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妖姬》

第22章:“拉鬼喽——”

作者:桂雨清

东方鸿飞离开柳青镇后,想简单地收拾一下行装,乘清晨的火车赶到奉天去。

刚回到警察厅,便有两个持枪的警察在等候着他,说:“杨厅长请你去。”不容分说,便把他请上汽车。

杨按虚见了他,先是扬头大笑,墓地沉下脸,说:“东方鸿飞,你干得好事!”

警长暗吃一惊,故做镇静地回答:“我不懂厅长的意思。”

他想,柳青镇已成一片生死场,除去无耳婆和自己,再没有活下来的人了,这消息不可能这么快便传到杨按虚耳内。

杨按虚踱着步,脸色很难看,转过身问:“鸿飞,我杨某待你如何?”

“恩重如山。”警长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见神情有所缓解,知道事无大碍。

杨按虚叹口气,说:“鸿飞,赵霄九呢?他没把你缉拿归案吗?”

“厅长,请你明说吧。”警长站起来。

杨按虚说:“好。这鬼东西大忠似姦。鸿飞,这小子太聪明了,太聪明了就没人敢用,懂吗?你推荐他做我的副官后,我老杨就派人暗中注意他了。叶念秋是他和四姨太合谋杀的。”

“这……”警长刚要说什么,被杨按虚用手拦住,说:“是我借助他俩的手除去叶念秋的,也想再借你的手,除掉赵霄九。”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阴险可怖。

“那四姨太……”警长听到“他俩”二字,猜测出杨按虚可能察出那对男女的私情。

“娘们儿嘛,是件衣裳,穿腻了扔,不想穿时叠好放进箱子里。蔡灵娟被送回我老家去啦!”他眯起眼望着神思有些恍惚的警长,手指轻拍着桌子说:“赵霄九暗中跟着你,我又暗中跟着他,可我没斗过这兔崽子,那张《八骏图》到底还是让他交给段棋瑞那老王八了。鸿飞,你从蓝宝珠那里骗来了画,瞒着我,这不怨你,人为财死嘛!”他停顿片刻,又说:“二虎相会柳青镇,我想,你们只能回来一个。”

“赵霄九被我打死了。”警长知道再也瞒不住,索性都讲出来,但王娘、无耳婆的事却瞒着不说。

“还是我猜对了。”杨按虚有些得意,“你跟了我几年,总还算有交情,我可以抬手放过。如回来的是赵霄九……”他阴森森地笑了几声。

“厅长,除去他和四姨太……还能对你有什么威胁呢?”

“今天他搬走了叶念秋,明儿呢?就要做我的厅长。”杨按虚接着说:“鸿飞,你那个警长是不能再干啦!”神情中带着惋惜。

“我正想向厅长辞退职务,或经商,或务农,落个逍遥自在。”

“不是我不让你干。”他摇着头,说:“你和蓝宝珠相好,警匪相通也不算嘛,可赵霄九截下你的信,连夜与奉天方面通电,连我都差点告倒。”

“既然厅长知道了,我也不再瞒。我已经娶了蓝宝珠为妻。这就要赶到奉天去!”

“怕是晚啦!”杨按虚说:“鸿飞,你不贪色,可是个情种,像贾宝玉,这比好色之徒更倒霉,前途早晚要毁在女人身上。你走吧,咱们后会有期!”杨按虚竟抱起双拳。

“你放走私通蓝匪的东方鸿飞,如何向上面交代?”警长问。

杨按虚哈哈笑起来,说:“柳青镇上早摆好了一具死尸,是你的替身。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使劲儿地咳嗽一声,自内室走出个妖媚女子,飞眼打量着警长,轻按着新烫的长发,把手搭在杨按虚肩头。

“介绍一下。”杨按虚揽过女人的腰,说:“这是我的朋友。

这是北京唱鼓书的唐小兰,全本‘大西厢’唱得最好。可惜老弟喝不了我们的喜酒了。“东方鸿飞知道这女人是他的新姨太。他转身默默地走了,要去赶到奉天的火车。

天已大亮,街道热闹起来,他见一个车夫拉车向自己走来,并说:“先生,坐车吗?我的脚快。”

警长点着头,默默无语地坐上车,说:“火车站。”车夫便飞似地跑起来。

哪知道车夫专拣偏僻的小巷走,和火车站的方向背道而驰。警长用手指挑起遮住眼睛的礼帽,低声问:“你是什么人?

要把我拉到哪去?“

车夫不回头地说:“到地方您就知道啦!”

车快得飞燕掠水,车夫的两只脚像踩着两只风火轮,警长看出他的脚功精湛,知道又撞上了江湖武林人物,纵身一跃,从车上跳下来,稳稳地站在地上。车夫把车停住,回头笑着说:“东方警长名不虚传,能从我‘神行太保’的车上跃出,不跌跤了,算得上是一等的功夫了。东方先生,我不过是脚夫,是替人传话送信的,‘天香阁’有人在等您。”

东方鸿飞暗自惊讶,这里离天香阁茶楼已经不远了,但距车站却有十数里之遥,一打盹的工夫,想不到他竟能跑出这么远。

“谁等我?”

“您自己去看。拐个弯儿就到了,您要不愿坐车,就跟着我走。”

“我要是不去呢?”警长脸上呈出愠色。

“不去?我把你当孩子抱着走。”话后便是阵笑声,从巷角走出个人来。警长望去,暗说声“糟”,原是无耳乞婆,但穿戴却不同了,华丽而阔绰;脸也不再肮脏,白净净的皮肤上轻施脂粉,一下子年轻二十岁。

“不认识啦?”她嘻嘻一笑,露出整洁的牙齿,走过来拽住警长的手,说:“咱们才分手几个钟点,你就这么健忘呀!”

警长想挣脱出她的手,暗中使劲儿,但毫不济事。

一位衣着阔绰的老妇端坐在“天香阁”茶楼上,头插金簪,手戴金镯,眯眼捻着一串沉香木佛珠;左右站着两位彪形汉子,虎视眈眈地望着目瞪口呆的东方鸿飞。

警长认清了,那是宋王氏,同时也明白了,所谓“绑票”,不过是她自行制造的一种假相。

“东方警长,让你为我担心了。”她眼皮一动,脸上露出极淡的笑意。

“我已经不当了。你是……”

“看茶。”宋王氏说。立刻有人端茶上来。“天香阁”她一个人包了。

东方鸿飞接过茶盏,端在手里不喝,他显得木然,数月来所发生的事情如一个个重叠的怪梦,阴阳错乱,人鬼难分,像场不见天地万物的浓雾,看不清谁的面貌;忽又散了,一切真实的嘴脸都露出来。

“我知道你想知道宋王氏到底是谁?她是我,可我又是谁?

我也说不清。这个世道上谁能说清谁是干什么的?“她慢慢地品茶,缓缓地说:“我宋戥芳,还有何慧敏,没有耳朵的邢爱莲都是宫女。何慧敏就是你叔叔家的王娘,不过,她和我们不是一路。“”那你一定是认识范金栋的了。“

“都在宫中混事,哪能不认得?鸿飞,你不要打听得太多了,我也不想多说。”

“我不知你把我叫来的用意,是否为着那张《八骏图》?”东方鸿飞对宋王氏不感兴趣,无疑,她是一般黑社会势力的魁首。她含辛茹苦二十余年,目的是图谋一张画,这确实令人感慨万千!

“你猜得对。”宋王氏踌躇满志地说,“邢姐十数年扮成乞婆寻找我和查访画的下落,到底在祝村找到了我,是我告诉她画在吕小娟手里,她去拿,不料被刘十牌先一步抢到手跑了!”

“他拿走的是赝品。”东方鸿飞说。

“是啊,真品在你手里,可又叫赵霄九那小崽子偷走了。她说给了段棋瑞,你和邢姐都信了,可你们不知道,画最终落到我的手里,其中详情我就不必说了。”

她笑容可掬,看来心境极好。

“那是吕小娟的东西。”东方鸿飞叹了口气。

“她死了。”她说得很轻松,“天下宝百家姓,谁得到就是谁的,正如江山皇帝,没有不换代的时候。我看你是个好孩子,找你来正想共图大业。那张画上有一首小诗,想必你能参解得透。”

“参解透后又如何?”他冷冷地问。

“找到一张各处扶清室志士的名单,起事后把爱新觉罗的后代接回北京。”

明明是寻找十颗旷世奇珠,却说成是扶清室、接皇帝回家?东方鸿飞不愿揭穿她的弥天大谎,说:“等我去奉天接回宝珠再说。”他对宋王氏开始厌恶,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说罢,扭身就走,被两个大汉拦住。

“退下!我和女婿讲话,谁也甭管。”宋王氏喝退左右侍卫,和颜悦色地说:“你俩真心恩爱,我看得出来。你就跟着我几天,我让人把她接回来,这不两全其美吗?”

“我得亲自去!”东方鸿飞态度很坚定,“眼下,她处身险境,我刻不容缓,若晚到一步也许就迟了!”

“也许现在就迟了!”

“怎么?”

“邢姐,把上午买的几份报纸给他。“始终坐在一旁不语的无耳婆,走过来把一沓报纸递给东方鸿飞。

东方鸿飞预感不详,不敢去看报,只望着含笑无语的无耳婆,双手如触电似地颤抖起来,此刻的心情像忘掉了世界的存在。

《大公报》和《益世报》同时刊登一条新闻,醒目的标题是:女盗蓝宝珠于奉大伏法。像一团团疾飞扑面的火球,将东方鸿飞的心炸成齑粉,灵魂已飞天外,他双眼如僵死的鱼目,一动不动地坐着,突然大叫一声,嘴里喷出鲜血,昏厥在地上……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的公寓里,窗外是极深的花木,看到几片被日光照得很鲜亮的叶子,鸟儿在枝桠上跳跃轻啼。屋内的陈设很奢侈,充满胭脂粉香,又象是闺房。东方鸿飞疑在梦中,摸摸散架般瘫软的身于,又看看盖在身上的锦缎夹被,心想:这是哪里?

“你醒啦!”声音温柔而甜美,象是从天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姑娘着黑色的长裙,端着碗银耳汤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用妩媚的大眼睛深深地看着他,又羞怯地垂下浓密又极长的睫毛,把小银勺搅动着说:“你昏睡了两天,有时惊叫起来,好吓人呐。这回可是真醒了。”

“这里是哪?你又是谁?”他问。

“是法国租界地的宋公馆,新买下的。挺雅静的。我叫高天芳。”

她很纯洁,清秀的面庞上天真未泯,鲜嫩的小嘴一弯,腮边便泛出笑靥。肩膀上垂着根很粗的辫子,银蓝色的镶牙儿紧身小袄勾勒出优美的曲线,越发地显出胸膛的饱满。

“你自己喝吧。”她把小碗放在床头的镂花几案上,便远远地坐在一旁望着他,眼神充满着好奇的同情。

“小姐,给我前天的报纸。好吗?”

“妈妈说,你最好别看,看这个。”她递过一册线装书,是《牡丹亭》,显然是她读的。

“你妈妈是谁?”

“你见过她,没有耳朵。”

“刑姐?”

高天芳轻笑起来,说:“你这么年轻就叫她邢姐。我和妈妈轮番看护你,也不知你是个什么尊贵的人物。”

东方鸿飞没有心思和她聊天,说:“小姐不肯代劳,我只好自己拿去了。”说罢,双臂用力一撑,挣扎着坐起来。

“你别动,我拿给你!”她忙从书桌上拿来一沓报纸放在床脚,指着上面的血迹说:“看你吐的。”

他拿起《大公报》,掠过那触目惊心的标题,紧紧地闭住眼睛,顽强地克制住悲怆的情绪,咬着牙关往下看。数十字的小标题写着:蓝色妖姬色事男子粉面骷髅一朝脓血戕害无辜掠盗无数荒婬无度万劫无复东方鸿飞一把将报纸揉成团,扯得粉碎,脸色气得铁青,狠狠地骂着:“无耻之极!”

“你骂谁?”高天芳一直托腮坐着,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神情变化。

“我骂这说不尽谎言的报纸!”他又拿起《午报》,那新闻写得更为详细,似撰稿人亲临其境。

“巨盗蓝宝珠女。貌美喜着蓝装。谓蓝色妖姬。笑靥醉人而柳眉如刀,杀人于笑谈呢语之问。所害者无计数也……四月廿一日夜,奉天军警数百围和聚兴绸缎庄若金汤铁壁。众盗匪麾集密室男女嬲戏而全无察觉。遂一鼓聚歼之。匪首蓝被伤后遭擒,余者全部毙于当场……

“蓝匪身伤血如涌泉。伏法之际双目流泪似有乞盼。面南跪拜不知与谁者诀别。

笔者以为个中必有蹊跷。蓝匪于廿二日夜饮弹毙命。据行刑官云。尸僵如冰而泪痕不干。若非盗匪,睹者必有怜香惜玉之感。作悲秋红颜凄苦之唱。“

东方鸿飞扔掉报纸,仰天叫声“宝珠”,捂住脸痛哭。他知道自己投信的当日,宝珠就被擒了,是赵霄九截获信后拍过电报,是他东方鸿飞害了自己的妻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拉鬼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