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6节

作者:何继青

清晨

轻快的晨曲中,一组风景:日出江面。江鸥翔集。江岸上绿柳成荫。孩子们在训练武术。

学校操场上,一队学生在跑道上生气勃勃。

医院病房

一缕阳光从窗口透入。艾雨走到窗前,轻轻把窗帘拉开一部分。她站在窗口,揉了揉显得很疲乏的双眼,朝窗外看出去。

窗外阳光明媚。

病床上的郑亦铭微微睁开了眼睛。

艾雨像是听见了什么,急忙转过身来,靠近床前。

艾雨弯下腰,欣喜地望着郑亦铭:“你醒了?”

郑亦铭偏过脸看着窗口,略带含糊地:“出太阳了……我看见了

艾雨高兴地:“是啊,出太阳了!这个冬天,还很少看到这么好的太阳呢!”

她说着,走过去把窗帘全部拉开。

郑亦铭:“同学们……他们……”

艾雨:“同学们早就出院了!什么事也没有了!”

郑亦铭看着艾雨:“我饿了……”

艾雨惊喜地:“真的?”

郑亦铭:“能给我……找点吃的吗?”

艾雨急忙穿外套,有点慌张地:“哎,你等一等,我这就去买!我给你买点鲜奶,不不,买点粥,好吗?”

郑亦铭微笑:“谢谢……”

德正中学

田志杰走进办公室,生硬地问工作人员:“悼词呢?”

工作人员一愣:“悼词?什么悼词?”

田志杰不耐烦地:“还能有什么悼词?”

工作人员:“哦,给郑老师写的悼词啊!”

他马上取来,递给田志杰。

田志杰接过,撕碎,丢进纸篓。

工作人员不解地看着他。

会议室

田志杰急匆匆走进已经布置成追悼会现场的会议室。正在会议室里忙着制作白花的教工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田志杰气冲冲地指着墙上的布置:“快!摘下来!全摘下来!”

教工们没弄明白,一动不动。

田志杰火气更大了:“没听见啊?全摘下来!快动手啊!”

胡长生:“田副校长,追悼会不开了?”

田志杰:“胡说!开什么追悼会?你们骂人啊?”

田志杰脸上现出欣喜的表情:“告诉你们——医院刚才通知,郑老师,已经脱离危险了!”

众人惊喜地:“是不是?真的吗?”

田志杰稍有不悦:“你看你们,这叫什么话!好像巴不得开追悼会似的!还不快动手!”

教工们七手八脚地把各种布置从墙上扯下来。

田志杰看了看,转身走了。

黄老师在身后不满地嘀咕:“又不是我们要布置的,还说我们巴不得开追悼会!”

胡长生:“算了,快拆,拆完了,我们上医院去看郑老师!”

甘家 夜

田志杰把电视机关上,在厅里来回踱步。

甘玫洗完澡出来。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大咧咧地:“怎么了?一不小心,就变成了笼子里的老虎了?”

田志杰没注意:“什么老虎?”

甘玫:“动物园没去过啊?笼子里的老虎,总是不停地从笼子这一头,走到笼子那一头!”

田志杰坐下,又打开电视:“今天有什么新闻?”

甘攻也在田志杰身边坐下:“让我想想——对了,今天我们报纸,收到你们学校一些学生的来信……”

田志杰忙把电视声音关掉:“说什么?”

甘玫:“反映郑亦铭老师舍己救人的事迹,要求我们进行宣传。”

田志杰不高兴地:“现在这些学生,就是爱多管闲事!”

甘玫:“你别说,我看了那些学生的来信,觉得还是挺动人的。照着发表,肯定能产生不小的影响。现在到处都在抓精神文明的典型,说不定能推出个典型来呢!”

田志杰起身,取来电吹风机,插好电源,对甘玫:“来,快点吹一吹,小心感冒!”

甘玫顺从地在一张椅子上坐好,幸福地看看田志杰:“不好意思啦!”

田志杰一边吹着头发,一边说:“你这头发,够到马路上去做海飞丝广告了!”

甘玫高兴地:“是吗?你就会说好听的!”

田志杰:“嘿,我会说好听的吗?那领导为什么总是不喜欢我呢?”

甘玫:“总要有个过程吧?听说你们李校长就要退休了,关于下任校长的人选,教委正在征求李校长的意见。”

田志杰:“李校长喜欢的是小郑!”

甘玫不解地:“郑亦铭?他不是那个……那个什么了吗?”

田志杰笑:“那个什么?还搞新闻的呢,消息一点也不灵通。医院说,他的危险期已经过去了!”

甘玫转过脸看看田志杰。

田志杰:“这几天,不少家长都在要求我们学校追查这次荔枝湾事故发生的原因,追究郑亦铭的责任。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虽然有小郑好出风头的因素在里边,但是整个说起来还是比较复杂的,我觉得还是谨慎处理的好。这种时候,你们报纸可要小心,不要给小郑帮了倒忙!给人家一个好好恢复身体的环境嘛!”

甘玫:“你们那学校,名堂可真多!”

新落成的公寓楼前

一辆豪华轿车开到楼下,停住。有个穿西服的小伙子(秘书)急忙从前座下来,恭敬地拉开后座的车门。

一派头极大、戴着墨镜的男人被扶下车来。

男人取下墨镜,仰望楼顶。这是王新成。

田志杰骑着单车路过,忽然看见了王新成,惊讶地停住:“这不是王老师吗?”

王新成不无得意地:“不错,正是鄙人!”

田志杰:“王老师,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这是从哪里发财回来了?”

王新成:“不好意思,说不上发了什么财,也就是把改革开放的政策用得比较机动灵活,如此而已!”

田志杰笑笑:“有进步有进步!”

王新成:“改天,我请你到南海渔村吃海鲜!”

田志杰重新上车:“好,那我等着了!”

秘书:“王总,现在是9点35分,你还有什么吩咐?”

王新成:“和我女儿联系了没有?她什么时候来看房子?”

秘书:“联系了……”

王新成不满地:“嗯?”

秘书小心地:“王小姐说,请你直接和她说话,不要通过别人转达……”

王新成:“很好!你现在去公司,帮我把那几件事处理好,下午3点10分,不,3点15分来接我!”

秘书:“是!”

高楼的阳台上

王新成在用手机同王冰冰通话:“……告诉你,你老爸发了,发了!你怎么总是不信?你来看看不就知道了?什么?明天就垮了?胡说!不吉利嘛!我跟你说,现在你老爸的钱,只要不搞黄、赌、毒,三辈子也花不完!什么?怎么来的?现在可不能告诉你,反正不偷不抢不走私,好了,你快来吧!”

德正中学 教师办公室

王冰冰放下电话,看着桌上的那本笔记本出神。

她拿起电话,又放下,犹豫了几次,终于摁了号码:“你好,请找罗前老师。罗前,我想去医院看看郑老师,你陪我一块去好吗?”

电话另一头,罗前调笑:“王小姐,怎么把尊师重教的毛病传染到我这来了?”

王冰冰不悦地:“油嘴滑舌!找你一块去,自然有需要一块去的理由。简单回答,去,还是不去?”

罗前:“别吓我,我去还不行吗?什么时间?好,说定了!”

王冰冰放下电话,她把笔记本认真收好,站起来。

德正中学门口

希望工程的宣传画下,几名学生手捧募捐箱向师生募捐。

王冰冰走过来。

学生们:“王老师!”

王冰冰笑问:“收获如何?”

学生们看了看钱箱,笑道:“王老师,够荔枝湾好几个学生的学费了吧?”

王冰冰掏出一把散钱。

学生:“王老师,你已经捐过了!”

王冰冰笑着把散钱塞人钱箱:“1个作业本,2个作业本,3个作业本……”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

王家 室内

空屋内,还未摆设家具。

王新成兴致勃勃地领着王冰冰参观房子。王冰冰情绪不高。

王新成:“你看,这是你的房间,两间一小套,里面有盥洗室和卫生间,一个人住也可以,将来嫁人了,小俩口住也很合适……家具下午就送来!”

王冰冰打断他:“爸!”

王新成:“怎么,不嫁人哪?”

王冰冰:“嫁给谁呀?”

王新成看看王冰冰,眯着眼笑起来:“这个,好办!很好办!”

王冰冰独自走到另一间房去了,王新成忙跟过去。

王冰冰:“这套房子要多少钱啊?”

王新成:“一百多万啦。这一带,房价很高的啦!”

王冰冰怀疑地:“爸,你到底哪来这么多钱?”

王新成不无得意地:“跟别人不说,跟你当然是要说的。你知道我是从哪回来的吗?”

王冰冰:“不就是北海吗?一个海边小城。”

王新成:“可不能小看北海,那可是黄金之城,可以说遍地黄金啊!我在那里滚了几滚,也算是时来运转,你看,一大堆黄金就滚回来了!”

王冰冰睁大眼:“你做黄金生意?”

王新成沮丧地:“你弱智啊?连比喻都不懂?做什么黄金生意,那生意能做吗?我做的是房地产!”

王冰冰挪揄地:“哎哟,爸,一不小心,你就当上老板了!”

王新成兴奋地:“那当然!运气来了,推土机都挡不住!我准备要好好考察一下,论证一下,在本市投资一两项有前景的项目。我跟别的老板可不一样,他们大都是从地摊上混出来的,我可是当过中学老师的!我是个有文化的老板!”

王冰冰:“我不想搬过来!”

王新成:“为什么?这房子就是专门为你买的!”

王冰冰咬住嘴chún,不说话。

王新成:“学校有什么麻烦了?”

王冰冰不说话。

王新成:“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别当老师了,出来帮我的忙吧,我现在就缺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缺少掌管保险柜钥匙的人。你不知道,现在外边,骗子遍地,人家说,十万骗子下江南……”

王冰冰一笑:“你要是把钱交给我管,第二天我就全都捐给希望工程去!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王新成:“没规矩!就这样跟你老爸讲话呀!”

医院病房

郑亦铭斜靠在床头。王冰冰和罗前坐在郑亦铭的病床边上。

郑亦铭温和地看着王冰冰:“冰冰,你有好几个星期没来了吧?”

王冰冰不自然地看了郑亦铭一眼,嗯了声,侧开脸。

罗前笑:“郑老师,我老实承认,今天是冰冰硬把我执来的。不是我心里不记挂老师,实在是最近事情太多。”

郑亦铭:“哦,都忙什么?”

王冰冰抬头:“他当然忙了,一边恋爱,一边炒股,左眼盯着期货,右眼盯着利率,上课也不耽误,前后出击,左右开弓……”

王冰冰看了郑亦铭一眼,发现郑亦铭正望着她,忙错开眼光。

罗前:“没办法呀,‘为了生活,我们四处奔波’……郑老师,王冰冰见了谁都像见了美丽风景,可就是一看见我,就像见了空气污染似的……”

郑亦铭微笑:“这就是属于严格要求吧。”

罗前:“不是我不安心教学工作,可是我总得先养活我自己吧?你看看,当年我们那些中学同学,学习成绩也不见得比我好。可是现在,有的是高薪白领,有的成天在天上飞来飞去,有的早就住上了三房两厅,开上了小车……可是我,我有什么……”

王冰冰带着情绪:“你也挺不错呀!房子,车子,票子,都已经在日积月累了,还有妻子和儿子,我看也快了……‘五子登科’的伟大理想,已经像初升的太阳一样,在地平线上升起了……”

罗前:“好好,你冰清玉洁,我大俗人一个。行了吧?哎,我说,你今天哪来这么大火气啊?”

郑亦铭笑:“没关系,口齿伶俐是当代城市女孩的通用武器。你就发扬点牺牲精神,权当给人家提供一个操练的机会。”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王冰冰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郑亦铭:“什么事都是有得有失。我在乡下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