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21章

作者:高杨

97

张天成一直拖延着不肯同张琼离婚,终于让杜宁彻底失望了,她决心采取强硬的手段结束这场马拉松离婚拉锯战。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谢瑶,谢瑶也同意最后孤注一掷,亲自找张天成进行一次彻底的“谈判”。

为了这个计划的顺利进行,她俩一直对杜进达和张琼守口如瓶,经常在保密的状态下商讨着对策。这几天,杜进达又到北京去了。两个人都觉得时机到了,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就乘车来到了张琼家。

张琼的家在六楼,杜宁已经整整七年没踏进这个家门了,这会儿,当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楼上走时,心里突然翻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滋味。她越往上走,两条腿就越沉重,到了六楼,站在了张琼的家门口时,谢瑶刚把手伸出去要敲门,就被她一把给拉住了。她手抚着胸口喘息了良久,才让谢瑶把门叩响。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张琼,这两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张琼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片惊慌,整个人都呆住了。

“妈,”杜宁望着张琼,平静地问,“你咋不让我们进屋呀?”

“谁呀!”这时,张天成闻声从屋里出来了,他一看见杜宁和谢瑶,立刻满脸堆笑地奔过去了,“哟,是你们姐俩儿呀!今天咋来的这么齐刷?张琼,你傻站着干啥?还不快点让孩子们进来!”

“进来吧!”张琼左右为难地瞅着杜宁和谢瑶,说了一句。

“快坐快坐!”张天成客气地又拿饮料,又让座地忙活开了。

“别这么客气了。”杜宁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向站在一旁,一脸恐慌不安的张琼道:“妈,你先回你屋里待一下,我有点事要和张叔单独谈谈。”

“宁宁,你要干什么?”张琼焦急地问。

“舅妈,你就进去吧!”谢瑶往屋里推着张琼。

“谢瑶,”张琼用长者般严厉的口吻提醒道,“你们可别在这里胡闹呀!”

“我们真要想胡闹就不会到这里来了。”谢瑶继续往屋里推着张琼。

张琼焦急地还想说什么,张天成就笑嘻嘻地走过去劝道:“我说,你就先到屋里去待一会儿吧!杜宁和瑶瑶都是懂事的孩子,她们不会把我咋样的。”

张琼迟疑着到屋里去了,她一进屋,谢瑶就“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你们都坐吧!坐吧!”张天成又转向杜宁和谢瑶热情地说。

杜宁和谢瑶相互对视了一下,又用白眼看了看张天成,然后,分别在沙发上坐下了。

“喝饮料吧!”张天成又殷勤地递给杜宁一罐“美年达”。杜宁连看都不看,就把脸扭到一边去了。

张天成讨了个没趣,不免有点难堪。片刻,他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显得很诚恳,也很伤感,很委屈地说:

“杜宁,你已经有好多年都没到这里来了,今天你能来,我真挺高兴的。说句心里话,从我和你妈结婚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看待,可是你从来都没看上过这个家,你妈也从来都没看上过这个家。我承认,我是有做得不咋好的地方,可要是把啥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这也不公平。你让你妈自己说说,她跟我过了这么多年,她啥时候正眼瞅过我?啥时候给过我一个笑脸?你妈长得漂亮,心眼儿又好使,我还是挺爱她的,可她心里除了你爸,一点我的地方也没有。我对她不好,那也是叫她给气的,我这大脑都受刺激了,都得下病了,有时候,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

“行了行了,”杜宁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今天来不是来听你抖落这些陈糠烂谷子的。所以,咱们最好还是长话短说。我问你:你到底还想不想放我妈了?”

“放啊!”张天成一摊双手,“我啥时候说不放她了?我这个人心眼儿最好使了。我也希望你们一家三口早一点团圆。可是我提出的条件……”

“你的条件不就是钱吗?”谢瑶气愤地说,“当初你要五万,后来我舅同意给你五万了,你这又要要十万。你还有完没完了?到底给你多少,你才能满足?你最好还是识相一点,这件事再这么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现在给你多少你都嫌少,等到把我们逼急眼了,别说十万,就是十元钱你都拿不着。今天你最好还是说句痛快话,五万到底能不能了结这件事?”

“十万,”张天成想了一下,说,“这次我要是再说话不算数,就不得好死!”

“不行!”杜宁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就五万,多一分也不行。”

“你要实在不愿意,那咱们就到法庭上去理论。”谢瑶说,“到时候看看是你吃亏,还是我们吃亏?你自己去寻思吧!”

“你可别弄个既拿不着钱,还得放人,那你就白算计一场了。”杜宁威胁说,“到那个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不要以为啥事都是你一手遮天。”谢瑶说,“告诉你,你要是真把我们逼急了,我们啥事都能干出来。我舅在法院有好几个朋友,要是真上法庭打官司,那你是输定了。”

“可别可别!”谢瑶的话,让张天成信以为真,他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连连摆手说,“没啥必要这样,这都是咱自己家里的事,咱关起门来自己解决,闹得太大扯了,多叫外人笑话。”

“这次你说话可一定要算数呀!”谢瑶又威胁说,“你要是再敢耍无赖,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舅也就是个要脸面,有涵养的人,不愿意跟你一般见识。要是真想跟你动真格的,到法院去一找人,收拾你还不跟玩似的。”

“那是那是,”张天成点头哈腰地说,“你说这些我都相信,我知道你舅不是一般人。这样行不行?一个星期以后,我给你们一个答复?”

“不行。”杜宁态度坚决地说,“谁知道你又要耍什么花招?我可不想上你的当。”

“这次我一定说话算数。”张天成指天发誓道,“我要是敢反悔,出门就叫车轧死。”

“你立个字据。”谢瑶道,“你光是说可没准儿。”

“我都发了毒誓了还不行吗?”张天成哀求地道。

“那你准备啥时候跟我妈去办手续?”杜宁咄咄逼人地问。

“时间不会太长。”张天成说,“半个月之内,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利索了。”

“红口白牙,说话要是不算数那就不是人。”谢瑶响噹噹地甩出了一句。

“你这嘴咋这么不干净!”张天成恼怒了。

“谢瑶姐。”杜宁在谢瑶的胳膊上捏了一下,示意她别出言不逊,“咱们走吧!”

谢瑶一甩手,退到一边去了。

杜宁又推开张琼的房门,对屋里的张琼道:“妈,我走了。”

张琼急忙出来了,轻轻地推着她,声音极低微地说:“快回去吧!一会儿我还有事呢。”

“再见了。”谢瑶阴阳怪气地朝张天成说了一句。

“张叔,”杜宁又转向张天成道,“我知道你对我今天的举动很反感,也挺有看法的。我也希望这样的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快走吧!快走吧!”张琼一迭声地催促道。

杜宁和谢瑶在张琼连推带搡之下,离开了这里。三个人一来到楼下,张琼就又气又恨地对她俩说:“你们这两个小丫崽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是谁叫你们这么干的?我真想揍你们一顿!”

“妈,”杜宁扑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脖子撒娇地说,“你别生气,我们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

“行了行了,别尽说好听的了。”张琼生气地一把推开她,“我都快要叫你们给气死了!以后再可不能这么干了!这事儿要让你爸知道了,他不骂你才怪呢。”

“我爸才不能这么干呢。”杜宁顽皮地说,“这次他要是再不放你,我就让我爸找几个人来把你抢走。”

“别胡闹了!”张琼哭笑不得地喝斥了一句。

杜宁一看张琼真生气了,急忙拉起谢瑶就走。

98

听完了赵巧茹信口雌黄的煽风点火,曲清林越想越觉得到了该“收拾”郭健一把的时候。这些日子,酒店里正盛传着各种有关郭健和杜宁“不正经”的各种离奇的谣言。他觉得他应该把握好这个时机,再设法给这壶热水添一把火,加一桶油。这天,他利用一上午的时间把想要说的话都打好了“腹稿”,就在下午来到了局机关的办公大楼里,登门造访钟运来去了。

钟运来正在同两个曲清林不认识的陌生人谈话,那两个人一见曲清林进来了,急忙起身向钟运来告辞出去了。钟运来送走了那两个人,进屋后和曲清林寒暄道:

“老曲,今天咋这么有时间?”

“你有些日子没去酒店了,”曲清林道,“过来看看你。”

“最近酒店怎么样啊?”钟运来问。

“还那样呗,”曲清林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又思忖了片刻,然后,又很神秘地说,“老钟,这几天酒店可热闹啦。”

“怎么热闹啊!”钟运来漫不经心地问,“是不是上客率高呀?”

“不是。”曲清林一摇头,“那算啥热闹!”

“那又怎么个热闹了?”钟运来忍不住笑了。

“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曲清林从沙发上坐到了钟运来对面的一把折叠椅上,“不过,我可先跟你说好,这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可不是我在造谣。”

“啥事儿呀?你快点说吧!”钟运来不耐烦地催促道,“别这么神秘兮兮的。”

“我听不少人都说,郭健和杜宁上床啦。”曲清林终于把秘密大曝光了。

“这不可能。”钟运来怔了一下,马上又摇头否认道,“绝对不可能!”

“咋就不可能呢!”曲清林站起来了,“我都听不少人说过这件事了。现在整个酒店都在议论这件事。老钟,人说没有谎,狗咬没有狂啊!他咋没人说我呢?你听见过有谁说我啥吗?没听着过吧?因为我做得正,行得端,谁想说我啥,他也说不出来。”

钟运来听了他这些话,差点没喷口大笑起来,他心里想:你还做得正,行得端?你那两个破轮胎,一个千斤顶啥时候老实过?就是没人愿意抓你,要是有人愿意管你的闲事,不知要抓住你多少回光屁股了。

曲清林见钟运来不说话,以为他开始相信他的话了。于是,他又进一步说:“老钟,现在我才知道,为啥当初杜宁一来应聘营销部经理,郭健就那么痛快地把她留下来了?杜宁当上营销部经理以后,他为啥又那么听她?现在弄得不少人都说不清他们俩到底谁是这个酒店的总经理了。杜宁不就是用她的美色把郭健给迷住了吗?红颜是祸水呀!”

“老曲,”钟运来生气地说,“你别信这些闲言碎语!郭健和杜宁是很正常的工作上的关系,他们都是自身素质很好,又是很自重的人,不会扯出啥事儿来的。”

“真就像你说得这么简单吗?”曲清林冷笑道,“你还没看出来吗?郭健都快要把杜宁捧上天啦。杜宁说啥他都听,杜宁要是说这样东西是扁的,他就不敢说是圆的。杜宁想要往东去,他就不敢往西走。他们俩要是没有啥特殊关系,他能把她举那么高吗?”

“你别神经过敏了!”钟运来道,“杜宁人品好,又有才干,这是大家公认的。再说,人家又一直是干酒店这一行的,也有一套成熟的管理经验,她来到咱们酒店以后,起了不小的作用。对人家尊重一点也是应该的。郭健重用她也完全是从酒店的利益出发的。怎么就能根据这个说人家一定有那方面的关系呢?”

“不是我在无中生有地给他们造谣。”曲清林道,“你到酒店去听听大家对他俩的议论,那说得都是有根有据的。”

“那我问你。”钟运来两眼直视着他,“别人都说他俩有那样的事儿,谁又把他们俩摁在床上了?捉贼捉赃,捉姦捉双。又没有谁抓住他们,怎么就一定要咬定人家有那种事呢?”

钟过来这几句话把曲清林问得哑口无言,脸色也“刷”地一下子变了。他支吾了半晌才说:“行了,老钟,你要是不信,那我就不再说了。”

“你还有没有别的事了?”钟运来带有逐客的意思了,“要是没有别的事了,你就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还要开个会。明天我就去酒店看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刚才你说的这些不管是真是假,也别管别人咋说,你都不要再到别的地方去传播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曲清林无精打采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