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少年》

第12节

作者:何顿

罗斌读高二时,杨小汉开始和他玩了,两人的友谊有了新的起色。去11中学读书,对于杨小汉来说就必须经过罗斌家,有一天早晨,杨小汉出乎罗斌意料地走了进来。“罗斌。”杨小汉脸上遍布着笑容说,露出一口皓齿。罗斌微微点下头,“你好。”罗斌说。杨小汉出门时,老天爷还没落雨,可是他刚刚走到罗斌家门口时,老天爷就下起雨来了。杨小汉自然就走了进来。“我没带桑”杨小汉说。罗斌说:“共我的伞罗。”于是两人打着一把黑布伞,一路讲着话地朝学校走去。罗斌的伞打得很中央,既不摆在自己这边,也不太往杨小汉那边偏。为此杨小汉就有点自作多情地感动,因而出卖老师道:“其实袁老师人很狭隘,而且袁老师对学生也不是一碗水端平。好喜欢哪个哪个就可以入团。她一不喜欢你就在班上‘臭’你。好些同学心里都对袁老师有意见。”袁老师就是他们的班主任。罗斌保守地说:“我不关心班上的事,我现在也不恨袁老师了。”“其实你向你们原来班上的女同学写信的事,”杨小汉说,“她根本不应该在班上宣扬。”罗斌脸蓦地一红,“那事情早过去了。”两人一直这么谈着心走进教室。从那天开始,杨小汉就时常来邀他一起去上学了。后来罗斌同班上的“重磅炸弹”打架,杨小汉又站起来公开为他讲话。这使罗斌心中暗暗感动。

罗斌班上有个身高1米80,长得十分健壮的同学,姓王,是校田径队员,掷铅球破了市中学运动会的纪录,掷标枪和铁饼破了校运动会纪录。王同学走路脚步很重,笑起来跟放炮一样,当然就被同学们命名为“重磅炸弹。”重磅炸弹常常昂着一张布满青春美丽豆的黑红的大脸块,自以为是地瞅着任何人,时常还用一双挑衅的眼睛瞟着罗斌,这主要是因为罗斌也很有劲。罗斌身上的劲是天生的,又加上喜欢游泳和搞体育锻炼,腿上、胸脯上和胳膊上的肌肉就很自然的是那么回事了。有段时间,班上忽然刮起了扳手劲的风,一下课,男女同学就把手肘立在课桌上嚷嚷叫叫地与人较劲。有天,重磅炸弹以打遍班上无敌手的劲头嘭地一声坐到了罗斌的课桌前,他好斗地举起他那只掷铅球破了纪录的粗大的胳膊,“扳手劲不?”他傲气十足地说,“我们还没有试过一回的。来罗来罗。”他想在众多同学面前显示他力大无比。罗斌不知他的深浅,当然就很谦虚地道:“你有劲罗,天天早上掷铅球扔标枪。我扳你不赢,我认输,这总要得?”重磅炸弹劲头十足地求战道:“来罗,好玩罗。”他主动握住了罗斌的手。罗斌心里想那就只好拚一拚了,就把手肘往桌上一立,用力一握立即就有几分信心,因为好像对方并不是那么强大。重磅炸弹虚张声势地用劲“嗨”了一声,企图用他掷铅球的爆发力一下把对方压倒。但罗斌并不是铅球,一提气顶住了他的爆发力。两人对峙了几分钟,重磅炸弹就有点露败相了,额头上滚着汗珠,鼻子像跑累的马一样喷着带大蒜气味的热气,很难闻。“哎呀”重磅炸弹不服气的“哎呀”一声,妄想拚全力挽回败局。然而罗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大喝一声“下去”,重磅炸弹那只掷铅球和铁饼都破了纪录的手便被罗斌按到了桌面上。罗斌很自豪地昂起头,一脸灿烂地出着粗气。

重磅炸弹红着脸站起来,像他搞完运动后一样习惯地摔着手腕,“今天早上我没吃早饭,”他为失败找借口,望着他的几个要好同学,“扳手劲的时候肚子饿得直叫。”

重磅炸弹对他的失败耿耿于怀,很想在他要好的同学面前重整雄风,好让那些同学去继续崇拜他。一天上体育课,罗斌在教室里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小说,他被保尔·柯察金和冬妮亚的爱情故事深深迷住了,一心想阅读他俩的结果,但重磅炸弹袭到他面前,把他手中的书抢了过去。“给我。”罗斌说。重磅炸弹跳着走开说:“借老子看几天。”“我还没看完,给我。”“只看几天。”重磅炸弹大大咧咧地朝教室外走去。罗斌有点生气,追出去抓住他的胳膊,“把书给我!”罗斌大声说。重磅炸弹用一只手拦着罗斌的手,一只手把书高高举起。罗斌火了,“你有蛮讨嫌埃”重磅炸弹一转身,把书扔铁饼样向另一同学抛去,“接祝”那同学没接住,忙捡起跌到地上的书跑到远处一脸快活地笑着。罗斌火冒八丈,头皮一炸,那根好斗的神筋立即疯长成了一棵大树。

“你妈的x,”罗斌揪住重磅炸弹的衣领,“把书给老子!”重磅炸弹显手长地伸出手抵住罗斌的脖子。他比罗斌要高,手当然就比罗斌要长,抵得罗斌的喉头很疼。罗斌火了,松开手,拚力一掌把他的手打开了。“哎呀,你要打架?”他抬脚踢了罗斌的肚子一脚,罗斌也回敬了他小腹一脚。“哎呀!”他又叫一声,棕熊样扑上来就搂住罗斌的腰,企图把罗斌摔在地上。罗斌记起王大力教他的招式,一勾腿反把他摔在地上。重磅炸弹大怒,对着罗斌脸上就是一拳,打得罗斌眼睛里金光一闪。罗斌回击了一拳,打在重磅炸弹的左眼上,结果把他的左眼角打裂了,血汩汩的淌了出来。几个同学见他们你一拳我一拳地真干,忙奔上去把他们拉开了。“我们不晓得你这么开不起玩笑,”有的同学解释说,“是逗你玩的,算了算了。”

这件事反应到班主任耳朵里,再从她嘴里说出来性质就变了。

“今天上午第三节课,班上发生了一起流血事件。”下午放学时,她气势汹汹地站在讲台上点名点姓道,“罗斌把王铁打在地上,把王铁的眼睛都打出了血。好凶呐,同学们。我当老师6年了,这在我带过的班里,还是第一次出现。”她站在讲台前,手舞足蹈,目光故作严厉地盯着罗斌,布置任务说,“你明天上午写份检讨交来。

第一、检讨你为什么打架;第二、打架对不对;第三、以后还打不打架,再打架怎么办?你听见吗?”她见罗斌眼睛望着窗外一副没听见的样子,便斩钉截铁地海道:“你明天上午不交检讨,你就永远莫想进我的教室。”

第二天上午第一节课是她的语文课。她一早就来到了教室门口,昂着一张大得有点难看的大脸块,目光炯炯地觑着大家。上课铃一响,她就迈进教室,以为自己很笔挺地站在讲台前注视着同学们。“上课,”她自己以为自己威风完毕后,尖声说。值日生忙道:“起立!”当同学们起立敬礼而坐下后,袁老师就虎着一张大脸块,直视着罗斌说:“罗斌,把你的检讨书交上来。”罗斌却把头侧过去,睃着窗外的树木。袁老师又喊了声,见罗斌无动于衷就大步噔噔地迈到他面前,伸出了她那只短短的肥手,“把检讨交来。”“没写。”罗斌望着她说。袁老师尖声说:“那请你出去。”

“你要我出去我就出去?我不出去。”罗斌生硬地回答道,“78班又不是你的。”“学校领导把78班交给我管,78班就是我的。”她大声说,“你不听我的教育就请你出去。”罗斌那时候已经有17岁了,讲究自尊心什么的了。“我就是不出去,”罗斌横下一条心说,“78班的门上写着你的名字,我就出去。”“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她骂了句。罗斌回骂道:“你的嘴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些。”

“你说什么?”班主任尖嚷起来,“你还说一句。”“你还骂一句,”罗斌不怕她地瞪着她,“你起高腔吓那个罗!好笑!”“我是为你好,”她开始为自己找台阶下了,“你打架这种行为……”“你只批评我,”罗斌不屑地说,“王铁先抢我的书,你就不说。好笑。”这时杨小汉站起身,“是王铁先抢罗斌的书。罗斌找他要,两人就打了起来。”

“你看见了?”“嗯。”杨小汉点点头。袁老师假装镇静地扫了全班同学一眼,“杨小汉你坐下,这件事情等我调查清楚了再作处理。”

她又一次尴尬地为自己找台阶下,“现在先上课。”

这件事当然没再作处理,她甚至都没有再提过这事。班主任毕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再在班上以这件事向罗斌进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但她却在背后更进一步地孤立他。袁老师见杨小汉时常和罗斌在一起,便把杨小汉找到办公室谈话。“袁老师要老子不同你玩,”回家的路上,杨小汉一笑说,“她说她担心我会跟你学坏。”罗斌没吭声,杨小汉又说:“我跟袁老师说我是帮助你,不会跟你学坏。”罗斌心里很不舒服,直到今天,罗斌一想起这件事就甩脑壳。罗斌一直珍惜杨小汉的友谊,在他青年时代最困难的时候,在他受到领导的排斥而气愤地离开单位去自谋生路的时候,每当他遇到挫折而准备懒散下去时,只要杨小汉那张圆圆的脸庞出现在他记忆的宝岛上,他身上那根懒筋就跟猫一样溜走了。“我得奋斗,我是保尔·柯察金的弟弟,我得发奋努力。”他这么对自己下狠心说,“我要用我的力量来回答看不起我的人。”关于罗斌发奋图强的故事,看来只好留在我的下一部中篇“青年时代”里去写了。这篇小说是写罗斌灰暗的少年时代,好像全世界都是这种观念,18岁以前是青少年,18岁是一条分界线,跨过这条界线便是青年了。

青年时代是人生最美丽的时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灰色少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