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22章

作者:高杨

102

杜宁正在值班室里有滋有味地读《飘》,电话铃就骤响起来,她一拿起电话,就听见一个小姐颇生气地说:

“杜宁姐,你能不能到四楼来一下?”

“啥事儿?”杜宁问,“玲玲,看你喘的。你参加长跑啦?”

“杜宁姐,”叫玲玲的小姐喘着粗气道,“我这里发生了点事儿,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啥事儿?这么急?”杜宁问。

“过来你就知道了。”玲玲陡然抬高了声音说了一句。

杜宁怔了一下,道:“行。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说完,挂上电话急急忙忙离开了休息室。

杜宁到了四楼的吧台一看就立刻从这里的气氛中嗅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只见许长文反剪着双手,气呼呼地来回踱着。正在值台的玲玲站在吧台里也是一脸的怒气。杜宁一看见旁边站的那位貌不惊人,五短三粗的小姐,心里马上就明白了几分。少顷,她来到玲玲面前,问:

“玲玲,这是怎么了?”

玲玲“叭”地一下子把钥匙串放在吧台上,说:“杜宁姐,这位许经理非得让我给他和这位小姐开客房,你说,我应不应该给她开?今晚你是总值,是开还是不开,现在我就听你一句话。”

杜宁一听,脸色霎时变了,有一段时间,经过郭健和钟运来三令五申地警告,许长文、曲清林、赵巧茹这三个经常擅自开客房的人都有所收敛了。没想到,时隔不久,这个騒神就又犯老毛病了。这时,杜宁目光冷冷地盯着许长文问:

“许经理,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有啥不合适的?”许长文恼怒地强词夺理道,“我不算个经理吗?叫个经理连这点权力都没有?”

杜宁正色道:“郭总和钟局长说过的话你都忘了?我也算是这酒店的一个部门经理吧?可我还从来没听说过部门经理有随便领小姐开客房这条规定。客房是酒店对外营业创效益的重要部门,要是所有的人都像你这样想开就开,那不是乱套了吗?如果你实在想进去也可以,那就请你马上去总台交上钱,然后再拿上一张住房卡,这位小姐就可以把门给你打开了。”

“我开客房又不干别的,只是想商量点事儿。这也不行?”许长文瞪着眼睛,梗着脖子问。

“不行!”杜宁态度坚决地回答。

许长文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双手叉着腰吼道:“你是总经理呀?你说不行好使吗?”

“我是今晚酒店‘总值’的部门经理。”杜宁说,“我就有权力制止你这么做!许经理,你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了?你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影响了酒店的声誉和效益,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好。”许长文甘拜下风了,“我不跟你说了,算你厉害。”说完,又转向那小姐说了声:“走!”便骂骂咧咧地走了。

“哼!真是有病!”杜宁望着他们的背影,不屑地骂道,“想泡小姐,还抠门儿,这是你不花钱就能随便胡来的地方?”

玲玲开心地笑了:“杜宁姐,你可真能压茬儿,刚才他非得让我给他开客房。我不给开他恨不得都要打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把你给叫来了。杜宁姐,这家伙好像到了男性更年期了,我一来到这里,就听不少人说过他的那些丑事。我经常看他领着小姐出去了,他领的那些小姐一个比一个长得丑。你看刚才他领的那个小姐像个啥?我看掐头去尾是个好地滚子。”

杜宁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之后,两个人又互相道别,各忙各的去了。杜宁回值班室了,玲玲则转身进了休息室。

杜宁和玲玲一走,许长文就像幽灵一般地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了。原来,他并没有走远,他躲到卫生间里去了。这时,他鬼鬼祟祟地来到吧台里,又贼眉鼠眼地看看周围没有一个人,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串号码。电话一通,他就把鼻子捏住了,一边紧张地东张西望,一边阴阳怪气地说:

“喂,你家是不是姓郭?”

“是啊。”电话里苗莉莉客气而又警惕的声音,“你找他有事吧?”

“我不找他。我就想找你。”许长文说。

“什么事?请你说吧。”苗莉莉冷冷地问。

“你好好管管你家那个姓郭的。”许长文说,“你让他老实一点!别以为自己是酒店经理,就可以随便搞小姐。”

“你搞错了吧?”苗莉莉愤怒地大喊起来,“我的丈夫可不是那样的人!”

“什么搞错了。”许长文道,“他跟那个营销部经理杜宁早就睡上觉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就你不知道。”

“你胡说!”苗莉莉尖声喊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的关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许长文嘿嘿地笑道,“这种事往往都是媳妇最后一个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了你好,酒店是个啥样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在这样的地方变坏可容易了,你再不抓紧管他,等他让别的女人给勾跑了,那可就黄瓜菜都凉了。”

“你是谁?”苗莉莉问,“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

“我姓什么,叫什么并不重要。”许长文说,“你管好你自己那老爷们儿就行了。”

“你已经是第二次往我家里打电话了。”苗莉莉说,“你再这么騒扰我的家庭,我可就要报案了,一旦抓住你,我可饶不了你。你做事要是个正大光明的人,就站出来跟我四目相对,别总捏着鼻子往我家里打电话。你说我丈夫跟那个‘营销部’经理怎么怎么样了,那是他的本事,我就告诉你吧:是我让他那么干的,你没有必要干涉我们家里的私事!”

许长文气得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真是不知好歹!”说完,狠狠地把电话一摔就走了。

这时,休息室的门开了,玲玲探出了脑袋,望着许长文远去的背影,气愤地自言自语道:“这家伙可真够坏的了。”

103

苗莉莉手持电话任了半晌才无力地放下,她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郭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沉进了无底深渊之中。其实,就在上一次有人捏着鼻子给她打电话和她第一次在“夜总会”见到杜宁以后,她就一直处在高度敏感和神经质的状态之中,几乎是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在观察他有没有什么令她担忧的变化。尽管她也经常劝自己不要想得太多,凭这么多年她对郭健的了解,她相信他身处酒店那样的环境,又与杜宁那样的女下属共事,在处理男女关系这方面,他会很聪明,很理智地把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她毕竟是个有文化,有教养的人,遇事注重的是策略。因此,她始终采取的是不露声色地观察他的一切动态。

刚才这个捏着鼻子打给她的匿名电话,使她不知不觉地联想到了郭健到酒店当经理以后,一些朋友,同事对她善意地抱怨,不解和担忧,联想到了一个朋友曾经对她说过的那句话,人不管学好学坏,关键就看他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联想到了从酒店里不断传出的各种花边新闻,联想到那次“双凤”半夜里被公安局查夜,在电视上曝光,以及那天晚上下班时在楼下那几个女人投向她的,让她受不了的目光,联想到了郭健到酒店以后,在穿着、谈吐和待人接物等方面的变化。她突然意识到不能再这样冷静地旁观了,再这样下去,不向他敲敲警钟,一旦有那么一天他真的被风流放荡的女人拉下水了,再去挽救他,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她越想越害怕,越想心里越沉重,妒火也像一头脱了僵的野马在她的胸腔里冲撞起来,她像失去控制似地走过去一把掀开郭健身上的被子,一边用力摇晃着他,一边大声喊道:

“起来起来!你快点给我起来!”

熟睡的郭健很快就醒了,他一下子坐起来,揉着惺松的眼睛又生气又惊慌地问苗莉莉:

“你喊什么?世界末日到了?”

苗莉莉略微平静了一些,她盯着郭健看了一会儿,问:“郭健,你说说,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了,我有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你这是怎么了?”郭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半夜三更的,怎么突然问起我这个来了?”

“我……我就是要问你。”苗莉莉小孩子气地问,“你必须回答我,要不然你就别想睡觉。”

郭健愈发摸不着头脑了:“你没头没脑的,也不把话说清楚,让我回答你什么?”

“你到了酒店以后,在那里呆得老实吗?”苗莉莉双目射着咄咄逼人的光芒。

“不老实我都干什么了?”郭健哭笑不得地问,“你又听说啥啦?”

苗莉莉迟疑了片刻,说:“刚才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说你跟你们酒店那个营销部经理早就有不正当的关系了。”

郭健一听,脸色霎时大变:“给你打电话的这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苗莉莉直摇头,“他又是捏着鼻子打的,我问他叫什么,姓什么他也不说,听声音,好像又是上次那个人打的。郭健,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为啥会有人给我打这样的电话?那个杜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挺不错的人。”郭健从容不迫地回答。

“你还爱不爱我了?”苗莉莉颇有些孩子气地问。

“净问些没用的,我不爱你爱谁?”郭健嗔道,“都老夫老妻了,还问这些有啥意思?”

“那可不好说。”苗莉莉说,“只要有了合适的机遇和土壤,谁都不好说,你整天呆在酒店那样的地方,那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能一点不潜移默化地影响你吗?”

“你是不是后悔让我到酒店去了?”郭健口气置疑地问,“你要实在担心我在那里面学坏了,那你就知一声,我可不愿意让你忧郁过度成精神病。”

“你告诉我,杜宁这个人到底怎么样?”苗莉莉两眼死死地盯着他,仿佛要看穿他的五脏六腑。

郭健神情镇静地凝视了她片刻,把毛巾被围在了身上,说,“你实在要这样问我,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乍一跟她接触时,如果光从外表上看,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年轻,很漂亮,又很追求时髦,又因为是在酒店工作,所以初次跟她接触时,也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只是个层次很低,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跟她接触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她不仅有层次,有品位,有很强的上进心,而且还是个很自重的人。不是那种凭着自己的姿色随便靠大款,靠领导的人,她长得很漂亮,喜欢她的男人自然也不能少了,有不少人请她吃饭,请她跳舞,送给她礼物,想尽各种办法接近她,都一概被她拒绝了。她在这方面特别检点,特别注意,这使很多人对她都很敬佩,她在大学里学的是公共关系学。毕业以后,又一直在酒店干,在这方面是很内行的,她到我们酒店当营销部经理以后,为酒店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我们酒店能有今天,和她是分不开的。莉莉,什么样的环境里都有正直的人,也有对生活不负责任的人,不要总是隔着门缝看酒店里的女人。”

郭健的话并未消除苗莉莉心里的重重疑虑,她对他的话似信非信,想了想,她又问:“你喜欢她吗?”

郭健看着她那张绷得紧紧的脸和凄楚无比,忧郁无比的眼睛,认真地说:“莉莉,如果我跟你说,我就喜欢看母猪,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心动过,你相信吗?这又可能吗?”

苗莉莉默默地望着他,不作声。

郭健看了她一会儿,又说:“我跟你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心里真正爱的就是你吗?从我娶了你的那天起,我就发誓我要对你的一生负责任,绝对不轻易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在酒店呆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都不跟那些小姐打连连,不管是哪个小姐,其中也包括那个杜宁有什么事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我总是把门大大地开着,客房我从来不进去,即使进去也是在服务小姐打扫卫生的时候,进去检查一下卫生情况。不信你就去问肖明和胡延平,对我你就放心吧。过去我在男人堆里没扯出事儿来,现在到了脂粉堆里我也同样能经得起考验。说句实话,在酒店那样的地方呆着,诱惑是挺多的,有时候看见哪个小姐漂亮,要说一点不想那方面的事,那也是瞎话,可是古话说得明白:‘百善孝为先,万恶婬为首,论事不论心,论心今古无完人。’看哪个小姐不错了,我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真要是让我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