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妖姬》

第10章:鸳鸯馆

作者:桂雨清

电话铃声响起,东方鸿飞犹豫片刻,还是拿起听筒,里面传出女人的声音:“东方鸿飞,知道我是谁吗?”

声音很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咯咯地笑着说:“你忘记小妹啦?我是小娟。”

东方鸿飞一阵惊愕,问:“你还没走?”

“干啥要走?”她嘻嘻地笑起来。

“你现在哪里?”警长压低声音,环视着院内,一片寂静,满地月光和摇曳的树影。

“我住在醍醐大旅社,一o四房间,你直接来好啦。”又补充一句,“你若不来,我每隔一刻钟就拨一次电话。”

东方鸿飞慢慢放下听筒,吸着烟在屋内往返踱步,拿不定是否去的主意。前几天,他接到叔叔的信,寥寥数言,只说把客人安置好了,并很想念侄子,年迈无子,要面谈财产的继承一事。警长知道蓝宝珠报仇后,必去寻母、兄,但她不知道来王氏的下落,若东方鸿飞不说,寻母的难度譬如海底捞针,即使就匿居身左,也不易找到,好比脊背上的德。

吕小娟逃出万春楼时,因有警察出入,时间紧迫,东方鸿飞不便说出叔叔的地址让她转达蓝宝珠,再有,他至今尚懵懂吕与蓝到底是什么关系。再有,吕小娟只是歪缠胡混,难说清是真情还是假意。眼下,她住在旅社里,更难判断是想幽会,还是有要事相诉。东方鸿飞头脑里又浮现出黄莉斯的形象。那天,为探到《八骏图》的隐秘,不得不去吻她。这是他主动吻的第一个女人,除去充满鼻腔的香息,黄莉斯的吻和吕小娟通然不同。前者的chún像灼热的火印,而且用牙齿轻咬他,充满着炽烈的爱慾;后者却异常冷静,嘴chún和手指是一样的温度,也许基督徒的理智过人,或者是身份、气质和修养的缘故。黄莉斯在汽车上把秘密说了,东方鸿飞起初感到周身发凉,毛孔都张开了,一阵旋飞把心吹悬又跌落,神经绷得如琴弦,弹出惊魂动魄的曲来。

画上盖着高宗乾隆的御印,并有数句题诗,暗示着十颗矿世奇珍的藏处。那十颗珍宝是“定颜”、“避火”、“避水”、“避风”、“溢寒”、“生暖”、“避邪”、“麒麟”、“合欢”和“夜明”。都是宠宦和珅的私有物。大内目录上虽无记载,但野史上却说,当时年事已高的乾隆曾用诗暗示和珅,交出十颗宝珠,免得日后横祸加身。和珅执迷不悟,乾隆死后,继位的嘉庆果然抄了和珅的家,世上传出“和珅倒,嘉庆饱”的笑话。在查抄的无数财宝里并没有十颗宝珠,和珅大呼冤枉,说已献上先帝了,人死无对,于是成了悬案。各代清皇都找,直到光绪时才告一段落,因为那倒霉的皇帝一直过着不舒心的日子。消息封闭,只有少数的宫人知道。

“那四句诗是什么?‘冻方鸿飞问。

黄莉斯说:“我没有看过画,诗更不知道,是听范金栋说的。”

“或许是讹传。”

“世人为幻化出珍宝而走火入魔者还少吗?”黄莉斯轻松地说着,把汽车开得飞快,“以后我教你驾驶汽车,你教我打枪黄莉斯的话东方鸿飞一句也没听到。

醒或大旅社坐落日本租界内,规模木大却属东洋建筑格局,几株樱花树下竖有题着“醍醐”的石牌。醒或是精华又是佛教中最高的境界,智慧灌顶而使人彻底醒悟。但市人都知道,这“醍醐牌”下曾躺着一堆义和团的尸首,大旅社是建在中国人白骨上的。醍醐境内却很龌龊,日本没人常携暗娼到这里鬼混,旅社内有媚若无骨的东洋歌妓,男女混杂的浴池。

拖着木展的东洋女倒着细碎的步子,把东方鸿飞领到一o四房间前,躬着身退走了。警长轻敲着木板门,里面便传出吕小娟的声音。警长低头走进去,把鞋子甩下,令人做性联想的榻榻米使他很不舒服。人可盘膝或跪坐,但一倒下,便是随意乱滚的床,和精选出的野合之地毫无二致。

使东方鸿飞惊讶的是吕小娟竟是日本女人的装扮,穿着肥大的和服,头发高高绾起,脸涂得雪白,嘴点成一颗樱桃。

“愣着干啥?我不是日本人。”她妖媚地一笑,去拽警长的手,娇嗲地说,“随便坐吧。”

“吕小娟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很拘谨,用戒备的目光巡视着矮小的房问。木板墙隔壁传来低微的男女语声,女的象是用鼻子说话。

“我就不能看看你来吗?”她仍然笑着。

“这么说,你是去而复归?”

“我出了关,但……”她眯起眼睛,进出轻浮和几分放浪,把双臂支撑在地上,柔情蜜意地瞅着警长,很轻松地说,“我们做女人的懂得男人的心,你喜欢蓝宝珠,是吗?”

“如果她想见我,我不会拒绝。”

“你看着我。”吕小娟慢慢解开束腰,宽松的和服衣襟立刻向左右滑开,露出极小、紧紧贴住胞的亵衣,雪白的肌肤蹦跳出来,像涌挤着的一堆棉絮。

东方鸿飞膛目结舌了,他头脑轰鸣,才意识到她的衣服。

亵衣和发带都是蓝色的。蓝得深重和阴森。那和服向上一拢,光洁如玉的腿躶露出来,现显裤叉的边缘,也是赫目的蓝色,而且菲薄如蝉冀,“你……”东方鸿飞的声音有点颤抖。

“我就是你朝思暮想的蓝色妖姬。”她把脚慢慢地伸过来,脚趾甲染着蔻丹,警长没等她的脚勾着自己,触电般地弹跳起来。

小房间里荡漾着恐怖的鬼氛。在警长的眼内,整个墙壁都是绽蓝色的狰狞怪脸,那只插花的瓷瓶也迸射着斑驳的磷光。莫名其妙的恐惧并不是因为面前陈列着妖艳、狂荡的女子,是害怕她真的就是蓝色妖姬。吕小娟会武功,曾在万春楼拍过他的肩膀;杀王德兴的人又蒙着面,虽是女子语声,难道就不会是蓝宝珠的姐妹?割范文心脑袋的那夜,谁也难说清吕小娟是否夜宿万春楼了。

“你不相信?”她掩着笑口。

东方鸿飞的神情有些木讷,发痴般地摇着头。

“宋王氏、宋福贵,长禄里的老槐树……”她说着,又偎依上来,见警长惊慌躲闪,讥讽地说,“你义释我哥哥,图得不就是这个吗?

“在我的心目里,蓝宝珠绝不是你这样的。”东方鸿飞神情凛然,料到她并没有加害之意,压低声音却激昂地说,“如果你真是蓝宝珠,东方某绝不为自己所做过的事后悔。宋福贵无罪理当释放;范文心多行不义毙命昭然;王德兴恶贯满盈不耻人类;地痞赖子只恨嫌多,我身为警长,从此不再追究下去,蓝小姐,这就告辞!”

“你等等!”吕小娟身子一转,只觉蓝光掠过,早把身体堵在门口。

“还有什么话要说?”警长蹙起眉。

“你对我既有恶感,为啥不抓我呢?”

“恶感没有,因为你没滥杀无辜,厌恶嘛,倒有。”他嘴边挂着鄙夷的冷笑,偏过脸去。

“你厌恶我啥?”

“不懂廉耻!”东方鸿飞刚说完,只觉后脑生风,忙侧身躲避,谁知吕小娟身法更矫健,“啪!”地打警长个嘴巴,尽管力量不重,也感到火辣辣地疼痛。

“我活这么大,谁敢骂我!”

东方鸿飞有生以来第一次让人打嘴巴,而且被女人打,打得如此牢实,胸腔里早腾起烟火。他捂着脸,见吕小娟满脸怒容,狂荡的春色早已消失,正瞪圆眼睛,柳眉间流露出凶悍的匪气。说:“打得好。我要是喊叫一声,让人来缉拿你,东方鸿飞不算个男子。”

“你本来就不是男子!”

她话未尽,东方鸿飞已伸过腿来,起初动作很慢,但到中途,疾如飞蛇,脚尖如蛇芯般直踢对方咽喉。这一招是“燕青拳”的“花子打灯”。北宋时,宋江曾访东京名妓李师师,以图用裙带关系,让徽宗降诏招安。两人深夜密谈,燕青在外守候。这时,偏巧有个更夫走道,见到燕青可疑,就要呐喊,被燕青横踢一脚,踹昏了过去。后来燕青隐居,把这一式也收入自创的拳谱内。明代某朝,有闲君子,演义宋江拜访李师师一节,说鳏夫娼妓于深夜一室,免不得生出情愫,当时燕青在座,唯恐场内尴尬,一脚打灭灯,然后跳窗而去。练拳人就误改为“花子打灯”了。

吕小娟见来势凶猛,忙侧身,用掌去劈警长的胫骨。嘴里说:“好狠毒!”不料,警长的腿蜗缩,又变成横扫之式,吕小娟见这条腿变化莫测,也不拆解,倒身一滚,和服的下摆被自己的脚压住,人滚过去了,但衣服留在原处,整个身躯都躶露在警长面前,他的眼略微一闭,未等睁开的瞬间,脸上又挨了二嘴巴。

东方鸿飞知道吕小娟并未运用内力,羞愧得一跺脚,转身就走。

“别走!”吕小娟竟是哭腔。

“你穿上衣服说话吧。”警长没有回头。

空气似乎凝固了,吕小娟倚坐墙角,默默地望着警长,眼里竟闪着泪光。

“你找我到底做什么?”东方鸿飞望着她有些可怜的神态,知道暂时没有挑逗的气氛了,稳稳心神,点燃一支烟,盘膝坐下来。

“我是酬谢你来的。”她轻声说。

“用什么?”

“难道你真是铁石心肠?就不明白我的心。”她用力咬住嘴chún,热辣辣的目光中流露出怨恨。

东方鸿飞苦笑起来。暗想,眼前的这位女子,蓝色妖姬也好,“雪里红”也罢,像个未开蒙的番人。

“你笑啥?”

“我不是范文心。”

“他不错,可我更喜欢你。”

一句话露出破绽。吕小娟并不是蓝宝珠。如是蓝色妖姬,绝不会残忍地割下心爱人的头,那除非是个灭绝人性的魔鬼。东方鸿飞想到这里,苦冷的微笑渐转暖意,眼里有些光彩。

“你是恨我失身给范文心了吗?”她从警长的目光中抓住希望,泼辣的目光变得胆怯起来,低着头说,“你是在范文心之后啊!你没忘掉我那天说过的话吧,给你做小也愿意。”她突然扬起脸,泪水已涌出眼眶,说:“你嫌我脏,可你们男人有干净的吗?”

“我就是。”东方鸿飞满脸正色。

“你看不起我,你是警,我是匪。”

“不。你匪我警这是实。我认为妓女是很值得可怜的人。

天下父母谁愿女儿为娼?世间女子谁又愿倚门卖笑、逢场作戏,把身躯任凭任何有钱的男人去占有、践踏?我看不起你的原因有三。一脚既然吃黑道饭,应懂得‘男盗能嫖,女匪不娼’的道理。因你有财路。二、以你的姿容足可使浑浊的庸男人倾心,而真正想娶你为正室的人怕一个没有,纵然有,也只像买来个玩物,厌时便抛弃掉。用轻狂的举止,妖媚的心性来获取真爱,换回的只是个羞耻。三、你不该冒名蓝色妖姬,坏她的名声!“

“我承认,我不是蓝宝珠!”她嚷起来。

“轻声。”

“我啥也不怕!我命苦。”她捂住脸嘤嘤哭泣起来,蟋缩着的身子在科颤。东方鸿飞知道她懂得耻辱二字了,同时,又为自己言语过重而后悔。不由得走过去,坐在她身旁,轻扳着她的肩安慰:“算啦,我看得起你。”

“你看得起我啥?”她抬起头。因两张脸离得太近,彼此呼吸相闻,东方鸿飞不得不把头移开,说:“你怎么想,就怎么做,不懂得作假啊!”

“我冒名宝珠妹子,还不是作假?”

警长知道了她和蓝宝珠是姐妹,推断出彼此的关系必然密切,否则,她不会知道“老槐树”种种详情的。说:“我不好像,如果你没想到这节,在万春楼的情景会提醒你的。”

“你接着说?”

“用万春楼的举止来表示你喜欢我。假若你会虚伪,完全可以粉出庄重的样子。这说明你诚实。”

“嗯。”吕小娟很温柔地点着头,把手放在东方鸿飞腿上,说,“我妈在世时,总骂我是狐狸精,我也骂她:“谁叫你是老狐狸呢?“‘笑了几声,继续说,”我和宝珠是生死之交,但禀性不同。我爹说过,对于男人,宝珠是见一个杀一个,小娟是见一个爱一个,到头来,负心汉还得靠人家宝珠去杀。鸿飞,我爱上你,是命中注定的最末一个。“

东方鸿飞感到她柔软的胸脯渐渐压迫自己的臂膀,头发的幽香和肌肤的灼热使心躁动不安,尽管她穿着衣服,但还是露出白皙的小腿,一只戴着蓝钻戒,涂蔻丹的纤纤玉手在他的腿上轻轻摩拳,虽不是故意撩拨,却有一种诱惑。

“蓝宝珠为什么见一个男人杀一个?”

“她母亲生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鸳鸯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妖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