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23章

作者:高杨

107

张琼拉开衣柜,把她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往外拿,杜宁和谢瑶就一件一件地往皮箱里塞,过了一会儿,杜宁见张琼还在继续往外扔衣服,就走过去对她说:

“妈,我爸打电话告诉我了,他让我转告你,这个家不算富裕,你走了,能不拿的,还是尽量别拿了。”

张琼一笑:“我知道。我没拿别的,我只是把我自己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都拿走了。这些东西要不拿走,也没谁能穿。”

杜宁一听觉得在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张琼和张天成是在上午办完的离婚手续,当两个人各持一份离婚证从法院走出来时,等候在门口的杜宁顿时像获得解脱似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杜宁和谢瑶都特地请了假,陪同张琼来办理离婚手续的。杜进达有意避开了这一刻,他找了个借口到珠海去了。临走之前,他把自己在这个时候外出的原因告诉了杜宁,等张琼把一切离婚事宜办完了,他再回来把房子装修一下,新居布置好了,再摆上几桌酒席,召集一些亲朋好友“意思意思”,然后,再开始他们的夫妻生活。杜宁、谢瑶都很赞成他的想法,十年来,杜进达是第一次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踏上了去外地的旅程。

张琼和张天成从法院出来后,杜宁和谢瑶又陪同他俩一起来到了张天成的家,帮张琼收拾东西。

张天成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张琼这一走,将会使这个家彻底改变原有的模样。尽管他们之间没有爱,没有感情,可是有她在这里当女主人,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呀!他每天一回来,能吃上现成的热饭热菜,衣服换下来她能给洗得干干净净……她一走,就意味着他永远失去了这一切。一想到以后,只有他和小儿子在这个家里打发着那无聊的,没有生气的时光,他心里就溢满了凄凉、孤独和无奈。这会儿,他真恨不得放声大哭一场。他把他和张琼结婚时,他送给张琼的那块女式手表找出来翻过来、调过去地看着,越看心里越难受。过了良久,他来屋里怯怯地把表递到张琼面前,说:

“这块表你是不是也应该带走?”

张琼一看见这块表,先是一怔,随即又接过表来,说:“那就拿着吧。”

“我……我再跟你要一样东西行不行?”张天成又显得可怜巴巴地问。

“你说吧。”张琼点点头。

“把你年轻时的照片给我一张。”张天成支吾了半晌才说出来。

张琼犹豫了片刻,顺手把一本影集递给他,说:“你自己拿去挑吧。你看哪张好,你就拿哪张。”

张天成接过影集翻了几页,指着其中的一张,说:“这张,我就看这张不错。你就把这张送给我行不行?”

张琼凑近了一看,那张照片是她二十周岁生日那年照的。她和杜进达刚谈恋爱时,杜进达向她索要的也是这张照片。她很珍惜这张照片,她也真有点舍不得把这张照片送给他。可是,既然开了一回口,她也无法说不给。想了一会儿,她点点头,道:“那你就留下吧!”

“谢谢你。”张天成感激地说,“我一定好好保存它。”

“天成,”张琼突然声音有点哽咽地说,“以后就剩你和孩子两个人了,你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呀!没事尽量少喝点酒。”

张天成酸楚地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只管放心走吧。”

“以后这两个孩子也就得你一个人操心了。”张琼又关切地说,“虽说他们都大了,可毕竟还没成家立业呢。需要你操心的地方不能少了。”

“现在不管咋说,都比他们的妈刚死那会儿强多了。”张天成道,“毕竟都长大成人了。书念得不咋样,可还有一身的力气。”

杜宁一看这两个人好像还有许多话要说,便对谢瑶使了个眼色,然后又拎起一只皮箱对张琼说:“妈,我们在楼下等你。”

谢瑶明白了杜宁的意思,也对张琼说了一句:“舅妈,我们先走了。”说完,也拎起一只皮箱跟着杜宁一起走了。

屋里就剩下张琼和张天成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戚然无语。过了许久,是张琼首先打破了沉默,说:

“天成,你也别太难过了。我离开你并不是啥坏事。以后你就找一个能一心一意跟你过日子的人吧。我这个人的毛病也不少。咱俩的事都是我当初太任性,太草率了造的孽,你恨我,骂我,我都不怪你。”

“张琼,你别这么说。”张天成的声音有点硬咽了,他克制了一下,说,“其实,你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命中注定我没这个福气得到你。你回到杜进达那里也是对的。不说别的,就说他那么有钱,对你还是这么一片痴情,这在现在来说,可真不容易啊!张琼,你会让很多女人羡慕的。”

张琼凄然一笑,说:“当初,我也是太固执了。当孩子把杜进达在外有了女人的事一告诉了我,我简直都要气疯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干出这种事来,我也无法原谅他。当时,我就执意认定只有离婚才是向痛苦和烦恼告别的唯一办法。可是,离了婚以后,我不但没有得到我想象中的解脱,心里的孤独和痛苦反倒更加重了。我怎么也忘不了过去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时那种快乐充实的生活。我这才觉得刚开始我打定主意要离婚的想法有多么简单,可笑。我也开始后悔我当初草率的选择了。我不仅害了我自己,我也害了杜进达和孩子,我也害了你呀!”

张琼说到这里眼泪就掉下来了。张天成也显得很难过。他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年,但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推心置腹、善始善终地谈过话。遗憾的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张琼,”张天成显得有几分激动地说,“这些事都过去了就别再提了。以后就好好跟着杜进达过日子吧,你们两个都挺不容易的。”

“天成,”张琼突然动情地问,“我走了,你咋办?”

“我!”张天成一下子呜咽起来,“你就不用管我了。我怎么都是活着。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是打,就是骂,再就是发脾气,你别恨我就行了。”

“那咋会呢。”张琼站起来了,“我确实挺对不起你的。”

“别说了。”张天成泣不成声了,他怕张琼走不出去,急忙对她说,“你还是快点走吧,那两个孩子还在楼下等着你呢。”

“我不走了。”张琼突然说出了让张天成大感意外的话,“天成,我再留下来给你做一顿饭,陪你过一夜吧。”

“不行不行,这可不行。”张天成连连摆手,“你已经不是我的人了,再这样就不好了。你还是快点走吧,走吧,我送你下楼。别让那俩孩子等得时间太长了。”说完,拎起张琼的东西就往外走。

两个人到了楼下,张琼从张天成手里把东西接过来了,又对他说:“你回去吧!千万要保重好身体。”

“你就不用惦记我了。”张天成朝她挥了挥手。

张琼和杜宁、谢瑶一起走了。她们都走出很远了,张琼回过头去一看,张天成还站在那里不住地用手揉着眼睛。

108

罗桂香独自在家里独坐了一整天,今天对她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因为是她和金昌海的结婚纪念日。去年的这一天,金昌海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开始张罗上了,设想着怎么度过这一天,给她买什么样的礼物,最后在珠宝店里给她买了一条白金项链。可是今年的结婚纪念日,却完全改变了以往的模样,早在几天以前,她就因为这一天的一天天逼近而变得神不守舍,情绪低落。今天,她的情绪更是一落千丈,无论如何也排除不了心里的烦恼。如烟的往事一幕一幕地在她眼前闪掠。

罗桂香心里明白:要不是经商挣了点钱,要不是当今这个时代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她相信金昌海永远都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好丈夫。他有很多的优点和良好的习惯。他讲卫生,无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干什么样的活,他身上穿的衣服总是干净得看不见一个斑点。即使是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只穿劳保工作服,他也总是洗得一尘不染。他还是个干家务活的能手,凡是女人能干的活,他不但会干,而且还干得非常出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除了不会生孩子,没有他不会干的。

他疼老婆在亲戚同事里也是有口皆碑的。生活困难的时候,有点什么好吃的他都让给老婆和孩子吃。哪怕是别人给他一块糖,几把瓜籽儿他都要拿回家来给老婆和孩子吃。罗桂香要是有病了,他能急得满嘴起大泡。用自行车推着她去医院,吃葯的时候又一口一口地往她嘴里喂水。夜里睡觉时,她稍稍一翻身,他就会悠然惊醒,起来看看她是想方便,还是病情加重了,或是需要什么东西。每年她过生日和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都忘不了给她买一样礼物,做点好吃的庆贺庆贺。

金昌海在孩子的眼里既是好父亲,又是好朋友,两个儿子小的时候跟他最亲。只要一听见他的脚步声,就会“呼啦”一下子全都跑出去了,一个搂腰,一个抱大腿。进了屋以后,又是一边肩膀上趴一个,一个揪头发,一个拽耳朵。父子三人嘻嘻哈哈地好不热闹,他对孩子的耐性,颇令罗桂香喷喷赞叹。她逢人就说:“我们家老金对孩子那耐性一般的人都比不了。孩子跟他咋闹他都不烦。瞅这俩孩子往他身上一趴,这个揪头发,那个拽耳朵,连我看了都受不了,他一点也不在乎。”

这几年,金昌海虽然有了见了小姐就昏头转向的毛病,过去那些老习惯不但没有改变,反倒因为自已经常在外面荒唐良心有愧,对老婆孩子更加呵护关爱了……

罗桂香想到这里不禁泪如泉涌,她不住地责怪自己。我咋这么糊涂啊!咋这么不看事儿呀!当初我要是多看看他这些好处,不是就不会到酒店去那么闹了吗?他在外面扯是扯,可他并不跟别的女人在感情上动真格的。他心里真正装的就是我和孩子。老爷们几天生就是这种本性,闻着腥味就迈不动腿。再说了,现在这个时代就时兴这个。我咋就看不到这一点呢?我这不是有福不会享吗?现在,老金的心又回来了,我怎么就不能看看他对我的那么多好处,看看两个儿子,让他回来呢?人谁又能是那么十全十美,况且他又对我恩大于过,我不应该总是得理不饶人啊!

罗桂香越是自我反省,越是悔恨不已,她愧疚不已地趴在沙发上“呜呜”地哭起来了。

就在这时,金大军回来了,他一看见罗桂香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沉思了一会儿,说:

“妈,你是不是又惦记我爸了?”

罗桂香没说话,抹了几下眼泪又哭起来了。

金大军又叹息了一声,埋怨地说:“妈,你看你这是何苦呢。心里还这么想着我爸,可又不愿意放下架子让他回来。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这要是我爸在家,你能这么伤心吗?这一天你能过得这么凄惨吗?妈,你就别再这么折磨自己了,你不能没有我爸,我们也不能没有他。”

“大军哪,”罗桂香突然说,“你快点去把你爸接回来吧!妈实在受不了啦!”

“妈!”金大军的眼里闪出了惊喜的光芒,“你说的可是真的?我没听错吧?”

“没有。”罗桂香摇摇头。

“妈!”金大军一把抱住了罗桂香,“你真是我的好妈!”

109

胡延平在财务部翻看着客房部的设备出库单,看着看着眉头就拧成了一个圆疙瘩,又翻看了一会儿,他竟气得把出库单往董亮的桌上一拍说:“董亮,这是咋整的?客房每个月就用了一点灯泡,就能值好几千块钱?这个月我们啥时候用了四十条软丝,四十个淋浴喷头,三十片暖气片?连这些东西的影儿我们都没见着,它咋能都算在客房的帐上?这些东西都让客房的人给当饭吃了呀?不行,这字我不能签!”

“你别跟我不乐意!”董亮不满地说,“这又不是我让他们这么干的,有啥意见你找许长文去。”

胡延平张了张嘴慾言又止,思忖了一下,他拿起电话打到总务部去了。对方接电话的人很快就把电话递给了许长文。胡延平在这边强抑着怒火说了一句:“老许,你能不能马上到财务部来一下?我有点要紧的事找你。”

许长文答应了一声,不出三分钟就来到了财务部,一进屋就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