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问题发端》

谁是《后出师表》之作者?

作者:关鸿

余羁旅渝城,行箧中史籍仅存《三国志》一部。《文史杂志》编者卢逮曾先生征文于余,不特考证之文无从着手,即泛论之词亦难下笔。盖引书而不检原书,不可示人也。促之不已,姑乞灵于《三国志》以塞责,读者谅之。

世传诸葛孔明《后出师表》,末有句云:

“臣鞠躬尽力,死而后已!”

此真忠臣谋国之典型,足以仪训百世者也!然其下又云:

“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是则可怪矣。夫葛公出师,北向秦陇,固争其必胜者也。先定南中,而后北进,内整军民,外联胡越,而后举事,将以为成算可操也。时后主朝中,不无滋疑之人,以为以一州之地未可败大敌者,故《前出师表》中谆谆命之,其辞云:

“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姦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帝之灵。”

此之自信为何如?其昭示其自信者又何如?“谨慎”者作此言,其有把握又何如?大凡负荷世业之人,决非认前途为漆黑之辈,事出无奈,无精打采,自不信矣,何以信人?信以成功,疑以招败,古今通例也。若葛公以为当时之力未足以克敌,则当益储实力,以待来年,决不漫然出兵,又漫然作此语。若葛公以为当时之力足以克敌,此言更何为者?历观建立世功者,必有其见识,亦必有其自信,人以为冒险,彼知其必克,今观后出师表,全篇充满文人做事之心理,若果决而实忧疑,若奋发而实不振,其文辞固与《前出师表》断然两途,其用思尤嫌冰炭。今试问《后出师表》之言为谁发之?为将士欤?此足以隳三军之气勇者也。为朝臣欤?则朝臣已有贪苟安者矣,此固葛相力求克服之者,岂容反而助之?为后主欤?则后主庸君,原无庙算,葛公谆谆然命之者,“亲贤臣,远小人……宫中府中俱为一体……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也,岂容滋长其疑于大计乎?《后出师表》之六不解,虽不可曰“败北主义”,终不免于“不必胜”论,求之于史,颇似殷浩庚亮之心境,即桓玄子亦劣不至此,更安所论于我汉家三炎之危相哉?

故世人于此文疑之久矣,而信者亦不乏人。其疑之者,以为此文与葛公他文皆不类,心境亦不同,而赵云卒年尤与史不合也。其信之者,爱其文辞,谅其居心之苦,且觉其称道时事与当时情景适合也。身边无一书可查,亦不必查,《三国志》一书之资料足以证之矣。余于辩章两造之前,先察此文之出处。

此表之来源裴松之云:“亮集所无,出张俨默记。”——选自《文史杂志》第一卷第八期(1941年7月16日重庆出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生问题发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