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4节

作者:何继青

城市街道

盛夏。烈日如火。一辆红色出租车在骄阳下随着汹涌的车流缓缓行驶。

出租车内。郑亦铭和艾雨各自望着窗外。

窗外。街道两旁新楼林立,天桥立交纵横飞架。邓小平南巡的巨幅宣传画。

出租车驶上高架公路。车速加快。高楼在车窗边闪过。

郑亦铭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谢谢你陪我一起来!”

艾雨艰难地笑笑:“需要这样客气吗?”

郑亦铭:“好了,今天不谈这些。说点高兴的事。黎青去了美国10年,我以为从此扎根美利坚大地了呢,没想到,又回来了!”

艾雨:“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对海外华人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酒店

田志杰与甘玫被两位服务小姐迎进一间小厅。

田志杰打量着厅名:“迎春厅。这名字不错。”

甘玫:“我哪件事办错了?”

田志杰:“有了错处我一定给你指出来。不过从我们相识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甘玫:“就会说好听的。一共几个人?”

田志杰:“黎青,我们俩,郑亦铭夫妇,5个。”

甘玫:“黎青没带上她先生?”

田志杰:“这我就不知道了。人家黎青现在是美国人。美国人的私人生活,最好少问。”

甘玫:“慾盖弥彰,不打自招。小姐,收掉一付餐具。”

田志杰:“夫人真是厉害。我从没发现过你的错处,而我的错误却无处不在。”

甘玫开心地笑着:“好了,跟你说点正经事。你们李校长要退休了。年底到线。”

田志杰转头对服务员:“小姐,把卡拉ok关掉,你们先出去吧,有事叫你们。”

小姐们退出厅房。

甘玫:“校长的位置是个台阶。李校长退下去,你和郑亦铭都是人选之一,当然也不排除有黑马从暗处杀出来。”

田志杰:“我不想和任何人争什么位置。说句实话,我并不看重一个中学校长,哪怕是名牌中学。我只是想干一番事业,有所成就。不过,我这人为人处世,讲究大气,跑官求官的事,我是不干的!”

甘玫:“不去活动,馅饼从天上掉下来呀?”

田志杰:“只要郑亦铭不像前几次那样玩手腕、搞阴谋,我相信领导是会公正决策的。”

甘玫:“那你怎么能保证郑亦铭不活动?”

田志杰:“那好吧,听你的。你可以经常跟你爸爸吹吹风,另外我们找时间会董老和其他领导家坐坐,表明一下我们的态度,也好让领导知人善用嘛。”

机场迎客厅

黎青一身西裙,用推车推着几个箱子和皮包,从出口走出来。她边走边搜寻着。

郑亦铭看见了她,马上迎了上去。

郑亦铭:“黎青!”

黎青:“哎哟,郑亦铭!你不喊,我还真不敢认了!这位是夫人吧?”

艾雨:“艾雨。路上辛苦了!”

郑亦铭和艾雨抢着接过行李车。

黎青端详着艾雨:“郑亦铭,艳福不钱啊,娶了这么漂亮个媳妇。”

郑亦铭:“公众舆论都是这么评价的!”

黎青:“10年不见,还是那么一副劲头!”

郑亦铭:“这辈子是死不悔改了!”

艾雨:“我们走吧!他们还在那边等着呢!”

黎青:“谁在等?让我猜猜,是……田志杰?”

郑亦铭:“准确地说,田志杰夫妇。”

三人走出迎客厅。

酒店门口

田志杰、甘玫在等待黎青。各类小车来往穿梭。

甘玫看表:“也该到了。”

田志杰:“堵车是90年代南洲市的一大特色,我的耐心早培养出来了。”

一辆的士停在宾馆门前。黎青、郑亦铭、艾雨从车上下来。

田志杰、甘玫赶紧迎上去。服务生从车后搬行李。

田志杰:“一路辛苦,非常欢迎。介绍一下。”

田志杰把甘玫推到前面:“甘玫,我的太太。《南洲晚报》的记者。”

甘玫:“你好!你的大名我是久闻了,田志杰常谈起你们在荔枝湾当知青的事情。”

黎青:“荔枝湾的日子确实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岁月。”

一行人走进宾馆。

德正中学 围墙外

王新成与李校长沿着围墙走过来。

王新成:“李校长,你是抱着金饭碗讨饭吃啊。”

李校长:“怎么讲?”

王新成:“把这段围墙改成商业铺面,学校自己经营,可以;学校不愿经营,出租也可以。外面打开,里面围死,既不影响教学,又能创造可观的经济收入,何乐而不为?”

李校长:“这学校的围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围起来的,当年费了多少劲!现在我们自己又要把它打开吗?”

王新成:“为了生存啦!”

李校长:“何况对你的建议,我至今心有余悸!我得好好想一想。”

王新成:“对那年搞复习资料的事,还耿耿于怀啊!你看,这么大个国家都要摸着石头过河,何况我们一个小小的中学!”

李校长:“你想怎么办?”

王新成:“学校先跟我签一个联合开发校园围墙工程、委托我全权操作的协议,我拿这个协议去拉贷款。”

李校长:“说了半天,你连上一次都不如,压根儿一个空手套白狼啊!”

王新成:“现在做生意,都是这样的啦……”

李校长:“那不一定!挣不了钱,又丢人现眼的事,我是再也不会干了!”

北关中学 白天

罗前拿着课本和陈丽文一起往教室走。

陈丽文:“最近在谈恋爱?”

罗前:“只能说,最近谈过恋爱。”

陈丽文:“怎么,吹了?”

罗前:“必然结果啦!当个中学老师,谁能看得上你!”

陈丽文:“是不是?”

罗前:“陪人家逛街逛不起,和人家一起吃饭吃不起,人家要你一块打个保龄球也打不起。还能不吹?”

上课铃响。罗前和陈丽文分别匆匆走进各自的教室。

教室内

罗前正在讲课:“我们先复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上节课,我们讲了一元一次方程……”

罗前的bp机响。罗前看了一下,没理。他在黑板上写了一个x。“解一个一元一次方程,我们首先将未知数设为x。”

bp机又响了。同学们哄笑起来。罗前看了一下bp机,忍不住了:“对不起,你们等一下,我去复个机,马上回来!”

罗前风一样地跑了出去。

电话机旁。

罗前在打电话:“是不是未知数啊,哥们儿?不是。嗯、嗯,那太好了!这样,我正在上课,你立即替我买500股。其他的,等我下了课再说,就这样。”

德正中学 办公室

郑亦铭正在写着什么,李校长走了进来:“郑老师,派你出趟差。”

郑亦铭:“去哪儿?”

李校长:“北关中学。”

俩人都笑了起来。郑亦铭:“听你的口气,我还以为你要派我去东南亚呢2什么事,说吧。”

李校长:“去和他们校长联系一下工作。”

郑亦铭又笑了起来:“那我晚上谈就行了。”

李校长:“不。你要下午去。是这样,你上次跟我谈的学生负担太重的问题,确实是个问题。现在,教委又下文让各校拿出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这是中学教育的普遍难题嘛。这些年,你那位夫人在北关搞了不少新东西,你去考察一下,北关的学生课外活动时间都在做什么。”

北关中学 教师办公室

郑亦铭走进北关中学。

学校球场上几乎没有人。他来到高三教室区,从1班走到6班,每个教室都坐满了学生。学生的课桌上堆着山一般的作业本。在一个班教室外,他看见了正在给学生布置作业的罗前。

罗前走出来:“郑老师,找我吗?”

郑亦铭:“不不,我随便看看。哎,现在不是课外活动时间吗?学生们怎么也不出来玩玩?”

罗前:“哪还有课外活动时间啊?作业还做不完呢!”

郑亦铭:“你忙你的!”

校长办公室

郑亦铭走到门口。门开着。艾雨在埋头写东西。郑亦铭在门上轻敲两下。

艾雨抬起头:“哎,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郑亦铭:“李校长派我来取经,看看你们是如何减轻学生负担的。”

艾雨:“是你自己看,还是找个人给你介绍情况?”

郑亦铭:“刚才我看了一圈。说实话,我非常失望,你们学校学生的负担,比我们学校的学生还要重。”

艾雨:“请坐吧。喝茶,还是白开水?”

郑亦铭:“都免了。哎,代表我们校长请教你,你对题海战术啊,学生负担过重啊,这些现象怎么看?”

艾雨:“我?我比较现实。”

郑亦铭:“怎么讲?”

艾雨:“我们的教育机制和选拔人才的机制是一体的,通俗点讲,一个人只有完成相应的学历,才有可能成为相应的人才。学历是通向成功之路的执照。在这样一种机制下,中学教育的模式,不可能有根本的改变。”

郑亦铭:“连变革的想法都没有吗?你就不怕培养出来的下一代,都是些解题和考试的机器吗?”

艾雨:“你太偏激了。目前的中学教育体制能够维持这么多年,自有它的道理。追求升学率,本身并不是错误。”

郑亦铭:“各行各业都能改革,为什么惟独教育的改革想都不敢想?”

艾雨:“教育有它的特殊性。可以这样说,目前的教育体制,虽然不是最完美的,但它肯定是最有效的。”

郑亦铭:“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保守派了?”

艾雨:“我从来就没有激进、偏激和狂热过!”

郑亦铭冲动地:“扯远了吧!我是在和你谈教育问题!”

艾雨顿了顿:“对不起。我们这是何苦呢?”

饭店 夜

罗前、胡长生、陈丽文一起走进来。罗前在中间走,胡长生、陈丽文一边一个。胡、陈二人对罗前格外热情。

罗前:“我晚上真还有事儿,这夜茶有什么可喝的。”

胡长生:“我们几个好长时间没聚了,聚一聚,不好啊!”

陈丽文笑:“罗前,干嘛那么神气呀?请你喝茶,也不过是想高攀一下。你就让我们可怜的虚荣心得到一回满足吧。”

罗前:“还没开吃,陈小姐就拿我当羊肉涮?我是真有事。”

陈丽文:“除了约会,别的事都不算事。”

罗前笑:“是不是不够博爱啊?你这不是有意刺激我吗?”

三人落座。

陈丽文:“你和那位柳小姐真的吹了?”

罗前无奈地:“没办法了!”

陈丽文:“那么漂亮又性感的一个小姐,不可惜呀?”

罗前气壮地:“好马不吃回头草。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

胡长生:“那不一定!”

罗前:“你觉得我应该杀她一个回马枪?”

陈丽文:“我比较同意胡长生的意见。”

罗前的眼睛有些走神。

陈丽文:“哎,罗前,今天约你出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讨论恋爱问题的。”

罗前:“我知道你们居心叵测。想听听股票讲座。对不对?”

陈丽文:“不错,罗前,都知道你炒股发了,也教教我们哪!”

罗前感觉甚好:“本小得可怜,哪谈得上发了!让有钱人听了笑话!”

胡长生:“听这口气,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

罗前得意地:“有什么不一样?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陈丽文玩笑:“胡老师你听听,人要是有了钱吧,连幽默都有了。人穷了,怎么幽也出不来那个默。从前讲人穷志不短,如今要是谁穷了,你想长都长不了。”

陈丽文:“不跟你闲扯了。罗前,炒股,学校知道了没事儿吧?”

罗前:“哪管得了那么多!炒股嘛,一不犯法,二不违纪。”

胡长生:“要是正碰到上课怎么办?”

罗前:“这里面就有学问了。”

胡长生:“什么学问?”

罗前:“你们也想炒股?”

陈丽文:“你开放搞活了,总不能见我们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罗前:“炒股这玩艺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