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19章

作者:高杨

89

赵巧茹选的这家歌舞餐厅果然够档次,又大又干净。这二十来个人一进去就分别在两张餐桌前坐下了。郭健、肖明、赵巧茹都坐在同一张餐桌上。

“郭总,”过了一会儿,赵巧茹拿起菜谱,殷勤地递给郭健道,“你点菜吧!”

“还是你点吧!”郭健一把推开了菜谱,“我吃啥都行。”

“还是点两个吧!”赵巧茹又把菜谱放到他面前,用一种义不容辞的口吻说,“你要不点两个,那我们咋点呢?”

“还是赵小姐懂得尊敬领导。”肖明插进来说了一句,“郭总,你就赏脸点两个吧!”

在场的人都听出了肖明这句话的弦外之音,每个人的脸上都浮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就连赵巧茹也不太自然地笑了。

“那我就点两个!”郭健拿过菜谱,草草翻看了一下,点了一个“辣子鸡丁”和一个“宫保肉丁”。

“哟!”赵巧茹一看,惊讶地道,“全是四川风味啊!”

“这有啥奇怪的。”肖明说,“郭总是四川人,是吃辣椒长大的,对自己家乡风味的菜情有独钟,不是很正常吗?”

“真没想到郭总还是四川人!”一个小姐惊叹而不乏幽默地说,“听口音一点也不像,我二哥就在四川当兵。四川可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啊!难怪郭总这么精明能干,原来是那一方水土养大的。”

几个凉菜很快就端上来了,胡延平用筷子点着菜说了一句:

“大家都别客气!请随便吃吧!”

一些酒过三巡的客人开始点歌、跳舞了,歌声一起,便有几对男女到舞池里旋转起来。

肖明看了看杜宁道:

“杜宁,你的歌唱得那么好,是不是应该上去唱两首呀?”

杜宁笑道:“我唱得不好,还是让别人唱吧!”

“你唱得咋不好!”肖明道,“那天晚上你的歌声倾倒了多少人?夜总会的屋顶都差点没让你的歌声给鼓起来。”

肖明这句善意而又诙谐的话,把在场的人都给逗笑了,杜宁也有点羞红了脸。

肖明摆摆手说:“今天说啥你也要给大伙唱两首。我这就去给你点。”说完,真的站起来了。

“别别别!”杜宁急忙摆手制止道,“肖经理,这两天我有点感冒,嗓子有点疼……”

“你别找借口了。”肖明打断她的话,“你要是不想唱歌,那就罚你喝酒,你自己选吧!”

“杜经理,”一个小姐说,“你就唱一个吧!唱歌总比被罚酒好。”

杜宁想了一下,同意了:“行,那我就唱一首。你去点吧。”

肖明起身离开餐桌,到点歌台去了。

赵巧茹冷冷地看着杜宁,又冷冷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随即转向郭健道:“跳舞吧!”

郭健迟疑了一下才站起来。

一首《爱的奉献》结束后。怏怏不乐的赵巧茹和郭健一回到餐桌上。话筒里就传来了“请杜宁小姐唱一首《小城故事》。”

杜宁落落大方地站起来,在一双双闪亮的目光的注视下走上了演唱台。

“你们瞅她,像不像街上拉客的鸡?”赵巧茹指着杜宁出言不逊。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了她一下,然后又都将视线转向台上已经拿起了话筒的杜宁。

杜宁甜润的歌喉一展开,所有的人便都像失了音似地凝神不动了。这首《小城故事》被她唱得缠绵绯恻,优美动人。歌声一停,台下立刻响起了一阵热烈的、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首歌不是邓丽君唱的吗?”掌声一停,赵巧茹就不屑地嘲讽道,“她可真够不自量的了,不知道自己是啥人,还唱人家邓丽君唱的歌!真是有病!”

“邓丽君的歌又咋的了?”肖明不满地反驳道,“她不也是人吗?老百姓唱的哪一首歌不是先由那些歌星唱出来的?没有老百姓的传唱,再好听的歌又能流行起来吗?”

“可人家邓丽君是一代歌后啊!”赵巧茹强词夺理地说,“那么多的歌星,唱歌的水平都不敢跟邓丽君比,她有啥资格唱人家邓丽君唱的拿手歌?她能唱出邓丽君那个味儿来吗?我一听她唱得不伦不类,像哭死人的调儿似的,就起一身鸡皮疙瘩。她到底是唱歌,还是想恶心谁?”

赵巧茹的话让两个小姐掩嘴窃笑起来。

杜宁回到餐桌上,屁股刚一落座,赵巧茹就气鼓鼓地朝她喝道:

“你以后再别唱邓丽君唱的歌了!邓丽君的歌也是你能随便唱的吗?要唱就唱那英的、杭天琪的、毛阿敏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阵狂轰滥炸,弄得杜宁晕头转向,愣怔了一下,反感地把脸扭向一边了。

餐桌上的气氛变得异样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复杂的。幸好这时又有一个客人唱起了《东方之珠》,这下可给肖明提供了一个缓解气氛的机会。他掐灭刚吸了几口的烟,来到气嘟嘟的赵巧茹面前,打了个手势道:

“请赵小姐跳舞!”

赵巧茹朝他翻了翻死鱼眼睛,没动地方。

“咋的了?”肖明笑问,“让你陪我照张相,你不愿意。现在想请你跳个舞,你还是不愿意。就算我不是总经理一级的高层领导,你也不应该这么让我下不来台吧?”

在场的人都笑了,气氛也立即有了改变。

赵巧茹又不满地朝他翻了翻死鱼眼睛,尽管还是不情愿,但略加思忖后,还是悻悻然地站起来了。

郭健拿眼偷看了一下杜宁,被赵巧茹当众“损”了一顿,她脸上挂着明显的不快。赵巧茹那些尖刻的话仿佛还在郭健的耳畔回荡着,也一阵阵刺痛着他的心。他真想安慰杜宁几句,可是碍于场合又觉得不便开口。

“郭总,”胡延平走过来对郭健说,“我给你点了一首歌,就快轮到你了,你准备准备上去唱吧!”

“哪首歌?”郭健心不在焉地问。

“《明明白白我的心》。”胡延平道。

郭健心里一虚: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给我点这样一首歌?难道……

有一个客人一唱完《走西口》,话筒里就传出了:“请郭健先生演唱一首《明明白白我的心》。”

郭健懵懵懂懂地站起来了,脑海里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演唱台的。

“郭总唱歌,大家都跳舞去吧!”胡延平对小姐们说道。

小姐们纷纷起身到舞池里去了,杜宁也悻悻然地站起来和胡延平到舞池里去了。

郭健一唱完,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他是糊里糊涂唱完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唱好了,还是唱糟了?是人们的掌声让他明白了他唱得并不算太坏。

有人唱起了《蝴蝶泉边》,和郭健同一张餐桌的小姐们,包括杜宁都被其他一些不相识的客人请起来跳舞去了,已有了几分醉意的肖明朝坐在另一张餐桌上的胡延平喊道:

“延平,你咋又坐到那儿去了?你给我过来!”

胡延平端着酒杯坐过去问:“干啥?”

“那张桌子上是清一色的娘子军,你往那儿凑合啥?”肖明道,“你还是过来吧!”

“今天赵巧茹喝了多少酒?”胡延平端着酒杯一坐过来,就回头看着舞池担心地问。

“没注意。”肖明答。

“你们可要劝她少喝点呀!”胡延平提醒道,“她可别再像上次那么闹了。”

“她愿意闹就让她闹去呗!”肖明说,“能创造一点旅游途中的奇闻也没啥不好的。今天她要是能抱住哪个男的一亲就亲到二十二世纪去才好呢!那她可就创造一项吉尼斯纪录了。”

郭健和胡延平都笑了起来。

肖明颇有几分感慨地说:“这年头,长啥样的女人都想利用女色得点利益。你看看赵巧茹,就长那个德性,也想利用女色得好处。”

“那不是也有人觉着她好吗?”胡延平道,“至少人家能被书记大人搂着睡觉,每天还能在餐厅里跟著书记一起吃四菜一汤吧!”

突然,响起了震耳慾聋的迪士高乐曲。小姐们一听,一个个都来了精神头,又都纷纷走进舞池,忘情地狂扭起来。赵巧茹望着舞池里摇摆的杜宁,冷冷地说:

“你们看杜宁,扭得像个啥?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杜宁要是难看,那这个酒店就不可能找出好看的了。”埋头填点歌单的胡延平说,“杜宁长得漂亮,是大伙公认的。不少人都说,要是按百分制给酒店的每一个小姐打分,只有杜宁能打满分。”

“哎哟妈呀?”赵巧茹不屑地惊叫道,“你可真能揽悬。”

“延平是有点言过其实了。”肖明嘲讽地说,“他的眼力也太不行了,他怎么就没发现赵小姐才是真正‘双凤’一枝花呢?”

郭健和胡延平都喷口笑了起来,赵巧茹揪住肖明的一只耳朵狠狠地拧了一下。把肖明疼得“哎哟哎哟”直叫唤。

一阵迪士高下来,杜宁有点气喘吁吁了,嗓子眼儿也发干,一回到餐桌就打开一瓶汽水喝起来。赵巧茹嫉恨地看了她片刻,又嘀咕着骂了一句什么,随即又用鼻子“哼哼”两声,起身离开了餐桌,不知到外面干什么去了。

赵巧茹的态度,让杜宁的脸上又出现了不快,郭健看了,心里也很不好受。当别人都纷纷起来去跳舞时,他站起来对杜宁道:“跳舞吧!”

杜宁含羞地一笑,放下汽水瓶,同郭健一起来到了舞池里。

“杜宁,”跳了一会儿,郭健无限怜爱地凝视着杜宁说,“赵巧茹就是那种脾气,她说啥你都别往心里去。”

杜宁的心一下子被灼热了,她无限感激地看了看他,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可嗓子眼儿里像塞了一团棉花,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她只能将千言万语和所有的感激之情用一个哽咽的“嗯”字表达出来了。

郭健心里涌动着难以抑制的激情,他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杜宁那只光洁柔软的小手。这一捏,使杜宁全身都像触电一般的颤栗起来,她也忍不住回捏了一下郭健的手。

郭健和杜宁都希望这首歌能唱得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可是这首歌偏偏又那么短,很快就让他们分开了,两个人都是怀着满腹的遗憾回到餐桌的。

歌声很快又回荡起来,两张餐桌的人又都起来跳舞去了。郭健这张餐桌只剩下他和杜宁了,杜宁的脸上泛着兴奋、羞涩的红晕,一双充满温柔笑意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郭健。过了片刻,她启开一瓶啤酒,动情地给他的杯子里斟满了,又柔声细气地说了一句:

“喝吧。”

郭健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端起酒杯,一口气把酒全喝下去了。

杜宁高兴地看着他把酒喝完了,又给他满上了一杯,接着又往他的碗里挟了一筷子清炖鱼:“吃点鱼吧!”

“杜宁,”郭健也往杜宁的碗里挟了一筷子菜,关切地说:“你也多吃点,我看你一直也没怎么吃菜。这段时间你好像瘦了。你应该多吃点有营养的食品补补身体。”

杜宁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她又往郭健的碗里挟了一筷子菜。

“别光给我挟菜了,”郭健声音微微颤抖地说,“你自己也应该多吃点。杜宁,你在工作上很辛苦,家里还是那样一种情况,你肩上的担子可真够重的了。可是你表现得却是这么坚强,这么冷静,我真是很佩服你。”

杜宁无奈地笑了笑:“有啥办法呢,谁叫我命中注定要走这样一条坎坷的路了。”

“杜宁,”郭健疼爱地看着杜宁道,“这么长时间了,营销部一直就是你一个人忙里忙外,工作强度太大了,我看还是给你配一个人吧?”

“不用了。”杜宁急忙摇头,“郭总,你给我的工资不算少了,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说句实话,我干的这几家酒店数在这里干得最舒心了。我就是这样,不管在哪儿,只要精神不受压抑辛苦一点不算啥。我反倒觉得工作强度越大,越能受到锻炼,对我的未来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你妈离婚的事怎么样了?”郭健又关心地问。

“还那样。”杜宁沮丧地道,“没有什么进展。”

“别着急。”郭健安慰道,“慢慢来,最后会有一个让你满意的结果的。”

“但愿能借你的吉言。”杜宁感激地说,“郭总,你一直都很关心我家里的事,我真感谢你。”

“感谢我什么呀?”郭健笑道,“我又没为你做什么。”

“你能这样真诚的关心我就足够了,”杜宁道,“还能需要你做什么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