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17节

作者:何继青

艾雨宿舍

艾雨独坐在饭桌前,对着棋盘发呆。桌上有一只生日蛋糕。

郑川:“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给你过生日?”

艾雨:“想吃蛋糕了?”

郑川:“嗯,等爸爸回来再吃。”

艾雨开门看了看,外面在下着雨。

艾雨拿起刀切了一块蛋糕,装在碟子里递给郑川:“快吃,吃好了睡觉。不等爸爸了,爸爸今天有事。”

有人敲门,艾雨开门,抱着花的柳嘉一步跳了进来,把花递给艾雨:“艾老师,生日快乐!”

艾雨:“谢谢你,你还记得!快,快来吃蛋糕!”

柳嘉看了看屋内:“怎么,就你自己偷偷过生日啊?”

艾雨笑笑:“生日年年过,又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社会贤达,张扬什么!”

德正中学 大会议厅

田志杰:“根据有关学校安全工作管理规定,我们学校决定,给予郑亦铭老师行政警告处分,扣发一个月的工资。下面,请家长发表意见。”

马发达站起来,走到前面:“本人是家长联谊会秘书长,我代表家长说几句吧。刚才开会前,我们一些家长就在一块议论了。我们都觉得,意外事故,在所难免,是不是?飞机还会掉下来呢,卫星还老是上不了天呢,做生意还会亏本呢!是不是?这次郑老师带学生去农村活动,意思是好的。出了事故,家长有意见,这也可以理解。都是独生子女,谁不宝贝呀?但这也不是什么需要一查到底的问题。又不是贪污受贿,又不是以权谋私,是不是?学校嘛,不可能不搞活动。以后再搞活动,万分地注意安全就是了。是不是?”

许多家长笑了起来。

田志杰:“郑老师,你讲两句吧!”

郑亦铭:“这次事故之所以发生,责任完全在我。我接受学校给我的处分。”

郑亦铭:“我在这里,向各位同学、各位家长表示道歉。对不起大家,给大家添麻烦了!”

郑亦铭说着站好,鞠了一躬。

艾雨宿舍

灯下,柳嘉问艾雨:“艾老师,你对张建国这人印象到底怎么样?”

艾雨一边改作业,一边口答柳嘉的话:“干嘛非逼着我说呀?鞋子是你自己的鞋子,合不合脚,你自己还不知道?”

柳嘉撒娇地:“就是不知道嘛!”

艾雨:“你想知道什么?”

柳嘉:“该同志是好人,还是坏人?”

艾雨抬起头笑:“什么好人坏人,讲童话啊?”

柳嘉:“对,人其实就只有两种:好人和坏人!”

艾雨:“那么,他不是坏人。”

柳嘉:“那就是好人了?”

艾雨:“我没有这样说。”。

柳嘉:“这不是什么也没说吗?”

艾雨:“好人和坏人,评价的出发点不一样,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你先告诉我,你自己想要什么呢?”

柳嘉:“那还用说吗?我想要一个好丈夫。”

艾雨:“好丈夫的标准是什么?”

柳嘉:“会关心人,体贴人,理解人,当然,还要会挣钱。”

艾雨:“如果是这样,张建国很合格。”

柳嘉:“那你投赞成票了?”

艾雨:“我什么票也没投。”

艾雨站起来:“柳嘉,虽然我们年龄差距不大,但我们是两代人了。按我们这代人的标准,婚姻里最重要的因素应该是爱情。”

柳嘉:“但是,爱情并不是最可靠的,它是会变化的!财产,地位、还有时间,都能造成爱情的变化!比如你年轻漂亮,很多人都会表示爱你,他们一刻不停地追随着你,没完没了地对你说地老天荒的誓言。可是等你老了,他们又会去向更年轻的姑娘表达同样的爱慕,说一模一样的话。所以,爱情是一种不能依靠的东西!”

艾雨:“那么,如果爱情不可靠,还有什么是可以依靠的呢?”

柳嘉:“那当然有!这就是——自己的地位和你自己的财富!”

艾雨笑:“在学校的时候,我没这样教过你吧?”

柳嘉:“可是,相对第一次婚姻,女人第二次婚姻时,价值起码要贬低25%。第三次就要贬低50%了……”

艾雨:“连贬四次,不就等于零了?都是什么奇谈怪论,你到底想说什么?”

柳嘉:“这是妇女问题研究权威的最新观点。我是说,不管怎么说,女人还是应该很看重婚姻的。不能抱着先试一试的想法,以为反正到时候要是不行,我就离婚拉倒……不行不行,因为一离婚,你就贬值啦……”

艾雨:“你们这些姑娘啊……好了,我不听你的高论了,如果你觉得婚姻的稳定还比较重要,那,跟张老板的事,就先别着急。”

柳嘉:“好,我听你的!哎,郑老师怎么还没回来?”

艾雨:“不知道。”

柳嘉察言观色:“你们吵架了?”

艾雨:“小姐,琢磨你的贬值理论去吧,管那么宽干什么?”

德正中学 会场

郑亦铭在讲话:“……希望工程使我们这些命里注定生活在城市、并且已经丰衣足食的人们,能够有机会为那些还在贫困中企求着读书的孩子们,提供一些尽可能的帮助。是的,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还不富有,但起码我们并不缺少5块钱,10块钱,我们也许没有能力改变一所学校的面貌,但我们却可能使一个山里的孩子通过读书识字,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郑亦铭的讲话显得有些激动。

王冰冰看了看表,在笔记本上撕下一张,匆匆写了几个字,交给身边一个学生:“给郑老师!”

学生起身。

郑亦铭:“让城里的孩子们,让我们的学生去山里看看,那里的孩子是在怎样生活着,怎样学习着,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他们看见荔枝湾那些孩子们清澈的眼睛,当他们看见那些孩子背着沉重的米袋沿着山路一个一个向学校走来……”

学生将纸条递给郑亦铭。

郑亦铭展开,上面写的是:艾老师生日

郑亦铭:“这对城里的孩子,无疑是一次灵魂的洗涤!好了,我讲完了!谢谢!”

掌声。

掌声中,郑亦铭匆匆离去。

艾雨宿舍

郑亦铭拎着蛋糕开门进来。屋内无人。孩子睡在床上。

郑亦铭在桌上看见一张纸条:我在办公室

郑亦铭站在房子中央发愣。

德正中学 校长室

李校长把一张纸拍到田志杰面前,气愤地:“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田志杰一惊,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李校长气冲冲地:“刺探考题,教委通报,真是丢尽了德正中学的脸面!”

田志杰:“校长……”

艾雨宿舍

郑亦铭与艾雨在招待陈冬生吃饭。

郑亦铭给陈冬生倒酒:“陈老师,难得你进城一趟,再喝一点!”

陈冬生:“好好!”

陈丽文拦住:“郑老师,算了,再喝就要出洋相了!”

郑亦铭:“怕什么?人一辈子不出几回洋相,那也太单调了!”

陈冬生:“亦铭,你这股劲倒是一直没变。怎么样,身体真的没问题了?”

郑亦铭:“没问题!估计到领取‘30年教龄纪念章’的时候,不用派学生扶上去!我基本上可以自己走到台上去!”

众人笑。

陈冬生:“我就说不定罗!”

艾雨给陈冬生夹菜:“陈老师,吃菜。没什么好吃的。本来想请你到外面吃饭的,你又不肯去。”

陈冬生:“花那冤枉钱干什么?一顿饭钱,够我们农村孩子好几个学期的伙食费了!”

陈冬生问陈丽文:“听说,你想调工作?不想当老师了?”

陈丽文:“我是想试试看,还能不能再干点别的。”

陈冬生不悦:“当个老师,还不够你干的?还要干什么别的?能把老师当好,不错了!”

陈丽文:“爸,你不知道……”

陈冬生对艾雨:“艾老师,你好好管管她!我早看出来了,这丫头这两年,有毛病了!”

陈丽文不高兴地:“爸!”

陈冬生:“当老师有什么不好?你们北关中学,是全省的窗口中学,别的老师做梦都梦不到那里去!别胡思乱想了!”

郑亦铭茬开:“陈老师,那些荔枝树,长得怎么样了?”

陈冬生兴奋地:“长得很好!长得很好!去年冬天同学们听到寒潮要来的消息,连夜用稻草把树干包了起来!”

艾雨高兴地:“是吗?不要多久,就可以吃上荔枝了吧?”

陈冬生:“不要多久了!不要多久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到荔枝湾去!都要去啊!”

北关校园 晚上

教室里有一排排明亮的灯光。郑亦铭、艾雨、陈丽文等人陪着陈冬生在校园里散步。

陈冬生:“真好看!多漂亮的学校啊!”

艾雨:“陈老师,把荔枝湾的孩子接到城里来,看看我们的学校,怎么样?”

陈冬生高兴地:“好啊!太好啦!”

郑亦铭:“我们还可以专门组织一些课程,让孩子们摸摸电脑键盘,给他们讲讲科普知识,和我们的学生们交交朋友。或者,让我们的学生把孩子们带到家里去,我想不管是我们的学生,还是荔枝湾的孩子们,都会很开心的。”

陈冬生:“这么麻烦你们,大不好意思了!”

郑亦铭:“做这些事情并不难。我常常想,像荔枝湾这一类地方,离城市、离发达的三角洲地区距离并不遥远,可是为什么会那样落后和贫困呢?除了自然条件方面的原因外,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文化素质太低。我在那里当知青的时候,粗略统计过,成年人里面,有70%以上的人,只有初小以下的文化程度。”

陈冬生:“这几年,我们下了很大力气进行扫盲教育。现在20岁上下的年轻人里面,基本没有文盲了。不过他们还是缺少三角洲年轻人那股创业的锐气,他们太老实了!”

郑亦铭动情地:“让孩子们到城里来看看吧!我想希望工程,它不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慈善活动……”

王家 晚上

王冰冰接完电话。放下。

王新成从屋里出来,感兴趣地:“是谁呀?”

王冰冰:“田老师。他说想和我谈谈。”

王新成注意地:“他找你谈话?什么时间?”

王冰冰:“就现在。”

王冰冰说着,走进自己房间。

王新成在门口想着什么。

王冰冰换好衣服走出房间。

王新成:“田志杰这小子太聪明。跟他说话你要当心陷阱!”

王冰冰一笑:“又不是深入虎穴,那么紧张干嘛!”

德正中学办公室

田志杰和王冰冰隔桌而坐。

田志杰:“王老师,早就想找你好好聊聊的,总是抽不出时间。特别前一阵子,郑老师受了伤,又有了教导处一摊子事……”

王冰冰笑:“当领导,哪能不忙!”

田志杰:“忙点没什么。郑老师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们两个算得上是交情深厚。当年在荔枝湾,他很想当民办老师,又不好意思说,还是我看出来了……”

王冰冰感兴趣地:“是吗?”

田志杰感慨地:“这么多年交情了,我想大概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他了……”

田志杰忽然道:“王老师,郑老师对你帮助非常大,你可要好好谢谢他!”

王冰冰一怔。

田志杰:“最近我每次同他深谈,他都会提到你……”

王冰冰张开嘴:“啊?”

门口忽然有人跑进来,是王新成的秘书。他急切地:“王小姐,你父亲出了车祸!”

王冰冰一下站起来。

他正中学门口

王冰冰随秘书快步出来。

王新成笑吟吟地倚在小车边上,对惊慌而来的王冰冰:“怎么样?时机掌握得还可以吧?”

王冰冰一怔。

王新成不无得意地:“我早就料到,田志杰这小子要耍聪明!”

王冰冰咬住嘴chún。

酒店咖啡座

王新成把一支高脚杯放在王冰冰面前:“来一点,压压惊!”

王冰冰不动。

王新成:“田志杰这小伙子,想在我眼前耍花招,可没那么容易!现在你明白了没有?他是想从你这里刺探情报。”

王冰冰低下头:“爸,我想离开德正中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