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3章

作者:高杨

58

谢瑶再一次看了一下腕上的“天霸”表,问:“你说,他到底能不能来?”

“别着急,再等一会儿。”杜宁望着人来人往的大门,神情也显得有点焦急地说了一句。

“杜宁,”谢瑶担心地问,“他要是死活不同意咋办?”

“那就想尽一切办法叫他同意。”杜宁口气坚决地说,“今天他要是不来,明天我就到他的单位去找他。”

她一说完这句话,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他到底能不能来?要是不来,不是就在这里白等一场吗?那天,她从打到张琼单位的电话里一得知张天成坚决拒绝离婚的消息,就打定主意要亲自找张天成面谈一次。今天中午,她把电话打到张天成的单位去了,约他晚上下了班到双凤大酒店的咖啡厅来一趟。起初,张天成态度生硬地说什么也不接受她的邀请。她说了一大堆好话,最后总算极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她来赴约。

原来预定好了下午五点准时在这里见面,可是直到六点了也不见张天成的踪影。这使谢瑶越来越着急,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她不住地看表,这时,她又不耐烦地对杜宁说:“我看他肯定是不能来了。”

“别着急。”杜宁道,“再等十分钟他要是还不来,咱俩就走。”

“哎,你看,他来了。”杜宁的话音刚一落,谢瑶就惊讶地叫起来了。

杜宁抬头一看,只见膀大腰圆,身穿米黄色夹克衫的张天成果然一脸冰霜地朝咖啡厅走过来了。杜宁担心谢瑶跟他发火,指责他的不守信用,急忙低声提醒道:“你说话注意点!他既然来了咱们就对他客气点。”说完,就起身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又彬彬有礼地颔首道:“张叔,你来啦。”

“嗯,来了。”张天成冷冷地应忖道,“让你们久等了,我有点事儿来晚了一会,对不起了。”

“谁还能一点事儿都没有。”杜宁表示理解地笑了笑,“张叔,请这边坐吧。”说完,引领着他来到了谢瑶就坐的台位。

“杜宁,”张天成一坐下就板着脸问,“你打电话非得让我到这里来,到底有啥大不了的事?”

“你先等一下。”杜宁轻声说了一句又转向吧台里的服务小姐道,“小姐,请拿一包‘黄山’来,要红盒的。”

“别客气了。我自己带了。”张天成知道她要烟的用意,急忙制止道。说完,就拿出一包“红山茶”放在茶几上了,自己又点着了一支抽起来。

杜宁会心地看了看谢瑶,又不安地看了看张天成,事先早已想好了的话,这时又不知该怎样开口说出来了。

“说呀!你到底有什么事?”张天成看了看她俩,不耐烦地问:“咋不说呀?”

杜宁思考了半晌,终于说道:“张叔,这一晃,你和我妈都在一起生活十年了。而且,我也曾经在那个家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不管这十年你和我妈过得咋样?既然命运做了这样的安排,我还是为咱们能有这样的缘分感到高兴……”

“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张天成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别绕弯子了。”

“你别着急呀,我还没把话说完呢。”杜宁也陡然变了脸色,顿了顿,又说,“其实,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我妈也跟你谈过了,她想要结束你们这不幸的婚姻。”

张天成一听到这里就来火了:“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把我叫到这里来的呀?不错,你妈是跟我谈过这件事,她也正式向我提出了离婚,可是我没同意。现在我也要告诉你,我不会同意离婚!到死我也不会同意!”

“张叔,”杜宁定定地瞅着他说,“我今天既是以晚辈的身份,又是以张琼女儿的身份在和你进行这次谈话的。我对你是尊重的,我希望你对我也能做到起码的尊重。”

“你想破坏我的家庭,想让我离婚,这对我也算是尊重?”张天成冷笑一声,“杜宁,你能不能不闹?”

“张叔,”杜宁诚恳地说,“你觉得你和我妈的婚姻关系还有必要再继续维持下去了吗?你不觉得早一点结束它,对你们谁来说都不是坏事?你就不想从这种不幸当中解脱出来吗?”

“解脱?”张天成冷笑一声又用力拍了一下茶几,“只要你不来干扰我们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解脱,张琼永远都是我老婆!这个事实谁也别想改变!”

“张叔,”一直默然不语的谢瑶耐心地说,“其实你心里也不是不知道,你和我舅妈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不幸的,就是个错误。人都向往幸福美好的婚姻生活,你为什么不去争取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呢?”

“不错。”张天成又拍了一下茶几说,“我知道张琼从来都没爱过我,她心里一直都有杜进达。为这事儿,我不是没痛苦过。可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就认命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再参与我们家的事了。说句实在的,你们要是不总在中间搅和,我们俩的感情也不至于会这样。我这人也就是心大,没啥心眼,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早就跟你们对命了。”

“张叔,”杜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说,“我承认,你是受了很多委屈,不管你责怪我妈,还是对我有怨言,我都可以理解。现在,我劝你早一点和我妈结束这种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就是不想让你再受委屈了,就是不想一错再错了。你才四十六岁,后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你不应该总在这样的生活中消耗自己的生命,你应该生活得比现在好。世界这么大,你还愁找不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吗?”

“说来说去,你还是要让我和你妈离婚。”张天成愤怒地道。

“是这样。”杜宁目光坚定地盯着他,“对于我这个做子女的来说,希望自己的父母永远都能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这种心情也是不难理解的。你对我所提出的要求一时想不开,我也完全能理解。所以,我们不会逼着你马上就同意离婚,我们愿意给你时间让你考虑。”

“那我要是死也不同意离呢?”张天成用挑衅的口气逼问道。

“别这么说话。”杜宁镇静地笑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干啥要用这种口气逼我?”

“杜宁。”张天成忍无可忍地跳起来怒视着她,“我再跟你说一遍:离婚我是死也不会同意的!以后你别再找我了!我不想跟你费口舌了!”说完,转身就迈着大步,怒气冲天地走了。

杜宁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头脑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

磊磊已经跟苗莉莉说过多少次了,想去公园玩一玩,这个要求郭健和苗莉莉一直没有满足他。今天早晨起来一看天气不错,郭健就和苗莉莉商量了一下,把原来准备去苗莉莉娘家的计划取消了,领着磊磊去了儿童公园。

在儿童公园里,磊磊像一只欢快的小鹿,把滑梯、各种各样的电动车、宇宙飞船、激流勇进、大浪淘沙、天桥缆车、脚踏车、蹦蹦床、海洋球……凡是能玩的都玩了个够,玩了个遍,直到下午三点多钟,郭健和苗莉莉才带着心满意足的磊磊离开了儿童公园。

上了楼,郭健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就突然听见楼上赵巧茹家的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紧接着就是赵巧茹奋力地敲门声和扯嗓子地嘶喊声:

“你开门!你快开门!秦伟光!你开不开?你不开我就砸了!”

“你不是能玩麻将吗?”秦伟光的声音是从厨房的窗户上传出来的,“能玩你就出去玩去吧!还回来干啥?”

“呸!不要脸!”赵巧茹“啐”了一口,“这是你的家呀!你凭啥不让我回来?”

“就凭你有工夫就玩麻将,不管孩子,不做饭!”秦伟光吼道。

赵巧茹气急败坏地顶撞道:“我玩不玩麻将,做不做饭,管不管孩子,关你啥事儿?你还想管着我?”

“那你就看我能不能管了你吧!”秦伟光冷笑着大声吼道。

“还反了你!”赵巧茹又吼道,“你快开门!让我进去!”说完,又奋力敲起门来。

楼下的郭健、苗莉莉和磊磊都紧张地竖起耳朵听着楼上的动静。赵巧茹敲了一会儿门,从声响上听出来秦伟光终于把门打开了,并很快又“砰”地一声关上了。郭健和苗莉莉以为就此息事宁人了,岂料,他刚把钥匙插入锁孔,就又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叮叮噹噹”摔东西的声音和赵巧茹、秦伟光一阵紧似一阵的呼喊叫骂声……

“走,还是上去看看吧!”苗莉莉沉不住气了,她对郭健说了一句,转身就噔噔噔地跑到楼上去了。

“磊磊,你先进屋去,爸爸上去看看。”郭健把门打开了,对磊磊说了一句,转身也噔噔噔地跑到楼上去了。

郭健一跑到楼上,就从屋里传来了一阵拳头的擂击声和孩子哭喊哀求的大叫声:

“爸爸!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妈妈了!你把妈妈打死了,我就没有妈妈了!”

“这种光知道玩麻将的妈,有没有又能咋样!”这是秦伟光激忿的吼叫声。

“伟光!开门!快开门!”站在门外的郭健听见孩子揪心扯肺的嘶喊声急了,他敲着门大声喊着,“伟光!你要不开门,我可就要砸了!”

“伟光!你别打了!快点开门啊!”苗莉莉也焦急地大声喊着,“巧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你可别把她打坏了呀!”

苗莉莉正喊着,门开了,是吓得“哇哇”大哭的明明开的。郭健和苗莉莉二话没说,一头扎进去了。进屋一看,只见秦伟光正“武松打虎”似地骑在赵巧茹那干干巴巴的身上擂击着。赵巧茹的脑袋被打破了,殷红的血顺着发际淌到了脸上。郭健一看,又气又急地大声吼道:

“伟光!你别打了!你再不住手,我可就要打你了!”

秦伟光根本不理睬他,拳头依然在赵巧茹身上肆虐地挥舞着。

“伟光!你太不像话了!”郭健一把抓住了秦伟光挥舞着的拳头生气地命令道,“你赶快给我起来!”

“你别管我!”秦伟光瞪着充血的眼睛朝郭健吼道。

“我怎么就不能管你!”郭健反驳道,“我不但要管你!我还想揍你呢!你赶快给我起来,到一边老实待着去!”

“伟光!你别打了!”苗莉莉也上去拉住了秦伟光。

郭健和苗莉莉使出全身力气才把秦伟光从赵巧茹身上拉开。

“你们别管我!”秦伟光一屁股坐在被子没叠,零乱的床上,指着躺在地上放声大哭的赵巧茹说,“今天我就是要好好地收拾收拾这娘们儿!”

“你闭嘴!”郭健喝斥了一声。

“巧茹,快起来。”苗莉莉小心地把赵巧茹扶起来,一看见她脸上的血,又惊叫起来,“哎呀!这是咋整的?快让我看看,哪儿打破了?”

赵巧茹用手捂着脑袋呜呜地哭,听苗莉莉这样一说,她哭得更凄惨了。

“没事儿!”秦伟光喊道,“她死不了!就是真把她打死了,还有我这条命顶着呢!”

“秦伟光!你不是人!”赵巧茹“嗷”地嚎叫一声,一头朝秦伟光的胸口撞去,“我跟你拼了!”

秦伟光被撞得“扑通”一声倒在床上了,他气急败坏地跳起来,对准赵巧茹就是一脚。当他还想再来第二脚时,就被郭健死死地抱住了。

“给你打!给你打!”赵巧茹撒起泼来,“今天你就把我打死吧!打死了你好再去找大姑娘!”

“巧茹,”苗莉莉用力拉住赵巧茹道,“你冷静点吧!别吓着孩子!”

“你放开我!”赵巧布尖声凄厉地大哭起来,一双手也在头顶狂挥乱舞着,“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不想活就去跳楼去,没谁拉你!”秦伟光又跳起来,指着她吼道。

赵巧茹突然发出了一串歇斯底里般的狂笑,笑完了又凄厉地叫喊起来:“爹呀!妈呀!你们姑娘的命咋这么苦啊!我活了三十来岁,你们没碰过我一手指头,今天却让秦伟光这个挨千刀的把我打了个头破血流。秦伟光你真不是人啊!当初你死皮赖脸追求我的时候,是咋对我说的?那时候你咋没这么狠呢?”

“就你这样的,找谁都是挨揍的货。”秦伟光指着她轻蔑地骂道,“我找你都算是瞎了眼了!早知道你是这个德性,白给我我都不要。”

“有本事你就去找比我好的,”赵巧茹嚎叫道,“找到了我马上走。”

郭健一看这两个人都不依不饶,劝谁也不行,就对秦伟光说:“伟光,走吧!你还是到我那儿去坐一会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