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请薛仁贵》

第08回 闹金殿初试打王鞭 下圣旨一请薛仁贵

作者:郝艳霞

尉迟恭打了李道宗,怎么还上殿鸣冤呢?这是程咬金给尉迟恭出的主意。

李道宗跑了之后,程咬金过来对尉迟恭说:“大老黑,你把亲王打得那么厉害,你这官司非输不可呀!”

“这还不是你指使的吗?你不说,我怎么想起打眼、薅胡子来呀?官司若打不赢也只能怪你!”

“大老黑,你要真听我的话,官司还真不一定输。”

“嗐,你就别卖关子了,干脆你就说说怎么办吧!”

“好,李道宗不是上殿告你去了吗?你也上殿去告他呀!

你就这么这么说。万岁如若问起,我给你作证。”

就这样,尉迟恭才上殿鸣冤。

李治说,“宣鄂国公上殿。”

尉迟恭见了李治大礼参驾,李治一看鄂国公满面怒色,忙说:“爱卿,免礼平身。”

“谢万岁。”

“大佛寺可曾修好?”

“现已修好,回朝交旨。”

“爱卿为何暴打江夏王,并且还撕了朕的圣旨?”

“臣不敢。臣奉旨监修大佛寺日久,现得以回朝面君,恨不得肋生双翅飞上金殿,谁知法场今日杀我义子仁贵。微臣不知他身犯何罪,急于要参见我主问个明白。江夏王不让我上殿,他让我看圣旨。我识不了几个字,捧在手上看了半天,也念不成句。不知江夏王嫌我看的时间长了,还是嫌我笨,伸手一拽,把圣旨就给扯碎了。接着他说我把圣旨扯了,并且还要拿天子剑斩我。我一怒之下,就同他打了起来。他打了我,我也打了他。请万岁与微臣做主。”

“爱卿,江夏王已经把你告了。”

李道宗说:“万岁,臣并未打鄂国公。我被打,卢国公亲眼得见,万岁可以把他宣上殿来,他可为臣做证。”

李治一听,暗想:皇叔,你是不是让尉迟恭打蒙了,怎么找程咬金来做证呢?就冲着你这个证人,你的官司算赢不了啦!

尉迟恭说:“对,卢国公在场,也可作证。”

两个人说的是一个证明人,李治只好宣卢国公上殿作证。

程咬金大摇大摆上殿。李治问道:“程爱卿,方才鄂国公和江夏王争斗动手,你可看见?”

“微臣在场。”

“好。你做个证人吧。他二人谁打了谁,你要实话实说,一碗水端平,不准有一点偏向。”

“万岁,人所共知,我程咬金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谎。要问江夏王和鄂国公谁打谁?说实话,江夏王打了鄂国公,鄂国公也打了江夏王。圣旨呢,我看见的时候,是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半,怎么扯的,我没看见。反正,这么说吧,江夏王与鄂国公,鄂国公与江夏王,他们俩是两块豆腐炖汤——一个味儿!”

李道宗气得嘴chún直哆嗦:“程咬金,你说话可要有舌头哇!”

“李道宗,没舌头怎么说话呀!”程咬金转身对李治说,“万岁呀,我看江夏王八成疯了,他怎么见谁咬谁呢?”

李道宗暗想:程咬金,你就做损吧,你这不是拿我当狗吗?

李治心想:这官司也说不清啦!说道:“皇叔,你先回府养伤去吧!”

李道宗说:“万岁,臣的女儿死得好冤啊!”他害怕皇上饶恕薛仁贵,所以说了这么一句。

李治说:“皇叔放心,朕一定为御妹报仇,下殿去吧!”

李道宗只好下殿而去。

李治又对尉迟恭说:“爱卿,你也先回府歇息,三天后再来见朕。”

尉迟恭没动地方,口喊:“万岁,微臣冤枉!”

“爱卿有何冤枉,讲。”

“万岁,臣的义子薛仁贵……”

尉迟恭刚一说到这儿,李治就插话说道:“薛仁贵酒后无德,逼死御妹,按律抄家灭门。朕念他征战有功,才罪归他一人。爱卿不必为他求情。朕意已定,非杀不可。”

尉迟恭长叹一声,说:“万岁,臣上殿前已问过薛仁贵。他进京正遇见江夏王,江夏王上前拉马,要仁贵先到他府上。仁贵无奈,才到王府,三杯酒下肚后,昏迷不醒。等到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在金殿上。臣认为这里定有文章,望我主明察。若屈杀了仁贵,恐怕后悔晚矣。”

李治听不进去这些话,不耐烦地说:“爱卿,不要再提此事了,快下殿回府歇息去吧。”

尉迟恭仍然没有下殿,执拗地说:“万岁不叫我提这事儿,我还是要提。如果没有薛仁贵,哪有今日的大唐江山?如果没有薛仁贵,我主哪有九五之尊?我义子是正大光明的英雄,盖世无双的豪杰,绝不能做出那种缺德之事。如果万岁非要杀他不可,请先派人去查个一清二楚。若是真有此事,再杀也不晚。”

“事实确凿,不用再查了。薛仁贵已经多活四十天了。今日斩首,决不更改。”

“果真要杀?”

“果真要杀。”

“一定要杀?”

“一定要杀。”

“你杀不了!”

“你要做什么?难道你要反吗?”李治说完这句话,自知失口,后悔莫及。

“反?反就反吧!”尉迟恭憋了一肚子火,这下子发出来了。噌!一下抽出打王鞭。刚才,他说要试一试打王鞭,如今,真试上啦!

李治一看大事不好,急忙起身往后宫跑。

尉迟恭虽然发火了,但并不是真要造反,而是想吓唬吓唬李治,目的是想让李治放了薛仁贵。他一看李治跑了,随后就追。李治边跑边喊:“爱卿,你真反了?”

“我是反了!”

李治快跑到宫门的时候就喊:“快来救驾!”前脚一迈进宫门,忙叫:“来人哪,快把门关上!”

御林军已做好准备,见天子的腿迈进来,一下子就把门关上了,紧接着忙上闩。李治刚一迈步,又吓得直喊:“爱卿呀,松手,快快放开我!”

御林军、太监们呼啦一下子上来不少,齐说:“万岁,身后无人。”

“不对,身后无人,朕怎么迈不开步?”

大家一看,哟,原来门把龙袍夹住了。“万岁不必惊慌,刚才关门太急,不慎夹住龙袍,待把门打开,将龙袍拉出来,万岁就能走了。”

“且慢!宫门不能开了。鄂国公说不定就在门外,如果一开门,他冲进来,手举打王鞭,恐怕不是打朕一人,说不定打多少人呢!”

“万岁,那这龙袍?”

“不要紧,朕自有办法。”李治命人拿来宝剑,一回身把夹住的龙袍割开,这才长出一口气。

尉迟恭来到宫门前,见门已关闭,他连喊三声:“开门!”

里面无人答话,他抡起打王鞭冲宫门打去,啪!啪!啪!一连三鞭。打完第三鞭,尉迟恭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哎呀!鞭断十八节。

尉迟恭鞭打宫门,断了十八节,他觉得眼前发黑,浑身发冷,四肢无力,身子一晃,噔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不由一阵心寒。想当年恩师赠给自己此鞭时,说:“鞭在人在。”嗐,如今,鞭断了十八节,已不能称其为鞭了,人还活个什么劲儿呢?真是寿数已尽,天杀我也!

其实,他师父说“鞭在人在”的意思,是让他珍惜这把鞭,把鞭看做如同生命一样宝贵。可尉迟恭把这意思给曲解了,理解成:鞭在人在;鞭不在,人也不应当存在了。

他为什么这样理解呢?那个时代,人都迷信,他的战马本来是由于饥渴劳累过度而死,说起来,这本是正常的,可他认为,马死对他来说是不祥之兆。如今,鞭打宫门,用力过猛,十八节鞭断了,这也是正常的,可他认为“寿数已尽,天杀我也”。人若认准一条道,硬要走,那可真不好办呀!尉迟恭就是这样,如今,他认准“死”这条道了,所以就硬要“死”。

尉迟恭想起法场上的薛仁贵,自言自语地说道:“儿呀,为父救不了你啦!先行一步,咱父子九泉之下相见吧!”说完,噔噔噔噔,往前跑了几步,咚!一头撞在宫门上。扑通!倒在地上,鲜血流了出来。

这时,宫门门楼上有人大喊:“鄂国公撞头了!”

李治听到喊声,犹豫了一下,心想:尉迟恭会不会也象程咬金一样来个假撞头呀!于是命人到门楼上再去仔细看一看。

李治得知尉迟恭确实撞头之后,才吩咐把宫门打开。他走到近前一看,尉迟恭倒在血泊之中。他心想:尉迟恭虽然是自寻绝路,可也与我有关哪!他这一死不要紧,对我这即位不久的新君来说,人心所向,定受影响。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尉迟恭啊尉迟恭,你何必难为我呢?他跑过去抱住尉迟恭放声哭了起来:“老爱卿,你何必自寻短见呢?”

正在此时,程咬金与众国公风风火火地跑来了。尉迟宝林、尉迟宝庆边跑边喊:“爹爹!”

李治惟恐这哥儿俩看见父亲死去,一怒之下采取过火的行动,于是,起身跑进宫门,命人关闭宫门,吩咐御林军守住皇宫,千万不能让任何人闯进来。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等跑至近前一看,尉迟恭倒在血泊之中,打王鞭断了,散落在地,不由扑向父亲失声痛哭。程咬金大嘴一咧:“大老黑呀,你死得好苦呀!”

程咬金刚哭了几下,忽然大叫一声:“都别哭了!咱们怎么哭,大老黑也活不了啦!只有为他报仇才算对得起他。咱们反了吧!”

这时,猛听有人大喝一声:“住口!休得无理,哪个敢反?”

大家顺声一看,呀,原来是徐懋功。程咬金大叫一声:“好你个牛鼻子,我以为你死在叠州了呢!你怎么才回来呀?”

徐懋功说:“闲话少说,如今鄂国公是不是真的死了,还难以断定,还是先救人要紧。宝林、宝庆,你们兄弟二人快将你父抬回府中,速请大夫医治,说不定还能救活呢!”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一听此言,似乎觉得还有一线希望,急忙将尉迟恭抬起回府。

徐懋功向众人询问事情的原委之后,对程咬金说:“这里就数你年岁大,你怎么沉不住气呢?你们这么闹,不是把事情越闹越大吗?”

程咬金不服气:嗐,你哪知道呀!事情是一步一步逼到这个份儿上的,你说我这么干不对,依你看,应该如何办?”

“此事按薛元帅犯的罪,该斩;但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当杀。鄂国公打亲王、闹金殿,万岁都没见怪,说明万岁有君臣之情;以后又追打万岁,鞭打宫门,这事闹得就够大的啦!卢国公,你还带头起哄要造反,国法不容呀!”

程咬金被说得哑口无言,众人齐问军师,应当怎么办。

“现在应请万岁重新升殿,谁该请罪谁请罪。我想万岁不会降罪。薛元帅的事,你们不必担心,我去求情。即使万岁不准,我也有办法搭救。你们如认为我说得有理,就退到午门候旨;如认为我说得不对,我就不管了。你们谁愿意造反就反吧!”

大家你瞧我看,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听先生的。”

大家走后,徐懋功在宫门外喊道:“万岁,臣一步来迟,我主受惊了!”

“徐爱卿,你可回来了!朕方才听见你劝他们的那番话了。如不是爱卿及时赶来,良言相劝,程咬金就会带头杀进皇宫。”

“万岁,他们都是忠良之臣。卢国公一时冲动,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万岁不要放在心上。他们是不会造反的,请万岁升殿,臣等在午门候旨。”徐懋功说完,离开宫门。

李治升殿,文武群臣参拜完毕,归班站立。徐懋功见驾,李治任徐懋功为仆射。仆射也就相当于丞相。

为什么徐懋功一回京城,李治就任命他为仆射呢?原来,这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安排。

李世民病重之时,下旨调徐懋功为叠州都督。实际上,这是降级使用。李世民这么做是为儿子李治着想。他对李治说:“我将他调出,他若犹豫,就说明他有二心,我就责怪他抗旨不遵,将他处死。他接诏之后,立即前往叠州,可见他忠心无二。我死之后,你可召他回京,任他为仆射,他必定为你效力。”

所以,李世民死后,李治下旨调回徐懋功,当即任他为仆射。原来,徐懋功在接到圣旨的当天也收到了程咬金的信。

他将诸事处理完毕,才赶往京城。

徐懋功谢恩已毕,程咬金上前跪倒见驾:“万岁,臣以为鄂国公死了,一时糊涂,才吵吵要造反。臣有罪,要杀就杀吧。”

“朕赦你无罪。”

程咬金叩头谢恩,起身归班。李治说:“徐爱卿一路辛苦,回府歇息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闹金殿初试打王鞭 下圣旨一请薛仁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请薛仁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