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问题发端》

王国维著《宋元戏曲史》

作者:关鸿

近年坊间刊刻各种文学史与文学评议之书,独王静安《宋元戏曲史》最有价值。其余亦间有一二可观者,然大都不堪入目也。

问王君此书何以有价值?则答之曰:中国韵文,莫优于元剧明曲。然论次之者,皆不学之徒,未能评其文,疏其迹也,王君此书前此别未有作者,当代亦莫之与京:所以托体者贵,因而其书贵也。

宋金元明之新文学,一为白话小说,一为戏曲。当时不以为文章正宗,后人不以为文学宏业;时迁代异,尽从零落,其幸而存者,“泰山一毫芒”耳。今慾追寻往迹,诚难诚难。即以元杂剧而论,流传今世者,不过臧刻百种,使臧晋叔未尝刻此,则今人竟不能知元剧为何物。持此以例其他,剧本散亡,剧故沉湮,渊源不可得考,事迹无从疏证者,多多矣。钩沉稽遗,亦大不易。当时人并无论此之专书;若于各家著述中散漫求之,势不能不遍阅唐宋元明文籍,然而唐宋元明文籍,浩如烟海,如何寻其端绪?纵能求得断烂材料,而此材料又复七散八落,不相联属,犹无补也。王先生此书,取材不易,整理尤难。籀览一过,见其条贯秩然,能深寻曲剧进步变迁之阶级,可以为难矣。

研治中国文学,而不解外国文学,撰述中国文学史,而未读外国文学史,将永无得真之一日。以旧法著中国文学史,为文人列传可也,为类书可也,为杂抄可也,为辛文房“《唐才子传》体”可也,或变黄全二君“学案体”以为“文案体”可也,或竟成《世说新语》可也;慾为近代科学的文学史,不可也。文学史有其职司,更具特殊之体制;若不能尽此职司,而从此体制,必为无意义之作。王君此作,固不可谓尽美无缺,然体裁总不差也。

王先生评元剧之文章,有极精之言。今撮录如次——

元曲之佳处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     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盖元剧     之作者,其人均非有名位学问也。其作剧也,非有     “臧之名山,传之其人”之意也。彼以意兴之所至为     之,以自娱娱人。关目之拙劣,所不问也,思想之     卑陋,所不讳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顾也。彼但摹     写其胸中之感想,与时代之情状,而真挚之理,与     秀杰之气,时时露于其间。故谓元曲为中国最自然     之文学,无不可也。若其文字之自然,则又为其必     然之结果,抑其次也。明以后传奇,无非喜剧,而     元则有悲剧在其中。就其存者言之,如《汉宫秋》,     《梧桐雨》,《西蜀梦》,《火烧介子推》,《张千替杀     妻》等,初无所谓先离后合始困终亨之事也。其最     有悲剧之性质者,则如关汉卿之《窦娥冤》,纪君祥     之《赵氏孤儿》,剧中虽有恶人交构其间,而其蹈汤     赴火者,仍出于主人翁之意思:即列之于世界大悲     剧中,亦无媿色也。(按,即此而论可见中国戏剧历     代退化。)然元剧最佳之处,不在其思想结构,而在     其文章。其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     而已矣。何以谓之有意境。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     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是也。古诗词之佳     者无不如是,元曲亦然,明以后,其思想结构尽有     胜于前人者,唯意境则为元人所独擅。……     元剧实于新文体中,自由使用新言语。在我国文学     中,于《楚辞》内典外,得此而三。……

书中善言,不遑悉举,姑举数节以见其余,皆极精之言,且具世界眼光者也。王君治哲学,通外国语,平日论文,时有达旨。余向见其《人间词话》信为佳作。年来闻其行事不甚可解,竟成世所谓“遗而不老”之人。此非本文所应论,就本书,论本书,却为甚有价值耳。至于今日,中国声乐之学,衰息极矣。世有有心人,慾求既往以资现在,则此书而外,更应撰论述明南曲之书词之来源与变化,汉魏以来,至于明清声乐之迁嬗,亦应有专书论次。盖历来词学,多破碎之谈,无根本之论,乐学书中,燕乐考原。声律通考虽精,而所说终嫌太少也。必此类书出于世间,然后为中国文学史美术史与社会史者,有所凭传。

——选自《新潮》第一卷第一期(1919年1月1日北京出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生问题发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