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3节

作者:何继青

北关中学教室

学生们指点着《南洲晚报》在热烈地讨论。

王新成老成地听了一会儿学生们热烈的争论,并不加入,笑着摇摇头从教室出来。在走廊上王新成碰见艾雨。俩人一同向办公室走去。

艾雨:“讨论得很热闹啊!”

王新成:“比讨论课堂内容热闹多了!”

艾雨:“是吗?正准备问你呢,听说你的课最近越来越沉闷。能说说原因吗?”

王新成:“原因?原因很简单。知识是枯燥的,当然没有打架、炒作新闻这类事情刺激。”

艾雨:“王老师,我喜欢听老实话。”

王新成愣了一下,意识到什么。他看了一眼艾雨,没做声。

艾雨:“王老师,最近很忙?”

王新成:“不是,噢,是。很忙。”

艾雨:“忙什么?”

王新成:“瞎忙、瞎忙,没什么成果。”

艾雨:“王老师,你也知道,尽管是个代课老师,争取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你是老教师了,应该比我更懂得为人师表的含意。”

王新成:“哎……是。

艾雨:“我呢,还想早点把你的代课二字拿掉。”

王新成:“非常感谢。”

艾雨:“可你得给我一些理由,你说是吗?”

王新成:“对对,艾老师,你放心,我不会总让你为难的。”

甘家

小保姆往桌上摆放餐具。

甘玫出来:“爸,吃饭了!”

正在水池边洗着一双布鞋的甘绍伍答应了一声。

甘玫走过来:“爸,鞋子让小袁洗嘛!”

甘绍伍把洗好的鞋放在窗台上:“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几十年已经习惯了!”

甘玫:“你以为是好习惯啊?这都是单身汉的习惯!以后,丢到洗衣机边上就行了。找个保姆,就是让她来干活的嘛!”

甘绍伍:“不能这么说!这就不像劳动人民了!”

甘玫:“劳动人民也有分工不同啊!爸,昨晚上我和妈通电话,我让她提前退休得了,现在回来,好歹还可以捡个第二青春呢!再晚就什么都没有了!”

甘绍伍笑:“怎么叫什么都没有?胡说嘛!嗯,那你妈怎么说?”

几人在饭桌前坐下。

甘玫:“妈说,你问你爸,他让我提前退休,我就退!”

田志杰:“哈,还是妈会踢皮球!”

甘玫:“爸,你就索性一声令下,让妈马上退休回来!”

甘绍伍:“你们以为我的话就那么灵啊?你妈妈现在是卓有成就的火箭专家,她要退休,要经过上级同意。”

田志杰:“啊,妈妈这一辈子的事业,是太辉煌了!”

甘玫:“光有事业有什么意思?还不是一个人过了一辈子!”

甘绍伍:“我离退休,也没几年了。到我退休的时候,就让你妈一起退。到时候,我们老俩口一起周游世界去!”

甘绍伍脸上现出兴奋的表情。

墙上的全家福上,甘绍伍伉俪幸福的笑脸。

田志杰向甘玫使了个眼色。

甘玫:“爸,看我们前天的报纸了吗?”

甘绍伍:“认真拜读了。”

甘孜等着甘绍伍往下说,田志杰亦集中起注意力观察着甘绍伍的态度。甘绍伍却没有往下说的意思,只顾埋头吃饭。

甘玫:“爸,你到底怎么看嘛。”

甘绍伍:“讨论还在进行,就要我表态啊?”

甘玫:“谁要你表态啦?在家你是父亲,又不是领导。”

她撒娇地:“现在,我是领导!”

甘绍伍温和地:“自欺欺人嘛。我要不是领导,干嘛还要我表态呀?志杰在一线,多听听一线的看法有好处。志杰你说说?”

田志杰:“我觉得,现在的讨论,有点偏离了问题的实质。很多人都陷进了见义勇为的热情里,或者道德伦理的争辩里,而忽视了对学生的保护。更有的人借此高谈阔论,打自己的政治牌。”

甘绍伍:“哦,又是一种声音!好了,家庭晚餐,应该谈点有家庭气氛的话题。”

甘玫:“什么话题有家庭气氛?”

甘绍伍:“比如,你们几时让我抱外孙,别让我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就知道读报批文件!”

甘玫和田志杰对视无语。

德正中学

小礼堂门前贴着一幅大海报:

徐智事件辩论寒

论题:徐智抓小偷有价值

正方:高二代表队

反方:高一代表队

主办单位:学生会

各个年级的学生陆续涌进礼堂。

礼堂的舞台上,正方4个队员、反方4个队员成八字分坐两边。台下坐满了人,不少人站在走道上。前排坐着评委,评委同样是由学生组成。

辩论正在进行。台上台下气氛热烈。

反方正在发言:“我想作两点设想。第一,徐智,当然,我说的不是具体的徐智,而是一个中学生。他将来会考上大学,考上硕士、博士,会成为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或者,成为重要的领导者,乃至党和国家领导人。”

下面一阵笑声。

反方继续发言:“他将对祖国乃至人类作出重大贡献。第二个设想是,徐智完全可能在抓小偷时被一刀杀死。请问,徐智,他是为人类作出贡献更有价值呢,还是为抓一个小偷而献身更有价值?”

台下响应者众。反方的雄辩产生了效果。

正方队员刘宏力站起来:“反方队员作了一个无谓的假设。”

反方队员:“这决不是无谓的假设。请正方回答提问。”

刘宏力:“反方的提问似乎十分雄辩,其实这个问题在老黑格尔那儿早已得到了解决。黑格尔认为一个人的自我实现是一种价值。这种价值,用反方的话说,就是他取得了成就。但黑格尔同时认为,一个人的道德完成同样是一种价值。当一位科学家碰到一位溺水儿童时,在救与不救之间出现了两难。这种两难是因为他被夹在两种有价值的事情之中,作任何选择都是有道理的。但黑格尔认为,即使那个溺水儿童将来是个白痴,而这个科学家肯定可以作出惊世的成就,即使科学家不会游泳,明知他去救儿童可能被淹死,他还是应该义无反顾地去救那个溺水儿童。因为一个人最高的自我实现,是道德价值的完成。对一个社会人来说,道德比成就更有价值。”

台下出现了掌声。

反方另一队员站起来:“正方队员抬出了老黑格尔,遗憾的是,黑格尔帮不了他们的忙。不错,在两种价值之间,一个人应该选择道德完成。但这只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说的。这并不是谁一的角度。我们观察问题应该有更高的角度,比如社会、历史。道德,从来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道德向善,可以维持社会稳定。正方同学大概忘记了,恰恰是老黑格尔认为,恶,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这一点,受到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恩格斯的高度赞扬。今天,我们正处于历史的转型期,90年代的中学生应该成为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重要力量。我们,是的,我们应该站在推动历史前进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们应该考虑的是祖国的历史完成,而不只是个人的道德完成。”

又是一阵掌声。

正方另一队员站起来:“反方队员将历史与个人割裂了开来。历史由人组成。历史并不能自己前进。推动历史要靠历史中的每一个个人。老黑格尔所说的,恩格斯所赞扬的,并不是说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而是说,恶,是历史发展动力所表现出来的形式。历史前进,在形式上往往有着非善的色彩。比如革命,革命是要杀人流血的。但这决不是让道德沦丧。辛亥革命的元老章太炎先生说过,革命者首先应该是有道德的人。章太炎说,美国总统华盛顿曾经救过一个溺水儿童。若从重要性来讲,这二者完全是不可比的。华盛顿也可能在救人中淹死。但他救了。华盛顿所以成功,首先因为他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是的,90年代的青年应该成为转型期推动历史前进的人,但是,90年代的青年首先应该是一个有道德的人。”

一片掌声。

刘宏力:“一百年来,我们的民族在经历过许多的动荡与变迁之后,在经历过许多的暴行与倒行逆施之后,我们的道德观念、道德评判和道德取向,也变得模糊不清了。现在我们就常常置身在这种模糊不清的道德准则中,是非缺少匡定,黑白没有边界,然而我们变得耐性非常好,能够容忍许多本不该容忍的东西,这在客观上又助长了价值错乱。世风日下,皆出于此!扭转这种错乱,正是我们的使命!”

掌声持续。掌声中,反方又一队员站了起来。

德正中学

副校长办公室。田志杰和郑亦铭正在谈话。

郑亦铭:“王冰冰的教案我看了,我想和你交换一下看法。”

田志杰:“哦?王冰冰的教案?检查组不是有了定论吗?你要有意见,应该跟他们交换才对。”

郑亦铭:“怎么了,不屑于和我谈话吗?”

田志杰:“交换意见当然可以。但我提醒你,对检查评比的结果以及教育局的批评,我们要有一个诚恳的态度。”

郑亦铭:“不诚恳我找你干嘛?我认为,王冰冰是在进行一种有益的教学探讨。即使这种摸索探讨还存在着种种缺陷,领导上也应该给予支持和鼓励,进行积极的引导。”

田志杰:“郑亦铭,作为老朋友,我奉劝你一句话:一个人,手要是伸得太长,总有一天要吃亏的。”

郑亦铭愕然:“你这样看我?”

田志杰:“你要我怎样看?与你保持一致吗?非常抱歉。我做人做事的原则是大气、正派、坚持原则。”

郑亦铭:“我要你不坚持你的原则了吗?”

田志杰:“不管是感情上还是工作上,我从不强求任何东西。”

槽正中学

王冰冰走进教室。同学们马上围拢到王冰冰周围。

刘宏力:“王老师,徐智要出院了,我们准备组织一个欢迎仪式。”

王冰冰:“好啊。你们打算怎么欢迎?”

刘宏力:“我们正在讨论呢!”

金燕燕:“我说,要有一个隆重的场面!”

马龙:“像人家举办婚礼那样,开上一排轿车去,怎么样?”

学生们哄笑。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么热闹啊?”

王冰冰和同学们回过头来。大家都一楞,是徐智。

一瞬间,整个教室全部安静了下来。又突然爆发出欢笑的声音:“哎呀徐智,你怎么回来了?”

徐智:“怎么,伤好了还不回来?”

教育局丁局长办公室

郑亦铭在与了局长谈话。

郑亦铭:“我认为,准备教案的目的,是为了把课上好,不是为了给人家看。一份教案到底好,还是不好,主要要看教学效果。王冰冰这个班,原来的英语基础比较差,王冰冰接手以后,采取了灵活多样、讲求实效的教学方法,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迅速提高,成绩上升很快。这说明,她的教学方法,经得起教学实践的检验。”

丁局长:“这些具体情况,我们不太了解……对了,你再仔细说说,你们在教改方面,还有些什么作法和设想……”

人事处办公室。一干部在与艾雨谈话。

艾雨:“我……我有点害怕。”

干部笑:“又没塞给你一只老虎。”

艾雨:“我考虑几天再答复行吗?”

干部放松地:“考虑怎么展开工作,当然可以。别的顾虑嘛,就不要再有了。”

干部把手伸给艾雨:“祝你一帆风顺!”

办公楼楼梯。郑亦铭从丁局长办公室出来,正碰上从人事处办公室往外走的艾雨。

郑亦铭一怔:“你怎么来了?”

艾雨:“人事处找我。”

郑亦铭:“昨晚我说要来教育局,还没听你谈起呀。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嘛!”

艾雨:“什么呀,今天上班后,才接到电话通知的。”

郑亦铭:“坏事?还是好事?看你表情,八成是坏事!”

艾雨:“市里调我们学校方校长到教研所当所长,局里要我代理校长。”

郑亦铭一振:“地道的好事啊,你沉重个啥9”

艾雨:“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郑亦铭:“现在到处都在高喊,希望与困难同在、挑战与机遇同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