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妖姬》

第03章:末代镖王

作者:桂雨清

末代嫖师刘十牌曾是“德胜”镶局的最后一批高徒。

随着热武器兴起和交通、通讯工具的发达,镖局已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刘十牌原名刘德武,是“德”字镖局八代弟子。

当年“人门”时,只做名趟子手,摇旗呐喊,闻风报信。年迈的缥头从“落子馆”娶回个唱曲儿的小娘,女人一眼看中刘德武魁梧的身材和圈着胡茬的厚嘴chún。夜夜风自绣枕吹,吹得镖头不得不提拔刘德武。镇局里有句粗俗的话,“若想吃香拜师娘”。刘德武倚靠石榴裙,春风得意。又在女人授意下,索性磕头认了镖头为义父。女人借病卧床,趁镖头外出,把他唤进内室,星眸睥睨,娇嗔儿子不来问安。时值炎热之夏,让刘德武站在床头扇扇子。女人又闹起腹痛,不住地轻吟,故意却装无心地把薄衾蹬掉,展现出白豚一样的身子。刘德武是乖巧之八、婬色之徒,早已*火爆炽,扔了扇子,两杯烈酒化做一盆烨火。日久天长,两人越发地如胶似漆,恨不得镖头暴病身死,好做长久夫妻。没有不透风的墙,女人见事要发,拿出银子,让刘德武买通黑道人物,把镖头谋害在一家妓院的檀木床上,做了无头之鬼。小寡妇哭得撞棺材,一派“愿随君去”的节烈;刘德武披麻戴孝摔罐扛雪柳,热闹得天昏地暗,把死人、发送了。

“鸟无头不飞,镖头殒了,可大伙儿总得吃这碗饭啊!”女人把人召集起来,郑重地说,嘴话说‘子承父业’,德武虽是年轻,可跟着老镖头也走南闯北有几年了,以后各位师兄弟可就多劳驾了,让他早成气候。“

众人一听,先散去一半。有的暗骂:“臭婊子。”刘德武不动声色,把含愤拂袖而去的人暗记心上。

镖局又支撑下去了,可连连“失镖”,都被兵匪抢劫了去。

守财奴般的老镖头虽积蓄颇丰,半年中竟赔损过半。刘德武洞察时势变化,见各家镖局纠纷倒闭,手下的人都私下做起生意,群心涣散。又看大清国的气数已尽,不得不私自盘算。他知道“干娘”是个水性扬花、婬性十足的媚人狐狸,常纠缠着他要撩帘做名正言顺的夫妻。一狠心,把镖局烧了,女人自然也成了一截焦木。他拿出一些钱来,对众人说:“各位均分了吧。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流出眼泪,对着盛“焦木”的棺材磕了头,抬出去与老镖头合葬了。

镖局人不愿追查内情,拿着钱各奔东西。

镖局散后,刘德武揣着银票想到江南去,在店里却被人打劫了。至今想起,他心仍有余悸,但始终想不出蒙面人的来历。那人自梁上跳下,落地如踏棉上,阴笑着说:“德胜镖局的好徒弟,杀师霸母,你做的事瞒得别人,可瞒不过我。”

刘德武跪地求饶,把全部财物都奉献出来,以全性命。蒙面人持着寒光凛凛的尖刀,说:“我不杀你,死和睡着了一样,那就便宜你了。一,我要你一只‘招子’”,鼻子上开个花儿,让窑姐都闭眼让你x.二,留下钱,让你沿街去打‘莲花落’。“

蒙面人坐在床上,先把银票装起来,像猫戏鼠般地摆弄着失魂的刘德武,认为他是刀下之祖,随意宰割。谁想客栈外响起杂乱的枪声,随之,院门被撞倒了,涌进不少人来,南腔北调地骂街呛喝。趁蒙面客捅破窗纸向外窥视的时机,刘德武一掌打翻油灯,高喊:“救命——‘提里一片漆黑。刘德武眼见微光一闪,连忙趴在地上,”唆“的一声,尖刀顺着头顶飞过,扎进墙板。蒙面人”刷“地攀上房梁,顺着天窗走了。

推门而人的是几名持枪的兵勇。点着灯后,一个头目模样的斜着眼,操满口江南腔问:“你喊哈?这屋里进啥人了?”

“蒙面人,刚、刚走。抢钱想杀我。”刘德武胆战心惊。

“抢你钱啦?”

“刚走,还追得上。”

“搜!”打河南腔的官一声令下,几名兵勇饿虎般地扑上来,但刘德武身上已一文不名了。

“俺日你奶奶!俺们抓的是革命党,追,追个球!”河南腔官骂骂咧咧地带人走了。

“打着了!在水塘边儿躺着啦!”院里有人高喊。

“是革命党吗?”

“好像不是。还有气儿哩。”声音很低。

“打死了,带走领赏。”语气更低。

刘德武恨不得死的是蒙面人,那样,他的丑闻和罪恶就将成为永远的秘密了。

东方鸿飞是从堂伯嘴里知道这段隐情的,他即是那位蒙面人。当时,他酒后兴致勃勃地说:“娘的,该着狗东西撞大运。”

“不管如何,您老替镖头出了口冤气。”东方鸿飞说。

“那到未必。”堂伯醉醺醺地说,“我早就与刘镖头相识,论交情有那么一点。老家伙是铁公鸡,琉璃耗子瓷仙鹤,一毛不拔。我借钱娶你二娘,竟碰个软钉子。鸿飞,咱当大内侍卫,耳目多呀!走镖的行当非得上结官府下通匪盗……”他喋喋不休地说着。

东方鸿飞才明白堂伯娶姨太用费的来源,由不住地说:“原来您老的钱是刘镖头的。”

“嗯。”堂伯面呈愠意,说,“皇恩浩荡,俸禄不少,能够你那二姨花几天的?她那只翡翠银子值多少钱?话又说回来,我没强夺刘镖头的血汗钱,只是巧取刘德武狗东西的不义之财。老刘死后没苦主,他九泉有知,也愿把钱给我。小子,记着这句话,英雄盗匪、君子小人之差,就差在一个‘心’字上,用心者而得。大凡世人,莫不为名利所驱使,巧取者为君子英雄,豪夺者以盗贼小人而论。”他得意地捻着胡须,忽又黯然神伤地说,“我刀下从未逃脱过一个人。刘德武算是我一生的败笔,好在他未见我真面目。鸿飞,话说到这儿,算投石封井。”

默默无语的东方鸿飞陷入沉思,一连数目,反复琢磨着堂伯充满人生哲理的话,很难判评正误。

“那‘刘十牌’这绰号是怎样得来的呢?”赵霄九问。

“听我慢慢说。”

早春日短,阳光微弱,变深后,天气便寒凉起来。东方鸿飞见赵霄九穿得少,说:“不耐寒的秀才,喝两蛊酒暖暖身子。”把他拉进酒馆。

要了几碟小菜,一壶汾酒。东方鸿飞望着窗外飘拂在风中的酒旗说:“我时常是‘独酌无相亲’。人生难得一知音啊!来,喝。”

“警长,我不大会喝。”

“霄九,我看人是不会错的。警察厅多是酒囊饭袋、鸡鸣狗盗之徒。痛君子、孔方兄,可惜你一个清白、纯洁的学生,竟落脚这肮脏的地方。”

“警长,无报国之门啊!”赵霄九一盏酒落肚,话便多起来,“我非良拣,难撑大厦之倾。当初,我们这些总想以教育救国的青年,谁没有断头颅而喷溅三尺热血染碧霄的凌云志?我曾作过一首小诗,后两句是‘有血当作东大彩,一缕忠魂绕九霄’。

霄九的名字就是那时改的。唉——“他重重地叹口气,”后来,大家都散了,殊不知历史是‘涨潮便有落潮期’,血容易热的人,凉得更快。我总比沉沦和叛逆信仰的同伴强些。当个有良心的警察以求温饱,此生足矣。“

“用句时髦的话来说,你太悲观了。”

“警长,你又何尝不是?”赵霄九为东方鸿飞斟满酒,说,“我虽然初来乍到,可时常留意你。你的目光充满抑郁,心情不好时就到操场上打枪。说真心话,我倒不佩服你的神枪,能打落满天飞蝇,不过是个枪手。我敬佩你的是为人,是品德。你从未打过犯人,不畏权势,不贪女色。我是故意用《美人潮》的书来试探的。”他调皮地一笑,机智的目光闪在眼镜后面,“警长的心事瞒不过我。”

“什么?“东方鸿飞把端起的酒盏放下,投过一束犀利的目光。

“西楚霸王曾说过,刀剑不如操敌万人之前。”他又抹抹眼镜,他经世故般地说,“不登极蜂,难见日出,大鹏无翅,何以九霄?”

东方鸿飞哈哈大笑起来,满堂人都扭过头来。突然收敛笑容,依旧冷面地说:“霄九,你错看我了!也许我会落个斩断尘念,去伴青灯黄卷的下场。眼前摆的不是青梅酒。”

“警长……”赵霄九有点惊慌。

“冲你一席肺腑之言,就称我为东方兄吧。不敢说我有对慧眼,以你的才智,不出三载,就能腾达。小兄甘愿做你的上马石。来,喝!!”他仰首喝干一盏酒,拦住想分辨的赵霄九,“兄弟,咱还是言归正传,说那个刘十牌吧。”

“东方兄,我看低你了……”有些疚愧。

“不。这是什么地方?”

“‘杏花村’酒楼。”赵霄九诧异地回答。

“好,记住我的话,”东方鸿飞的脸渐渐泛红,“为民为官,要行得端,走得正,生死光明磊落,阎罗殿上心不虚!”

赵霄九谦虚地点着头,像学生聆听着师长的教诲。

刘德武身无盘缠,去不成江南了,只好往回本地吃起回头食来。“天成”当铺相中他是镖行出身,好歹会些武功,便收留看夜护院。刘德武倒也能屈能伸,先把荣辱置之身后,只求有槽饱食吃。

当时,谁也没见过他的武功,所以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有时,嘴尖舌巧的伙计还嘲弄几句,说:“德胜镖局的缥师大概都是翰林出身,见了盗匪是‘儒将动口不动手’,以德服人也!”刘德武只当耳边风。只有老掌柜汪廷辉同情他,背后常对众人说:“德武总是德胜镖局的末代当家人,能没几手压众的绝活么?名人不露真相呀!话说回来,他真的是一无所长,我还管不起一碗饭?”

“德武,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狗眼看人低。”老掌柜竟把他请到内宅,摆下酒菜款待。

“承蒙老先生传爱。”刘德武抱拳施礼,坐下就吃。急食豪饮的神态没半点扭捏之情小家子气。吃得老掌柜不住地点头,满眼是笑。

刘德武用酒送下一块肥肉,说:“老先生福胡佛心,拯刘某于穷途末路,山高水低,总有我报答您老的时候。”

“英雄落难啊!德武呀,十年风水轮流转,不受难,不成佛,从古至今,有多少英雄被世事所困。”老掌柜“呼噜噜‘地吸着水烟,一席话说得刘德武仰天长吁短叹。

一天傍晚,店铺正要打烊,有位商人模样的山东大汉横着膀子往里闯,嘴里嚼着根生葱,辛辣、腥臭的汗液淌满下巴。两个伙计直搐动鼻子,但还是打起喷嚏,趁揉眼的空儿,大汉已经钻进去了,嚷着要找朝奉,说要典当祖宗传下的宝物。

朝奉戴着花镜,鱼鹰般地伸长脖颈,看不出那根煤灰色的轶棒哪出色。朝奉敲打着,屏住呼吸,试探地问,“您开个价吧。”

“俺要不是生意蚀本,还不当哩。你先给十根金条吧!”

满屋的人“嗡”的一声像烧了蜂房,几名健壮的汉子就要挽袖子亮拳。老掌柜托着水烟走过来,恭谦地说:“先生,小号实在拿不出十根金条。包涵,包涵。我看先生也是武林中人,讲的是侠义二字。您不为难,不会当祖传的兵器。您是‘当锏卖马’的秦叔宝……”

“俺不懂!“大汉吼起来。

“得,东西您收回。”老掌柜回头喊,“二喜子,拿五十块大洋来!”

“耶,拿俺当花子么!”大汉瞪起眼,眼白上弯曲着几根极粗的血丝。

“不当!”二喜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身高体壮,曾练过几个月‘罗汉拳“,几十斤重的石锁玩儿得像陀螺。

大汉走过去,抓住二喜打过的拳头,使劲一拧,窝到背后,抬起右膝一项,二喜的头便撞到墙下,额上凸出青枣大的包来。大汉走出屋,眼在地上扫着,‘补“,把铁棒插在脚下的砖上,入地足有半尺。二喜吓得吐出舌尖,那块砖不裂不碎,只是中间穿透个窟窿。众人都明白,这位讹诈的是位高人。

“宝号的爷们儿,出来练练杠子吧!”仰天狂笑。

伙计们都傻了眼。老掌柜的水烟早掉在地上,不知被谁踩扁了。“完了,我得罪谁啦!”面如槁灰,慾哭无泪,干嚎两声就要瘫在地上,被朝奉扶住。朝奉知道老掌柜一直抬举刘德武,在耳畔悄声说:“叫德武吧。”

“叫他?”二喜读着额头的疙瘩,没好气地说,“不知他蔫在谁的裤裆里了,这时候能掀起来吗?”

“去叫!”老掌柜跺脚喊着。

“我来啦!”声落人至。刘德武迈着悠闲的步子踏出来。折扇一合,抱拳说,“哪路的朋友?里面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末代镖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妖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