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20章

作者:高杨

92

闪电狰狞地划破了夜空,不断从天际滚过的震耳慾聋的雷声吓得张琼急忙把电视关上了。正坐在一旁自斟自饮,喝得面红耳赤的张天成看了看表情木然的张琼,阴阳怪气地问:

“你又在想啥呢?最近你和杜进达见没见过面呀?”见张琼半天没知声,他又说:“其实,我也想早点把这绿帽子摘掉了。我也不愿意看着你们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整得跟特务接头似的。可是杜进达又想让我把老婆让给他,又要那么小气,这就不能怪我不大度了。我并不稀罕他那点钱,我要的是这口气。杜进达硬要逼着我卖老婆,我就得要个价格公平合理。”

张琼再也听不下去了,她“霍”地跳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转身正准备离开,电话铃就急促地响起来了。她哆嗦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她看看电话,又看看张天成,不知是接,还是不接。

张天成冷冷地看了看电话,又看了看想接又不敢接的张琼,说:“你接吧,没准又是你姑娘打来的。”

张琼犹犹豫豫地一拿起电话,就立刻听见了杜宁那熟悉的声音:“妈,你在家呀?”

张琼紧张地扭头看了一下张天成,才压低声音问:“什么事?”

“妈,”杜宁在电话里说,“我旅游回来了,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张琼又紧张地回头看了一下张天成,问,“你有没有事?没事我就挂了。”

“他……在家吗?”杜宁迟疑地问。

“干啥?”张琼一听她这么问就生气了。

“他在没在家?”杜宁急急地追问,“要是在,你就让他接一下电话,我有话要跟他说。”

“什么话?”张琼问,“你不能跟我说吗?”

“他到底在不在?”杜宁有点不耐烦了。

张琼想了想,用商量的口吻道:“咱们哪天约个时间还是在老地方谈行不行?”

“什么老地方?”一直竖着耳朵的张天成陡然大声喊道,“这不是地下党接头的暗号吗?你们又要干什么?是不是又要算计我?告诉你们,我不是好惹的!杜进达就是给我十万,我也不会同意离婚!”

“你喊什么!”张琼气恼地瞪了他一眼。

“妈!”杜宁在电话里急切地道,“他在家。我听见他说话了,你快点让他接电话!”

“行了,哪天再说吧!”张琼又对着电话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你不愿意给我叫,我就马上打车过去!”杜宁用威胁的口气说。

“别别别!”张琼听着外面滚滚的雷声和哗哗的雨声,妥协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叫!”说完,急忙对张天成说,“天成,杜宁请你接一下电话,她有话要跟你说!”

张天成愣怔了一下,马上又瞪起眼睛问:“什么事?”

“你接了电话就知道了。”张琼道。

“我不接!”张天成把筷子重重地一摔,“她想说啥我都知道。”

“你还是接一下吧。”张琼近乎乞求地道,“她都说了。你要是不接,她马上就打车过来。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外面又打雷又下雨,你总不能让她折腾一趟吧?”

张天成迟疑了片刻,终于极不情愿地站起来了,他从张琼手里一接过电话就有气无力地问:“喂,什么事?你快点说。”

杜宁吞咽了几口唾液,怯怯地说:“张叔,我要跟你说的还是那件事,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这几个当事人的损害就越大。我和我爸又商量了一下,我们同意给你十万块钱的离婚损失费。你看,我们能不能再约个时间见面谈谈?”

“谈什么!我没时间!”张天成用力把电话挂上了。又怒目圆睁地转向了张琼,“你姑娘又来騒扰我了。我又损伤了不少脑细胞,这个损失她怎么补偿?”

“你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张琼怒视着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噔噔噔”地跑到她的房间里又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张天成一看,冲天的火气陡然升起,他冲过去推了几下门没推开,就气急败坏地用手拼命地擂起门来:“张琼!我告诉你,我要是能便宜了你们,我就不是人养的!谁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好过了……”

突然,门被张琼猛地一下子拉开了,张天成也一下子停止了嚎叫,擂门的拳头也缩了回来,张琼那利剑般的目光让他怔住了。

“你又跳什么老虎神!”张琼面无惧色地问道,“你想怎么样都随你便。”说完,又“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张天成正准备冲上去砸门,电话铃又响了。他只好克制着火气去接电话,他一听又是杜宁打来的,立刻气得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

“你再敢往这儿打电话,我就报警!”

“你报什么我都不怕!”杜宁冷笑道,“张叔,你到底还想怎么苛刻我们?你可要知道,物极必反呀!任何人的涵养,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你总是得寸进尺地逼我们,你就不怕我们也撕破脸皮吗?真要是那样的话,吃亏的是你,不是我们!”

张天成怔了一下,问:“你想怎么样?”

“如果你实在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们也没办法。”杜宁坦率地说,“跟你好说好商量不行,那我们就只好另外采取别的措施了!”

“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张天成冷笑起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杜宁把电话挂上了。

张天成连喊了几声没有回应,气得七窍生烟地摔掉电话,转过身去又扯着嗓子冲屋里的张琼喊起来:“张琼!你出来!你给我出来!”

93

从大明湖水库回来以后,赵巧茹一直是在心花怒放的兴奋中度过的,因为,她抓住了郭健和杜宁“不正经”的把柄。从她第一次见到杜宁的那一刻起,就乱了方寸。嫉妒,使她每时每刻都把杜宁牵挂在心里,也牵挂在她那张爱埋汰人的嘴上。尽管任何恶毒的语言都丝毫没有改变杜宁那咄咄逼人的美,可她还是不愿意松懈这股积极性。

还有郭健,也着实让她难堪透顶,仇恨透顶了。原来,她以为男人在女人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不动真格的,只稍献上一点女人的殷勤,就能让他们服服帖帖地听摆布。岂料,这一招在郭健面前却屡屡碰壁,这使她又气又恨又恼。特别是郭健那鄙夷反感的目光,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扎得她那颗争强好胜的心好不难受。这样的刺伤,怎能不让她滋生仇恨?滋生报复心理?没想到,这次大明湖之行竟让她有了如此意外的收获。那情景先是让她恨得牙根发痒:好啊,郭健!难怪我屡次向你进攻,都被你反感地回绝了,原来你的心和魂儿都被这个小妖精给勾去了。但这种嫉恨很快又被欣喜若狂取代了——这不是天助我也吗?在中国,要想搞臭一个人,还能有什么比男女之间的隐私更有攻击性?即便是捕风捉影的造谣,也能让人说不清,道不白,背上一个“不正经”,“作风不正派”的臭名声,永远被人压在舌头根子底下过日子。

“你们俩总算落在我的手里了。”赵巧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发誓道,“你们就等着我一点一点地来收拾你们吧!”

这天早晨,穿戴整齐的赵巧茹精神抖擞,一阵风似地离开了家。她决心甩开膀子大打一场诋毁郭健和杜宁声誉的歼灭战。

“巧茹,”赵巧茹一来到财务部,韦玉兰见她又是焕然一新的打扮,便问,“这套衣服又是啥时候买的?”

“上个礼拜买的。”赵巧茹低头打量着自己的新衣服说。

“花多少钱买的?”韦玉兰又打量着她问。

“不多,才六百八十元。”赵巧茹炫耀地摇晃了一下脑袋。

“又是在精品屋里买的吧?”韦玉兰问道。

“我的衣服能不在精品屋买吗?”赵巧茹得意地摇晃着脑袋说。

“巧茹,”张佳莹从抽屉里拿出几张彩色照片递给她说,“这是你们上次去大明湖玩的时候照的相,洗出来了,胡延平让我把这几张给你。”

赵巧茹接过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看着看着嘴角上就浮起了令人琢磨不透的冷笑,少顷,她又表情神秘,阴阳怪气地说:“这次去大明湖,收获可真不小啊!”

“啥收获?”韦玉兰问,“是吃的收获,还是玩的收获?”

“你们还不知道吗?”赵巧茹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问。

“知道啥呀?”张佳莹好奇地问。

“胡延平回来以后没跟你们说过啥吗?”赵巧茹还是拐弯抹角地问。

“没有。”韦玉兰疑惑地摇摇头,“没听他说过啥。”

“到底咋的了?”张佳莹被她捉迷藏似地绕弯子,弄得有点不耐烦了。

赵巧茹诡秘地笑了:“你们要是没听说,那就算了。”

“到底咋的了?”赵巧茹的神秘,极大地激起了在场的人想窥探秘密的“瘾”。

“行了,”赵巧茹摆着手说,“你们没听说就算了。”

“到底是啥事儿呀?”董亮问,“还这么神秘兮兮的?”

“我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会相信。”赵巧茹故意急人地说,“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那有啥不相信的?”董亮有点不耐烦地说,“你不说出来,谁能知道是啥事儿?”

“郭健和杜宁勾搭上了!”赵巧茹绕来绕去兜了半天圈子,终于把“实情”公诸于众了。

这句话无疑像一枚炸弹,使在场的人都震惊得愕然。一个个舌头都像短了一截似地说不出话来。

“不能吧!”过了一会儿,韦玉兰摇摇头道,“这我可不相信。”

“郭健可不是那样的人。”董亮也不相信地说。

“哎呀!”赵巧茹尖声尖气地说,“啥叫是那样的人?啥叫不是那样的人?这些事儿可不好说。只要有了合适的机遇和土壤,谁都不好说。尤其是男人,别看他们一个个表面上都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可背地里有几个不偷鸡摸狗,暗渡陈仓?那天,你们要是能亲眼看见他俩那个亲热劲儿,那就啥都知道了。”

“他们俩都咋亲热了?”董亮问。

赵巧茹一看火候到了,立刻狂喜地颠起了抓不起两把肉的屁股蛋儿:“我们到了大明湖的那天晚上,在一家歌舞餐厅吃饭的时候,别人吃的差不多都跳舞去了。他俩就趁这个时候坐在桌子上开始搞小动作了,郭健一个劲往杜宁的碗里挟菜。杜宁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郭健,一边殷勤地往郭健的杯子里倒酒,这两个人还把脸凑在一块儿嘀嘀咕咕地不知说些啥。那鼻子尖就差那么一点没碰到一块儿去了。两个人嘀咕够了,郭健又开始请杜宁跳舞,跳舞的时候,这两个人也抱得紧紧的。郭健那眼睛色迷迷地瞅着杜宁。你们说,就这个德性,要是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厮混,能达到这么亲热默契的程度吗?他们俩的关系能一般吗?”

听完了赵巧茹这番有鼻子有眼儿的话,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不能吧!”董亮半信半疑地说,“我认识郭健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听过他在这方面有啥风言风语。”

“以前他待的都是啥地方?”赵巧茹反问道,“现在又是啥地方?”

“可也是。”有人很赞同她的观点,“以前,在机关、在野外,都是在大老爷们儿堆里骨碌,想干这种事儿,也没条件。”

“光凭我这样说,你们可能还不太相信,当时你们要是能亲眼看见他们那个德性,都能把你们的肚皮给笑破了。”赵巧茹趁热打铁,添枝加叶地说。

“不能吧。”董亮忖度地说,“杜宁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营销部’经理,经常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从来都没听过她有啥说道。平时她在工作上跟郭健的交往也挺多的,也没看出有啥出格的地方。我不相信他俩会有啥事儿。”

“郭健多鬼呀?”赵巧茹拍着桌子显得很激动地说,“他要想办那事儿,能在咱自己这酒店里开客房搞吗?他跟杜宁睡觉,还能领着你去参观呀?那天胡延平给郭健点的歌也怪有意思的,还叫个《明明白白我的心》,看他们那个亲热劲,那可不真是《明明白白我的心》吗?”

屋子里的人都模棱两可地笑了。

赵巧茹的话,更加深了人们对这件事的可信程度。

“人不可貌相啊!”有人感叹了。

“这酒店的人都说杜宁她爸怎么怎么有钱。原来,我也以为她多有钱呢!”赵巧茹又讥讽地接着说,“这次出去我才真正看出来她是咋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