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潮》

第10章

作者:关仁山

1

挖泥船上的午餐是这样的丰富,高天河经不住赵小乐和船员们的相劝,喝下几口烧酒,顿觉浑身热乎乎的,头也稍稍有点晕。眼瞅着白瓷大碗又轮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说不能再喝了。酒碗里的盐化老窖白酒漂着油星和汉子们的唾液,特别是赵小乐喝酒的时候,厚厚的嘴chún总是在碗沿儿上搜刮一遍。除了不胜酒量外,他也不习惯这种轮圈转的喝酒方式。

见高天河不喝了,赵小乐说:“高技术员,你跟我们四菊喝酒咋那么能喝呢?”

高天河笑着说:“我不习惯这种喝酒的方式,转着圈儿,跟间接亲嘴似的。”

一群船员们都笑了。副船长问:“小乐,他跟你妹妹喝酒是不是用的碗啊?”

赵小乐不假思索地说:“是,用碗!”

副船长笑着逗高天河:“啊,你小子,重色轻友,跟女孩就喝,跟我们就耍滑?喝,灌他!”几个汉子就嚷嚷着要给高天河灌酒。

高天河连连推脱着,眼镜都被耍掉了,摔在船板的勾贝杆上,当时就碎了。眼镜一碎,人们就不闹了。高天河眯着眼睛抓起眼镜框子,说我得马上配眼镜去。

高天河等着赵小乐吃完饭,就搭乘赵小乐的白茬船去了岸上。赵小乐驾船的时候,跟高天河说起老蟹湾闹赤潮的事情,高天河马上就想起他姐姐的孵化场。赵小乐设好气地说:“我姐恨死你啦,那天我姐姐到挖泥船上找过你!可你小子躲啦!你知道吗,刘连仲的造纸厂关门啦!四菊发动俺爹和朱全德老汉把他治服啦!”

高天河微微一愣,问:“是吗?”

赵小乐大声说:“四菊知道刘连仲欺负你啦,气得她打了刘连仲一嘴巴。刘连仲厂子关了,还找四菊道歉呢!高技术员,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不能眼见着四菊他们赔本啊!四菊知道对不住你,她也不好意思来找你啦!”

高天河愣了愣,说:“小乐,我是想管四菊的事,就是怕熊大进副总指挥知道了,批评我!谁知道那个姓刘的小子是不是又到海港来闹!我图个什么呀?”

赵小乐咧着嘴说:“你这人真没劲,前怕狼后怕虎的,哪还有点男子汉的气魄呀?你看我,大丈夫敢作敢当。熊大进算什么?他不还得听俺哥的?”

高天河想了想,说:“小乐,一会儿你回去,就说眼镜不好配。我去四菊那里,千万给我保密,啊?”

赵小乐笑了:“这还像个样儿,四菊算是没白给你用人奶洗眼睛。你真帮四菊把虾苗保住了,我们俩跟俺大哥说。提拔提拔你!”

高天河说:“我可不图那个!”

赵小乐跟着高天河到盐化县城配好眼镜,就又亲自把他送到了去四菊的孵化场的小路上。小乐走了,到朱朱发廊去了,高天河自己往四菊的孵化场里走。滩涂上一片低矮的胡林,紫色的胡林紧抓着地皮,紫红是它的真面目。他弯腰摘了一株,他是欣赏和疼爱生活的人,觉得胡林很像他自己:胡林根植在盐碱滩上,永远也长不大,总是默默做着童年的梦。他的童年,多么的悲惨。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他的父母躲过了那场大地震,却在家里中煤气死去了。他是跟叔叔长大的,他生长在北龙市的一个小巷里,并没有见到过大海,可他偏偏上了海洋大学,一毕业就分到北龙港来,整天与波涛滚滚的大海打交道。他慢慢喜欢上了大海,还喜欢上了海边的人。几次风暴潮袭来的时候,他有着本能的恐慌,对大海的向往变成了憎恨,可他在征服风暴潮的过程中,又对大海产生了感情。公园里的老虎恶不恶?我们不还照样要保护它吗?变幻莫测的海洋啊,我们真正爱护它的时候,它就像驯服的老虎,为我们人类服务。他曾捧起过一缕像金属溶液一样沉重的海水,这沉重里有我们未来的希望!所以他在盐化科委的邀请下,办了一个海洋知识讲座,他由此结识了海边的好多男男女女,他像喜欢大海一样也同样喜欢上了海边的人。

他踩着厚厚的胡林叶。这胡林冬天也不变黄,像一滩红油洒在那里,它的叶子踩上去松软而富有弹性。快到孵化场门口时,高天河看见里边聚集着黑压压的人。他愣了愣,走进去时,看见一个很激烈的场面。这群人大多是妇女和老人,他们是孵化场的股东,也可以说是合股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村里的养殖专业户,他们虽说没在孵化场入股,可他们把预订虾苗款预付给了四菊,现在见到虾苗死了,就闹闹嚷嚷地找四菊要钱,有的老人还哭哭啼啼的。四菊围着一个围巾,蔫头搭脑地解释着:“你们不要听见风就是雨的,俺赵四菊不会跟你们赖账的!”

有个老太太说:“这年头的人难说,你就是赖账,俺们也没辙。你大哥当市长,你姐夫当县长,俺们现在不要回钱,跟你打官司都不会赢的!求求你,四姑娘!”

四菊为难地说:“俺没钱,俺也不相信虾苗都会死光的!俺正采取补救的法子!你们就别添乱啦!好不好?俺四菊给你们立字据!”

一个老汉说:“四菊啊,俺们是眼瞅着你长大的,你的为人大家知道,可这灾难不讲情面啊!你亏个大窟窿,拿啥给俺们啊?”

四菊说:“可现在俺也没钱哪,钱都投资在孵化上了。”

有个年轻一点的小伙子激烈地说:“你说没钱不行!这年头,没有人说自己有钱的!你再不答应,俺们就把你弟弟小乐的船拿来顶大伙的账!”

四菊瞪着眼睛:“你敢?那是俺弟弟的财产!”

小伙子说:“你和你弟弟不是没分家过吗?你不答应,就找你爹的造船场要钱!”

高天河吓得吸了一口凉气,一时没了主意。

那个老汉说:“走,咱们找赵老巩要钱去!”

四菊是个孝顺女儿,她拉起架势搞孵化的时候,就是想帮这个家的,她不能让爹和大哥跟着她着急上火。她红着眼睛拦住了众人:“都给俺站住!咱老蟹湾的规矩,父债子还,哪有女儿账让爹还的?你们听俺说,俺心里有底,孵化场不会垮的!钱也不会黄的!万一出了大的窟窿,俺四菊就是贷款也还你们!要是贷不来款,就拿俺四菊活人顶账!这话说到家了吧?”

小伙子说:“你?俺们养不起呢!”

还有人问:“你拿啥担保?”

四菊大声说:“俺拿人格担保!”

小伙子摇着头:“你人俺们都不要,人格算什么?这年头的人格还他娘的是人格吗?人格还顶不上一截狗杂碎呢!”

孵化室里的空气凝固了。

四菊脸色苍白,眼睛冒火,她狠狠咬住嘴chún,慢慢的,她感到齿间有了一股滚烫的血腥味。她发疯般地从头发上取出白亮尖细的发卡,瞅冷子往胳膊上一划,她白细的胳膊上顿时就渗出一条血珠儿,一滴一滴流下来,掉在她的脚面上。她猛然抬起头倔倔地吼:“你们不信俺的人格,你们还不信俺这血吗?”吼着又重重地划了一道,接着说:“你们要不信,俺就这么划下去,直到俺四菊流干这腔子血!”

要账的人们便了眼,惊呆了。

高天河眼直着,愣了片刻,就不顾一切地扑过来,紧紧地抱住四菊,一把夺过带血的发卡,扔出去,他感到四菊的身子剧烈地颤抖。四菊见了高天河,她一头扎进高天河的怀里委屈地哭了。

高天河一手捂住四菊流血的胳膊,一边扭头说:“乡亲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何必这么逼她一个姑娘?我是海港的技术员高天河,听说四菊的孵化场闹了灾,我就是来帮她度过难关的!请你们相信四菊,也请你们相信我高天河!这个坎儿会迈过去的!”

小伙子认识高天河,说:“你不是在县科委给俺们讲课的高技术员吗?”

高天河点点头:“乡亲们,饶了四菊吧!”

小伙子说:“给高技术员个面子,俺听过他的课!”

四菊的喉咙里挤出一阵短促的呜咽,身子软软地跌落在高天河的怀里。在场的人都蔫了,有的人眼里涩涩的。在场的一个老汉,挥了挥手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啥?非逼死两口子不可吗?走吧,走吧!”

高天河说:“不走也行,你们就看着我高天河,怎么把虾病治好,怎么让孵化场再活起来!”

人们与高天河说了几句话就散了,有的老人过意不去,还安慰了四菊几句话,也惴惴地走了。人群一撤,高天河就用自己的手绢给四菊的胳膊包扎好,心疼地说:“四菊呀,你是个傻姑娘!哪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他们能把你怎么着?”

四菊哆嗦着嘴chún说:“他们太气人啦!乡下人就是见识短,榆木脑袋不开窍!你说,俺赵四菊能够欠他们的钱吗?这阵儿俺确实倒不开手!俺的大嫂在澳洲留学,开车撞了外国人,从俺这用了点钱!”

高天河惊讶地说:“你哥是个大市长,还从你这儿拿钱?”

四菊撇撇嘴说:“你别瞧他当市长,他没钱,原来那点积蓄都让俺嫂子出国折腾光了。俺大哥又不是那种贪昧心钱的人!”

高天河心悦诚服地说:“你哥是个好官,平易近人,没官架子!工地上的人都愿意跟他说话。熊大进副老总本来要求调走的,就是因为你哥才留下来了!上次我的眼睛被黑沙喷坏了,也是你哥让司机给送到县医院的!”

四菊哎哟了一声,高天河赶忙问:“是不是疼啦?”

四菊生气地说:“人家到挖泥船上找你,听说你躲了,不愿见俺!俺是老虎咋的?”

高天河不好意思地说:“小乐跟我说了。我是因为不愿意让刘连仲生气。他够狠的,跑到我的单位去闹!小乐说你打了他!”

四菊说:“刘连仲算是让俺给治服啦!他承包的造纸厂愣让俺爹和朱朱她爸给搅黄了。唉,这几天俺们想到船上找你呢,一是他给你道歉,二是俺们想求你给医治虾苗。这可怎么办呢?”

高天河说:“你让小乐找熊大进给我请几天假,我沉下心来研究。”

第二天的上午,四菊和刘连仲去了海港指挥部,找到了熊大进,给高天河请假。熊大进听说海港的养殖户遭了灾,满口答应让高天河过去帮忙,并提供港口现有的一切实验设备。

四菊和刘连仲亲自到挖泥船上接来了高天河,刘连仲家里的孵化池也遇到了同样的灾难,他很诚恳地向高天河承认错误,就差给高天河作揖磕头了。

高天河搞起研究来是没白天没黑日的,他频频地从虾池里提取海水,沉重地说:“目前的渤海湾污染相当严重,这次的赤潮与周边污染关系很大。眼下不仅近海养殖,就是到远一点的海域,渔业资源也出现严重的衰退现象。捕捞的海产品当中,有幼鱼、幼虾,去年大小黄鱼产量,就比十年前减产了百分之七十二啊!很可怕呀!”

四菊静静地听着:“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高天河高兴地说:“哎,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的大学班主任老师,在山东烟台养殖基地,海水试养罗非鱼获得成功!明年春天,我把他给你们请过来!”

四菊欢喜得不顾胳膊疼,一下子搂紧了高天河的脖子,朝他的额头亲吻了一口,弄得高天河红了脸。四菊还想亲他的时候,看见刘连仲担着一桶海水走进来,赶紧缩了缩脖子。等刘连仲进来了,高天河向他们提了一个建议:“我建议你们把目光放得远一点,北龙港眼瞅着就要建成通航了,这里肯定会热闹起来。你们干脆聚敛资金,建一个海洋养殖所,既养殖又收养。再盖个小型的展厅,将来这里变成旅游胜地了,稍一改装就是海洋馆啦!参观收门票,也能发财哩!”

四菊眼睛放光:“连仲,干不干?”

刘连仲笑着说:“好哇,等俺的纸钱收回来,就把钱投在这上面!俺算是想通啦,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咱不能对不住海哩!不能砸了子孙的饭碗哪——”

四菊瞪着他:“你呀,良心还没丧尽!”

刘连仲憨憨地咧着嘴笑了。

2

盐化县委常委会照常举行。

人们并没有注意这个不同寻常的常委会,将是柴德发书记和白县长在盐化告别政治舞台的最后演说。没有人发现楼下的警车,是雷娟局长带来的,更没有人发现雷娟坐在车里等待着他们。这样的时刻的确能让人在恐惧中生发许多联想。

柴德发书记的嗓音还是很响亮的,他与白县长刚刚从澳大利亚考察回来。尽管赵振涛市长没有领情,他们还是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暴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