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8章

作者:高杨

32

早晨,在酒店值班刚起床的郭健拿上毛巾、牙具正准备出去洗漱,苗莉莉就推开门进来了,她的突然出现,颇令郭健大感意外,忙问:

“你还不快点去上班,一大早跑到这里来干啥?”

苗莉莉警惕地回头看了一下外面,才把门关上,走到郭健面前说:“昨天晚上,有一个叫许长文的人到咱家去了,硬是要给我两千块,我说啥也没要,后来,他就趁我不注意悄悄地把钱放在沙发上的坐垫底下了,今天早晨我收拾屋子时才发现。这钱该咋处理,你看着办吧!”说完,从坤包里拿出一叠钱交给了郭健。

郭健望着那叠钱,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我不知道他这是啥意思。”苗莉莉看着郭健说,“你还是抓紧处理吧!”

“好了,你上班去吧!”郭健对她说,“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苗莉莉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刚把门拉开,就与胡延平打了个照面。胡延平一看见苗莉莉就尖声怪叫起来:

“哎哟,嫂子,你这是干啥呀?一大早就跑来了,是不是对我们总经理不放心呀?”

“你尽瞎说。”苗莉莉脸一红,嗔了一句,“我来找他有点事。”

“人家才一夜没回去你就想得受不了啦?”胡延平又玩笑了一句。

“我看你该挨揍了。”苗莉莉挥起坤包打了他一下。

“嫂子,”胡延平笑嘻嘻地说,“你不用担心,我们酒店这些小姐哪个也没有你漂亮,我大哥不会轻易让谁给勾跑的。”

“越说越离谱了。”苗莉莉哭笑不得地挥起坤包又要打他。胡延平机灵一闪,躲过了飞向他的坤包。

“哪天再收拾你。”苗莉莉冲胡延平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延平,”郭健问,“有事吗?”

“今天还出不出去了?”胡延平问。

“你问这个干啥?”

“昨天我听客房有一个小姐说她原来干的那家酒店装修得不错,建议咱们去看看,你想不想去了?”

郭健想了一下道:“我看就算了吧!今天我想开个部门经理会,商量一下装修方案和成立‘装修小组’的事”。

“这样也行。”胡延平表示赞成,“装修费已经到位了,拖时间太长了也不好。”

“我也是这样想的。”郭健点头道。

胡延平看了看郭健,突然又诡秘地笑起来了:“我嫂子是不是对你不放心呀?”

“有啥不放心的?”郭健笑了。

“那她为啥一大早就跑来了?”胡延平又问。

“有事儿。”郭健道,“她知道我昨天晚上在这里值班。”

胡延平“嘿嘿嘿”地笑了。

“别‘嘿嘿’了。”郭健拍了他一下,“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还没洗脸吃饭呢!今天的事儿也不少。”

胡延平一走,郭健就来到卫生间,洗漱完毕,又到员工食堂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早饭,就来到了办公室。他拿出那两千元钱,放在大班台上,思忖了半晌,又拿起电话拨通了“总务部”。接电话的正好是他要找的许长文,他说了一句:“老许,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许长文很快就来了,他是满脸笑容推门进来的,“郭总,找我干啥?”

郭健客气地说:“你先坐下吧!”

许长文一脸欢喜地在沙发上坐下了,期待地望着郭健。

这时,郭健拿起那两千元钱来到他面前,严肃地说:

“老许,这钱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说完,把那叠钱放在他手里了。

许长文陡然变了脸色,他一动不动地怔住了。

“老许,”郭健诚恳而策略地说,“跟我你用不着来这个,是公事,咱们就公事公办;是私事,咱们就私事私了。你想进‘装修小组’的事我能理解,可这件事不是我个人说了就算的。”

“你不是总经理吗?”许长文费解地问,“你咋能说了不算呢?”

“该我说了算的,我当然要说了算。”郭健认真地道,“但这件事我个人可做不了主。”

“郭总,”许长文不悦地问,“是不是你觉得我不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郭健耐心地解释说,“我只是觉得‘总务’也是酒店的一个重要部门,那里更是你大显身手的地方。一旦你离开了,不是要影响整个酒店的工作正常进行吗?”

“郭总,”许长文又乞求般地说,“我是这个酒店的老员工了,这个酒店第一次大装修我就参加了。在这方面我还是挺有经验的,现在时兴啥样的装修材料,哪个地方的便宜,哪家建材商店的质量好,哪里有好木匠,我都知道,你要是让我进‘装修小组’了,我保证把每一件事都办得让你满意。”

“我知道,我知道。”郭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相信,可这件事我实在是做不了主啊!”

“郭总,”许长文佯耐着性子道,“你能不能再听我说几句?”

“好了好了,”郭健摆手道,“有啥话留着以后再说吧!你也知道最近我挺忙的,一会儿还要开部门经理会议,我实在是没时间陪你了。”

许长文一看郭健的态度和语气里都明显带着反感和逐客的意思,只好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了

33

在郭健那里碰了钉子,使许长文憋了一肚子气。从郭健的办公室一出来,他就想找个地方渲泄一下蓄积在胸腔里的怨恨。就这样,他又来到了曲清林的办公室。不料,推开门一看,赵巧茹也在里面。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不知是退,还是进好。曲清林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忙说:

“老许,进来吧!有啥不好意思的?巧茹又不是外人。”

许长文一进屋就红头涨脸地骂起来了:“郭健这小子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浑身上下没二两沉,就敢把谁都不放在眼里,这酒店真是走个爹又来个爷爷。”

“可不是嘛。”赵巧茹火上浇油地对曲清林说,“老曲呀,不是我说你,你这书记当得也太没意思了。要从级别上讲,你和郭健应该是平起平坐,可你啥都说了不算,就是挂个虚名。”

赵巧茹顿时使曲清林变了脸色,她的话虽然不乏挑拨意味,但也句句实实在在。

赵巧茹多次在郭健那里献女人的殷勤碰壁之后,又把进攻的目标转向了曲清林。她早就有所耳闻曲清林对女人极感兴趣,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对他有所“表示”,就能让他神魂颠倒,晕头转向。赵巧茹试探性地接触了他几次,果然使他的双眼开始变得色迷迷了。于是,两个人也开始了眉来眼去的挑逗,关系也渐渐地热乎起来。赵巧茹一闲下来就爱到他的办公室里来,曲清林没事也爱往财务部跑。现在,酒店里已经开始有了他俩的风言风语。

这时,许长文一看曲清林的脸色一会儿由白变青,一会儿又由青变白,便进一步添枝加叶地说:

“老曲,你就是太老实了,你要是能厉害点,他敢这么嚣张吗?”

“老许说得对。”赵巧茹激怒地敲着桌面道,“以后你该硬的时候还是应该硬起来,跟他比,你差啥?凭啥要让他给‘熊’住?这家伙可他妈的抠门儿了,我让他给我签字报点发票他都不干。这么大个酒店还能差这点钱,再说又不是从他的腰包里往外掏。”

“你找他签什么字?”许长文生气地大声道,“就他有签字的权力呀?你就不能找老曲吗?以后再别去找他了!”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话,曲清林拿起电话听了一下对赵巧茹说:“巧茹,董亮有事叫你快点回去。”

赵巧茹答应一声,急忙走了。

曲清林心里也正希望她快点离去,尽管他俩的关系已经暧昧不清了,可应该回避她的事还应尽力回避。许长文一进来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就让他猜出了八九分端倪,这会儿赵巧茹一出去,他就急忙问道:

“你因为啥生这么大的气,是不是郭健没同意让你进‘装修小组’?”

“他缺揍!”许长文的火气又被他挑起来了,“他想找死!急眼了看我不找几个黑道儿上的人收拾他!”

“行啦。”曲清林功道,“你冷静点吧!胳膊拧不过大腿,他背后有钟运来撑腰,你能斗得过他吗?”

“钟运来又咋的了?”许长文不屑地道,“他不也是个熊货吗?一见了郭健耳根子就发软了。郭健都快赶上他爹了。”

“你小点声。”曲清林提醒道,“当心有人听见再传到郭健那里去,就更没有你的好果子吃了。”

“他敢!”许长文跳起来,咬牙切齿地道,“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几个脑袋,不行咱就试试,看看是他硬,还是我硬?”

“行啦行啦。”曲清林道,“别我越劝你,你就越来劲。你先别急,我再想想办法。现在‘装修小组’不是还没最后定下来让谁进吗?这就是说并不是没有争取的余地吗?”

“啥也别说了!”许长文喷着唾沫星子说,“我看他是肯定不能让我进了,我听说这酒店里有几个人都跟他关系可‘铁’了,他能不全都安排他自己的人进‘装修小组’吗?”

“你去没去他家里?”曲清林想了想问。

“去了。”许长文沮丧地说,“我给他媳妇两千块钱,她说啥也不要,我就趁她不注意把钱放在他家沙发上的坐垫底下了。可是,刚才郭健又把我叫到他那里去,把钱退给我了。你看,这不是没电了吗?”

曲清林的眉头拧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34

装修方案在部门经理会议上讨论了一上午,终于定下了,郭健一宣布“散会!”大家便又一起说说笑笑地到员工食堂吃饭去了。

闷闷不乐的曲清林打好了饭菜没同郭健、肖明、胡延平坐在一张餐桌上,而是和赵巧茹、许长文坐在一起了。赵巧茹一看见他坐在这里,急忙又去买了两瓶啤酒。

杜宁一打来饭菜就在郭健身边坐下来,又用温柔羞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才埋头吃起饭来。

郭健一边吃饭一边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奇妙的体香和荡漾的青春气息,立刻有种强烈的慾望在他体内奔涌扑腾起来,脸上也一阵阵发热。从一开始在五楼会议室开会那时起,他就一直在避免与她的目光相遇。他已经彻底被她的美,她温柔的目光,她内在的气质征服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和她接触,就越觉得与众不同,一颦一笑,从头顶到脚底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显得那么超凡脱俗,那么美妙绝伦,那么耐人寻味,那么撩拨人心。

“他妈的!今天我豁出去了!”突然,屋里响起了一阵炸雷般的嚎叫声。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呆住了。大家循声一看,只见许长文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子站在那里直视着郭健,喷着狠毒和敌意光芒的眼睛,还有那张因激怒而扭曲变形的脸,令所有在场的人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郭健也同样吃惊不已,他用威严和困惑的目光扫掠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坐在许长文身边的曲清林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阴笑。这可恶的笑容让他心里一下子涌起了一股凉气,少顷,他镇静地问许长文:

“老许,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许长文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今天我要和你拼了!”说完就挥舞着啤酒瓶子朝郭健扑了过来。

“住手!”肖明大叫一声和胡延平一起手疾眼快地扑过去把暴怒的许长文死死地拽住了。

“郭健!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今天我要是不和你拼了,我就不是人养的!”许长文一边声嘶力竭地叫骂着,一边奋力挣扎着要扑向郭健。

坐在郭健身边的杜宁,吓得双腿发软,浑身发抖,还出了一头虚汗,也暗暗地为郭健捏了一把汗。

面对着凶神一样的许长文,郭健显得异常的冷峻和平静,他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目光像利箭一样地直视了许长文一会儿,又对肖明和胡延平喊道:

“你们放开他!我看他敢不敢动我一个手指头!”

郭健的威严和冷静令杜宁暗自钦佩不已:真是个有勇有谋的人,遇到什么事都能冷静地不动声色。她相信这场邪恶一定会被他踩在脚下,她再次被他的风采征服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许长文又挣扎着大喊大叫,“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好过了。”

许长文的蛮横无理,使不少人都尤为愤慨,赵志超冲过去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质问道:“你把话再说明白一点,谁不让你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