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5节

作者:何继青

街道

救护车鸣着刺耳的笛声从街市划过。

医院

医生、护士用担架抬着郑亦铭急匆匆地朝急救室跑来。王冰冰、胡长生和几个学生紧跟在左右。医生护士把郑亦铭抬进急救室。王冰冰、胡长生和学生被拦在急救室门外。急救室大门肃然关死。

李校长、田志杰匆匆赶到。

李校长:“郑亦铭呢?”

工冰冰指指大门紧闭的急救室。

李校长:“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冰冰摇头。

田志杰:“李校长,不要着急,一会我们先找医生了解一下情况再作安排。王老师,通知郑主任家属没有?”

医院单车棚

艾雨飞快骑车进来,把单车往车棚里一扔就走。管车棚的大妈跑来收费。艾雨没有理会,人早已出了单车棚。

医院一楼大厅

电梯门前。艾雨按电梯。电梯迟迟不下来。艾雨十分着地急地来回走着,又不停地按、不停地看电梯所到的楼层。

医生办公室

医生正在与李校长、田志杰谈郑亦铭的病情。

医生:“情况很不好。病人内脏严重损伤,脾内大量出血。你们要作最坏的准备。”

李校长一惊:“啊……

田志杰镇定地:“医生,郑亦铭同志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教师,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教学骨干啊。希望你们能尽全力抢救!”

医生:“我们会的。”

田志杰:“那,非常感谢!”

医院

手术室外。艾雨急匆匆地跑来。

刚刚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李校长、田志杰迎向艾雨。

艾雨:“郑亦铭怎么样了?”

李校长:“艾老师,先别急。”

田志杰:“医生正在尽全力抢救。”

艾雨:“他,是不是很严重?你们跟我说实话!”

田志杰:“现在还不清楚……”

艾雨无力地跌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

医院走廊

李校长和田志杰朝观察室走去。

李校长:“伤了5个学生,我们怎么向学生家长交待。”

田志杰:“出了这样的事情,回避是回避不了的。一会儿,我来对学生家长说吧。”

李校长懊悔地:“真是不该出去这一趟啊!”

田志杰:“现在不必讲这个了。重要的是处理好接下来的大量问题。”

二人来到观察室。几个学生在这里躺着。李校长与田志杰一个一个学生看过去。

胡长生向他们介绍情况:“学生们伤得不重。有两个是重感冒,河水很冷。有一个受了点儿皮外伤,有一个是软组织损伤,只有一个左手骨折稍严重一点。”

李校长、田志杰走到骨折学生的床前,关切地摸摸他的手。李校长:“安心休息,先不要想其他,把伤养好。”

这时一帮家长走了进来。一看学生的情形都有些着急。

家长:“这是怎么搞的嘛!马上要高考,这可怎么办?高考是一辈子的大事。你们学校要负责!”

学生:“妈,怎么怪学校呢?”

家长:“不怪学校怪谁?放着课不上,跑到乡下去剪什么彩!”

另一家长:“是啊,都高三了,复习冲刺都来不及,还玩花活儿!”

其他家长:“就是、就是。”

家长:“你们是学校领导,你们必须有个说法,考不上怎么办。我们这些孩子,不出这事,考上重点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家长:“说得对,得给我们有个交待!”

田志杰:“各位家长,我是副校长。对这个事件,我先在这里代表学校向大家表示歉意!”

家长们:“歉意有什么用?歉意能代替孩子的伤和高考吗?!”

田志杰:“在这里我可以表个态,由这次事故引发的一切后果,责任全部由学校承担。各位家长有意见,不管去学校还是上级有关部门、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尽可以向我提,有什么建议也可以讲。对学生的伤病和学习,我们一定负责到底。现在,我们是不是先到外面去,让同学们好好休息。”

急救室门的走廊

王冰冰端来一杯水,递给艾雨。

王冰冰:“艾老师,您喝点水吧。”王冰冰在艾雨身边坐下来。

艾雨流着眼泪:“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儿?”

王冰冰给艾雨送去一张纸巾:“郑老师不会有事儿的,他一定能挺过去。”王冰冰自己的眼泪也溢出了眼框,她赶紧转过头去。

艾雨:“他要是,就这样,我……对不起他。”

艾雨说到这儿已是泪如泉涌。

一护土走过来:“你们谁去补办住院手续?”

王冰冰:“我去吧。艾老师,你先坐,我一会儿来。”

教育局办公室

黎青在和一个干部谈话。

干部:“情况就是这样。所以,你还需要再写一份申请。很简单,你看你是不是就在这儿写,免得再跑一次。”

黎青:“回国以来的这段日子,我这个学教育专业的,已经可以改行当写申请和申报材料的专家了。有纸吗?”

干部:“好事多磨嘛。”

黎青:“好鞋多磨!”

干部:“黎小姐真不愧是读教育专业的,口才一流。给,公文纸。”

电话铃响。

干部拿起电话:“喂,你好,市教育局。你是,德正中学,啊,什么?郑亦铭受重伤住院?哪家医院?人民医院?好”知道了。”

干部放下电话。

黎青转身向外跑去。

干部追着黎青的背景:“哎,黎小姐,申请不写了?”

医院

手术室门外走廊上。一些老师、学生在等候。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一条缝,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人们立即迎上去。

医生:“哪位是学校领导?”

田志杰:“我是学校的副校长。”

医生:“手术正在进行。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医院库存不够,血库的血一时又远不过来。情况紧急,立即需要输血。”

田志杰:“抽我的。”

艾雨:“抽我的。”

医生:“跟我来。”

艾雨、田志杰跟医生走。黎青迎面走了进来。艾雨、田志杰来不及跟黎青讲话。三人点了一下头。

检验室

艾雨、田志杰等人在等候。医生与化验技师在验血。

技师抬起头来,摇了摇:“血型都不对。”

王冰冰跑过来,伸出手臂:“医生抽我的。我是o型血。快!”

技师朝医生看了看。医生点点头。

手术室内

无影灯下,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输血瓶里,剩下的血已经不多了。负责输血的医师焦急地看看输血瓶,又看看门口。

抽血处

一个大针头扎进了王冰冰的手臂。鲜血缓缓地顺着管子流进了一个大瓶子。

德正中学

校长室。李校长疲惫地靠在沙发上。田志杰倒来一杯水放到李校长面前。

田志杰:“高考眼看着越来越近,高三的学生一下子病倒5个,教导主任生命垂危。这两天全校议论纷纷,人心不定,正在进行的高考复习明显地松懈下来,这样下去我们对上对下都将无法交待!校长,当初,我要是坚决阻止他们就好了……”

李校长:“责任不在你。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李校长:“老田,有件事情还需要辛苦你一下……我想让你兼一段时间的教导主任,主要抓好高考复习。”

田志杰:“没问题。校长,你放心好了,一切从工作出发,我会把郑亦铭同志负责的那一摊子工作和这次事故的善后事宜妥善处理好的。”

李校长:“那就辛苦你了。”

田志杰顿了顿:“校长,我考虑目前急需要办的主要有这样3件事儿。第一,通过狠抓高三的复习迎高考,稳定全校师生的情绪,把大家的精神和精力凝聚到一个点上。第二,在医院里开展献爱心补课活动。发动老师和同学利用课余时间帮助住院学生补课,变坏事为好事。第三,现在就把一个原则定下来,如果郑亦铭同志不幸,我们要高度评价他作为优秀教师的一生,以此统一全校师生的思想、激励全校师生的精神,使德正的工作更上一层楼。”

李校长:“行啊,你去办吧!”

医院

监护室。

郑亦铭昏迷着,手臂上吊着输液管。一医生在进行检查。医生:“有小便吗?”

护士看看艾雨。艾雨:“没有。”

医生:“手术后有46小时了吧?”

护土:“48小时了。”

医生又检查了一会儿。站起来说:“手术之后,情况不大好。”

艾雨:“医生!”

医生:“我们会采取些措施。但家属要有思想准备。”医生说完出去了。护士也跟了出去。

艾雨凝望着昏迷中的郑亦铭,泪眼朦胧。

王冰冰眼睛也湿润了。她强忍着泪水,对艾雨说:“艾老师,你不要太着急,医生通常都是往最坏处估计,往最好处努力。”说着王冰冰帮郑亦铭整理一下被单,理一理输液管的位置。”

艾雨:“谢谢你,冰冰。你回去吧。”

王冰冰:“我没事。艾老师,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你太累了,会支持不住的。”

艾雨摇摇头:“不。”

王冰冰咬住嘴chún,控制着自己的情感。

艾雨:“回去吧。看你这几天,人都瘦了一圈。”

王冰冰默默地点点头,离开病房。

走到走廊上,王冰冰突然停下来,回头望了一下,往回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向外面走去了。

甘家卧 卧室 夜

甘玫仰在沙发上看书。田志杰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几天没舒舒服服冲个凉了。真累!”

甘玫从书上抬起头来:“但是看得出来,你累得很愉快。”

田志杰被甘玫的话一惊,马上又镇静下来,好像不经意地说:“记得那位作家写过一本书,‘工作着是美丽的’。这几天我是深有体会啊!”

甘玫:“算了吧你!在老婆面前何必?哎,郑亦铭怎么样了?”

田志杰:“现在还很难说,看起来凶多吉少。当然,我是希望他能战胜死亡,康复归来的。”

甘玫:“医生怎么说?”

田志杰:“医生说,手术后的情况十分严重。看起来,郑亦铭要闯过这一关是不那么容易了。”

甘玫:“你说这人阿,真是命不好!本来他很有可能当校长的,就这么退出了竟争。”

田志杰正准备抽烟,听甘玫说到这里,划着的火柴停在了半空中:“怎么现在说这种话?当不当校长与生死相比无足轻重!郑亦铭是个人才,是个很有出息的老师,我和他朋友一场、共事多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分手……唉……”

甘玫:“你不当官,真太可惜了!”

田志杰:“你是怎么了?冷一句热一句的!当官怎么了?那同样是为人民服务!”

甘玫:“哈,嘴巴上说我为人民服务,其实却要人民为我服务,这种官,我见得多了!”

田志杰往床上一倒:“唉,做人难哪!想作个有志有为的好人就更难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能理解,指望别人理解就只能是梦了。”

甘玫:“别那么委屈好不好!我也不过是随便说说。哎,对了,今天碰到教育局科研所方所长,她还说到郑亦铭。”

田志杰马上敏感地坐直了身子:“方所长?她不是去北京参加今年的高考出题规划会了吗?”

甘玫:“回来了。忙得很。”

田志杰:“这么说,今年高考出题的方针已经出来了。”

甘玫:“好像是。你可以去找一下方所长问一下嘛。”

田志杰:“这个时候,不太方便吧?”

甘玫:“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又不是刺探高考题目?再说,你们平常又不是不熟?”

田志杰:“此一时,彼一时也。”

甘玫:“你现在校长、主任双肩挑,高考出成绩对你是很重要的。”

田志杰:“瓜田李下呀!”

医院

田志杰来看望郑亦铭。郑亦铭昏睡着。护士在给郑亦铭换输液的葯水。艾雨守在病床边。

田志杰问护士:“醒来过吗?”

护士:“醒过,但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

护士换完葯水出去了。

田志杰看了看郑亦铭,对艾雨说:“你也要注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