做完介绍,郭健就趋步上前热情地与杜进达握手致意。

“郭总,你好!初次见面。”杜进达也同样热情地致意道。

郭健看了看乱糟糟,堆满了装饰材料的大厅,有点尴尬地说:“杜先生,这里太乱了,连脚都下不去。”

“没啥没啥,”杜进达说,“正在装修是这个样,等装修完了就好了。”

“杜先生,”郭健说,“这里太乱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走,到我办公室里去坐吧!电脑也暂时先放在那儿。”

“杜宁,”杜进达对杜宁说,“你去告诉李森把电脑搬进来吧!”

杜宁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了。

杜进达在郭健热情的引领下来到了郭健的办公室。杜进达安详地在沙发上坐下后,郭健一边沏茶一边打量起他来。

在郭健的眼里,杜进达虽已年过半百,但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他表情安详,说话的语气柔和而又慢条斯理。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不难看出他内心的超然与豁达。言谈举止里所流露出来的自信、沉着、潇洒无不显示他是一个精力饱满而又强大有力的人。衣着的笔挺得体,一尘不染,不难看出他有着良好的卫生习惯。

杜进达也同样在不失时机地打量郭健。他自信地认为,凭他多年闯荡社会的经验不难看出,这是个有能力,有魄力,知情达理,又不失潇洒情调的人。这些天,他从杜宁和谢瑶在家里对他充满敬佩的谈论中已经对他有了不少较好的,理性上的认识和了解。现在一见了他本人,更加感到百闻不如一见。

“郭总,”过了良久,杜进达望着郭健真诚地说,“我在家经常能听到杜宁和谢瑶谈起你,她们对你都很敬佩。今天,我也是慕名而来的,这姐俩能在你手下工作,我算是放心了。她们都还年轻,社会经验又少,所以,不少地方都难免有做得不够好的时候,请你一定要多包涵点啊!”

“杜先生太客气了。”郭健谦逊地说,“我可没有你说得那么好。我这人相处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了,毛病还是挺多的。杜宁和谢瑶都挺懂事的,工作干得也都挺不错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他刚说到这里,杜宁和李森就一人抱着一台电脑进来了。郭健一看杜宁累得“呼呼”直喘粗气,都快要抱不住了,急忙站起来走过去从她手里把电脑接过来了。

“现在就装上吗?”杜进达站起来问。

“装上吧!”郭健点点头同意了。

李森听了他的话,立刻动作麻利地把一台电脑从纸箱子里拿出来了。两台电脑很快就摆在郭健的大班台上了,郭健抚摸了一会儿,说:

“这么大个酒店连个电脑都没有,真有点说不过去。这两台电脑一个给‘总台’,一个给餐厅。”

“郭总,”杜进达爽快地说,“以后电脑出了什么问题,你随时都可以叫我,我一律免费上门维修。”

“放心吧!”郭健说得也很实在,“我不会少麻烦你。”

电话铃突然响起来了,郭健拿起电话听了片刻,说:“好,我马上就去。”挂上电话,又转向杜进达道,“杜先生,真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一会儿我再过来吧!你随便坐吧!”

“郭总,”杜进达道,“你忙你的去吧!用不着把我当外人看。”

郭健对杜宁吩咐了一句:“杜宁,这里就交给你了,有事就传我。”然后又对杜进达歉意地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杜宁和杜进达观看着李森安装电脑。杜宁心神不定地不时拿眼逡巡一下杜进达。自从那天她把自己希望父母复婚的心愿说出来以后,心里就再也放不下这件事了。今天,她心里像猫抓似的难受,因为她母亲今天要出院。她想趁这个机会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这会儿,她看着她的父亲,心里又有不少话涌到了嘴边,可是,碍于李森在场又不便说出来。这几天,从杜进达的各种行为表情上她看出来了,她认认真真提出的要求,杜进达并没有当回事放在心上。既然今天要正式向母亲摊牌了,她觉得有必要提前告诉她父亲一下,以此来引起他对这件事的重视。可是,等了半天,杜进达只把注意力放在李森安装电脑上,对她的内心活动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他越是这样,杜宁心里就越是着急。

“卫生间在哪儿?”杜宁正在不知所措,杜进达突然问了一句。

杜宁一听,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她忙说:“跟我来吧!”说完就抢先走在前面,来到了屋外。

“在哪儿呢?”杜进达一出来就问。

杜宁没有马上告诉他,而是盯着看了一会儿,有点怯怯地问:“爸,那天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咋样了?”

“什么事?”杜进达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杜宁一看他这副样子,心里就凉了半截,不满地嘀咕道:“我就知道你给忘到后脑勺去了。”

杜进达一边努力回忆着,一边道:“你再说一遍,什么事?我看我还能不能想起来了?”

“爸,”杜宁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可真行啊!你怎么就能忘了呢?就是我想让我妈离开那个家,再回到你身边来。这么大的事儿你咋就能给忘了呢?”

杜进达一听,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你呀,宁宁,你到底还是年轻呀!想起什么就是什么。这件事能像你想得那么简单吗?那天你跟我说完了,我确实没往心里去。因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怎么就不可能呢?”杜宁急了,“难道你心里已经没有我妈了?”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杜进达烦躁地说,“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

“今天我妈出院。”杜宁说,“我想今天就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在这之前我还想听听你的意见。”

“宁宁,”杜进达焦急地道,“你别太小孩子气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弄不好就会节外生枝惹出更大的麻烦来。你要是真体贴我和你妈,以后就别再提这件事了。”

“爸,”杜宁激动了,“我不相信这是你的心里话。”

“好了好了。”杜进达不耐烦地挥挥手,“先不说这些了,你没看我正忙着吗?”说完,转身就自己去找卫生间去了。

杜宁木然地站了半天,然后,又伤心又失望地回到了屋里。这时,李森已经开始安装第二台电脑了。不知是他听见了这父女俩说的话了,还是看出了杜宁情绪上的变化了。他看了看杜宁,颇为感叹地说:

“杜宁,你爸真是个难得的好人那儿!他那么有钱,却毫无现代人的陋习,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跳舞、也不找小姐。他除了肯花钱让你穿名牌时装,戴名贵首饰。他自己对名牌一点也不崇尚。现在这样的好男人还能找到几个呀?可我真不明白,当初你妈为啥一定要离开他?”

杜宁苦涩地笑了笑,说不出话来。

“你爸也是。”李森又说,“没有风流的命,偏偏又是个情种。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忘不了你妈。这要在二三十年前,像他这样固执地钟情一个女人,人们倒还觉得可以理解。可现在就有点叫人感到不可思议了。现在流行的是升官发财死老婆。男人有了钱不拈花惹草,不换掉老婆也同样叫人感到不可思议。有多少有钱的男人做梦都想甩掉家里的黄脸婆。像你爸这样的人,我还真没见过。不少人到了一起就爱取笑他,说他是‘铁公鸡’,这就是说,要想让你爸花钱去找小姐,比从铁公鸡身上拔毛都难啦!”

杜宁听着李森的话,心里翻滚着难言的滋味,过去,她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她父亲的过去造成了她和母亲可怜的命运而怨恨她父亲。但近几年,随着她对父亲的了解和对人情世故日渐深刻的感悟,这些怨恨也逐渐消除了。尤其是看见她父亲这么多年一直过着独身生活,现在又那么有钱,却不见他与任何女人有特殊来往,这一切都证明他当时确实是一时糊涂才干了那样的蠢事。实质上,他根本不是那种寻花问柳,朝三暮四的人。唉!人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做错一点事呢?她父亲虽然有过失,但他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足以证明,他的确还算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啦!

“话又说回来。”李森看了看默然沉思的杜宁,又说,“现代人对爱情都持怀疑的态度。我原来也认为,在大款的圈子里已经不可能再找到真正的爱情了。但你爸让我打破了这种偏见。从他对你母亲始终如一的感情我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爱情。”

李森发自肺腑的话,更让杜宁心里抑制不住地冒出了一股悲凉之情。

43

安装完电脑,从酒店里出来时,阳光更加明媚使人愉快了。楼房、树木、街道都已从早晨刚到酒店时的那种由浅至深的rǔ白色中挣脱出来,完全躶露在娇媚的阳光下了。

坐在杜进达的“凯迪拉克”里的杜宁,表情抑郁,不苟言笑,马上就要见到她母亲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把自己隐藏在心里数年的要求和愿望说出来。特别是在没有得到她父亲许可的情况下,她心里就更感到沉重了。

突然,一股从头顶坠落下来,又随风飘进车窗的灰土打断了杜宁烦恼的思路。她生气地掸了掸落在肩头上的灰土,嘀咕道:

“这土是从哪儿来的?我早晨刚换的衣服。”

“你不知道吗?”开车的李森问,“这条街卖给南韩了。”

这句话提醒了杜宁,她一下子想起前一段时间报纸、电台、电视上是曾报道过这件事。

“这里这些旧大楼马上都要拆了。”李森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有些地方都已经开拆了。”

李森这句不经意说出来的话,竟一下子激活了杜宁的思路,她急问道:“那住在这里的那些人都搬到哪儿去了?”

“都到别的地方租房子去了。”李森又是不经意地回答。

这句话更让杜宁的思路开了,她双眼豁然一亮,仿佛捕捉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灰暗的心域也一下子开朗起来了。她突然果断地对李森说:

“李森,麻烦你再把车开到酒店去。”

“干啥?”这个“命令”颇让杜进达感到意外,“你不是要上医院去接你妈吗?”

“来得及。”杜宁急切地说,“我现在必须马上回酒店去一趟,你们把我送到那儿,该干啥就干啥去。我把事办完了就打车去医院接我妈。”

杜进达思忖了一下,不太满意对正用征询的目光瞅着他的李森说:“那你就把车再开回去吧!”

“凯迪拉克”很快又在酒店的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