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世界》

第09章

作者:高杨

38

杜宁从医院里出来时,太阳早就完全西沉了。初夏的夜晚,凉风幽幽,清爽宜人。心情暗淡的杜宁被一种凄凉的愁情困扰着。她紧咬着下嘴chún,眼色迷蒙地直视着前方,吃力地朝前挪动着两条像灌了铅似的腿。繁华的街道上,又出现了霓虹灯组成的各种彩色图案。大街上密密麻麻地穿梭着身着夏装,行色匆匆,性别,身份,年龄,职业不同的人。这一切,让心情舒畅的人无不感到生活是那样充实、美满而又紧张。

市医院与杜宁的家相距两站地,她从医院里出来后,是步行到家的。她家住在四楼,整栋楼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只有她家的窗户是漆黑一片。望着那黑洞洞的窗口,她的心也随着黑暗的空洞坠落下去了。

杜宁是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步上楼的。推开那扇冰凉的防盗门,她趔趔趄趄地进了屋,屋内的黑暗让她突然产生了一种世界像死寂一般恐怖的感觉,就剩下她一个人在心力交瘁地苦苦挣扎,她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孤单、无助而又可怜。为了逃避这一切给她带来的恐慌,她痛苦地闭上眼睛让自己沉入到无边的黑暗之中了。直到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唱“空城计”了,她才伸出无力的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悬在屋顶的吊灯“刷”地一下子刺眼地亮起来了。

这是一套布置得十分雅致的两室一厅,它不可遏止地弥漫着温馨的闺房气息。突然,杜宁被茶几上的一个生日蛋糕吸引住了。走近了再一看,蛋糕的旁边是一张谢瑶写给她的便条,上面是这样写的:

杜宁:

别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尽管这个日子很苦涩,可你还是不应该把它忽略了。

祝你生日快乐!

           谢瑶留笔 即日

看完了这张便条,杜宁顿时潸然泪下,心里又陡升凄凉之感。她泪眼迷濛地望着生日蛋糕,茫然的思绪油然飞回到了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里。

十年前,仲夏的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十岁的小杜宁和往常一样,放学后,背着书包和几个同学高高兴兴地往家走。可是,当她走到闹市区的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被一个意想不到的镜头震慑住了——只见她最爱戴,最崇敬,英俊潇洒、性情豪爽的父亲杜进达,挽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的胳膊亲亲热热,大大方方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了。尽管当时她还小,生活中的许多事情还无法认识清楚,理解清楚,但有一点她是明白无误的,自己的爸爸如此亲热地挽着另一个女人的胳膊招摇过市,这就意味着她的爸爸不再爱她和她的妈妈了。

孩子毕竟是孩子,伤心极了的小杜宁一回到家里,就把她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母亲张琼。张琼听了,惊愕、悲痛、愤恨……顿时如急风暴雨般的将她包围住了。她一下子把伤心啼哭的小杜宁搂在怀里,自己也放声大哭起来。

傍晚,当杜进达和往常一样面带优雅、潇洒的微笑一回到家,俊朗的睑上就挨了张琼拼足力气甩过来的两记耳光。杜进达被打得晕头转向,他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惊愕地望着一向对他温柔有加,言听计从的妻子问道:

“张琼,你这是怎么了?”

张琼情绪激愤,涕泪交加地将小杜宁告诉她的一切,对他讲了一遍,又声嘶力竭地问:

“你老实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杜进达被张琼喝问得面如土色,发软的双腿因乏力而支撑不住竟“扑通”一声跪下了,他抱住张琼的腿苦苦地哀求道: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发誓:我一定和她断!一定和她断……”

一向温柔恬静的张琼,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随即又发疯似的扑向杜进达,在他身上,脸上又抓又打,又踢又喘,电视、收录机、暖瓶,茶杯也都在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中变成了一堆碎片。当天晚上,她就跑回娘家去了。

张琼的父母听说了这件事,也都气得浑身发抖。两位老人一直把杜进达视若亲生儿子,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愿意找他商量,让他拿主意。女婿的精明能干,待人接物的谦和,爱妻惜女的家庭责任感,都令他们在邻里和熟人同事面前引以为豪。谁能想到他还能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丑事来?这叫他们怎么能不震惊,怎么能不伤心,怎么能不失望?

第二天,当一夜之间就苍老、憔悴了许多的杜进达耷拉着脑袋,畏畏缩缩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丈母娘劈头就是一顿臭骂,杜进达一声不吭地承受着,直到老太太骂够了,他才痛心疾首地忏悔道:

“爸!妈!我错了!我是一时糊涂才干出这种缺德事儿的,我对不起张琼和宁宁,也对不起你们。求你们好好劝劝张琼,让她看在宁宁和我们这十几年的夫妻情分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杜进达发自肺腑的忏悔,让两位老人的火气消了不少,心也软了,他们相信他的忏悔是真诚的,他们也不希望这个家庭轻易破碎。于是,两位老人又回过头去做张琼的工作,让她给杜进达一个悔过的机会。可越是解劝,张琼的逆反心理越重,她铁了心要离婚!任杜进达怎样哀求和父母怎样劝解,都不能使她冷静下来改变主意,她的倔犟直气得她的父亲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可是耳光也打不回她的心了,最终,张琼和杜进达还是走进法院办妥了离婚手续。

起初,杜进达以为,张琼是在一气之下离的婚,等过一段时间她冷静下来了,也许会回心转意,再和他“复婚”。谁知几个月以后,张琼竟瞒着亲友,声作主张的同一个丧偶,带着两个儿子的张天成草草结了婚。

这是无爱的结合,再婚后的张琼因为仍然心系杜进达和她原来的爱情,所以,无法同张天成进行正常和谐的夫妻生活。起初,因为得到张琼而狂喜了一阵的张天成,热情很快就被张琼给予他的无爱的荒原淹没了。日久天长,张天成也越来越发现他永远也不可能真正得到张琼的心。失望,让他心理失衡了,也让他的性情变得粗暴怪僻了。他“回报”给张琼的是酗酒、搓麻将和拳脚相加。结婚不到一年,张琼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身上总是少不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就这样,张天成还觉得不解心头之恨,还唆使他那两个儿子也和他一起欺侮张琼。更令人发指的是,当杜宁长到十四五岁去看她母亲时,张天成的小儿子竟垂涎她的美色,对她动手动脚,言语挑逗。杜宁又气又羞又恨地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她的姥姥和父亲。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杜进达从此不再让杜宁踏进那个家门。张琼想看杜宁,只能到学校或者利用节假日把杜宁约到某一个地方去见见面。

张琼的遭遇,刺伤着杜进达的心,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每次从杜宁那里听到张琼各种不幸的消息,他的心都像针刺一样的疼痛。他爱张琼,他无法忘掉他曾经拥有过的爱情和家庭。这一切,桎梏着他无心再去寻找新的感情。在内疚、悔恨、自责和毫无生气的生活中默默地吞咽着自己酿出的苦酒。

杜进达和张琼刚离婚时,法院把杜宁判给了张琼,由于张琼再婚后的家庭无法接纳她,杜进这只好把杜宁要回来了。可是杜进达又要忙工作,又要当爸当妈照顾孩子,实在是忙不过来。张琼的父母看她难处太大,就主动提出让杜宁跟他们一起生活。被逼得万般无奈的杜进达只好接受了两位老人的好意。

由于杜宁的缘故,已同张琼离婚多年的杜进达,仍经常在岳父母家里走动。他真诚的悔恨和对张琼深深的怀念,感动了两位老人。这两位老人对他反倒给予了更多的同情和理解,对任性的张琼反倒多了几分抱怨、疏远和陌生。每次杜宁从张琼那里回来,一讲起张琼挨打受气的事,杜进达就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老太太虽然也心疼女儿,可一想起她的任性,又忍不住气愤地说:

“别管她!这都是她自己找的。”

离异,使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彻底变了模样。一家三口人,也都受到了种种前所未有的煎熬。杜进达苦,张琼苦,但更苦的还要算杜宁,尽管孩子是无辜的,可她受的伤害却最重。小小年纪,就再也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幸福和亲切了。命运,把她抛向了另一条生活轨道,阴暗沉重的感觉给她幼小的心灵深处过早地放上了一架可怕的天平,在她记忆深处结下了抚不平的疤痕。孤独、忧郁替代了她脸上纯真的欢乐,一双曾是充满天真、纯朴、喜悦的大眼睛被恐惧和可怜乞求的神色取代了。更让她受不了的是,她父母离婚的事在她的同学和老师中间传开后,同学的指指点点,神秘兮兮的叽叽喳喳,窃窃私议。有一次,张琼去给杜宁开家长会,一个同学这样问她:

“杜宁,为啥每次开家长会都是你妈妈来,你爸爸为啥不来呢?你爸爸和你妈妈是因为啥离的婚?”

这句话让杜宁感到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晚上放学回到家里,她抑郁寡欢,茶饭不思,作业也没心思做。张琼以为她病了,哄着她吃了点饭,就让她上床躺下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张琼吃惊地发现她的嘴上起了一圈水泡。她心疼得一把把她揽在怀里问:

“宝贝儿!你这是咋的了?”

杜宁一脸的委屈,撇了撇嘴,想哭又没哭出来。

“宝贝儿,”张琼看出了她有心事,不免有点着急地又问,“快告诉妈,是不是有人欺侮你了?”

这一问,小杜宁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她“哇”的一声委屈地大哭起来,边哭边把这件事说了一遍。张琼听了,震呆了!接连几天,她心里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考虑再三,她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父母。两位老人又转告了杜进达。杜进达听了,心里也难受极了。她知道,如果杜宁继续在那个学校呆下去,势必还会给她的心灵造成更大的创伤。为了她的身心健康,他决定给杜宁转学,转到一个没有人知道她的父母是因为她的爸爸挽着另一个女人的胳膊走在大街上而离婚的学校去。

离婚后的杜进达,在单位里处境极为难堪。他这个昔日被人称道的“模范丈夫,业务尖子”遭到了同事的白眼和讥笑,威信从此一落千丈,他受到了行政警告处分,副主任的职务也被撤消了。他在颓废和万念俱灰中消沉了很多年。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从银行贷了一笔款,创办了一个电脑公司。由于他起步早,业务熟练,经营有方,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资金也越来越雄厚,钱也像滚雪球似的越挣越多。经商的成功,使他成了有钱的富翁,可钱挣得越多,情感的天平就越是难以平衡,良心的负债就越是沉重。他总觉得自己欠妻子女儿的太多了,他拼命挣钱就是为了让她们生活得更好一点,从物质上来弥补他的过失。

一直茫然望着生日蛋糕的杜宁,眼睛里早就噙满了滚烫的泪水,内心无法抑制的悲痛,使她顺手操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发疯似的把那块蛋糕挑了个稀烂,然后又趴在沙发上,索性放声大哭起来。

39

将近深夜了,城市的灯光一片璀璨。

杜宁抑郁寡欢地站在客厅前,空茫的目光无限哀伤地望着窗外清澈的流云在明净的夜空中游移着。那流云似轻柔的薄纱一般,使皎洁的月亮犹如一个害羞的少女娇怯地躲在了它的后面。过了一会儿,它又轻轻地撩开这薄纱的一角,羞涩地探出脸来窥视着这座城市美丽的夜景。

这时,杜宁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慢慢地将视线移开了,又很烦闷地,百无聊赖地来到了一个精巧的书架前,目光又停留在一排日文的书籍上了。这些年,每当她一看见这些书,就会想起小时候在姥姥、姥爷身边生活时的种种细节。她刚“呀呀”学语时,姥姥就开始教她学日语了。到了小学毕业时,她日语的听、读、写、日常会话就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准了。姥姥去世以后,为了寄托对老人的怀念之情,她每天都坚持听日语磁带,看日文教材和书籍。她发誓要一辈子都牢牢掌握这门外语,这才是她对老人最好的报答和怀念。

这两天,因为她母亲的事,她异常地沮丧和疲惫不堪,那弥漫于心间的,难以言状的哀伤,令她肝肠寸断,痛苦不堪。更令她伤心不已的是,那天恰好还是她的生日,老天仿佛是有意在跟她过不去,给了她这样一个奇特的生日“礼物”。

“杜宁,吃饭吧!”谢瑶把饭做好了,站在厨房门口对她说。

杜宁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尘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