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4章

作者:高杨

63

郭健正在云里雾里的梦境中畅游,就被一阵大闹天庭般的喧闹声惊醒了。他腾地一下子翻身坐起来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竖起耳朵倾听外面的动静。好半天才辨别出自己不是在睡梦中。但又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引起了这般騒乱。他连衣服也顾不上穿,就趿上拖鞋趔趔趄趄地跑到外面去了。

他一出来就看见许长文惊慌失措,不顾一切地奔跑着,后面还跟着一个手持电棍,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喊道:

“还不快点站住!你跑不了!”

这下郭健什么都明白了:这是公安局的人在突击查夜。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一点应付这种局面的经验也没有。这也使他一时因为拿不出主意而有点乱了方寸。突然,他想起了肖明。他对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打个电话把他叫过来,一定能有巧妙的对策。他转身正准备到屋里去给肖明打电话,就有一个保安员神色紧张地走过来对他说:

“郭总,公安局的人正在搜查‘桑拿’,你快点去看看吧。”

郭健来不及多想,只说了一句:“走,看看去!”就慌里慌张地朝三楼的“桑拿”跑去。

郭健来到三楼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楼道里站满了人。有住宿的客人,有服务员,也有酒店的其他员工。有几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人进进出出,吆三喝四,连推带搡地把十几个狼狈不堪的男男女女从“桑拿”里推出来了。过了一会儿,郭健突然听见有人大声问道:

“你们总经理呢?快让你们总经理出来!”

“今天晚上不是他值班。他没来。”这是肖明的声音。郭健听了,心里顿时一阵窃喜,有肖明在,他就好办多了。

“快走!快点!”随着一阵吆喝声,有两名公安干警推搡着一男一女从楼上下来了。郭健仔细看了半晌才看清这一男一女竟是金昌海和陈玉珠。他俩一出现,电视台录像的就将摄相机的镜头对准了他俩。这两个人一看不妙,急忙用手臂把脸遮住了。

行内的人都知道,在酒店里鬼混白天是最安全的,晚上赶上公安局来查夜只好自认倒霉了。

“客房都搜过了吗?”有人以领头者的口吻问。

“都查了。”

郭健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情景,就有人在他后背上捅了捅。他回头一看,是肖明,这时,肖明压低声音,又气又急地对他说:

“你还不快点走!没听见这伙人正在到处找你吗?赶快找个地方躲一下。”

郭健一听,吓得双腿一哆嗦,他转身就慌乱地走了。刚走出不远,就听见有人大声问:“你们总经理呢?”

“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是肖明的回答,“晚上下了班他就回家了。”

“把他们都带走!”当官的一声令下。

郭健一闪,钻进了一个卫生间里。直到杂乱的脚步声和气势汹汹的吆喝声回荡了一阵,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寂静,他那颗吊在嗓子眼儿的心才放下来了。

一紧张一松弛,使郭健很快又感觉到疲倦了,他头晕脑胀地一回到休息室就“扑通”一声倒在床上了。

今天,他并不是酒店的“总值”。餐厅冷藏库的制冷机上午突然坏了,电器维修工经过一番抢修,很快就修好了。可是到了下午四点左右突然又坏了,这次却怎么修也修不好了。后天就要接待一个七十多人参加的“钻井招标会”,接待会议用的不少食品都买回来了,大热的天制冷机突然坏了,这些食品不是也要放坏吗?他又怎么能放下心来?所以,下了班,他干脆就亲自钻到冷藏库里和电器维修工一起干起来了。到了晚上十一点制冷机也没修好。他一看时间太晚了,就没回家,在酒店里住下了。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公安局的人会来查夜。幸好今天肖明及时救了他,否则,他穿着衬衣衬裤,趿着拖鞋,头发乱蓬蓬地被那些公安干警给带走了,明天势必会曝出一条极具轰动效应,又能让人笑掉大牙的“新闻”来。

直到天亮,郭健也没合上眼。第二天早晨,他一吃完早饭,就焦灼不安地坐在办公室里等候肖明了。看看他能带回来什么消息,被带走的人又是怎么处理的。

他正在不着边际地东想西想,胡延平就拿着一张报纸进来了,说:“报社这帮人抢新闻抢得可真快。昨天晚上的事,今天早晨报纸上就给登出来了。”

郭健一听,像是被人用鞭子抽了一下似的弹跳起来,他一把从胡延平手里把报纸抓过来,又坐回到皮转椅上急急地看起来。看了一会儿,他面色铁青地把报纸放在大班台上,紧抿着嘴chún说不出话来。

胡延平看了他片刻,突然又笑起来了:“昨天晚上许长文才狼狈呢。我听公安局的一个人说,把他的房间打开时,他正和一个小姐在床上忙活呢。公安局的人让他穿上衬衣衬裤面朝墙站着。他趁那伙人去抓那小姐时跑出去了。公安局的人在后面追他,他一不小心摔了个前趴子,把一颗门牙都摔掉了。今天早晨他来上班时,别人问他那颗门牙是咋掉的,他捂着嘴吞吞吐吐地说,是在家里往楼上搬东西时,不小心摔倒了磕掉的。”

胡延平边说边笑,越笑越来劲,郭健却一点也笑不起来。他在担心昨天晚上他自己那副狼狈样子,还不知道这会儿人们是怎么议论的呢?

“昨天晚上‘桑拿’抓走了不少小姐和嫖客,”胡延平又说,“这下‘桑拿’的老板可不能被轻收拾了。弄不好都不能再让他开了。”

他刚说到这里,杜宁就推门进来了,一进屋就看见郭健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她忙问,“郭总,昨天晚上咱们酒店是不是被公安局给搜查了?”

“你是咋知道的?”郭健惊诧地问。

“刚才我在家里从电视上的早间新闻看到的。”杜宁回答。

郭健一惊:“你真看清是咱们酒店了?”

“怎么没看清呢。”杜宁道,“我还看见金昌海和陈玉珠也在那里面呢。别看他们都用手遮着脸,那我也把他们认出来了。”

“好家伙!”胡延平惊叫道,“连电视台都在快马加鞭地跟着凑热闹,这不是成心想让双凤大酒店无地自容吗?”

“被公安局带走的那些人现在有没有啥消息?”杜宁又问。

“没有呢。”郭健着急地摇摇头,“昨天晚上肖明也跟去了。他还没回来,还不知道那些人的情况咋样呢。”

“昨天晚上谁是总值?”杜宁问。

“许长文。”胡延平笑了,“这家伙也就是跑得快,要不然也被公安局给抓走了。那他也没便宜着,往外跑的时候还摔掉了一颗门牙。”

“哎哟,这可真够惨的了。”杜宁也捂着嘴笑了。

肖明进来了,他面色灰黄,双眼布满血丝,一副彻夜未眠的疲惫神情。

“怎么样啊?”郭健急忙站起来,迫不及待地问。

“别提了。”肖明在沙发上坐下说,“昨天晚上公安局那伙人把我们一带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就拍着桌子问我:‘你们这个酒店到底还想不想开了!不想开了就把牌子给你们摘下去!’我说:‘想开呀,刚花了那么多钱装修完,能不想开吗?’”

“后来又咋样了?”郭健又急切地问。

“后来,我跟人家说了不少好话呗。”肖明道,“交涉了一番,人家总算答应不摘掉咱们酒店的牌子了。可是‘桑拿’他们坚决不让再开了。老板和那些小姐也都被罚款了。我又为他们说了不少情,人家才同意不拘留他们。这帮人刚才也都和我一起回来了。”

“金昌海和陈玉珠回没回来?”郭健皱起眉头问。

“回来了。”肖明点点头道,“他们俩都被罚了三千块钱。”

“这陈玉珠我不想再用她了。”郭健气忿而又坚决地说,“一会儿你就去告诉她:她被开除了!”

64

神情疲惫的肖明漠然地望着摆在桌子上的陈玉珠的身份证,心里不住地惋惜叹道:这孩子真是可惜了。刚从劳务市场把她招来的时候,她多天真,多纯朴啊!想不到,在双凤大酒店才只有短短的几个月的打工经历,就使她变得判若两人了。

金昌海和陈玉珠非同一般的关系,早已是有目共睹的了。胡延平也多次反映,她经常跟着金昌海外出很晚才回来,有时甚至彻夜不归。甚至还有人反映,曲清林也领着她出去过几次,也和她开过客房。随着衣服,首饰,化妆品的增多,在工作上她也越来越吊儿郎当,不好好干了。难怪有人说:酒店这种环境是个极易盛产青楼尤物的温床。谁要是在这里谈处女的神圣,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肖明沉重的思索,他抬起头说了一句:“请进。”半晌敲门的人也没进来,直到他不耐烦地又说了一句:“请进。”门才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他一看是陈玉珠胆怯地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先是略略一怔,随即又冷冷地点点头,道:

“来啦?进来坐吧。”

折腾了一整夜,加上又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风波,使陈玉珠变得面色苍白,神情沮丧了。她低着头,脚步迟缓地来到肖明对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后,略略抬起头看了看肖明,可是,她的目光刚一碰触到他脸上那威严、失望和不悦的表情就吓得立刻又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她一进来,肖明就从她那游移躲闪的目光里看出了她心里的愧疚、恐慌和不安。这种心理反应他是理解的。因为毕竟是他把她从劳务市场招来的。而且到了这里以后,在她的工作安置上和其它各方面都给予了很多关照,现在,她干出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又如何能有勇气坦荡地直视他?

两个人在难堪的气氛中默默地坐了许久,肖明才启齿说道:“玉珠,你自己说说看,你现在的表现怎么样?”

陈玉珠被问得说不出话来,更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肖明看了她半晌,又说:“你在这里干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你是知道这里的规矩的,服务员不能随便和住宿的客人发生关系。也许,你可能会认为这只是你个人私生活方面的事,可在我们看来你违反了我们的制度。昨天晚上的事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造成的影响也挺不好的。所以,我们决定不能再用你了,你再到别的地方去干吧。”

陈玉珠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了,她盯着肖明,声音低缓地说:“肖明,你说的这些我全都理解。我不会为难你的。我接受这个处理。”

听她这样一说,肖明反倒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了。想了想,说:“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我们酒店雇佣的服务员了。酒店就不能再给你提供食宿了。你必须在今天之内离开这里。一会儿你拿上这封介绍信到财务部去把这个月的工资领了,然后再把你自己的东西收抬收拾就走吧。”说完,把“介绍信”和“身份证”一并递给她了。

陈玉珠站起来从肖明手里接过这两样东西,又看着他说了一句:“肖经理,再见了!”然后又猛地一转身,快步走出去了。

陈玉珠从肖明的办公室里一出来,就一鼓作气来到了三楼的服务员休息室,屋里有三个服务小姐,一看见她进来了,急忙停止了嘻嘻哈哈的说笑声。陈玉珠一看就知道她们一定是在议论她和金昌海的事。她气忿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句话也没说,就来到她自己的床前,掀开蚊帐就开始收拾东西。

“玉珠,”一个小姐走过来问,“你这是干啥?”

“酒店不要我了。”陈玉珠胡乱往一个黑色旅行包里塞着她的衣物和洗漱用品,“不要拉倒,在哪儿还挣不着这几百块钱。我早就不想在这儿干了。”

她刚说到这里,罗桂香就怒气冲冲地进来了。她一进屋就将两记清脆的耳光掴在了陈玉珠的脸上。

陈玉珠被打得晕头转向,她摇摇晃晃地后退了几步,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如同母狮子一般的女人。另外三个服务小姐也都吓傻眼了。没等陈玉珠和其他的人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罗桂香又饿虎扑食一般地扑上去在陈玉珠的脸上狠狠地抓了几把,一张光洁而富有弹性的脸上一下子出现了无数条血印子。

“小婊子!”罗桂香又指着陈玉珠的鼻子喝道,“你赶快离开这里!别再让我看见你!”说完,又准备猛扑上去,那三个服务员一看,都惊呼着跑过去把她抱住了。

“玉珠,你快跑啊!”一个小姐冲陈玉珠大喊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