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4章

作者:高杨

14

修配厂、车队、固井队、测井队、管子站都集中在郊区一个占地面积约三万多平方米的大院子里。郭健乘坐酒店的“半截子”很快就来到了这里。可是,他没想到车一拐进院子里就看见车队队长陈涛正和赵巧茹站在不远处争论着什么。待“半截子”再离他们近一点时,郭健才看清这两个人是在争吵,并且吵得很激烈。他急忙叫司机刹住车,车一停住他就跳下去了。走近他们再一看,这两人都已经是脸红脖子粗了。这时,只听陈涛声色俱厉地质问赵巧茹:

“你为啥上班总是迟到?这单位是你家的呀?你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想啥时候走就啥时候走?你也太随便了吧?”

“我到局里去办了点事儿,”赵巧茹毫不示弱地争辩道,“谁还不兴有点啥事儿?”

“你哪儿来那么多的事儿?”陈涛的嗓门儿更大了,“你是多大的领导还总到局里去办事儿?”

“不是领导就不兴有事啊?”赵巧茹强辞夺理地问,“就领导才兴有事啊?哪个单位有这样的规矩?”说完,眼泪也“唰”地一下子掉下来了。

站在一旁的郭健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急忙走过去拉住陈涛劝道:“行啦,陈涛,大白天的在这儿吵什么?有什么话不能进屋去好好说?”

陈涛没理郭健,他一把甩掉郭健的手,然后又暴怒地一挥手朝赵巧茹吼道:“啥也别说了,你今天的工资和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郭健尴尬地愣征了片刻,再看一下气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又“叭嗒叭嗒”直掉眼泪的赵巧茹,又觉得她怪可怜的,便走过去劝她,道:

“算了,巧茹,当领导的说几句就说几句吧!你别生气了,快进去上班吧!”

赵巧茹边哭边指着陈涛的背影伤心委屈地说:“你瞅他多不是人!我就迟到了这么一会儿,他就这么损我!这要是我爸我妈还没退休,他敢这样对待我吗?他真是狗眼看人低,想当初我爸我妈在世的时候,啥事不是跺一下脚就好使?现在可倒好……郭健哪,你都看见了吧?我在这里都老受气了。我真不想在这里呆了。你就不能看在伟光的面子上,让我到酒店去吗?”

郭健听着她的话,心里颇不是滋味,这个女人的口碑不甚好,他早有所知。为此,秦伟光几次向他提出把她调到酒店来都遭到了他的推诿,刚才钟运来又亲自出面让他接纳这个女人,可是这么一会儿,他又亲眼目睹了这么一场闹剧,这真有点叫他左右为难。

“你说,在这里呆着憋不憋气?”赵巧茹又抹着眼泪说,“你也知道我这人心眼儿实,又不会来事儿,也不会跟领导套近乎,尽管活儿不比别人少干,业务也不比谁差,可领导就是看不上我,尽让我给别人唱配角,到时候啥功劳还都是人家的。你说呆在这儿还有啥意思?人挪活,树挪死,挪一下就比不挪强,酒店再怎么不好,也比这个破地方强,郭健,你就让我上酒店去吧?”

郭健被她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弄得心里又烦又乱,可是,为了安慰她,他也只好说:“好了,巧茹,你先进去上班吧!这件事以后再说,我还要到修配厂去办点事,就不能跟你多聊了,哪天有时间你和伟光一起到我家里去吧!”

赵巧茹抹着眼泪走了,郭健也急急忙忙上了车。

到了修配厂,厂长领着郭健来到了一个大仓库里。他把那十张铁床都逐个检查了一遍,没发现有焊得不结实的才让人往车上装。不料,“半截子”装不下这十张铁床,司机显得有点着急地对郭健说:

“郭总,餐厅还等着用车去采买呢!我得快点回去呀!不能耽误了人家那头的大事呀!”

“行。”郭健想了一下,道,“那你就先回去吧!剩下的几张我想办法拉回去。”

司机把“半截子”一溜烟地开走后,郭健跟修配厂厂长打了个招呼,转身就急急忙忙朝车队队部走去。进屋一看,只有陈涛一个人在看报纸。看得出来,刚才的事使他脸上还挂满了怒气。见郭健进来了,急忙起身道:“来啦!坐吧!”

郭健在沙发上一坐下就问:“能不能给我派个车?”

“干啥?”陈涛问。

“修配厂给酒店焊了几张床,”郭健道,“刚才那辆小‘半截子’没装下,还剩几张想请你派辆车帮我拉回去。”

“这没问题。”陈涛爽快地答应了,“你啥时候用?”

“再等一会儿吧!”

“酒店效益咋样?”

“我刚去,还和以前差不多。明天要接待一个会议,这几天可真挺忙的。”

“以后我们家玉兰可就要请你多关照了。玉兰是个小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的性子,她说话做事有不妥的地方,你可别往心里去呀!”

“玉兰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郭健真诚地夸奖道,“工作热情高,业务能力也不错,我正准备让她当主管会计呢!”

“你真有点太高看她了。”陈涛又高兴又感谢地说了一句,刚才的不愉快似乎全都忘了。

然而,那一幕却还在郭健的眼前萦绕着,这时,他盯着陈涛看了一会儿,用略带埋怨的口气问:

“你挺大个老爷们儿,跟一个女人瞎咋呼啥?你看你刚才把赵巧茹损的,连我在旁边看着都有点挂不住脸了。”

陈涛听了他的话,脸立刻沉下来了,少顷,他激愤地说:“你知道个啥?那娘们儿是个心理变态的精神病,能咬人的疯狗。哼,干巴得连点屁股都没有,可那张破嘴整天都闲不住,不是埋汰这个,就是埋汰那个,你就甭指望从她那张破嘴里掏出好粪来,谁比她强一点都不行。你看她那俩眼睛像不像个被谁用绳子勒住了脖子的吊死鬼儿?就这个德性还总觉得自己长得挺美呢!三十来岁了,打扮还想装小妮儿。连个工资表都整不明白,唯一的本事就是能颠着屁股埋汰人,再就是能打麻将,能跟老爷们儿动手动脚的打情骂俏,下饭店吃吃喝喝,去夜总会唱卡拉ok。说老实话,我对她真够意思了,不说别的,就连她买私人用品开的发票我都给签字报销了,就这样,她还是要到处去把我埋汰得没一点人样儿……”

郭健已经完全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于是,他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行啦行啦,陈涛,你还是听听我的劝吧!跟一个女人犯不上生这么大的气,嘴长在她身上,她愿意咋说就咋说呗,她把你说成啥样你就是啥样了?”

“事儿倒是那么回事儿。”陈涛嘟嚷了一句,又撇着嘴讥讽地说,“就那个德性一整还吹呢!这里三千聘她,那里五千聘她。哼,她还成了香饽饽了,有那么多地方聘她,她咋还不走呢?她要是真能被哪儿给聘去了,我敲锣打鼓,放两挂鞭炮欢送她。”

郭健听到这里,一下子“哈哈哈”地笑起来了:“看来这两挂鞭你还真得放了。”他又陡然收起笑容,“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同意让赵巧茹到酒店财务部去了。”

陈涛瞪大了眼睛盯住郭健看了半天才不相信地问:“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跟你开这样的玩笑有啥意思?”郭健认真地说,“说实在的,酒店的效益不好,我真不愿意再进人了。可是秦伟光已经跟我说过好几次了,让我同意让赵巧茹到酒店去。没办法呀,碍于老同学的面子,我只好同意了。你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她了,你让她明天就可以带上人事关系到酒店报到上班了。”

陈涛像是没听清郭健说了些什么似的,愣怔了片刻,突然又用手挠着头皮“嘿嘿嘿”地笑了:“她上酒店去?这可太好了,那地方太适合她了!”

15

“东部地区油气开发研讨会”再有一天就要结束了,钟运来和参加会议的代表都对这次会议的接待工作给予了肯定。从每一间客房里搜集起来的“顾客意见表”上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大致有这样几点好评:服务员的服务态度较好,每个楼层的“吧台”都有服务小姐通宵值班,客人随叫随到很方便;餐厅会议餐的价格也比过去低了许多,还有几个代表给客房的五位服务小姐写了“表扬信”。郭健让肖明用毛笔,把这几封“表扬信”写在大红纸上贴在了大厅里。之后,郭健又让肖明到“财务部”去领了五百元钱,奖励给那五位受到顾客表扬的服务小姐,送走了最后一批代表,肖明用电话把这五位服务小姐都叫到他的办公室里来了。

这五位服务小姐不知道“人保部”经理叫她们到底因为什么,刚进来时,一个个心里都有点惴惴不安。

肖明手里拿着五个红纸包,他笑眯眯地用亲切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闪掠了一遍后才说:

“这次会议期间,你们几位都表现得很出色,客人对你们的评价也都很好。你们为酒店赢得了声誉,郭总让我代表酒店向你们表示感谢!还奖励你们每个人一百元钱。希望你们再接再厉,把工作干得更好!”说完,分别把那五个红纸包递给了这五位小姐。

那五个小姐手里拿着红纸包一时都愣住了,少顷,几个相互瞅瞅,都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时,郭健、曲清林、胡延平、赵志超相继进来了。肖明指着那几位小姐给郭健介绍说:

“郭总,这就是那几位客人给写‘表扬信’的小姐。”

郭健脸上立刻溢满了笑容:“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那几位小姐听了郭健的话,谁也说不出什么来,都只是互相看看,又都显得不好意思地笑了。

“以后还应该继续好好干!”郭健又对她们说,“我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谁对酒店有贡献,我就不会亏待谁。”

“好啦,你们几个可以回去了。”肖明又对她们说,“可别忘了郭总的话。”

那几位小姐一脸欢喜地走了。

郭健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了,他用肃然平静的目光看了看每个人后,说:“这几天大家都够辛苦的了,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会议结束了,按理说,应该让大家轻松一下了,可是我这脑袋里有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而且还有几样在我心里酝酿了多日的整改计划,也需要和大家商量。这样一来,大家也就只好再受点委屈了。现在,我就把我的这些设想跟大家说一说吧!第一,我想把‘营销公关部’成立起来。第二,酒店的管理人员要适当地调整一下。这件事我想采取‘自由竞争’上岗的办法进行,也就是说,不管现在从事什么工种,只要自己认为自己适合更好的岗位,都可以自愿报名参与竞争。第三,餐厅的菜价和客房的房价也都要往下降一降。第四,把餐厅的那几个特一级、特二级厨师都辞了,然后从咱们自己的员工里挑选几个合适的人到各类厨师培训班去进行培训。这个‘营销部’经理我想到社会上去招聘,这样选择的范围要广一些。只要这个人能给我拉来客源,我每个月除了给他两千元的基本工资,另外要是能拉来客源我还要另外给他提成。这些设想,前些日子我就跟钟局长说过了,他认为还是可以试一试。现在,我也很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既然钟局长都支持你,那你就抓紧行动呗。”一阵沉默之后,曲清林第一个阴阳怪气地发表看法了,“想法倒是都挺不错的,可谁知道实施起来又能啥样?”

“你要是有什么更好的设想也可以说出来嘛!”郭健诚恳地说,“我个人的思路当然是有限的,还是古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人多主意就多,把大家的智慧都凝聚在一起,那就是一股了不起的力量啦!”

“我说啥能好使吗?”曲清林用鼻子“哼哼”着说,“这个酒店不是啥都是你说了算吗?”

曲清林的话音一落,就立刻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有一股凉风在空气里激荡起来。尴尬的场面持续了一会儿,目光里流露着鄙夷的肖明瞟了曲清林一眼,说:

“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有一点举措也说不过去。我看郭健的这几样设想都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他想把‘营销公关部’成立起来,我很赞成。在酒店呆了这么多年,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做生意就是做人的关系,如果对人际关系和生意场上的套路不了如指掌,这生意就难做。‘营销公关部’要是成立起来了,又能有一个在对外交往上很有一套的人来当经理,说不定真能给酒店带来效益。另外我也赞成花高薪面向社会招聘的这个想法。”

肖明一说完,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