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1节

作者:何继青

野地

惊雷。闪电。狂风。被狂风吹起的杂物漫天飞舞。

郑亦铭沿着山道飞奔而来。

(字幕:1977年秋)

大雨降落下来。郑亦铭在泥泞中奔跑着。跌倒了,又飞快地爬起来。反复几次,浑身裹满了泥水。

他跌跌撞撞地朝着雷雨深处跑去。

荔枝湾村口

一棵古老苍劲的大榕树站立在雷雨中。狂风袭来,枝叶乱舞。

郑亦铭飞快地跑过。泥水飞溅。

荔枝湾小学

暴风雨中,几栋破旧简陋的校舍在风雨中飘摇。

一阵狂风卷来,校舍的屋顶被刮走了一大片。

教室

雷雨声中,陈冬生在神态安详地上课。

教室里多处在漏水。一些学生不安地注意着室外的景况。

陈冬生:“今天这一课是《我爱北京天安门》。有哪位同学知道天安门在哪里吗?”一串雨水漏到了陈冬生的脖子里,他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

学生们笑了起来。

陈冬生换了个位置:“哦,刚才的问题,哪个同学来回答?”

陈丽霞和陈丽文同时举起了手。

陈冬生:“陈丽霞同学,你先说。”

陈丽霞站起来,大声地:“天安门,在北京!”

陈丽文站起来:“不对,在天安门广场!”

陈冬生:“你们两个坐下。”

两个小姑娘坐下,相互不服气地翘了翘嘴。

陈冬生:“你们说得都对!现在,同学们先和我一起朗读课文。”

陈冬生念:“在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

雷声隔断了陈冬生的诵读声。

陈丽文与陈丽霞同时惊恐地掩住了耳朵。

一阵狂风从门口扑进来,教室里顿时书纸乱飞,学生们急忙追赶或护住。陈冬生也帮着学生们从地下捡起书本。

陈丽文捡起自己的课本一看,课本上已经满是泥水。她捧着课本,叫了声:“爸爸……”咧开嘴要哭。

陈丽霞急忙掀起自己的衣角,替陈丽文擦拭课本上的泥污。

陈冬生要过课本,掏出手帕擦起来:“丽文,没关系,天晴了,晒一晒就好了……”

陈丽文伸手抹泪,许多泥污被抹到了脸上。

陈冬生蹲下来,安慰地:“丽文,别哭,别哭……”

陈丽霞的眼睛眨了眨,把自己的课本拿过来,递到陈丽文面前:“丽文,我和你换吧!”

陈丽文扬起脸,看看陈丽霞,又看看陈冬生。

陈冬生欣慰地:“丽文,那你就和姐姐换了吧!”

陈丽霞把两人手上的课本调换了过来。

风声如吼。陈冬生担忧地看了看屋顶。

他想了想,对陈丽霞:“丽霞,你带着同学们朗读课文,我去看看就回来!”

陈丽霞:“哎!”

她快捷地从门后取出一张油布:“爸爸,给你披上!”

陈冬生摆摆手,在教室门口略停了停,一头扎进了风雨中。

陈丽霞用手挡住头顶,朝雨中张望着。

陈丽文也凑了过来。

狂风迎面扑来,两姐妹倒退了一步。

山野

狂风。树叶茅草满天乱飞。大树被拦腰折断。雨水如注。

郑亦铭几乎要被狂风带走。他用力抓住一棵小树,稳住身体。

风势稍弱,他又松开小树,顶着风向前跑去。

荔枝湾小学

陈冬生在狂风中吃力地用一根木棍支住教室的墙壁。

陈冬生跑进办公室,急切地:“吴老师,你听过天气预报吗?”

吴老师不安地:“广播都坏了半个月了!电话也不通了!”

陈冬生朝门外看了看,风势更猛了。

陈冬生:“小郑还没回来吗?”

吴老师:“他到大队去了。”

陈冬生决然地:“那几间教室有危险,我们应该马上把学生们转移到这边来!”

吴老师犹豫地:“现在?”

陈冬生:“对!你照顾这边,我管那边!快!”

大队部

田志杰正伏在桌上写着什么,窗户忽然被风吹开,纸张散了一屋。他急忙起身关好窗户。

孙月过来敲敲田志杰的门,推开:“田志杰,田书记,电话!”

又有几张纸被门口进来的风吹到了地下,田志杰急忙蹲下收拾,不满地:“快关门快关门!你就说我不在!”

孙月:“是公社来的,说有急事!”

广播室

田志杰拿着电话一下子紧张起来:“什么?台风中心正在经过?好,好,我马上通知!”

田志杰放下电话:“打开广播,播报台风紧急警报。快!”

孙月:“好多生产队的广播线路不通了!”

田志杰:“什么?你们平时都干什么去了?”

孙月委屈地:“大队领导不给我们经费,我们有什么办法!”

田志杰想起了什么,急问:“荔枝湾小学,通不通?”

孙月摇头。

田志杰:“你去叫会计,马上到荔枝湾小学送通知!”

孙月:“会计到县城去了。”

田志杰咬咬牙:“找件雨衣,我自己去!”

孙月:“现在去……来不及了!”

一阵暴风雨猛地把门剖开,田志杰被吹了一个趔趄。

一个穿着雨衣的人冲进来。

田志杰惊奇地:“老甘,你怎么来了?”

甘绍伍:“生产队吴队长派我来问问台风消息!”

田志杰气恼地:“这个吴队长,胡闹!我多次告诉他,你是个下放干部,身体又不太好,劳动方面的事情,做到力所能及就可以了。这也是党的政策。可是,这么大的风,他还把你派出来!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怎么向上级组织交代!”

甘绍伍:“哦,不怪吴队长,是我自己愿意来看看的。哎,小田,这么大的台风,为什么事先没有预报?”

田志杰呐呐:“广播线,电话线,都坏了……”

孙月不客气地:“公社昨晚上来过电话找你,你不在!”

田志杰:“我……我在写社教材料……”

孙月:“你在看数理化课本!”

田志杰厉声地:“你就不能接一下吗?你这个广播员是干什么的?”

孙月:“我接了有什么用?我不过是个广播员,不经你批准,我有权自己在广播上发布消息吗?”

甘绍伍打断:“荔枝湾小学那边怎么样了?”

田志杰:“我正要去呢!”

甘绍伍:“我和你一起去!”

村巷

郑亦铭跑了过来。

农居

郑亦铭跑来,一把撞开门,兴奋得失态:“恢复高考了!恢复高考了!”

正在屋里打牌的知青们忽地一下,全丢下扑克牌站了起来:“什么?什么?”

郑亦铭抹了把脸上的泥水,掏出挎包里的报纸:“你们快看,恢复高考了!”

知青们一拥而上,兴奋地夺过报纸。

大周兴奋地:“嘿,我早就说了,形势要变化,你们还不信!这恢复高考,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黎青:“你们考不考?”

知青们:“考!干嘛不考?大家都去考!”

郑亦铭忽然地:“这么大风,学校那边会不会出事啊?”

黎青:“是啊!那些破房子,哪里经得住这种大风?”

郑亦铭紧张地:“我得赶紧回学校去!”

他转身向外跑去。

黎青抓过雨衣,喊了声:“郑亦铭!”

郑亦铭已经跑进了暴风雨中。

荔枝湾小学

陈冬生紧紧牵着几个孩子的手,顶着狂风暴雨,艰难地向对面转移。

教室墙壁一大块一大块地坍塌下来,化作稀泥,被山洪冲走。

孩子们惊恐地靠在一起。

屋里的雨漏得越来越大,地上已经漫起了积水。

陈冬生又冲了进来,对几个孩子:“来,牵着我,快!”

陈丽文靠过来。

陈冬生:“丽文,你和姐姐一起,最后再走!”

陈丽霞上前,牵住了陈丽文。

陈冬生牵住几个孩子,闯进了风雨中。

一间教室被吹垮了。

陈冬生把几个孩子护送到了对面房子,吴老师接了进去。陈冬生迅速地折回风雨中。

郑亦铭跑了过来。

教室里,房顶被掀开一块,狂风卷着暴雨呼啸着冲了进来。

房梁在顷刻之间断了两根,泥墙立时倒塌了一大片。

陈冬生看见了郑亦铭:“快,快领学生们出去!同学们,手牵着手,一定不要松开!”

郑亦铭:“同学们,跟我来!”

他牵住头一个学生,冲出教室。学生们一串串冲了出来。

门框发出了断裂声。

陈冬生不顾一切地冲到门旁边,举起双手托起门框。

学生们就要撤离完了,最后的陈丽霞和陈丽文也靠近了门口。

一股大雨卷来,陈丽文的手和前面的同学松开了。两姐妹同时朝后跌倒。

田志杰和甘绍伍跑了过来。

门框已经不堪重压,眼看着就要断裂。

陈冬生对两姐妹吼道:“快!”

他猛地松开手,拉起地上的陈丽文,甩了出去。

教室轰然坍塌。

郑亦铭惊呼:“陈老师!”

他把牵着的几名学生顺手交给迎面跑来的田志杰和甘绍伍,转身朝陈冬生那边跑去。

狂风中,田志杰和甘绍伍一起惊呼:“快回来!小郑,危险!”

郑亦铭在狂风中奋力跑动着。(慢)

郑亦铭发疯般地掀开废墟上倒塌的木石。一根木头砸在了郑亦铭的额头上。郑亦铭捂住头,倒下。(慢)

陈丽文在风雨中哭泣:“爸爸!姐姐!”

黄昏山野

陈丽文的抽泣声。

残阳。新坟。坟头上插着一方木牌:陈丽霞同学之墓

陈丽文在抽泣。陈冬生被人搀扶着站在坟前。他仅剩一臂,另一只袖管空荡荡的。

学生们环绕坟墓站立着。一名学生上前,把一条红领巾系在墓碑上。敬礼。

夕阳投射在墓碑之上。

陈冬生问身边的黎青:“郑老师怎么样了?”

黎青:“那天夜里,他父母就把他接到南洲市人民医院去了。我们准备这几天就去看看他。”

陈冬生想了想:“他要问起来,就说一切都好。不要把这些事告诉他。”

黎青不解地:“为什么?”

陈冬生缓缓地:“他正在复习功课,不要影响他……”

黎青把哭泣的陈丽文揽在了怀里。

南洲市大街上 阳光灿烂 车笛声声

群众文化馆门口

人头攒动。墙上挂着一只巨大的模拟围棋棋盘,工作人员手上举一根竹竿,把棋子挂在上面。棋盘上,双方正绞杀在一起。

棋盘上方有一排大字:南洲市群众围棋友谊赛决赛

一名工作人员从门内跑出来,气喘吁吁地报出一着棋路,执杆者挂上白方一子。

观看的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哄闹声:

“这一步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小丫头是不是昏了头了?”

“不会吧?”

有人踮起脚尖,朝门内张望着。

执杆者对人群:“喂,你们声音小点!不要影响里面比赛!”

一名观众嘲笑众人:“你看你们这些人,都怎么了?干嘛对一个小姑娘同仇敌忾?也太没有肚量了吧?”

众人哄笑:“有点不服气啦!”

他们纷纷踮起脚尖,朝门里张望。

室内

一个少女凝重地端坐在棋盘前。

她放下茶杯,稳稳地落下一粒白子。然后又捧起茶杯,不经意地撩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正对着棋盘苦苦思考着,额头上沁出了一层汗水。

他犹豫不决地落下一子。

女孩子稍想了想,抿了一口茶,不动声色地也落下一子。

中年男子苦思着,汗水满面。

屋内的人们一阵悄声议论。

病房

头上手上缠着绷带的郑亦铭从床上坐起来。黎青连忙上前扶了他一把。其他几个知青也都从门口进来。

郑亦铭高兴地:“啊,你们都来了?”

黎青:“我们跟老甘进城买高考复习资料,顺便看看你!亦铭,怎么样了?要不要躺下?”

郑亦铭:“没事没事!好多了!”

他忽然紧张地:“陈冬生和陈丽霞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