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潮》

第04章

作者:关仁山

1

盐化再度告急,赵振涛被紧急召回。

天堂和地狱只一步之遥。盐化的事情并没有按着高焕章的意愿发展,而是连续不断地出事。大概是下午三点,高焕章与盐化县委的柴书记谈完话,准备回北龙时,接到了北龙市检察院副院长兼反贪局局长雷娟打来的一个可怕的电话。她郑重地告诉他,盐化富强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卢国营行贿受贿案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卢国营是在一个月前收审的,经过一个月的审查才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严格说是风暴潮冲毁了他的心理防线。他听说跨海大桥倒塌了,整整两天没有吃饭,交代出两个受贿的重要人物:盐场场长李广汉、北龙港副总指挥施英民。专案组也找到了这两个人分别受贿十六万元和三十万元的确凿证据。由市政法委和检察院批准,对这两个人进行拘捕审查时,出现了意外:李广汉出逃,下落不明;施英民则跳海自杀了。高焕章接到电话后很久说不出话来,心跳加速,太阳穴很疼。隔了几分钟,当北龙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韩炳良也打来了同样的电话时,高焕章让韩炳良请北龙市检察长严春友和雷娟来见他,同时让秘书也去找正在看父亲的赵振涛市长。

赵振涛在老河口的堤岸上走着,他不时地问自己:真的成了北龙的代理市长了吗?

太阳很毒,蒸得老河入海口的老船蔫眉搭眼地走了相。涨潮了,泥黑色的大海滩响起了重重叠叠的噗啦声,赵振涛看着起落的潮水心里很不平静。一艘艘机帆船喷着黑烟子朝入海口驶去,每艘船入海时还放了一挂响鞭。赵振涛很想搭艘船去海里找老爹,看看老人洗澡摔跤的样子,那一定是非常开心的事。时光啊,不知不觉就顺着老河流走了,流进了滚滚滔滔的大海,爹老了,他也长大了。看着潮水,他记起了秦皇岛孟姜女庙的一副对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人生就是这个样子吧?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天上的浮云,浮云成蘑菇状,一朵一朵的。

走着瞧着,他发现河堤上停下一辆桑塔纳轿车。齐少武从车上走下来,笑嘻嘻地说:“大哥,我想跟你谈谈。”就像狗皮膏葯一样死死粘上了他。

赵振涛很不耐烦地摆摆手:“你让我清静一下好不好?你跟海英的事我都知道了,剩下就是好好过日子啦。”

齐少武诡秘地说:“我想跟你谈谈盐化的事。风暴潮是过去啦,可盐化的风暴潮还刚刚开始!你是一市之长,躲也躲不开,我是怕你吃亏!”

赵振涛不想先人为主,他想凭自己的直感来判断盐化以及北龙的事和人。齐少武见赵振涛对自己的提议不感兴趣,愣了愣,只好亮出了自己的隐秘:“大哥,是亲三分向,往后咱是一家人。我正是为了你,才孤注一掷的!你就是骂我,撤我的职,我也不后悔!”

赵振涛被齐少武说糊涂了,大声问:“你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什么孤注一掷?”

齐少武咬了咬牙,说:“昨天夜里盐工闹事,是我搞起来的!”

赵振诗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你?你——”

齐少武向周围看了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上车!”赵振涛果然被齐少武牵着鼻子走了,他跟着齐少武钻进汽车。

到了蟹湾乡政府,走进齐少武的办公室,赵振涛连齐少武给他沏的茶水都没顾上喝,就十分气恼地逼他快说,晚上他还要回家看老爹呢。齐少武闷闷不乐的脸上透出一层暗淡的阴影:“大哥,北龙的事很复杂,你知道胡勇市长是怎么走的吗?你知道跨海大桥是怎么倒塌的吗?你知道北龙港与盐化是什么关系吗?请你这市长大人听听,我这小乡长是怎么看的!”

赵振涛不禁为齐少武的语气和神态吃惊,他这个小乡长竟敢用这样大的口气跟他说话,如果不是神经错乱就是想摸底。可他毕竟是他的妹夫,妹夫向大哥说些心里话他还是能够听下去的,他焦急地问:“你先说,你为什么鼓动盐工围攻县宾馆?是不是把李广汉当成了对手?是不是因为他也是下一届副县长的候选人?”

齐少武爽朗地大笑:“大哥眼够毒的,我跟大哥没啥可瞒的。这是一个原因,可我还有一个目的,我是为了大哥你哩。”

赵振涛疑惑地问:“你口口声声说是为我,这从哪里说起呢?”

齐少武静静地说:“这得先从高焕章书记说起。这个老书记,我很佩服他,敢说敢干,对北龙有感情,干工作有一种拼命三郎的精神。可他的毛病也同时暴露出来:武断、专横,眼里不容人!就说胡勇市长吧,这个年轻的市长没少干工作,尤其是北龙港,你不是不知道吧。开玩笑,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没有市长的支持能有今天的规模吗?可那个姓胡的嫩啊,高书记跟他没吵没闹,他稀里糊涂地就滚蛋啦!为啥?是他高书记玩得高明!如果说是这场风暴潮卷走了胡市长,还不如说是高书记弄走了他!”他说着,不时膘着赵振涛的脸色。

赵振涛生气地说:“不能这样评价高书记,老高在省城的情况我都知道,他从来没有给胡市长打过什么小报告!”

齐少武认真地说:“你别拿自己不当外人,高书记跟省委说什么还请示你吗?就是撇开这个不说,高书记年事已高,他又是一把手,风暴潮带来的后果应该由他来承担,可他却稳坐泰山,吃亏的却是胡市长!这难道不值得你三思吗?我是怕你成为第二个胡勇!”

赵振涛摇了摇头,说:“这是省委的组织决定,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猜疑,没有任何根据!我不准你说这样的话!”他说着,转身就要走。

齐少武也摇了摇头,说:“大哥,既然你允许我喊你大哥,就请耐心听我把话说完。实话跟你说,我虽说是个乡里的小头头,可一直走着上层路线,上边的事我们都有耳闻!我与高书记没仇没怨,又与胡市长无亲无故,今天我跟你说这些,是怕你吃亏,怕你在盐化问题上栽了。因为胡市长就栽在盐化的问题上!栽在盐化也就是栽在北龙港!”

赵振涛还是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盐化与北龙港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呢?”他的话音有些颤抖。

齐少武吸着烟说:“北龙港在我们乡的地埝儿上,我最有发言权。北龙港是胡市长搭的班子,熊大进、施英民和刘印才这些副总指挥都是胡市长找来的人。高书记最瞧不上眼的就是这伙人。而盐化县的班子是高书记亲手搭的,柴书记是他的红人!高书记把跨海大桥从港口分给盐化就是一个例证。”

赵振涛叹了口气,继续问:“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大不了港口和地方有些扯皮!将这两个班子调整掉就是啦!”

齐少武说:“没那么容易,这两个班子虽说是面对两个主子,可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他们在私下里勾搭,互惠互利,幕后的勾当要多丑恶有多丑恶!”

赵振涛一愣:“有这么严重?难道洪洞县里没好人啦?我不信。这次灾后到家乡,我还是感触很深啊,这里还是变化很大嘛!我们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干部队伍,能有今天的改革成就吗?”

齐少武掐灭烟头,咧咧嘴说:“你看你看,又跟我打起官腔来啦!不管你听不听,我是一片好心。反正你想有所作为,就得在盐化和北龙港的班子上动大手术!动了,还不能让高书记怎么着你!嗨,你不知道吧?一个月前,盐化富强建筑工程公司老总卢国营因行贿罪给抓起来啦!这个姓卢的能量大,盐化县压根儿整不了他,是北龙的铁女人雷娟把他给抓啦!听说这小子能抗,到今天一个字没吐!这还不是有后台给撑着?”

赵振涛并不吃惊地说:“这样的败类哪儿都有,我们就是要一边建设一边反腐败!”

齐少武说:“如今哪儿都是阳光灿烂,哪儿都是问题成山!”

赵振涛很严肃地说:“少武啊,今天的话就说哪儿到哪儿了。关于盐化和北龙上层的事,不要瞎议论。盐化够乱的啦,你就别添乱啦!这样对你有好处!你一步一步干到今天不容易呀!特别是你在这次大灾中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

齐少武诚恳地点着头:“是,大哥,往后我听你的!”

赵振涛板了脸说:“像昨天晚上的事,你太没有组织原则啦。累了我一宿不说,弄不好要出大乱子的!我和高书记心里一直琢磨,潘书记到盐化,怎么这么快就让盐工们知道啦?原来是你小子捣鬼!嗯,我记起来了,你在盐场做过副场长。”

齐少武咬了咬牙说:“我是想让潘书记知道,盐化问题严重,以后出了啥乱子,别只听他姓高的一面之辞!也让潘书记知道你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他诡秘地笑着。

赵振涛突然觉得齐少武这个人有可爱的一面,他有着农民式的狡猾,能屈能伸。就说海英的事吧,他既然能跟海英离婚,就说明他不爱海英了,但赵振涛的到来,又使他在短时间内作出调整。这样的人很可能成大事,但也是很可怕的,他的胆子也太大了!

果然让齐少武给猜着了,赵振涛想心事的时候,高焕章的秘书小吕将电话打到蟹湾乡政府来了:高书记让他快速赶回盐化县宾馆,有要事商量。赵振涛痛苦地摇了摇头,每次看老爹都有突发事件给挤占掉,看来他回北龙任职将要走地雷阵啊。他让齐少武去老爹那里告个信,晚上不能陪他老人家喝酒了,他心里歉歉的。

往盐化行驶的汽车上,赵振涛扭头朝河对岸张望。天色不久就完全墨黑了,河堤上怪兽般的树影,一闪一闪从车的两旁掠过。他看见蟹湾村的灯火瞬间就亮了起来,他在心里默念着:爹呀,您老人家说过,人这辈子不当宰相就当良医。无官一身轻啊——

如果不上大学,赵振涛就是一个造船的好手了。老二振生不愿造船,小乐喜欢在海里耍,还在小时候,老爹就看中了他。老爹亲呢地拍着他的天灵盖几:小涛是个造船的好料子!高中毕业有一段日子,他就在家跟老爹造船。他是一个好木匠。从木匠到市长,这里要有多远的路要走啊?

燥热。赵振涛受不了汽车里的空调,让司机关掉,打开了车窗,凉爽湿润的海风吹进来。哪里是受不了空调,是齐少武的话在他的脑子里滚成乱麻。这阵儿,晚风以一种冷酷的姿态吹拂,他的目光像尖锐的金属片一样刺进黑暗中。走了一阵儿,赵振涛看见了海港指挥部的灯光,这灯光像火焰,一下子刺疼了他的眼睛,也燃起了他满腔的激情。此时汽车里正播放着费翔唱的一支歌:

你就像那一把火,

熊熊火焰温暖了我——

你就像那一把火,

熊熊火焰燃烧了我——

2

其实,在许多方面,赵振涛觉得雷娟比高焕章更冷静理智。高焕章先是没鼻子没脸地臭骂了一通柴德发,埋怨他没有做好盐化的工作,竟然上报李广汉这样的腐败分子做副县长,但他对柴德发的希望又还没有彻底失望。赵振涛不明白老高为什么对柴德发这样的庸才如此器重。

高焕章骂得柴德发抬不起头来,就把脸转向反贪局长雷娟,训斥道:“腐败分子是要抓的,可你们做事也太莽撞啦!在这大灾之后调整班子的非常时期,你们不应该添乱!这可好,弄得李广汉逃了,施英民死了。我跟你们说过多少遍啦,惊动北龙港的事,一定要上报市委研究!”

雷娟闷着声不说话,用眼睛膘着一言不发的赵振涛。检察长严春友沉不住气了,向高焕章解释说:“高书记,这几天我们找不到您,就跟政法委的韩书记商量了一下。我们怕错过战机就采取行动了,责任在我。”

韩书记也开口做了检讨。高焕章挥了挥手说:“这不是让你们检讨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要记住这个教训!”

雷娟还是不做声,在这个场合下,只有她和赵振涛两人一句话也没说。这样一来,高焕章反倒沉不住气了,他走到赵振涛跟前说:“赵市长,你说两句,表明你的态度!”

赵振涛眼见着没有退路了,想了想说:“刚才高书记说的,我都同意,对这个腐败案件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哪个人物!”他找不到更合适的话来了,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了。他话一出口就犯嘀咕了:高书记说了吗,要对这个案件一查到底了!

高焕章又让雷娟说话,雷娟说:“对于北龙来讲,我们知道北龙港的重要,因为这里是我们北龙的前线!百里荒滩,十分艰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暴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