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7章

作者:高杨

28

郭健对极少造访的曲清林的突然出现虽然颇感意外,但他表面还是很热情地起身让座:

“老曲,快坐吧!”

“忙啥呢?”曲清林挤出一丝尴尬的笑,拉过一把折叠椅在郭健对面坐下了。

“没忙啥。”郭健笑了笑,“看看报纸,老曲,你有事吗?”

曲清林点着一支烟,吸了一会儿才说:“局里已经把装修费拨到酒店来了,这笔钱应该怎么使用,酒店应该怎么装修,是不是也应该商量商量了?”

郭健一听,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来者不善哪!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少顷,他定定神,不紧不慢地说:“这事儿先不用着急,这笔钱来之不易,既然要装修了,那就应该装修得像样一点。在装修之前,先到其它一些酒店去走走,看看,然后再考虑怎样装修,这也是钟局长的意思。”

“慎重一些是应该的。”曲清林忖度地道,“不过,拖时间太长了也不好,酒店经营的最佳季节就要到了。所以,我看这事儿还是早点动手好,拖时间长了是要耽误挣钱的。”

郭健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那是。”

“那‘装修小组’打算啥时候成立?”曲清林提出了最令郭健敏感的问题。

郭健的眉峰神经质地颤抖了几下,他紧抿着嘴chún想了半晌才将拧成圆疙瘩的眉头舒展开,显得很轻松很随便地说:

“这件事也用不着太急,我想在装修之前还应该到所有卖装饰材料的建材市场去走一走,看一看。看看哪个地方的物美价又廉,再说成立‘装修小组’的事,你看这样是不是行?”

郭健说这些话时虽然显得很客气,但却无不显示着挑衅意味,让曲清林听了心里直冒火。少顷,他竭力压抑着这股火气,讥讽地说:

“你真行啊!这么大的事都没跟我商量一下,就先按照你自己的意图详详细细地考虑了一遍。”

“这也没啥奇怪的。”郭健笑道,“作为总经理,要是不这么做,那我还称职吗?”

曲清林一时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他又问:“装修小组成立以后,能不能让许长文进去?”

郭健愣怔了一下,问:“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进‘装修小组’呢?”

“为什么就不能让他进‘装修小组’呢?”曲清林强压着火气反问,“许长文也是这个酒店的老人了,又当了这么多年的‘总务部’经理,工作经验还是挺丰富的,那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呀!”

郭健一听难得的“人才”这几个字,差一点没捧腹大笑起来。

“怎么样?”曲清林又有点急不可耐地问,“这件事应该说没啥问题吧?”

“别急。”郭健不紧不慢地说,“过几天再说。”

“别过几天再说了。”曲清林不耐烦地说,“我好赖也是个书记,就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说了算吗?”

“老曲。”郭健也显得不耐烦了,“你能不能先别急,过几天再说?”

“郭健!”曲清林终于无法掩饰地恼怒了,“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别以为后台硬,就可以在这里一手遮天,称王称霸!告诉你,不好使!”

一看他气成这个样子,郭健反倒不温不火地笑着说:“你这话说得可不太好。这个酒店是党的企业,不是我个人的,我可没想要一手遮天,称王称霸。酒店怎么装修,这三百万装修费怎么使用,装修小组需要由什么样的人来组成?你和我谁都不能绝对说了算。”

“那你说谁绝对说了算?”曲清林气得脸都发青了。

“‘双凤大酒店’的全体员工。”郭健理直气壮地正色道。

“郭健!”曲清林激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太能‘装’了!”

就在这时,肖明进来了,他一进来就发现屋里的气氛又紧张又压抑,也看出郭健和曲清林的脸色都不对劲,一时间倒把他弄得去、留都不是。郭健看出了他的为难之色,急忙说:

“肖明,没啥,你坐吧!”

肖明表情尴尬地迟疑了一下,才在沙发上坐下。

这时,曲清林看了看郭健,用缓和了一些的口气说:“我的话我劝你还是考虑考虑,我还有事儿,有时间我再来找你。”

“行,你忙去吧!”郭健冷淡地道,“有时间我也会去找你的。”

曲清林转身出去了。

“这是咋的了?”肖明费解地问,“你们俩好像吵架了。”

“他是奔那三百万的装修费来的。”郭健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他对这笔装修费特别关心,他对‘装修小组’也特别关心,你猜他还想咋样?他竭力要把许长文安排到‘装修小组’里来。还说许长文是酒店的老人了,有管理经验,是个难得的人才。”

“难得的人才?”肖明乍一听这句话,似乎不太相信,但随即他又像完全明白了似的“哈哈”大笑起来。“许长文怎么还成了难得的人才了?他都具备哪方面的才能?这准是许长文又给他送礼了。他这个人只要谁给他送礼,那谁就是好人了,就是难得的人才了。”

“真拿他们没办法呀!”郭健无奈地叹道。

“有意思。”肖明用同样的语气附和了一句。

“你有事吗?”郭健问。

肖明说:“上午,杜宁领着我和延平到她原来呆的那家酒店去看了看,我觉得那家酒店装修得就很有特点,有时间你也去看看吧!”

“行,等有时间的。”郭健答应了一句又扯开话题问,“肖明,你觉得杜宁在这里干得咋样?她当‘营销部’经理称职吗?”

“我认为她还是挺不错的。”肖明由衷地赞赏道,“人家到底是干过这个呀!一上场就能马上进入角色。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女孩子,长得很漂亮,又很自重。不了解她的人刚一接触她,如果仅看她的外表,都会以为她是一个在生活上很开放,很随便的人呢!接触时间长了才知道她完全不是这样的人。她不仅很自重,而且还很好学,很求上进。还叫人佩服的是,她还挺大方,挺豪爽的。前两次跟她一起出去办事儿,都赶上中午在外面吃饭了,每次都是她争着抢着去买单,这个实在劲儿对她来说也难得呀!”

郭健听了肖明对杜宁的这顿夸奖,心里美滋滋地起伏着一种柔情,他既感到幸福,又感到骄傲,杜宁的人品也同样早已令她肃然起敬。自古以来,人们就认为美丽的女人是有一百种理由可以寄生在男人身上的,用现代人的心态来看,以杜宁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完全可以跟个大款而养尊处优的。但她却不愿意在这个色彩缤纷的世界扮演这样的角色,一心想凭自己的能力和拼搏在社会上立足,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郭健的思索,他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电话里就响起了金昌海的声音:

“郭健,你有没有时间?”

“你有事吗?”郭健问。

“今天你嫂子过生日,在你这里请了一桌,你要是有时间就下来吧!”

“行啊!我嫂子过生日我能不去吗?”

“肖明在你那儿吗?”

“他在这儿。”

“那好,你叫他也下来。”

郭健挂上电话,又转向肖明说:“金大嫂过生日,老金在餐厅里请客给她祝贺生日,叫咱俩也去。”

肖明笑了:“这家伙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模范丈夫,谁也没有他会疼老婆。”

29

郭健和肖明并肩往餐厅走去,路过大厅时突然听见有人叫了一声:“郭总!”

郭健闻声回头一看,是正在“总台”的谢瑶微笑着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郭健想了一下,对肖明说:“你先去吧!我去看看她叫我有什么事。”

肖明答应一声独自走了。

郭健来到“总台”问谢瑶:“谢瑶,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谢瑶笑着说:“有一个南韩的客人看好了客房的暖水瓶,想要一个,你看能不能给他一个?”

“那就给他一个吧!”郭健爽快地说,“别给人家旧的,要给就给新的。”

“好,等一会儿我就去备品库给他领一个新的。”谢瑶高兴地答应道,“这个人明天就要回国了,噍那样儿,他是真看好这样的暖水瓶了。这要是真给他了,说不定他咋高兴呢!”

“谢瑶,”郭健又亲切地问,“在这里还习惯吗?”

“挺习惯的。”谢瑶直爽地说,“郭总,说实话,我没在酒店干过,这次要不是杜宁说你这个人特别好,我还真不能来呢!”

郭健一听见“杜宁”这个名字,顿时昏昏然了,一颗鲜活的男人心也无可比拟地,激动地狂跳起来。自从杜宁使他心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并对她存有特殊的心理后,好奇心就经常驱使他想知道她家里都有些什么人?父母是干什么的?有多大年纪?她的家是什么样子的?他更想知道,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优良物种,能造就出她这么优秀而美丽的生命?可是涵养和身份又使他不便去打听她的情况。另外也担心感情的器官万一锁不紧,就会使周围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平时,他与杜宁接触时,也只谈工作,不谈个人的私生活,尽管这样,有几次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这些情况,可是,每次当话一出口就被她用别的话题给岔开了,并且,他还惊奇地发现,一丝阴影也在她的眼里蔓延着,这也更增加了他的好奇心。

谢瑶作为杜宁的亲戚,无疑是十分了解杜宁的,但他也同样不敢贸然在她面前谈起杜宁,打听她的情况,这会儿,听了谢瑶的话,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了,于是,他忍不住问:

“谢瑶,杜宁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她父母是干啥的?”

不料,这一问竟使谢瑶的脸上掠起了一丝阴影,过了半晌,她才讷讷地说:“有父母,她妈是一个邮电局的职工,她爸以前是一家计算机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后来下海经商了,办了一个电脑公司,挣了很多钱。她家里就她这一个孩子,她爸她妈可宠她了,要什么就给买什么,她到酒店来上班,根本就不是为了挣钱,就是想有点事干,一天也不觉得无聊。另外,她也不想总依赖她爸,她也很想凭自己的本事在社会闯闯,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来。”

听了谢瑶的介绍,郭健一下子想起杜宁来到酒店以后,不少人就发现她衣服多得令人眼花缘乱,极少见到她一套衣服穿上三次的时候。这些不仅给她大增异彩,也充分显示了她的富裕。但谁也说不清她富有的渠道来自何处,郭健也曾隐隐约约地听到过一些微词和猜测,但他却始终都相信她的富裕一定是有正当来路的。现在,这个预测从谢瑶这里得到证实了。

这时,郭健从沉思中醒过神来,又问:“谢瑶,你刚才说杜宁她爸是开电脑公司的?”

谢瑶点点头:“是啊!”

“我正在想给酒店买两台电脑,”郭健说,“到时候能不能在杜宁她爸那个公司里买?”

“行,那咋不行呢。”谢瑶高兴地说,“你啥时候想买就知一声,我跟我大舅一说他就能派人给你免费送货安装,而且价钱还可以优惠。”

“这件事等酒店装修好了再说吧!”郭健又说了一句。

“郭健!”突然,传来了肖明的叫喊声,打断了他俩的谈话。

“就来。”郭健回过头去大声道。

“你快点呀!”肖明有点不满地喊着,“就等你了!”

“我走了。”郭健对谢瑶说了一句,转身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郭健跟着肖明来到了一个包间里,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还坐了七八个人,金昌海一看见郭健,就冲他大声嚷道:

“郭健,你咋才来呀!就等你了。你不来,你嫂子就不让我们动筷子。”

“对不起!对不起!”郭健带着歉意连声说,“有点事耽误了一下。”

“他在‘总台’陪一个小姐说话呢!”肖明玩笑道,“就是被这件事耽误了。”

在场的人一下子都哄笑起来。

“怪不得他来晚了。”金昌海在笑声中说了一句,然后又端起酒杯道,“好了,这下人都齐了,大家就请吃吧!谁都别客气。”

郭健端起一杯酒来到罗桂香面前,恭敬地说:“嫂子,我祝你生日快乐!”

“嫂子,”肖明也端着酒杯来到罗桂香面前,殷勤地说:“我也祝你生日快乐!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漂亮。”

肖明的话说得罗桂香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今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