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1章

作者:高杨

47

自从那天曲清林到钟运来那里告了郭健一状,钟运来就一直惦记着到酒店来看看。这天上午,他在局里一开完党委会,就到酒店来了。一走进正处在装修期间的大厅,他心里就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另样的感受。一别二十多天,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眼看装修就要结束了,酒店又将投入正常营业,谁知财运之神能不能垂青他和郭健?从这三百万装修费一申请到位,他心里就一直没有轻松过。现在,当他离别数日后再度置身这里就更是七上八下,如同吊了七八个水桶。

钟运来在大厅里看了一下装修情况,并没有马上急于去找郭健,而是又独自到客房去了。他走进一间有几个木匠正在干活的房间,问其中的一个木匠:

“师傅,这是不是改成写字间的房间?”

那木匠抬起头看了看他,点点头:“是。”

“这里啥时候能装修完?”钟运来又问。

“再有个十天八天就差不多了。”那木匠说完,想了想,又怀疑地问,“我听说这个酒店一直都不挣钱。这次又投进去这么多钱装修,以后能把这些钱收回来吗?”

钟运来没有回答他,只是模棱两可地笑了笑,转身就出去了。随后,他又来到餐厅,没想到,郭健也在这里。他一进去,郭健就看见他了,并且高兴地招呼道:

“钟局长来啦?”

“来啦。”钟运来走近他问,“这段时间挺忙的吧?刚才我看了一下大厅和客房,装修得都还是挺不错的,再有半个月能开业了吧?”

“差不多吧!”郭健思忖了一下道。

“要抓紧哪!”钟运来道,“时间就是效益。”

“钟局长,”郭健道,“这里太乱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走吧,到我办公室去吧!”

钟运来跟着他来到了办公室,在沙发上一坐下他就笑眯眯地瞅着郭健道:

“我听说,我没在家这些日子,你没轻折腾呀?”

郭健怔住了:从钟运来的话里他听出来了,他一回来就有人去他那告了他的黑状,而且告状的这个人他可以准确地肯定,就是曲清林。想到这里,他点点头,不置可否地道:

“好像是这样。”

钟运来笑了笑又问:“我还听说,你挺霸道的?什么事都是你自己说了算,别人的意见你一点也听不进去?”

郭健怔了一下,随即又点点头:“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因为我是总经理嘛,要是说了不算,那我还当这个总经理干啥?钟局长,你问我这话是啥意思?”

“没别的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钟运来轻轻地摆摆手。

“是不是有人到你那里去说我什么了?”郭健问。

“没有没有。”钟运来连连摇头,“你想到哪儿去了?”

“要是有的话你告诉我也没啥。”郭健半是讥讽半是玩笑地说,“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是谁这么关注我?”

“你想得有点太多了。”钟运来委婉地说,“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有什么事应该多跟领导班子里的其他成员商量着来,要尽量从团结出发,别让别人感到压力大,工作不好干。”

“不好干我就党政一肩挑。”没等钟运来把话说完,郭健就抢上去说了一句。

“你什么党政一肩挑?”钟运来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你不怕累着呀?”

“不怕。”郭健把脖子一挺。

“你别跟我耍贫嘴了。”钟运来道,“我可是在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是在跟你说正经的。”郭健又把脸一扬。

就在这时,胡延平推门进来了,他一眼就看见了钟运来:“钟局长来啦?”

“延平,”钟运来热情地问,“忙啥呢?”

“找油工去了。”胡延平道,“夜总会装修完了,该刷油了。”说完,又转向郭健,“郭总,油工找来了。”

“在哪儿呢?”郭健问。

“在大厅等着呢。”胡延平回答。

“那就让他们再等一会儿吧。”郭健道。

钟运来突然扯开了话题问:“你把那么多的客房都改成写字间了,到时候能好往外租吗?”

“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郭健胸有成竹地说,“这些日子,杜宁一直在福建路那一带活动这件事。已经有不少客人经过她的说服动员已经同意在这里租写字间了。开业以后,有一大半的写字间都能马上租出去。不瞒你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和曲清林的意见分歧挺大的,但最后还是我的‘霸道’占了上风。”

郭健后面这句带有明显挑衅意味的话,让胡延平听了忍不住暧昧地笑了。少顷,他轻蔑地说:“曲清林算个什么?啥事儿要是都听他,那可完了。别人想干点什么,就别想指望他说个‘好’字。他不给你打横就不错了。他会啥?他就会领着小姐开客房。现在这不又跟赵巧茹打得挺火热吗?赵巧茹没事儿就爱到他那儿去。噢,对了,钟局长,有件事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呀?”

“什么事?”钟运来漫不经心地问。

“赵巧茹到处去说你跟她好。”胡延平说,“她一来就打着你的旗号干这干那。”

钟运来一听,舌头一下子像短了,怔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钟局长,”胡延平又说,“我跟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注意她一点,没事别着她的边,别因为她给自己的名誉带来损失。”

“她知不知道啥叫羞耻?”钟运来愤怒地大声道,“我……我怎么跟她好了?我连话都没跟她说过几回,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一次都没有过。就是她想到酒店来,我给她说了几句话,就这点事也算我跟她好了?她这不是瞪着眼睛胡说八道吗?”

“行啦,”郭健劝道,“跟这种女人犯不上生气。知道她啥样,少搭理她就行了。”

“这娘们儿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钟运来气怒地骂道。

48

杜宁心情惴惴地站在这间她已经光顾过一次,并且不再陌生了的房间门前喘息了良久,才小心而礼貌地叩了几下门。屋里很快就传来了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请进。”

杜宁轻轻地把门推开了。

屋内一把宽大的皮转椅上坐着一位四十开外,形体“福态”,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一看见微带拘谨地探进身子的杜宁,顿时就一脸喜气地站起来十二分殷勤,十二分热情地说:

“是杜小姐呀!快请进!请进!”

“陈老板,”杜宁进屋后,笑容可掬地道,“又来打扰你了。”

“杜小姐太客气了。”那陈老板忙不迭地说,“快请坐!快请坐!”

杜宁在沙发上坐下后,微笑地问:“陈老板,你打电话叫我来有何贵干?”

陈老板喷着*火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杜宁,说:“那天,你来把你们酒店的情况介绍了一下以后,我经过再三考虑,觉得在你们那里租写字间还是比较合适。昨天,我们已经接到‘城建局’的通知了,我们这里很快就要拆迁了,所以我们也必须尽快在别的地方租房子了。明天我就去你们酒店看看那些写字间吧!我请你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个。”

“好啊!”杜宁高兴地道,“我们欢迎!陈老板在生意场上闯了这么多年,熟人朋友也一定不能少了,你的朋友里要是有想要租写字间的,就请你往我们酒店介绍介绍吧!”

“可以可以,这完全可以。”陈老板连连点头,“杜小姐,你们酒店什么时候开业?”

“再有个十天左右吧!”杜宁回答,“到时候请陈老板一定去捧场。”

“这没问题。”陈老板的双眼又放射出了奇异的光亮。

杜宁早就被这双眼睛盯视得有点坐不住了。这时,她看事情已基本水到渠成了,就面带纯净的微笑起身告辞道:

“陈老板,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办,告辞了。”

“杜……杜小姐,”陈老板一看她要走,竟然急了,“再坐一会儿嘛!”

“不啦。”杜宁温和地解释道,“我确实还有事要办。”

“杜小姐,”那陈老板突然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能请……请你吃顿饭吗?”

杜宁略略怔了一下,随即又洒脱地一笑,客气而又分寸得体地说:“陈老板,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今天不行了,因为我妈有病住院了,我得去医院看看她,还要给她送一些东西。以后再说吧!以后你的公司搬到我们酒店去了,这样的机会有的是。”

那陈老板听了她这番真诚恳切的话,虽然露出了一脸的失望,也只好点点头说:“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以后再说吧!”

杜宁莞尔一笑,说了声:“陈老板,恭喜你发财。改日见。”就走了。

杜宁又为自己成功地摆脱了一次别有用心的邀请而暗自庆幸。大学毕业后,她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两年了。而且一直是在“星”级酒店里捞世界。加上现在的双凤大酒店,她已经呆了三家酒店了。所到之处,都不乏这样因垂涎她的美貌而抱着各种心态邀请她吃饭的人。为了能把想要办的事儿办成,又能避开麻烦,又不得罪对方,她总是巧妙地用这种方式拒绝。她知道在酒店里谋生的女孩子,特别是像她这么美貌出众的女孩子,很容易让外界的人产生偏见。她还很喜欢这个行业,良好的修养和自尊自爱,使她不愿意走出去就让外人用白眼看她。为了给自己树立一个美好的形象,她总是严格地要求自己保持不卑不亢,洁身自爱,举止稳重得体的处世风格。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杜宁不仅美丽,而且在酒店这样的环境里工作还很注重名节,力求人格的完美。懂得怎样避闲话,怎样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

今天的事又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她是怎样离开梦巴黎大酒店的。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那天中午,她刚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想看看报纸,电话铃就响了,拿起电话一听,是总经理打来的,说是有要紧的事需要与她面谈,让她马上到总经理办公室去一趟。杜宁放下电话很快就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进屋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她心里正在疑惑,就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从后面紧紧地拦腰把她抱住了。杜宁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平时看上去道貌岸然的总经理。

“什么?”杜宁“嗷”地一声尖叫起来。

“杜宁,”总经理声音颤抖地说,“你别怪我对你非礼!是你早就让我失去理智了。”

“张总,”杜宁吓得拼命挣扎着,“你别这样!”

总经理一双喷着*火的眼睛像恶狼一般地盯着杜宁,一双手也像老虎钳子一般把她箍得更紧了,“杜宁,你长得这么美,我无法在你面前保持自重,从第一次见到你,我的魂儿就被你给勾去了。我太喜欢你了,只要你愿意跟我好,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别说当客房部经理助理,就是这个酒店的副总经理,我都能让你当上。”

杜宁被他的粗蛮再一次吓得失声惊叫起来:“张总,请你自重一点!你再不松手我可要喊了!”

“你喊吧!我不怕。”总经理发出一阵婬邪的怪笑。搂紧了杜宁,在她的脸上,脖子上疯狂地吻着。

气愤至极的杜宁一把抓住总经理的手,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总经理杀猪般地嚎叫了一声,把杜宁松开了。杜宁趁机逃出去了。

回到家里,杜宁把这件事告诉了谢瑶,从此再也不去那家酒店上班了。恰好没过几天她就从电视上看见了双凤大酒店招聘“营销公关部”经理的广告,她当即就决定去应聘。与郭健的相识,给她带来了从未有过的亲密、兴奋和希望。那段时间,她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心情像蓝天白云一样美好。刚刚领教了一场粗暴的性騒扰,使她格外欣赏郭健那男子汉的成熟、正直、刚毅、理智和文明。这些美好对她的诱惑,使她始终以信任而美好的心态相信:郭健一定能把双凤大酒店搞起来,她也愿意协助他在这里进行一番神奇的创造。

当然,她也不得不承认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郭健对于经营酒店的确是个“门外汉”。但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毕竟没干过这个行当,想要求他一涉足这个领域就干得得心应手,那也是不现实的。但她相信:通过一段时间经营实践的磨炼,他会很快成为一个行家里手的。

另外,她也发现这个酒店由于很多先天不足的原因,致使管理上也存在着很多问题。要想把这样一个酒店搞起来,这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