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8章

作者:高杨

83

赵巧茹大闹夜总会的丑闻第二天早晨一上班就传遍了整个酒店和整个局机关的办公大楼。一时间,这件事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新闻。早晨,郭健一来到酒店就想看看赵巧茹在这些同事面前是怎么难堪的。不料,当他来到财务部一看,赵巧茹竟是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背上坤包对董亮说:

“我到银行去一趟。”说完就走了。

她一出去,屋子里就立刻响起了一片“叽叽喳喳”地议论声,大笑声。董亮诧异地说:

“她咋跟没事儿似的呢?要是换了别人闹这样,起码都得半个月不好意思出屋。”

“这回她可真是闹出花来了。”张佳莹说。

“她老头儿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咋想呢?”韦玉兰说。

董亮说:“也许是昨天晚上她酒喝得太多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些啥吧?”

“不是这么回事儿。”韦玉兰大声说,“我看这事儿比在哪儿开房胡搞都丢人。当时她那么闹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

“她老头儿要是知道了,恐怕脸上都得刷上一层拉克油才能敢出屋。”张佳莹说。

董亮对郭健说:“你也应该让你的同学管管他这老婆了。她这么闹有损咱们酒店的形象,昨天晚上来的全都是些有身份的人,这事儿要是传到外面去了,对咱们酒店的影响多不好。昨天晚上你没看钟局长气得呢,坐在那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家伙是厉害,”肖明说,“又敢把局长往客房里拉,又能把局长给气直眼儿了。谁能跟她比!谁能有她这两下子!”

“看她以后还能闹出啥花样来。”董亮说,“咱们酒店有她这样一个人,就不愁没有知名度了。这可省不少广告费啦。”

“要是再有几个像她这么做广告的,那就没人敢来啦。”韦玉兰说,“不知道是咋回事儿的人还以为这是疯人院呢。”

“郭总。”这时,有人叫了郭健一声。

郭健回头一看,是“人保部”的劳资员李倩。他忙问:“有事吗?”

“你能出来一下吗?”李倩迟疑着怯怯地问。

郭健想了一下出去了。他和李倩一起来到大厅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在长沙发上并肩坐下后,郭健问:“有什么事你说吧?”

李倩默然了一会儿,还没说话眼圈儿就先红了。少顷,她愤愤然地说了一句:“许长文也太不像话了。”就停住不再往下说

郭健观察了一会儿她的表情,催促道:“说呀!怎么不说了?许长文怎么不像话了?”

李倩思忖了一会儿,又气愤又委屈地说:“郭总,说句老实话,我这人没有到领导面前反映别人的习惯,可今天许长文却偏偏要逼着我这么做。本来,我也是想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可这家伙得寸进尺,越来越胆大,越来越不像话。郭总,你知道他经常伪造假人名领工资的事吗?”

郭健一惊,他表情冷峻地点点头道:“曾经有人向我反映过。还是你先说说,今天他又怎么难为你了?”

李倩眼里噙着泪水说:“以前,一个叫金超的水暖工在这儿干过,后来,这个人走了。他还继续给这个人划考勤,把这个人的工资领出来就揣到自己的腰包里了。现在,他不但还在继续领这个金超的工资,而且又编了两个假人名,让我给划考勤。我说这么做太过分了,让领导和大伙知道了不好交待。可他却说:‘没事儿!是我叫你这么干的,出了啥事儿我负责!’他负责!他说得可倒好听,万一真要是出了啥事儿,他还不得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啊!就这样,我说啥也没答应他。这家伙就开始恨上我了,动不动就找茬儿报复我。再过两天又要发工资了,昨天下午他又来找我,还是让我给他编的那两个假人名划考勤,我还是没听他的,他气得把我的笔和考勤本给摔了不说,还骂了不少难听的话,我怕他再来找我的麻烦,实在没办法了,我才想起来找你。郭总,你说这事该咋办吧?”

郭健缓缓地抬起头,对伤心不已的李倩说:“好了,李倩,你也别再伤心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用不着有什么顾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李倩感激地说了一句:“那就谢谢郭总了!”

李倩一走,郭健蹙紧眉头陷入了沉思。要依着肖明,早就想对许长文进行处理了,可郭健总是袒护他,他认为不管怎么说,许长文也是个老职工了,再过两年就退休了,把他将就到退休算了,可今天,他觉得有必要向他提出警告了。

中午,吃完午饭,郭健来到了总务部。进屋一看,许长文正在和总务部那帮人喝酒,赵巧茹也在其中,郭健一看那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就知道又是哪个巴结许长文的人置办的。许长文一看郭健来了,立刻满脸堆笑地站起来,热情地说:

“来来来,郭总,坐下来跟我们一块儿吃点吧!”

“不啦!”郭健摆摆手说,“我已经吃完了。老许,一会儿吃完了饭,你到我那儿去一趟,我有点事儿要跟你商量。”

许长文一听急忙说:“我已经吃完了,有啥事儿现在就说也行。”

郭健想了一下说:“那你就出来一下吧!”

许长文跟着郭健来到了院子里,没等郭健开口,他就问:“郭总,你要跟我商量啥事儿?”

郭健没马上回答他,踱了一会儿才停下来,表情威严地说:“老许,从今天起,不管酒店哪个部门的电器和水暖件坏了,都要经过我亲自检查后才能到仓库里去领新的。领什么东西,哪个部门用,一定要在领料单上写清楚了再交给我验收签字。还有,采买员把东西买回来了,没经过库管员验收入库,你不能擅自把东西截留下来。”

“为啥?”脸色大变的许长文忍不住梗着脖子打断他的话问。

“你先别问为啥,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郭健打了个手势又说,“从这个月起,总务部每一个人的工资都要由他们自己去领,你就别像以前那样帮他们都领了。”

许长文目瞪口呆地看着郭健,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他转身就气呼呼地走了。

同样憋了一肚子气的郭健又悻悻然地来到了酒店的后院,气温渐渐变暖以后,他一清闲下来,或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喜欢一个人到这里来走一走,转一转,透透空气,思考问题。

他正来回踱着,突然,他的目光被地上的一种东西吸引住了,俯下身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几个使用过的避孕套,再往前走,零零散散的就更多了。这显然都是来酒店包房的男女,欢娱过后从窗户上扔下来的。

郭健望着这些东西,越看越觉得不雅观。尽管这个背静的地方极少有人走动,但也不应该让这种东西赤躶躶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想到这里,他开始用脚往草丛里踢那些避孕套,有的粘连太紧了用脚踢不掉,他就折了一根树枝往草丛里扒拉。

“郭总!”忽然,有人叫了他一声。

郭健回头一看,是胡延平。他手里拿的树枝上,正挑挂着一个避孕套,面对突然出现的胡延平,他不免显得有点难为情:“小胡,是你呀?你咋还上这儿来了?”

“找你呀!”胡延平看着他手上的树枝问,“你在这儿扒拉啥呢?”

“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实在是不好看,我往草丛里扒拉扒拉。”郭健把树枝举到他面前说。

胡延平仔细看了一下,看明白后又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你可真有闲心哪!别人办完事儿了,还得劳你总经理的大驾给这些人打扫‘战场’,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那你说咋办?”郭健苦笑道,“摆在这儿多难看。”

“难看也用不着你来干这种掉价的事。”胡延平说,“你跟我知一声,我找个人来处理不就行了。”

“小胡,”郭健岔开话题间,“找我有啥事?”

“下个礼拜天,我们客房部准备到大明湖水库去旅游,想邀请你和我们一起去。你想不想去?”胡延平说明了来意。

“到时候再说吧。”郭健想了一下道,“要是没啥事儿,我差不多能去。”

自从酒店成立以来,效益再不好,每到夏季各部门也都要组织一次外出旅游的活动。没有经济实力去饱览名山大川的风光,但在市内的一些公园,或是市郊一些风景较好的旅游点,去“意思意思”却已经形成了习惯。郭健来到酒店以后,效益一天比一天好,他也觉得更有理由把这个习惯继承下来。

这时,胡延平又说:“餐厅、夜总会、人保部都已经出去过了。就剩我们客房部和营销部没出去了。昨天杜宁来跟我说,营销部就她一个光杆司令,所以她想跟我们这个部门合伙搞这个活动。”

“这个建议挺不错的。”郭健心里一阵窃喜,“我一定争取去!”

84

罗桂香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一尊用红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佛像,在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人的陪同下上了楼。两个人进屋后,那个女人打量了一下客厅,又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对罗桂香说:

“最好是十一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把它摆在佛堂上。现在还差三十分钟到十一点。现在先把它放在茶几上吧。”

罗桂香十分小心地把蒙着红布的佛像放在茶几上了,然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又热情地对那女人说:“红梅,快坐吧。”

叫红梅的女人在沙发上坐下后,用虔诚的目光看了看茶几上的佛像,动情而又颇有感触地说:

“桂香姐,好好地信佛吧。佛会帮你解除一切苦恼的。我刚离婚那阵,也和你一样,要死要活的就是过不来这个劲。咋想心里咋觉得憋气。自己辛辛苦苦地给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又帮着他创下了一份家业,到头来人老珠黄了又让他一脚给踹了,你说这心里能平衡吗?有多少次我都不想活啦。后来,我认识了一个信佛的人,她的遭遇也跟我一样。她跟我说:‘想开点吧。人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啥都是身外之物。啥都不能强求。应该是你的东西到啥时候都是你的。不是你的东西即使得到了也要失去。’她又让我信佛。我听了她的话,真就开始信佛了。你别说,这玩艺儿可真神啦。我一信上佛了,这心里的疙瘩还真就慢慢地解开了。那些原来咋想也想不开的事儿也慢慢地想开了。打那以后,我就再也离不开它了。桂香姐,你信我话吧,把你的一切都交给佛吧!”

罗桂香听着她的话,心里一阵一阵地翻卷着热浪。离婚以后,她病倒了,在医院里连吃葯带打针住了一个多月。这个女人也是个生意人,罗桂香同她就是通过做生意相识的。罗桂香住院期间,她三天两头去医院看她,每次去都能给她带去温暖和关爱,两个人很快就建立起了深厚的姐妹情谊,在她的开导下,罗桂香决心皈依佛门了。

这时,这个女人又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对罗桂香说:“时间到了,来,咱把佛摆上吧!”

罗桂香答应一声,捧起佛像来到了早已备好的佛堂前,毕恭毕敬地把佛像摆在上面了。然后,又问那女人:“你看这么摆行吗?”

“你让它脸儿朝东,”那女人说,“这佛堂要是再高一点就更好了。最好跟你一般高。桂香姐,既然进了佛门,就应该做一个忠诚的佛门信徒。每天不管咋忙,不管有多大的事。你都不能忘了二月十九、四月初八、十八,二十八要上庙去烧香。每天早上八点之前,晚上八点之后也别忘了给佛上一炷香。初一、十五要忌口,记住了别吃猪肉、鸡,鱼、鸡蛋吃了都没事儿。既然信了佛心就一定要诚。心要不诚,佛也不会保佑你。”

罗桂香像个小学生似的听着红梅如数家珍般地絮叨,心里也逐渐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仿佛看到了佛光温柔地投射到她身上了,仿佛看到了佛主释迦牟尼深情地向她敞开了怀抱。仿佛看到了佛门徐徐向她打开了。在这一瞬间,她那曾像山一样沉重的心也豁然轻松亮堂起来了。她激动地一把抓住了这个女人的手,兴奋地说:

“红梅,看来我是有佛缘的!从今天起,我一定要好好地当一个忠实的佛门信徒!”

85

星期天的下午,郭健准时坐上了“客房部”和“营销公关部”去大明湖水库旅游的大客车。其它部门的只有肖明和赵巧茹去了。赵巧茹并没有接到胡延平和杜宁的邀请,但她知道整个酒店七个部门只有“客房部”和“营销部”没有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