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2章

作者:高杨

53

这些日子,电话铃声对张琼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的恐怖,一听见它,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就会绷紧。出院以后,她一直没和杜宁见过面,可是,从她出院的那天起,杜宁催促她抓紧和张天成办理离婚手续的电话却像雷达追踪飞机似的盯住她就不松懈了。她知道这一定又是杜宁打来的,所幸的是,这会儿张天成还没回来,要是他在家,一听出电话是杜宁打来的,准又是一阵呜呜咋咋地大喊大叫。

电话铃清脆急促地响了半天,张琼才伸出湿漉漉的手把电话拿起来。果然是杜宁打来的,她一拿起电话,杜宁就又急切又不满地问:

“妈,你咋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我……我刚进屋。”张琼支支吾吾地撒了个谎。

“我不信。”杜宁生气地说了一句又问,“那个人在家吗?”

“没在。”张琼紧张地回头看了一下门,“不过也快回来了,你有事吗?”

“妈,”杜宁说,“这几天我们酒店正忙着开业呢,所以,我也没时间给你打电话,今天开业仪式举行完了,我才算轻松一点。我没别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离婚的事,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张琼早已料到了她会说什么,可是,当杜宁这样一问她,她还是又生气又反感地说:“宁宁,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认准了一件事就非得一条道走到黑呢?这件事是你想像的那么容易吗?我实话告诉你吧:那天你跟我一说起这件事,我就认为这是天方夜谭。所以,我压根也没往心里去。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不用别人说,你自己也应该能想朋白。以后你就别再提这件事了。”

“妈,”杜宁又生气又焦急地说,“那你还想再等几个十年?是一个,还是两个?你认为不可能,我一定要让它变成可能。这件事不能再拖了,你最好今天就和那个人谈谈。妈,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钥匙开门发出的声响,张琼一听就知道是张天成回来了。她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急忙说:

“宁宁,好了,别说了,他回来了,哪天我再打电话找你吧。”说完,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上了。

张琼吓得心“怦怦”直跳,为了掩饰心里的慌乱,她急忙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张天成进屋后,一看见她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就不满地问:“你咋还不做饭呢?”

“饭菜都是现成的,一热就行了。”张琼说话时舌头都在发颤。

张天成不再说什么了。他转身就进了他和张琼的房间。张琼松了一口气。突然,她心里像倒了“五味瓶,”说不清是哪种滋味。平心而论,杜宁的话她并不是没考虑过,她也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结婚十年了,她每天除了默默地上班,下班;默默地包揽了一切家务活,另外能给予张天成的,除了抑郁寡欢的心情,再就是抑郁寡欢的表情。若不是杜宁提出的要求搅乱了她的心,她很想让这个生活程序永远机械地循环下去。可是,这段时间,一种预感越来越清晰地告诉她:命运很有可能让她再做一次重大的人生选择。有多少次他都想向张天成提出离婚的要求,可每次话一到了嘴边,她就失去了开口的勇气。她既害怕张天成暴跳如雷的叫骂,又怕一旦他不同意,让杜宁和杜进达知道了再失望。可是再一想到杜宁那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她又觉得无论如何也应该跟张天成谈一谈了。这样,至少能对杜宁有个交待。想到这里,她咬着牙迫使自己鼓足了勇气,心慌意乱地来到了她和张天成的房间。

张天成正躺在床上听收音机,听见了张琼进来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她,道:“你快点去做饭吧!”

胆怯使张琼的目光变得游移不定了,良久,她来到张天成面前,艰涩地说;“天成,有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啥事儿?”张天成不耐烦地道:“你痛快点说吧。”

“天成,”张琼终于艰难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咱们离婚吧!”

“什么?”张天成一听,顿时呆若木鸡。

张琼不敢正视他,她低着头,又艰难地说:“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咱们没啥必要再生活在一起了。分开了,也许对谁都有好处。”

“张琼,”张天成坐起来怔怔地看着她,“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张琼看了他一眼,又急忙把头低下去了,“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看你是不是有必要考虑一下?”

张天成瞪大眼睛怔怔地看了她半晌,突然又发出了一阵令她毛骨悚然的冷笑声:“张琼,咱们在一块儿过了十年,你是年八辈子也不会轻易跟我说上一句话的,这一主动找我说话就是要离婚。这是不是又是你那宝贝闺女给你出的主意?”

“不是。”张琼急忙摇头,“你想哪儿去了?这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因为我觉得我无法给你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所以,我觉得总这样优柔寡断地拖下去,也太对不起你了。”

“张琼,”张天成突然炸雷般地吼道,“我就跟你实说了吧!你别做梦了!你要想离开这个家,除非等我死了!”

张琼一听,心立刻缩紧了,空洞、迷茫的目光也一下子超越了绝望。

54

夜深了,环境清幽的军营大院在温柔的月光照射下,一片静寂。刚刚沐浴过的朱珊珊一张漂亮撩人的脸蛋愈发显得鲜润、白皙了。她赤躶着丰满性感、光洁如玉的身子从卫生间里一出来,就套上了一件颜色粉嫩的睡裙。之后,她又坐在梳妆台前,把挽在脑后的乌黑的长发松散开,用木梳梳理整齐又开始对镜欣赏起那张极为令她骄傲的脸蛋儿。片刻,她又打开化妆盒,精心施了一点淡妆。这才对镜中的自己投去了满意的一笑。接着,她又拿起香水往身上喷洒了几下,这才满意地离开了梳妆台。

朱珊珊在房间里旋转了一圈,一把关掉了吊灯,拉亮了床头灯。幽暗的灯光把这间充溢着温馨气息的屋子照射得高雅迷蒙。也使朱珊珊忽然被一种难以言状的兴奋鼓动得朝后猛地一甩长长的发丝“扑通”一声仰面躺在宽大松软的席梦思床上了。她丰满、高挺、轮廓优美的*峰剧烈地起伏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急切地渴望着、希望着什么。激动、紧张、不安的情愫一阵阵汹涌地朝她袭来。

门终于在朱珊珊热切等待中被人轻轻地推开了,她“霍”地一跃而起,跑到厅里一看,惊喜地叫了一声:“伟光,你可来了!”说完,一下子扑过去紧紧地搂住秦伟光的脖子,鸡啄米似的在他那张俊朗的脸上狂吻起来。

“宝贝儿,想我吗?”秦伟光捧起朱珊珊光艳迷人的脸蛋,动情地问。

“想,都快要想死了!”朱珊珊白皙的手在秦伟光的下巴上温柔地摩挲着,娇声娇气地说,“刚才我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你了,我这心跳得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秦伟光在她鲜花般鲜润的嘴chún上吻了一下:“谢谢你,珊珊。我真幸福!这个世界上能有你这么可爱的女人为我心跳,我真幸福。”

朱珊珊忘情地吻着秦伟光,嘴chún和嘴chún的碰触,使一种强烈的慾望开始在彼此的体内奔腾冲撞起来。秦伟光闻着她身上奇妙的幽香,晕眩陶醉得如坠五里云雾,浑身澎湃着无限的激情。他一把将体态娇美、浑身柔腻的朱珊珊拦腰抱起,快步来到了卧室里。

两个人陶醉地相拥着躺在席梦思床上,朱珊珊抬起秦伟光的下巴,柔声地问:

“你吃饭了吗?”

“吃了。”秦伟光拿起她光滑柔软的手亲吻着。

“是她亲手给你做的吗?”朱珊珊动情地注视着他。

“不是。她一下了班就玩麻将去了。我煮了两袋速冻水饺和孩子吃了。”

“哎哟,你真可怜。”朱珊珊叹息一声,遗憾地说,“伟光,咱俩相爱这么长时间了,可我还没亲手给你做过一顿饭呢!我真觉得过意不去。”

“是吗?”秦伟光更加激动地吻着她,“珊珊,你真好,我要是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那该有多好啊!我想你做的饭一定很好吃。”

“你要真那么想吃,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做一顿。让你好好品尝品尝。”朱珊珊俨然像是秦伟光温柔贤淑的妻子。

“那好,我就等着快点吃到你做的饭。”秦伟光又忘情地吻着她。

朱珊珊又拿起秦伟光的手吻起来,突然,她失声惊叫起来:“哎呀!你这手……”

秦伟光低下头看了一下右手大拇指乌黑的指甲,脸色霎时暗了下来。随即,他又像个孩子似的依偎在朱珊珊的胸前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朱珊珊急忙捧起他的脸,哄劝道,“别哭,别哭!告诉我,这手是咋整的?”

“是赵巧茹拿凳子给砸的。”秦伟光哭了一会儿才说,“大前天,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出差到这里来,郭健把我们几个在本市的同学约出去聚会,回来晚了一点,她就又把我关在外面不让我进屋。我使劲敲了半天门,她才把门打开。我一进屋,她就跟我吵起来了,吵了一会儿又打起来了。她拿一个凳子朝我砸过来,我一躲闪,凳子正好落在我这个手指上。”

“她也太狠了。”朱珊珊心疼地抚摸着他的手,气愤地说,“她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呢?还疼吗?”

“不疼了。”秦伟光摇摇头。

“唉!伟光,你和赵巧茹在一起生活了这些年,可真没少受委屈呀!”朱珊珊依偎在秦伟光的怀里,伤感地说,“她怎么一点女人温柔的天性也没有呢?”

“唉!混呗!混到哪天算哪天!”秦伟光俯下脸去,把脸贴在朱珊珊的额头上,“有啥办法呢?谁叫我命不好了。不过珊珊,说句心里话,自从和你相爱以后,我又觉得我这辈子没白活。你使我的生活里有了阳光、有了温暖、有了激情、有了活力。跟你在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觉得那么美好、那么宝贵。珊珊,我谢谢你,我真的谢谢你。”

“伟光,”朱珊珊温顺地依偎在秦伟光怀里,安慰道,“既然我对你这么重要,那我以后一定尽力多给你一点温暖。”

“珊珊,你真好!”秦伟光紧紧地搂抱着朱珊珊,惋惜地说,“唉!可惜呀!咱们俩这么相爱,却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只能这样偷偷摸摸地做情人。”

“做情人不是也挺好吗?”朱珊珊深情热烈地在秦伟光的脸上、嘴上吻着,仿佛要用她温存的柔情化开他那多年郁积在心头的种种烦恼。

热情的温存,把朱珊珊的*火给煽动起来了,眨眼间她就通身赤躶,陶醉地闭上眼睛等待着秦伟光快点给予她更深层次的爱抚。

也许这就是天意,命运的阴差阳错使他们走到一起来了,又鬼使神差的在不知不觉中磨擦出了情感的火花。情爱的*火使他们激情高涨,迫切地需要品尝禁果的慾望,使他们的理智消失了,本能使他们把家庭、名誉、羞耻……一切危险都置之度外。秦伟光不仅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偷情的欢娱,也实实在在地体味到了多年来在赵巧茹那里从未得到过的温情。他爱朱珊珊的美貌和妩媚,也爱她的善良、坦率和柔情。朱珊珊爱他书生似的儒雅风范,也爱他温柔明朗的微笑和深沉稳重的性格。

激情难抑的朱珊珊盼望秦伟光尽快用他那野人般的激荡,对她发起忘情的纠缠和冲撞。

每次当朱珊珊那花瓣一般鲜嫩的肢体在秦伟光面前一展开,他都会昏昏然得四肢颤抖、目瞪口呆。

秦伟光终于难以抑制体内的冲动,用颤抖的嘴chún勾咬住了朱珊珊那鲜花一般的嘴chún。两个被*火燃烧着的肌体很快就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了。朱珊珊也很快就发出了愉快的尖细的呻吟声。这声音更加把秦伟光的激情煽动到了疯狂的程度。

秦伟光结束了“操作”后,两个人都带着欢娱后的惬意和满足并肩平躺了一会儿,朱珊珊翻身坐起,朝他俯下脸庞,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深情地盯着他说:

“伟光,你真是个好男人。我真不明白,赵巧茹为啥不好好珍惜你?”

“提她干啥?”秦伟光伸出手臂把她搂在怀里,“现在只想咱们两个人的事,提她多叫人扫兴。”

朱珊珊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珊珊,”秦伟光抚摸着她光滑的身子问,“我们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朱珊珊在记忆里搜索着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