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2章

作者:高杨

5

郭健一来到酒店就开始找胡延平,总服务台一个值台的小姐告诉他胡延平在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郭健听罢,就朝电梯走去,他刚把手伸出去按电钮,就有一个打扫卫生的小姐走过来说了一句:

“电梯坏了。”

“坏了怎么不修一修呢?”郭健显得很生气地问。

“谁管呀!”那小姐冷冷地一笑,“总经理被抓起来了,临时代经理又不爱管事儿。”

郭健一听,只好悻悻然地朝楼上走去。来到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一叩响门,就从里面传来了胡延平懒洋洋的声音:“请进。”

郭健推开门一出现在门口,就使胡延平露出了满脸惊疑的神色,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可郭健还是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他心里的意思:你怎么又来了?

“为啥要这样看着我?”郭健禁不住笑问,“不认识我了?”

胡延平笑了笑,急忙起身让座:“快坐吧!”

“延平,”郭健一坐下,就有点话里有话地问,“你好像不太忙呀?”

“忙啥呀忙?”胡延平苦笑一下,“餐厅没几个人去吃饭,客房没有几个人去住宿,夜总会都有一年没营业了,我再想忙又能忙到哪儿去?我在这里当了一年餐厅经理,两年客房部经理,什么名堂也没混出来。一到了过年过节,看见人家分大米、分水果、分奖金,那心里才不是滋味呢!”

胡延平的话,顿时让郭健感到了工作的艰难。他思忖了片刻,问:“延平,你说,这个酒店真就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胡延平又苦笑一下:“至少我对它是不敢抱什么幻想了。”

这句话令郭健心里颇不是滋味,想了一下又问:“如果这个酒店再重新换一个经理,你看能怎么样?”

“换谁都白扯。”胡延平不屑地脱口而出,“我现在巴不得有人快点来顶替我。别看这破酒店不咋样,可是想来当经理的人还是不少。曲青林就做梦都想着这个位置,他总去找钟运来,可钟运来就是不同意。”

郭健默然了片刻,又表情肃然地说:“延平,我实话告诉你吧!昨天,钟局长找我谈过话了,让我到这个酒店来当总经理。”

胡延平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半晌,他才呓语般地问:“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跟你开什么玩笑?”郭健又认真地问,“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胡延平的脸上现出了犹豫,少顷,他迟疑地说:“我有一个同学在深圳开保险公司,他一再邀请我到他那里去干,我已经答应他了……”

“别走了!”郭健不假思索地打断他的话,诚恳地说,“留下来跟我干吧!我很需要你。”

胡延平笑了:“你怎么还会对我产生兴趣呢?”

“怎么,你不想跟我干?”郭健疑惑地问。

胡延平的脸上流露着担心的神色说:“这个酒店太难搞了,你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人,在全局口碑一直不错,这件事真要是干砸了,那你也就算玩完了。”

“真能有那么严重吗?”郭健轻松地一笑。心里又在想:我要是再告诉你:我是放弃了局长助理的美差到酒店来的,你小子不更得一惊一乍地蹦到楼顶上去呀?

“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胡延平又表情极为认真地提醒道,“我劝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行了。”郭健站起来用力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先别说这些了,我活了三十五六岁,还没干过让自己后悔的事。走吧!你先领着我在整个酒店里转一转,让我先熟悉熟悉这里的情况。”

胡延平犹豫了一会儿道:“那就走吧!”

郭健跟着他一起往外走,胡延平刚把门关上立即又推开了,说:“这个酒店的每一任经理都是在这里办公的。这间屋子楼层好,位置好,采光好。只是有一点可能会让人感到不吉利,那就是前几天第三任总经理曹刚就是在这里被检察院的人带走的。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把这里当办公室?要是愿意,我就派两个人给你好好打扫打扫。”

郭健把头探进去打量了一下,说:“过两天再说吧!”

胡延平领着郭健最先去的是餐厅。郭健边走边注意观察从眼前掠过的一切。墙上喷的涂料已经有不少地方都脱落得斑斑驳驳了,地上铺的地毯又脏又旧,不少地方不是开胶,就是表面上的绒毛磨损掉了,有的甚至还出现了大小不一的窟窿,他边走边看边问:

“地毯都脏成这样了,怎么也不清洗清洗呢?”

“哪儿有钱哪!”胡延平苦笑道,“你来就好了,我总算把这个包袱卸下来了。”

两个人路过餐厅的包房时,郭健看见一间包房里有几个服务小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嘻嘻哈哈地打逗说笑着。再来到餐厅里一看,里面冷冷清清的,有三个服务小姐正在打扫卫生,一看见胡延平领着一个陌生人进来了,都纷纷停下来向他们投去了诧异的目光。两个人都没理会这些,胡延平径直领着郭健朝后厨房走去。几个厨师切菜的切菜,剁肉的剁肉,在做着饭口前的准备工作。两个大型煤气罐“呼呼呼”地蹿着蓝色的火苗,并发出了刺耳地呼啸声。煤气台,贴着白瓷砖的墙上都沾了厚厚的一层油渍。郭健围着整个后厨房转了一圈,最后在冷藏库门口停下来对胡延平说:

“走吧!再到客房去看看。”

胡延平边走边向郭健介绍客房的情况:“客房一共有60个房间,130个床位,侧楼从二楼往上全都是写字间。一、二楼是低档房间,三、四、五是中档房间,六楼是高档房间。来吧,你就从低档房间看起吧!”

两个人很快就上了二楼,胡延平一看“吧台”里没有值台小姐,正准备到服务员休息室里去叫人出来开门,就看见一个客房服务小姐从楼下上来了,胡延平急忙招手示意她过来,不料,那位小姐一看见胡延平在招呼她,竟然撒腿就“噔噔噔”地跑过去了,震得整个楼道都在晃荡。胡延平气得想要发作,又不敢大声喊叫,只能尽力压低声音喝斥道:

“你跑什么!好几个房间里都住着客人呢!”

那位小姐脸一下子红了,她怯怯地问:“胡经理,有事吗?”

“吧台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胡延平不满地问。

“都……都在休息室里呢!”那位小姐吞吞吐吐地说。

“去把钥匙拿来,打开一间客房。”胡延平命令道。

那位小姐答应了一声,转身就朝“吧台”走去。

“你都看见了吧!”胡延平望着那位小姐的背影无奈地说,“这里的服务小姐素质就这么低。真是没办法呀!”

那位服务小姐很快就拿着一串钥匙走过来打开了一间客房。郭健在胡延平的引领下进去了。郭健一进去就逐一打量每一件陈设,这里共有三张床。床头和床头柜都一块一块地掉漆了,露出了白花花的木头茬子,床罩都磨得毛边了。窗户四周包装的宝丽板也开始开胶了。墙上有不少地方的涂料也脱落了,有的地方开始鼓胀起来,出现即将脱落的迹象。

郭健转了一圈一句话也没说就板着脸出来了。胡延平看了看他的脸色,陪着小心地问:“想不想再看看上面的房间?”

郭健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又朝四楼走去。可是,他俩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一对四十左右岁的男女扭打成一团,男的一边对女的拳打脚踢一边骂:

“我看你他妈的就是让好日子给烧的。家里有花不完的钱,我他妈的玩几个女人又算了啥事儿?有了钱不玩女人又干啥?死了还能带走是咋的?你有吃有喝有钱花,老他妈的管我干啥?”

那女的头发零乱不堪地披散着,衣服扣也被抓掉了,她一边往后退缩,一边用手臂抵挡着那男人飞过去的拳头。看样子,两个人已经厮打很长时间了。少顷,一个个头高挑,年轻又颇有风騒的女子用精美、小巧的真皮女式手提包遮着半边脸,紧贴着墙,绕过他们的厮打,行色匆匆地下了楼。

“小婊子!有种的你别走!”那披头散发的女人突然指着那年轻女人,大声喊着,“有种的你别走!”

“啪!”那男的突然狠狠地给了这个跳骂不休的女人一记清脆的耳光,“妈的!吵吵个啥?让这么多人看着好看哪!”

“你还知道啥叫好看,啥叫不好看哪!”那女人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

“快点给我滚!”那男的用手一指楼梯口,“别在这儿撒野,你看你像他妈个疯婆子似的。”

“不错,”那女人嚎啕大哭道,“我是快要被你气疯了!”

“我看你就是他妈的欠揍!”那男的指着那女人的鼻子恶狠狠地说,“要是皮子发紧了,我就给你熟一熟!”

那女人扯着嗓门儿哭喊道:“你不会得好死的,不叫车轧死!也得叫雷劈死!”

“操你个妈的,你还敢这么咒我!”那男的气急败坏地朝那女的举起了拳头,“看我今天砸不扁你!”

“住手!”郭健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怒不可遏地大喝了一声。

那男的一听,身子禁不住一阵颤栗,举起的拳头也在半空中停住了,他看了看一脸凛然正气的胡延平,瞪着眼睛喝道:

“你他妈的算干啥吃的?俩口子打架也用得着你来瞎操心?”

“我是打抱不平的!”胡延平理直气壮地大声说,“你扰乱了我们酒店的治安,我就是要制止你!”

“装他妈的什么正经!”那男的不屑地道,“我看你也有点欠揍了!”

“我可警告你!”胡延平表情威严地指着他说,“你要再不老实,我马上去叫保安人员来,把你扣押起来,送到公安局去!”

那男的冷笑一声,正想反驳他几句,旁边一个客房服务小姐低声警告了他一句:

“这是我们酒店的总经理,你可不能胡来呀!”

那男的一听,脸上的凶狠立刻消失了许多,他指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恶声恶气地说:

“回去再跟你算账!”说完,气冲冲地转身就进了一个房间,又狠狠地把门摔上了!

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了。可郭健却还站在原地迈不开腿。这时,有两个人的对话也顺风飘进了他耳朵里:

“不怪不少人都说酒店是个烂糟糟的地方,没几个好人,我看也真是那么回事儿。”

“好人谁能到这地方来?现在有不少服务行业就差没公开把‘妓院’这两个字挂在大门上了,其实干的还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妹妹的姑娘去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有人看她长得不错,就建议她到酒店去上班。可我妹妹和我妹夫说啥也不同意。”

“没去就算对了,这种地方可千万不能去,去了就容易学坏。”

这时,胡延平走过来对郭健说:“你才来,对这样的事见的还不多,等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在酒店这样的地方,要是没有这样的事,不但没有经济效益,而且还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刚才这个女人的丈夫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咱们这里来了。有好几次我值班都看见他挎着长相不同的女人到这里来开房。有时一住就是几天,有时是一天半天,有时只有三两个小时。你想,搞酒店要是光挣思想行为正统的钱,那又能挣多少钱?不还得靠这样的人成全咱们吗?”

胡延平又陪着郭健看完了三楼以上的中、高档客房。中档客房里的设施与低档客房相差无几。只有六楼的高档客房由于平时少有人住而使设施都保持在七八成新。从六楼往下走时,郭健又提议到夜总会去看看。

两个人来到夜总会,胡延平把门一打开,一股潮湿气和物品腐烂混合在一起的怪味就扑面而来,熏得郭健差点没干呕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胡延平一看他那难受的样子,急忙劝道:

“我看你还是别进去了,这里都有一年多没营业了。餐厅的土豆、大葱、大白菜在里面放了一冬天,没吃了的一开春全都烂了。”

“为啥不让这里营业?”郭健不解地问。

胡延平思索了一会儿才说:“曹刚和曲清林一直都不对付,他们两个都主张把这里租给个人经营。可是他们都为了自己能得到利益,谁都想租给一个能给自己好处的人,就这样僵来僵去,就把这里耽误得一年没营业。现在曹刚出事了,这几天曲清林一直都幸灾乐祸的,整天都加紧到局里去活动,想独揽这个酒店的大权。他现在可能还不知道你到这里来当经理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