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24章

作者:高杨

112

深秋的冷风吹洒落叶,飘得马路上到处都是。杜宁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踏在这满地飘动的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她是觉得心里烦闷才独自出来的。国庆节放了三天假,谣言又多了两个新版本,郭健在外面租了房子,和杜宁过上小日子了。杜宁在国庆节放假期间还做“人流”了。这两种谣言的出笼,又在酒店掀起了一场更凶猛的风浪。这也再一次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揪心的颤栗和不安。

她初次见到郭健,就预感到他们之间很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但她总是不断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与这个有妇之夫产生感情纠葛。尽管他们相互间的吸引力很大,但理性的呼唤和父母离异蛰伏在她心里的痛苦和阴影使她始终没有勇气和他走得太近。她也看出来郭健虽然也很喜欢她,但也同样没有勇气做出日后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自从那次她在“夜总会”邂逅了苗莉莉,虽说那只是短暂的接触,可她仍然真真切切地看出了这是一个无限幸福的三口之家,她同样也真真切切地看出了郭健和苗莉莉,还有他们那个可爱的孩子,已经融汇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从那时起,她也更加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如岩浆慾将喷发一般的激情。希望能通过时间让这种炽热的感情逐渐冷却下来,但她的努力却失败了。

她刚来到酒店时,曾经有多少人都夸奖她是一个很聪明,很能干的营销公关部经理。也敬佩她尽管美丽过人,衣着入时,置身酒店这样的环境却能做到出污泥而不染。现在,就因为有人窥探到她喜欢郭健这点秘密了,就使她在人们心目中美好的印象一落千丈了。

“我究竟怎么‘不正经’了?”这些日子,她经常这样问自己,“我都干什么不正经的事了?不错,我是很喜欢郭健的英俊潇洒和他那成熟的男性美。也喜欢他聪明,有能力、有教养、有威望、有人情味。我长到这么大,他还是第一个在我心里拥有无限光彩的男人。但我知道她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所以,理智也随时都在提醒我要对这种感情加以控制。为了不招惹闲话和麻烦,我把这种感情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在与他交往时,总是极为谨慎小心地注意相处的言行和分寸,从未越雷池半步……就这样,我还是不正经了……”

她心里十分清楚这起伤害事件完全是由赵巧茹一手造成的。她一来到这个酒店,这个女人就一直用恶毒的目光注视她,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她,刁难她。一旦让她抓住了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她又怎么能不煽风点火,不造谣言,不造声势?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局面不正是这个女人所需要的效果吗?

一想到她和郭健现在所处的这种尴尬的境地,她就忍不住要责怪自己。早知如此,当初我真不应该去大明湖。我受点误解和伤害倒算不了什么。毕竟我不能在这里长呆,我随时随地可以一走了之,可他是不能轻易离开这里的,因为我而给人家的名誉带来这样的损失多不好。

一阵寒风吹来使杜宁打了个冷颤,她急忙竖起了风衣的衣领。心情的灰暗,让她觉得特别冷。这些日子,每当她感到疲倦,遇到不顺心的事时,她最渴望的就是能得到他的抚慰,渴望他那双有力的手臂能把她紧紧地拥抱起来。

突然,手机又像耗子叫一般地响起来了,她拿出来刚放到耳朵上,就听见郭健不满地问:“你上哪儿去了?到处找你都找不着?”

“郭总,什么事?”杜宁不安地问。

“你现在在哪儿?”郭健问。

“就在咱们酒店附近。”杜宁回答,“郭总,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郭健迟疑了一下,说:“酒店里发生了点事儿。电话里说不清,你过来我再告诉你吧。”

杜宁一听郭健说话的口气,心里立刻着急起来,她急忙加快脚步朝酒店走去,一走进大厅就看见了一脸焦灼不安的郭健坐在沙发上等她。郭健的双眼始终盯着大门,杜宁一进来他就看见了,他一迎上去开口就说:

“杜宁,你可回来了。我都快要急死了!”

杜宁听他这样一说,心里立刻像擂鼓似地跳起来,她神色紧张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郭健咽了两口唾沫说:“自从我把许长文开除了,曲清林就更恨我。他没事儿就找茬儿骂人,这两天正在接待会议,餐厅里的厨师和服务员一个个忙得脚脖子都转向了。可是,刚才曲清林还要让江一民给他做四菜一汤,小江没理他,他就上去踢了小江两脚。这下可把江一民给惹火了,他反过来给了他两脚。两个人就这样打到一块去了。曲清林把江一民的鼻子给打出血了,小江气坏了,他说啥也不干了。他这一撂挑子不说,另外七个服务员也都罢工不干了。我和钟局长,还有肖明,怎么劝也不行。我真没想到,小江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那帮小服务员的心会这么齐。说不干就都不干了。”

“那咋办呢?”杜宁着急地问。

“江一民是你介绍来的。”郭健说,“你去劝劝他说不定能好使。马上就要开饭了,这么多人都罢工了,客人吃不上饭怎么办?你赶快去劝劝他们吧。”

杜宁想了一下,问道:“小江在哪儿?”

“在餐厅厨师休息室呢。”郭健道。

“走吧,我去劝劝他看看行不行。”杜宁道。

餐厅厨师的休息室里挤满了人,尽管最激烈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但空气中仍然充满了紧张,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不平之色。郭健和杜宁来到这里时,只听见钟运来正在劝江一民:

“……小江,你在这里干这么长时间了,郭经理待你不薄吧?曲书记就是那样的脾气,你不看他,还不看看郭经理吗?”

“钟局长,”江一民无奈地笑了笑,说,“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可是,我的确不适合在这里工作,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钟运来一看他这么听不进去劝告,脸上有了不悦之色,他正想再说他几句,一看见郭健和杜宁进来了,急忙站起来对杜宁说:

“来来来,杜宁,你好好劝劝小江吧!”

杜宁来到江一民面前,看了看他那带着血痂的鼻子,难过地说:“江师傅,刚才发生的事郭总都告诉我了,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的确太不应该发生了,我听说以后,心里很过意不去。小江师傅,请你接受我的道歉吧。这件事,酒店的领导会正确地处理和解决的。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今天中午的工作应付过去?”

“杜宁,”江一民下意识地捂着鼻子,说:“钟局长和郭总已经把不少话都说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你的心意我也明白,可我的确不想在这里干了。说句实在话,要不是看郭总这个人不错,要不是看在咱们之间的交情上,我早就不想在这里干啦。”

“你实在想走,我们也不勉强。”杜宁说,“可是今天中午这顿饭你总得应付应付吧?那么多的客人一会儿开完了会就得吃饭,客人要是不能及时吃上饭,我们怎么交待?小江,就算是我求你帮忙行不行?”

“杜宁,”江一民苦笑着坦言道,“现在我心里可不好受啦。不是我不想干,也不是我不想帮你的忙。我是怕我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干不好。”

杜宁觉得他的话似乎在理,便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又转向那几个服务员,说:“你们几位小姐能不能网开一面,再帮帮忙?”

“杜宁姐。”一个小姐很大胆地说,“我们也早就不想干了,我们已经找好地方了,真是抱歉。”

“是啊。我们要到别的地方去干了,你还是另想办法吧。”另一个小姐紧接着说。

杜宁一看再劝也无济于事了,想了想又转向郭健道:“开饭的时间就要到了。厨师多一个,少一个倒无所谓。可服务员一下子少这么多人,可要耽误大事呀!你看这样行不行?我马上去‘劳务市场’招几个?”

“那能来得及吗?”郭健马上表示反对。

“那咋办呢?”杜宁着急地问。

郭健想了一下,灵机一动,来了一个主意,说:“让韦玉兰、张佳莹、谢瑶、赵巧茹全部到餐厅来当服务员。还有你,也给我当服务员去。”

杜宁愣了一下,马上又说:“行。我也去当服务员。”

杜宁一换上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服,立刻熟练地进入了服务员的角色。她往一个包房里送菜时,一个顾客吩咐她:

“小姐,给我们来两瓶‘秦池’酒。”

杜宁答应了一声,立刻来到餐厅食品库,一问库管员,“秦池”酒已经没有了。她失望地又回到那间包房问那位顾客:“先生,您一定要‘秦池’吗?来别的不行吗?”

“不行。”客人回答得很干脆,“就要‘秦池’,怎么,没有吗?”

杜宁先是怔了一下,但她很快又堆起笑脸连声说:“有有有,您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给您送来。”说完,转身就急匆匆地走了。到了大街上,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商场买了四瓶“秦池”,然后,又坐着出租车很快又回到了酒店。当她气喘喘地拿着酒走在通向餐厅的走廊时,迎面碰上了餐厅经理。餐厅经理一眼就看见了她手里捧的“秦池”,不禁奇怪地问:

“拿这么多酒干啥?”

杜宁把经过一说,餐厅经理立刻喜形于色地夸奖道:“杜宁,你真聪明!”

杜宁笑了笑,递给他两瓶酒说:“这两瓶你先拿去放好,留着应急。这两瓶我给那位客人送去。”说完,转身就走了。

这一天总算过去了,看见客人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杜宁也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刚从那个包房里出来,一个保安员就又走过来问他:

“杜宁,你能不能给我借副麻将?”

“你要麻将干啥?”杜宁奇怪地问。

“不是我要。”保安员说,“是客人想要。我借了一圈也没借着,我记得原来好像有一副。”

“嗐,赵巧茹没事儿就愿意玩那玩艺儿,早就不知道让她给弄到哪儿去了。”杜宁气恼地说。

“她就知道打麻将。”保安员刚说了一句,就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大厅,他马上指着四五个正在往外走的客人说:“你看,就是那几个人。他们好像要走了。”

杜宁想了一下,快步来到那几个客人面前,伸手拦住他们说:“先生,请你们再稍等一下行不行?我能给你们找到麻将。”

那几个人抬头一看,顿时都惊得双眼雪亮。无疑他们都被杜宁那女神般的美丽震慑住了。其中一个人很快就从如痴如醉中醒过神来,并忙不迭地连声说:

“好好好,那我们就等一会儿,那我们就等一会儿。”说完就在身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杜宁又来到大街上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又来到了先前买秦池酒的那家商场,又自费买了一副麻将。当她拿着麻将再回到酒店的大厅里一看,那几个客人已经不在了,正在失望狐疑之际,那个保安员走过来对她说:“那几个人都到四楼404房间里去了,他们在那儿等你呢!”

杜宁一听,脸上又露出喜悦之色。她二话没说,拿着麻将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四楼。一走到404房间门口,就听见从虚掩的门缝里传出了那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说话声:

“咱们是不是遇到仙女了?”

“真没想到,这个酒店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姐?”

“这样漂亮的小姐真应该去当影视明星。”

“我看她比电视上不少女明星,女模特儿,女主持人还要美。在这儿当小姐可真有点太可惜了。”

站在门外的杜宁听了这些话,脸都红到了脖子根了。她抚着胸口喘息了片刻,直到“怦怦”乱跳的心镇定下来了,才伸手叩响了门。

敲门声使屋里的谈笑声戛然而止,接着就有人说了一声:

“请进!”

杜宁小心地一推开门,立刻又把一屋子的人震撼得满脸惊讶,他们几乎都无法掩饰地流露出了心里的贪婪。然而,杜宁却显得异常平静地对待着这些表情和盯视。少顷,她恬静地微微启齿一笑说:

“麻将拿来了。”说完,镇定自若地把麻将放在了一张临时搬来的方桌上,又在上面铺了一块绒毯。然后又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水,她做这一切时显示出了极大的热情、礼貌、负责和持重。之后,又镇定自若地离去了。

113

曲清林在一片义愤填膺的谴责声中怆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