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妖姬》

第17章:红烛泪

作者:桂雨清

吕小娟的倏忽出现,使毫无戒备,身心全部溶于甜蜜之中的宝珠、鸿飞大吃一惊,两人忙把身体分开。宝珠叫了声“小娟姐”,羞臊得抬不起头来。东方鸿飞内心更是恐慌,想说什么,但嘴chún笨拙得不听使唤。

吕小娟毫无忌惮地尖笑着。声音里蕴含着嫉恨和苍凉,对宝珠说:“妹子,我来得太不是时候了。宝珠,你口是心非,想不到戏耍男人的手段比我还强……”

“娟姐,”宝珠用手梳理蓬乱的头发,截住她的话说,“宝珠已许身给东方鸿飞了。”神情凝重,光明磊落而无扭捏之色。

“是吗?”吕小娟问警长。

东方鸿飞很木讷地点着头。

吕小娟连说几个“好”宇,慢慢走到警长面前,突然挥手,狠狠打了他几个嘴巴。一猫腰,自靴子里抽出寒光凛凛的匕首,对准他的心窝。东方鸿飞一动不动,神情很坦然地闭住眼睛。

“你干啥!”宝珠一把握住小娟手腕,柳眉尖喀,厉声道:“娟姐,不问青红皂白就下黑手,这是和妹子过不去。”

“宝珠,松手。”警长说,双手用力一分,分攥攥住她俩的手腕,神情凛然地说:“吕小娟,请你动手,东方某皱皱眉,算不得好汉!”

“我要剜出你的黑心肝!”吕小娟小臂一伸,刀尖已划破警长的长衫,喷火的两眼盯着镇定自若的东方鸿飞,疾愤地说:“你骗了我们姐妹。你是个流氓、色鬼,没有良心的禽兽!”

“吕小娟!”东方鸿飞手腕一翻,夺过匕首,猛力向后甩去,刀带着风声扎入数米外的树身,横眉怒目地说:“听着,东方鸿飞不是任人侮辱的卑鄙小人。行走江湖者,应懂得侠义二字,仁义礼智信乃人之大者。仁者匆恶施善,成人之美;义者舍身先难,茹苦而于人戬;礼者谦逊避让,不掠他人之爱。你我虽相识在前,实在我与宝珠神交之后。说明了,我和她的缘份是命中注定的,遇上你不过是萍水相逢。你杀了我,宝珠便是寡妇,你俩更谈不上姐妹之情了。你倾心于我,鸿飞自然感激,但捆绑不成夫妻,得我身而难得我心。你若通情达理,鸿飞自会把你当成亲人。”

宝珠再也沉不住气了,她如始怀疑他俩的关系,困惑地说:“娟姐,我也顾不得羞耻了,我想问,你和鸿飞……。”

吕小娟气得面色苍白,眼泪像断线的珍珠往下落,一跺脚说:“我和他……和他在醍醐旅社睡过觉……”

东方鸿飞与蓝宝珠的头脑都“嗡”了声。警长感到周身寒彻,心想:万事皆休。

蓝宝珠的心像裂成八瓣,掏出蓝宝石短刀但又丢在地上,撒腿就跑,片刻便没了踪影。

“吕小娟,你拆散了我和宝珠的姻缘,就该和我拜天地啦!”警长满脸寒气,语调冰人。

“哼!”吕小娟扭过脸。她开始冷静下来。

“小娟,”警长情绪平和起来,“我问你,你和宝珠是生死与共,患难同当的姐妹吗?”

“东方鸿飞,我们姐妹不会为争你而反目为仇。”

“小娟,醍醐相会,譬如朝露,我虽陷粉井,心中并不怨愧,常常怜惜的是你的痴心热肠,性情的开朗和心地的善良,所以,这东西时刻带在身上。”他掏出那缕系着金戒指的头发,托在手,上,继续说:“你想想,当时你假冒宝珠,又备下‘巨灵散’,故意展陈你的玉体,这些,你足能灌醉一个身心健全的男子,而他清醒后,又如何去看待你?那时,你已经清楚我已爱上宝珠,非但不避退成全,反想捷足先登。这不是有负你姐妹之情吗?”

“宝珠是个玉洁冰清的女子,生性厌恶世上男子,淡漠儿女之情。你姐妹涉足江湖,形影不离,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她的爱憎情趣。纸迷金醉、红灯绿酒之处你们常去,可宝珠又被哪个男子所迷惑?如今,我俩意气相投,一见钟情,以将天地为媒,星月作证,做了夫妻,可被你一语拆散,自此成东南孔雀,双飞劳燕,咱俩也后会无期,这于你又何益之有?

“东方某并非渔色之徒,这你最清楚不过。我是重情义之人,不会忘掉你的痴心……”

“那你想干啥?”她抬起垂着的头,很胆怯地望了警长一眼,显然是懊悔十分。

她知道,宝珠是绝不嫁给一个身上有女人味儿了的男人,而占有义妹心上人的竟是自己,心里很是疚愧。又想,宝珠能遇上钟情人,千辛万苦,着实不易,一生怕只有这一次了。自己当她的面,竟说和“妹夫”睡过觉,这脸丢到姥姥家去了。再想,自己和宝珠情同手足,说不定姐妹同嫁…

…面颊一热,偷偷膘了警长一眼。乞求般地说:“宝珠哪去了。

找到她我自圆场子。“”她不会走得很远。“东方鸿飞走过来,竟用手帕会给她擦泪。吕小娟感到一股热流涌遍全身,心居然哆嗦起来。此时,东方鸿飞责怪、怜爱的目光像是种恩赐,她一动也不敢动,恨不得那手帕永久地轻擦在脸上。她渴望得到一吻,然后欢天喜地地去寻找宝珠,看着他俩成亲,自己在寂寞中慢慢等候……终有一天,”妹夫“

也会娶她的。他珍藏着自己的情物,是个有心人。

吕小娟的泪越流越多,一咬嘴chún,扭过身说:“鸿飞,我知道事情该如何去办。

你先回祝村等候吧。不找回宝珠,我他妈不是人!“说着,抹把泪水,疾奔而去。

片刻,她脚步踉跄的身影便消失在将要黎明的烟雾中。

回到祝村,东方鸿飞见宋宅小院门扉紧闭,知道宋王氏母子尚熟睡未醒,不愿叩门惊动,便逾墙而过。见宝珠出走前睡过的小屋锁着门,便从窗子跳进,躺在床上。因一夜之间,情绪大起大落,心力绞瘁,不消片刻便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旭日临窗,掏出怀表一看,已是十一点钟了。听到宋王氏在院内轻声说:“福贵,你把小鸡儿放出来,想吵醒鸿飞吗?快办正事去吧。”

东方鸿飞忙喊:“我醒了。宝珠回来了吗?”

“回来啦!”宋王氏喜气洋洋地说,“今天她能不回来吗?瞧你们俩,净摆迷魂阵……”说着,走到窗下,压低声音:“打现在起,你俩就不许见面儿啦!”

“怎么?”警长跳起来。推开窗户,看见宋王氏满面笑容,疑惑地说:“您进来说话。”

宋王氏推门进屋,劈头就说:“给你道个喜,今天你和宝珠就成亲。一会儿我收拾这屋子,当洞房。”

“啊——‘警长不由得惊出声来,心想:这也太突然了。自己才睡了一觉,想不到事情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吕小娟是如何找到宝珠并圆场的?宝珠又是如何讲给宋王氏的?”

宋王氏微笑地说:“你俩的心事,我一眼就看透了。宝珠的义姐作媒,说你俩早在外面拜完天地了,就差入洞房啦!都是飞来飞去的人,办事倒也干脆。鸿飞,按理说,婚姻嫁娶,人生大事,得办得像样些。可你俩……唉!红纸不能贴,鞭炮不能放,连街坊四邻都得瞒着,真是委屈孩子们了……”她揉着发红的眼睛,说:“说正事吧。小娟和福贵去买东西,四碟的喜面总得吃啊!”

东方鸿飞望着自已被刀尖划破的长衫,摸着沾满灰尘的头发,在屋里踱步,什么也说不出来,一个急转身,问:“宝珠呢?”

“小娟哄她说话呢?那小嘴儿噘得老高。你俩呀!真是一对冤家。”宋王氏笑着说:“你要想过去说话儿,就去,反正你们都是新派人儿。我收拾屋子。今天还是双日子……”

警长刚要出屋,见小娟笑嘻嘻地走出屋,说:“你缠着我做啥?今天我是个大忙人呢!”说着,提个皮箱走出屋,喊:“老娘,午饭别等我啦!”一溜小跑似地走出院子。

“她去滦县买东西。”宋王氏说。

“什么也不要买。”

“我说姑爷,咱总得有个新鲜劲儿。再说,新媳妇总得有几尺红布吧。”

东方鸿飞忐忑不安地在院里徘徊,鼓足勇气走进大屋,轻唤声“宝珠”,见内室无人理睬,撩开门帘走进去。宝珠低头在床沿上坐着,见他进来,把脸偏向一旁。

警长挨着她坐下,宝珠不冷不热地说:“你坐远些,我有话问你。”

“你说吧。”警长知趣地后移半尺。

“娟姐喜欢你,对不?”

警长难以辩解地点着头。

“那你呢?喜欢不喜欢她?”

“宝珠,我不知道你的意思。”警长额头慢慢地沁出细汗,急得直搓手,结结巴巴地蹦出一句:“我不、不喜欢。”

“可你为啥要惹她伤心?骂她不懂廉耻,以正人君子的面目来教训她?竟然把她送给你的戒指丢掉……”

宝珠滔滔不绝地说着,东方鸿飞深舒口气,知道了吕小娟的用心良苦,不仅把醍醐旅社的艳事掩过,而且把自己说成个鄙夷、轻蔑她的人。细推断,言辞肯定激烈,在消除宝珠的疑虑同时,也引起忿忿不平。他心里暗暗感激,对小娟产生一种怜悯之情。

“你把那镯子给我。”宝珠不侧脸地伸过手来。

“宝珠,你……”警长不敢执拗,掏出手铜递到她手里。

宝珠凝视并慢慢抚摸手镯,深深地叹口气说:“鸿飞,有件事算我求你了,你若不应允,我就把镯子摔得粉碎,咱们的缘份也算没了。”

“你说吧,我答应了。”

“不问啥事,就答应得这么爽快?”

“只要咱俩结成夫妻。”

“鸿飞,你知道我的心。”她面颊泛起红潮,眼睛内的寒冰渐渐化成一泓春水,嗫嗫半天,话语才清晰起来,“娟姐的身世很苦,我嫁你后,她孤零零的很凄惨。

我尽管年岁比她小,但自幼凡事都让着她。她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是女人,我看得出来。你俩到底有没有……那事,我也能猜想得出……她一提起你,眼神都变了,变得像做姑娘时一样。娟姐自结识你,像换了个人,风流性儿没了……我不忍……

你若不嫌弃她,就娶她……“

“不,不!”警长急得热汗淋漓,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半晌才说:“宝珠,我爱的是你!”

宝珠一张俏脸如绽开的桃花,情不自禁地抓过警长的手,把镯子塞给他,激动地说:“我还没说完,瞧把你吓的?”柔情脉脉地膘他一眼,“我是想以后,咱们同去南方……懂吗?”

东方鸿飞望着她那副妩媚、娇羞的神态,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忘情地亲吻起来,宝珠任凭他爱抚一番,说:“这只是我想的,还没有和她商量呢。”

午饭后,吕小娟兴冲冲地回来了,把皮箱往炕上一撂,擦着汗说:“累死我了,不过,累死也没人心疼。”笑着打开皮箱,将一个包裹扔给东方鸿飞,说:“这是你那套,小地方买不到好的,穿个新图吉利吧。你快换去,我得打扮新娘子啦!”

警长不敢抬头望她,带着窘相解开包裹,里面是崭新的春绸长衫、薄呢子礼帽,还有内服、亵衣、袜子等物。他机械地说:“有劳娟姐了。”提着包裹,逃窜似地走了。小娟在后面嚷,“麻利点儿,别误了拜堂!”

小娟把宝珠按在梳妆盒前,说:“妹子,姐姐给你‘开脸’。

梳头。“她用一根麻线浸湿去绞宝珠鬓额的汗毛。又轻涂香粉。

胭脂、口红,持黛笔将秀眉描得细长。把红绒的凤花插在新梳的头上。她望镜中的宝珠,感叹地说:“我妹妹是瑶池仙子、嫦娥,西施也比不上你。瞧这脸蛋,嫩得能捏出水儿……”宝珠强抑住心里泛起的甘甜的狂澜,屏心静气地由她摆布,一声不吭地听她赞叹。渐渐地,那声调有些颤抖,颈项感到滴落下的泪珠。她扭过身,握住小娟的手,动情地说,“姐姐,你别难过。我和他说过了,你别生气。”

“你说啥了?”

“他也要娶你。”

“别胡说。”小娟笑着打她一下,说:“我是为姐妹分离难受,咱们做女人的,就得有这天。鸿飞是个好人,你嫁他姐姐放心。你太孩子气了,哪有拿姐姐送礼的?

再说,我已经有人了。“

“是谁?”宝珠瞪大眼睛问。

“孙狗儿。”

“怎么是他?”宝珠很惊讶,知道小娟绝不会看中其貌不扬的孙狗儿。

“还是那句话,经鸿飞的开导,我明白了,女人得让人看得起。这几年,自张蜀起,我交过不少漂亮的小白脸,可哪个是真心爱我?我知道孙狗儿的心,他一直不敢说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红烛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妖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