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二节

作者:何继青

宋天明还在犹豫着。宋天明犹豫的时候看上去不像犹豫,也不成思考状,他在这种时刻的模样给人感觉是期待,这是信任别人和让别人信任的老实相。向国丽不会再被宋天明的犹豫蒙蔽了,向国丽甚至能看透宋天明此刻骨子里流淌的是什么颜色,当然她知道宋天明此刻的表情倒不是为蒙蔽她,只是习惯的使然而已。向国丽对宋天明说:你要的那块地,看上的人很多,世上的聪明人不是你一个。去找李老头出面说话保险系数大。宋天明脱口说道:李小军也看上了那块地?向国丽一笑:你的机警简直叫我吃惊!宋天明不再犹豫了,目前对他而言批到那地重于一切。他没有任何表情地拿起公文包跟了向国丽朝门外走。

向国丽和宋天明走进李家大院的时候李小军的父亲正在院子里欣赏盆景。向司令逝去,李小军的父亲如今在军区这方土地上已经可以称得李老了,虽然资历够上了老字放在姓后面的行列,身体看上去还是很不错。向国丽走到李老身边,轻声说道:李叔叔倒很有兴致,想来身体心境都一定很好了。李老回过身,把有点混沌迟缓的目光挪到向国丽和宋天明身上,稍稍过了片刻才说道:是先说完话再坐,还是坐下再说话?你们这些年轻人是完全的现实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者,没有事,你们如今是不会登我这个老头子门的。向国丽倒并不在意老头子的刻薄,退出高位的老人刻薄一点是正常的,不刻薄倒是不正常了。向国丽宽容地扶住李老朝客厅走去。跟在后面的宋天明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李老刚才的一句话有刀子般的锋利,如果不是一位走到人生尽头仍然保持着清醒头脑的老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敏锐。宋天明估计今天不会轻松。

在客厅里坐下来,公务员上过茶,李老问道:你们俩来找我,不会也是为了钱吧?向国丽不觉望了宋天明一眼,李老的这句话说得她有点发冷,她也感到了今天谈话内容的难度。宋天明认为他必须开口了,向司令有一句名言,任何险境也是难得的机遇。要化险境为机遇,否则险境就是绝境。如何化?面对李老,作为晚辈最大的智慧莫过于没有智慧。宋天明便对李老道出他想要海边那块地。李老若有所思地望着宋天明,似自语道:英雄所见略同,何以忽然间冒出来这样多的英雄?

李小军是这时候进来的。李小军进了客厅,先惊叫道:哟,你们两位可是轻易不上门的稀客,我说今天怎么阳光灿烂,原来阳光集团的老总和太太驾到。李小军顺手把包丢在沙发上,摸出烟扔一支给宋天明,自己先点着了抽起来。见宋天明把烟放在桌上没抽,便一副挺奇怪的样子,你还是这么规矩?那可不行,如今扮你这个角色,首要的就是丢开从前那些规矩。向国丽你得给宋天明政策,管得太宽没有发展,管得太死没有希望。李小军说完,不等别人接茬,话锋一转,道:我说老父亲,昨天我在电话里跟你讲的那件事怎么样?你别有其它想法,这事我跟我参谋长报过,绝不是走你老人家的后门,跟你说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李小军说完便仰靠在沙发上,用大咧咧的火辣目光打量向国而。

李老不动声色地伸出一根手指点点李小军,这也是一位英雄。

李小军并不深究父亲的话里实质,也没有想要知道向国丽和宋天明在他没回家以前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而是果断地把大咧咧火辣辣的目光演化作一派横流的英雄气概。向国丽倒是觉得李小军此刻放肆的目光有几分亲近,很少有谁敢于用这般放肆的目光触碰她,宋天明更是从来不会这样,宋天明的目光干净得像朝圣的信徒。不觉地向国丽也回望了李小军一眼。李小军除去人大了一圈,神态和习性都还和从前一样,李小军从小就这么大咧咧的,对什么都不顾及,挨了他父亲的皮带,也改不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有一次向国丽问他,你为什么遇事就不能多往前想几步?李小军一副不解的样子,为什么要那么小心谨慎?这个世界是我们的!这个世界里的每条路都是为我们修筑的,每一扇门都为我们而敞开!当时向国丽心里生出一句话,你一定会跌跟头吃亏的,但她直到今天也没把这句话说出来。李小军依然如故,李小军并没有被她不幸而言中。

李老似乎开始不那么满意李小军的作派了,宋天明看得出李小军此刻的强实在是丢分的举动,而他的弱可能为他得分。在中国弱者能打败强者的道理,毛泽东早就有过十分透彻的分析。李老果然讲话了,他再次抬起手伸出那根指头,点一点李小军:你们是军区军事指挥机关的一个业务部门,要那块地干什么?听说现在每个二级部都办经济实体,这种做法我认为值得认真研究。宋天明他们是个企业单位,要海边那块地倒还有些说道。你说呢?

李小军这才把目光转到宋天明身上,不无惊讶地做了个挺夸张的手势:你老兄捷足先登啊!这肯定是向国丽的主意,只有向国丽才会坏到这个份上。李小军叹了口气,好了,我了解老头子,事情摆到桌面上我争不过你们。海边那块地让给你了!不过我提醒老兄一点,在那块阵地上我们还有合作的时候,到那会儿你别忘了我今天的这份情。你们坐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向国丽和宋天明也起身要走。李老头抬手摁住向国丽:你留一下,让宋天明和他先走,我有话对你讲。宋天明和李小军走过之后,李老口气缓慢地说道:有空去看看你继母,这在你不重要,在她会感到很大的安慰。向国丽心里慌乱起来,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很重大的秘密将被点破。这是一个人灵魂深处的秘密,这个人已经死了,她原以为这个人的秘密已经成为永久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而她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发了誓要为这个人的秘密画上句号。李老没有把眼光望着向国丽,他面对着门,门开着,他的目光也就如实地探到了门外。门外是一片植养得很好的花园,紫玫瑰、三角梅、山茶花开得正好,一缕缕温馨从花叶间弥散开来,将南国冬日的阳光充盈起夏季流水般的恬淡情致。院墙上爬满了绿萝,一丝丝清新的怀旧印象便是从那里流向温馨的花叶和恬淡的冬日阳光。李老望着院里的情景,声音中有了几许沧桑:看过你继母,到你父亲一周年的日子,把你生母的坟起了,挑几样拿得起的洒向向家村前的小河里去。李老说完闭上眼,再没有一个字。

向国丽走出李家大院,习惯地朝右边第一座院子看去。那是一座更大的院子,院子里立着一座三层红楼。父亲活着的日子里那儿曾经是她的家。在她的记忆中那个家没有给过她多少温暖,父亲对于她的爱被每一个家庭都会有的许许多多的杂事淹没了。那座院子里没有草,亦没有花,满院子长满了古树,古树遮天蔽目,巨大的树冠往院子里投下来浓荫重影,那院子便一年四季都有阴森森的山谷或者森林之感。父亲有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对她说过,家对他是坟墓,感情生活是他一点一点埋葬的泥土。父亲告诉她对家庭和感情生活父亲都曾有过强烈而美好的憧憬,可是他现在只留下了一线陈旧的记忆,她便是他陈旧记忆的念物。继母给父亲生了六个孩子和无穷无尽的苦恼,却没有给父亲一丝温暖,为此父亲在气极了的时候甚至想到过自杀。一个战功卓著的司令员自杀将会引起怎样的社会震动!人们将会从现实和历史无数个重大方面去猜测一个司令员的自杀!当然向司令没有那样做。从根本上探究向司令员不会那样做而只可能那么想。向司令苦恼的更深层的原因是向司令同样不爱向国丽的生母,悲剧在于向国丽的生母却深深地爱着向司令,这是她与后来和向司令结婚的那个女人的差别,如果她不是意外死去她永远不会放弃向司令。这一点她和后来跟向司令结婚的那女人是一致的。后来那个女人没有很快地死去,她一直十分健康地做着向国丽的母亲向司令的夫人。向司令对此彻底失望了,他便把自己生命的继承和弘扬投向后代。可是后代让他失望,这种失望包括向国丽。向司令对向国丽失望不仅有向国丽是女儿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向国丽素质中缺少中国农民的成份。向司令始终认为在中国,能打败将军的是农民。尽管向司令如此看待向国丽,向国丽却一如母亲那样挚爱自己的父亲,爱得痴情,爱得充满了宗教式的牺牲精神。向国丽明白,她和父亲对于宋天明均没有爱,有的只是选择。这一点他们父女又是一致的。向国丽转身走出这片首长住宅区,她知道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去看望她的继母,更不是合葬生母和父亲的骨灰,她想到最应该做什么只有她自己和在天国的父亲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兵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