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2节

作者:何继青

公共汽车上

车内乘客不多,略显空旷。汽车到站,一位老人动作迟缓地迈上车,在自动投币箱前掏出钱包找零钱。

靠近车门处的两个青年注意到老人的钱包。

德正中学学生徐智一手扶车上的铁把手,一边看着漫画书。

老人找出零钱,塞进自动投币箱。然后把厚厚的钱包放进衣袋,走到车厢后半部站定。

两个青年相互递了个眼色,移到老人旁边,一边一个把老人夹在了中间。

车上不少人都着出了端倪,他们故作不知地侧开了脸。

在看漫画书的徐智忽然笑起来。他抬起头,忽然发现青年a正把一只手悄悄伸向老人衣袋。

徐智一怔,诧异地朝两名青年看过去。他的目光正与青年b的目光相遇。青年b的眼睛中透出一股杀气,狠狠地盯住徐智。

徐智环顾车厢。

几名乘客的目光与他相撞之后,赶快错开了。

青年a从老人衣袋里把钱包摸了出来。老人意识到什么,回过头,一把抓住青年a拿着钱包的手。

老人:“你干嘛!”

青年a啥笑:“没什么,坐你的车!”

老人紧紧抓住青年a的手:“你偷了我的钱包!”

青年a用另一只手拿过钱包:“这是你的钱包?谁能证明!”

青年a把钱包朝高处扬一扬,充满威胁地说:“你说,谁能证明?”

车厢里一片沉默。众人都把目光扭向车窗外。

青年a得意地:“怎么样?不是你的吧。老头,没钱跟哥们说一声,再别出来干这种不要脸的事,啊?”

老人:“你这流氓!偷了别人的钱,还血口喷人!大家说说,是不是他们偷了我的钱!”

车厢里沉默依然。

青年b恶狠狠地:“老头,放明白点!”

老人死死抓住青年a的手:“你这流氓!司机!停车!我和他一起去公安局!”

青年a一掌把老人推倒。老人爬起来再次扑向青年a。

司机瞄了反光镜一眼,若无其事地驾着车缓缓行驶。

青年b推搡着老人:“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要钱不要命!”

汽车到站。青年a、青年b拿着钱包向车门走去。

他们经过徐智身边时,徐智突然冲上前,一把夺过钱包扔给老人。

青年a大怒:“你小子找死啊!”

徐智:“明明是你们偷了人家的钱!我看见的!”

青年b:“他妈的,看起来你小子是没吃过苦头!”

两个小偷冲向徐智挥舞开了拳脚。

满车的人依然是无动于衷。

汽车靠站,司机打开车门。小偷乘机将徐智拉下车。扭打中,小偷a拔出一把尖刀刺向徐智。

徐智大叫一声。捂住鲜血如注的伤口。

街道上有人呼叫着围拢过来。

两个小偷迅速逃去。

徐智扑倒在地。

德正中学

残阳似火,学生们在晚霞下进行着各种课外活动。

田志杰夹着一摞本子和甘玫一起穿过校园往办公室走去。

田志杰:“有事吗?”

甘玫:“废话!”

田志杰:“什么事啊?”

甘玫:“还不都是为了你!”

田志杰讨好地:“你我分得开吗?”

甘玫:“你们区教育局新来的丁局长请我们报社文教组的记者编辑吃饭,我想让你一块去。”

田志杰迟疑地:“去吃饭?”

甘玫:“不吃饭还喝茶呀?”

田志杰:“他请的是你们报社的人,我一块去,合适吗?”

甘玫:“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才印象深刻呢!这位了局长上任抓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教学质量大检查,你去认识他一下,对下一步大有好处。”

田志杰:“检查的事我们接到通知了。别的区不搞,市里也不搞,无非是这位新官上任,点的头把火。再说,对付教学质量,那是郑亦铭的事。”

甘玫:“你这个人平时聪明,一到关键时刻就缺乏深谋远虑。一个刚上任的领导,一般都希望通过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认识自己的下属。怎么检查,你们学校还不是照样出风头。放着现成的成绩给你不要,你糊涂啊你?”

田志杰:“哦,是这样……”

德正中学

夕阳正在退去。

王冰冰与女教师孙秋洁拿着饭碗向学校食堂走去。

孙秋洁:“听说了吗,这次教学质量检查的主要内容,是检查教案。”

王冰冰:“教案就教案呗,有什么了。”

孙秋洁:“这次特别强调规范性。”

王冰冰:“一个老师有一个老师的教学方法,教案自然也可以是丰富多彩的。”

孙秋洁:“我看你麻烦了!有了规范性,就没有丰富性。”

王冰冰:“那……那就把表扬留给更需要的同志吧。”

一学生满头大汗地跑来:“王老师!”

王冰冰:“刘宏力,怎么了?”

刘宏力喘着气,越紧张越说不出来:“王、王老师”

王冰冰:“别急,慢慢说。”

刘宏力:“徐智被人捕了一刀。”

王冰冰大惊:“什么?”

医院病房

徐智在输血。

王冰冰闯进来:“徐智!”

徐智睁开眼,疲惫地:“王老师!”

医院走廊上

王冰冰问一医生:“医生,徐智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缝了5针,失血多了点。没什么危险,在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了。”

王冰冰松了口气:“啊,谢天谢地!”

孙秋洁:“王冰冰,田副校长让你过去一下!”

走廊另一地

警察:“据我们的核实和凶手的交代,经过就是这样。”

田志杰:“谢谢你们!辛苦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凶手缉拿归案了!”

警察:“那个孩子不要紧吧?”

王冰冰气愤地:“公共汽车上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敢说一句公道话!”

警察:“这种情况,现在多了!”

田志杰和蔼地:“王老师,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吧,让警察同志先回去休息吧。”

郑亦铭正要说什么,一群记者涌过来。

一名记者认出了王冰冰:“哎,王老师,原来是德正中学的呀!”

记者们一下子把王冰冰围住了。

“王老师,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王冰冰:“我?我为徐智同学感到骄傲!”

田志杰不悦地看了那边一眼。

胡长生手上拎着几个苹果匆匆赶来。进门碰到郑亦铭等人,有点窘迫:“哦,你们都在啊!”

街道

田志杰、郑亦铭并排骑着单车。

田志杰:“这个胡长生,俗气嘛!每次干什么事,总要带那么几个苹果。”

郑亦铭:“人家可没法跟你这个大校长比。人穷,不俗气一点怎么过日子?”

田志杰:“听说他想回去?我看他要走,就让他走吧。”

郑亦铭:“我的意见还是挽留一下,这小伙子有点才气。”

田志杰:“比才气更重要的是人品。作为老师,这一条尤其重要。才来几天?就送礼、要房子!”

郑亦铭:“这样吧,我找他谈谈。有时候相互间的理解和体谅,也是能够解决一些问题的。”

德正中学 会议室

田志杰正在讲话:“大家已经知道了,我们学校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徐智同学在公共汽车上见义勇为,结果被小偷捅了一刀。本来,这件事情发生就发生了,但现在社会上把这件事炒得很热。我们学校的个别老师,也跟着新闻界一块凑热闹。这是很不妥当的。”

与会老师为之一怔,纷纷小声议论。

田志杰:“我认为,这个事件,涉及到保护少年儿童的问题,不宜再作张扬。”

孙秋洁:“哎,田副校长,见义勇为的事迹,宣传一下有什么不好呢?”

田志杰:“这是学校!学校首先要对学生的安全负责。”

孙秋洁:“我们天天都在教学生要献身祖国,学习英雄,助人为乐,公而忘私。政治课,语文课,德育课,全都是这些内容,怎么临到头了,反而提倡见死不救?这不是太自相矛盾了?”

老师们议论纷纷。

田志杰恼怒地:“谁提倡见死不救了?这是两个范畴!”

田志杰:“现在不评论这个问题!学校即将出台一个学生安全条例,具体规范此类行为。区教育局的教学检查组过几天就到学校来,在检查组到来之前,希望大家以安全第一,不再发生任何事情!”

北关中学 校长室

艾雨与罗前在谈话。

艾雨:“这件事就这么办,行吗?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罗前慾言又止。

敲门声。艾雨抬起头。柳嘉亭亭玉立在门前。

艾雨:“你找……哎哟,是柳嘉呀。快进来。”

柳嘉:“艾老师,几天刁’见,就把我忘了?”

艾雨:“忘了谁也忘不了你!你给我惹了多少麻烦!算了,罗前在这里,我就不揭你的底了!柳嘉,越来越漂亮了!”

艾雨起身倒水。

柳嘉:“还好有这么点漂亮,混饭吃还比较容易。不像罗前,人家才是年轻有为呢!”

罗前:“凑合著年轻,有为就说不上了。小姐是将来的女企业家,才真正是前程无量!”

柳嘉:“无量啥呀,混呗!”

艾雨:“柳嘉,跑我这儿发牢騒来了?”

柳嘉笑:“好久没来混饭吃了,今天路过门口,随便进来混碗饭吃。”

艾雨笑斥:“好话一到了你嘴里,就变难听了!”

德正中学 夜

一弯残月在云中穿行。

足球场旁边的榕树下。胡长生对月吹箫,箫声带有几分苍凉和忧伤。

一曲吹罢,胡长生抚箫凝思。

一只手轻轻放在了胡长生的肩膀上。

胡长生回首望去。郑亦铭站在身后。

胡长生:“郑主任。”

郑亦铭。“对月吟箫,情绪不好?”

胡长生不语。

郑亦铭坐下来:“真羡慕你。你有了苦恼,可以借箫声倾述。而我当年有苦恼,只能在这棵树下扔满烟头。”

胡长生:“你当年,也在这棵树下坐过?”

郑亦铭:“岂止坐过?你看这石头上的两个屁股印,我的。”

胡长生一下笑了起来。

郑亦铭:“人这一辈子啊,就像是骑着单车走在石子路上,难得有平坦的时候。有时太平坦了,反而觉得平淡乏味。成天就期待著有点什么事情发生。为什么大多数男人都爱看新闻?其实就是想看看天下出了什么事没有。要是没出什么事,就会说:“今天的新闻一点也不好看’!”

胡长生又笑了:“郑老师,我是不爱看新闻的。”

郑亦铭:“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个优点。长声,我感觉,你还是挺适合当老师的,你有一种成为一个好教师的潜质。下个决心,这辈子就当个好老师吧!”

胡长生:“我会好好想想的。谢谢你,郑老师!”

郑亦铭:“学校现在确实有难处。但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在这个石头上坐出新的屁股印!”

德正中学

办公室。王冰冰正在写教案。

孙秋洁走过来探头看:“哟,你到底还是为教学检查作准备了呀?”

王冰冰:“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准备了?”

孙秋洁拿过教案看着:“你这是准备检查呀?跟你从前还不是一样?”

王冰冰:“我尊敬的孙老师,人家检查的就是你平时的教学,谁要你为检查专搞一套了?”

孙秋洁:“王冰冰,你等着挨骂吧!”

田志杰走进来,笑着说:“在准备教案?让我先检查检查。”

孙秋洁扮个鬼脸跑开了。

王冰冰送上教案。田志杰扫了两眼,神色一敛。

田志杰:“你的思路需要作些调整。平时用于讲课的教案,与接受检查的教案,应该有所不同。这不叫弄虚作假。就像公开课、师范课与平时讲课总是有区别的。”

王冰冰:“田副校长……”

田志杰抬手制止王冰冰:“你不要解释了,你知道应该如何调整思路。我找你是要谈另一件事。听说你们班准备向报社投稿,大力表扬徐智的行为,加入到这个社会热点中去?”

王冰冰:“是的。”

田志杰:“停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