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23节

作者:何继青

北关中学 小礼堂

掌声。横标:德正中学 北关中学两校校际辩论赛

会场坐满了学生。

两校代表队分坐在主席台两边。

艾雨在主席位置站起来:“今天,两校校际辩论赛,邀请我来担任主持,非常感谢……”

掌声。

郑亦铭、田志杰等人坐在前排评委席旁边。两人亦在鼓掌。

艾雨:“谢谢!今天的评委,有两校的老校长……”

掌声。

李校长和方校长站起致谢。

艾雨:“有市演讲学会的陈老师、谢老师,还有教委中教处的汪老师,徐老师。”

掌声。

艾雨:“德正中学、北关中学两校辩论赛,已经成为我们市中学系统令人感兴趣的事件,也成为我们两校同学展示形象的一个窗口。今天我们辩论的话题是,‘当前中小学教育中,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是否相互排斥’。下面请德正中学的同学先发言。”

德正中学代表队a学生:“首先,我分别阐述一下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概念。应试教育是一种以考分为惟一标准、以考试为检测手段、以筛选为前提、以牺牲大多数学生的公平教育权利为代价的一种教育模式。它在人才选拔上追求顶端化和单一化,在管理方式上具有松散性和随意性,在评价体系上具有片面性和单向性。而素质教育却弱化了教育的筛选职能,强化了教育的培养功能。它以全面提高学生的素质为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一种工业化社会的教育模式。”

北关中学a学生:“我们不同意把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进行这种人为的、生硬的、并非客观的区别。实际上,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在我们现行教育体制中,有一种无法分离的关系。比如,考试激励我们学习,学习提高了我们的知识修养,知识使我们力量倍增……”

北关中学b学生:“我们不知道德正中学的同学,是不是每参加一次考试,四肢就会萎缩一次。在我们北关中学,目前还没有发生过这种流行性病变!”

会场哄笑。

田志杰也在笑。他侧脸看看郑亦铭。

郑亦铭笑:“这家伙,够尖刻的。”

田志杰:“抱歉抱歉!”

德正中学b学生:“得知关北中学的同学们至今为止,四肢还没有出现过萎缩的迹象,这令我们德正中学的同学们非常高兴。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常常为此感到忧心忡忡。我们这种担心是有根据的。前不久,我们两校同学都参加了西霞山植树活动。当时我们发现,前来采访的记者,都能很清楚地分辨出我们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奇怪地问一位记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他回答说:‘这还不容易吗?兴高采烈地围在一块干活的,就是你们德正中学的学生。一个人一言不发地拄着工具像黛玉葬花一样作忧郁和思考状的,就是北关中学的学生!’”

会场大笑。

郑亦铭大笑,看着田志杰。

田志杰:“不愧是你的学生,嘴巴和你一样厉害!”

艾雨笑得用拳头抵住了嘴。

她尽量停住笑,姑起来:“两校同学的发言,各有精彩之处。但是请注意,不要偏离主题。下面,请两校同学继续发言!”

北关中学学生c:“德正中学的同学们非常注意观察生活,尤其善于观察到别人观察不到的生活,这一点,想必就是素质教育的硕果。现在我们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德正中学的同学们,我们认为,考试起码有四大功能:第一,检测性功能;第二,导向性功能;第三,诊断性功能;第四,区别性功能。考试坚持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坚持公平公正的取舍标准,它是人类社会至今为止,一种最为理想的测量工具,它为人类社会的进步作出过不朽的贡献,当前的教育机制就是建立在这些基础功能之上的……”

小黄走到田志杰面前,耳语了几句。

田志杰起身,随小黄走出礼堂。

办公楼下

关雅妮从车窗里看到田志杰走来,打开车门,向田志杰招招手。

田志杰在副位坐好,关上门。

关雅妮:“临时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所以来找你。”

田志杰:“怎么了?”

关雅妮:“市教委不同意你调出。”

田志杰:“哦!”

关雅妮:“我本来准备找一位省市领导说句话,但又碰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田志杰:“怎么了?”

关雅妮:“你的老朋友郑亦铭,已经被任命为教委副主任了。”

田志杰一怔:“是吗?”

关雅妮:“我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看看怎样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

田志杰想了想:“教委的工作,我去做。”

会场 掌声

艾雨:“两校同学的发言已经结束,评委正在对同学们的发言情况进行评议。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一个非常有趣的安排:今天的最后一轮发言,由两校的校长亲自出马!”

掌声热烈。

郑亦铭走上台:“21世纪,将是一个挑战和竞争更加激烈的世纪。中华民族要在这场激烈的竟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全面地提高全民族的素质。这是基础教育的根本任务。面向少数人还是面向多数人,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最大区别。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将是基础教育领域的一场深刻的变革。我们不赞成应试教育,不是要取消考试,而是不赞成把升学考试作为教育的推一目的,以升学考试作为教育的核心。我们赞成通过考试的形式来检验学习成果,但这并不是等于说要把考试变成科举制度。我们主张基础教育要面向全体学生,使全体受教育者都能够热爱祖国,学会做人,会学习,会劳动,会创造,会生活,心理健全,体格健康,善良博爱,各方面都得到协调的发展……”

艾雨:“我提醒郑校长,你的时间到了!”

郑亦铭:“哦,那我赶紧下台吧!”

郑亦铭转身就走。会场哄笑。

艾雨鼓掌。全场随艾雨一起鼓掌。

德正中学 晚上

胡长生走进校长室。

郑亦铭:“长生,真的守住窝点不回家了?”

胡长生:“校长今天的发言很精彩!”

郑亦铭高兴地:“真话?”

胡长生:“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校长:这次全市中学高三年级模拟考试,我们德正中学排名第四。”

郑亦铭一惊:“不会弄错了吧?北关中学呢?”

胡长生:“第一!”

胡长生:“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今年我们的高考复习,的确没往年抓得紧。我们高三的学生,甚至还有空听听辩论会,看看校际篮球比赛。而北关中学高三年级,大年初三就开始上课,3月份就开始分层次辅导。到上个星期为止,校内模拟考试,已经进行了25次!我们才进行了3次。而这3次,还是向你争取来的!”

郑亦铭:“长生,你在批评我了!”

胡长生:“我知道素质教育势在必行。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在当前教育体制下,我们的高考成绩,决不能垮下去,否则不但会立即影响到学校的全面建设,连那一点点开展素质教育的空间,也会因此而被吞噬掉……道理很简单,现行的游戏规则就是:高考搞不好的学校,没有资格谈素质教育!”

郑亦铭想了想:“你说怎么办?”

胡长生:“立即停止高三年级的一切课外活动,全力以赴保障高考!”

郑亦铭苦笑:“我的演说,是说给人家听的吗?”

胡长生:“校长,在高考尚没有改革前,率先推行素质教育,必将造成高考升学率下降的后果。这等于是以牺牲本校学生的利益为代价!这肯定是行不通的!”

郑亦铭无奈地:“长生,你冷静得让我害怕了!”

甘家

田志杰下班回来,甘玫迎上去,接过他手上的公文包。

田志杰:“听说了没有?市里任命郑亦铭为教委副主任了!”

甘玫:“没听说过呀!什么时候?”

田志杰:“今天!你的消息越来越闭塞了!”

甘玫笑:“今天,我没去上班。我上医院去了!”

田志杰坐下来。

甘玫取来拖鞋给田志杰换上:“郑亦铭挺能干的,当个教委副主任,也可以啊!”

田志杰一下火了:“我不知道你这个名记者,到底是怎么来的!生活上糊涂!事业上糊涂!政治上也糊涂!人家和你一起进报社的,现在谁不是处长副处长,主任副主任?坐在办公室里聊天,喝茶,批文件。就你,30多岁的女人了,还成天在大大阳底下跑来跑去!筋都不会转一根!”

甘攻一脚踢翻了面前的花瓶,横眉怒目:“田志杰!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竟敢骂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花里胡哨的事!”

田志杰冷冷地:“我这是为你好!我已经决定,到三江市去!”

甘玫冷笑:“终于不当老师了?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曾经深情地说,因为下乡以后看到农民太贫困了,下决心这辈子要当老师!”

田志杰:“我没有否认。”

甘玫:“你已经用行动否认了。当初那一席话,你不但博得了我父亲的好感,更博得了我的好感。现在我明白了,那不过是你无数次政治表演之一!”

说完,走进房间。

艾雨宿舍

艾雨注视着正在抽泣的甘玫。沉思。

甘玫抬起头:“我一定要把这事闹出去,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丑闻!”

艾雨摇摇头,扶甘玫起来:“来,天亮了,去洗个脸,我们到楼顶上去呼吸新鲜空气!”

楼顶

艾雨仰视着天幕:“你看,朝霞多好看哪!天空在今天早上是这样开始的。”

甘玫:“我已经好久没起这样的大早了!”

艾雨:“我喜欢经常在早晨出来看看彩霞,在晚上出来看看星光,看看天空,看看日月星辰,朝升暮合,云起云落。我喜欢看它们。”

甘玫手一指:“你看,太阳出来了!”

艾雨顺势看去,太阳在霞光中露出了一道金边。

艾雨:“哦,它又出来了。我曾爬上黄山,爬上泰山,爬上许多无名的大山和小山的峰顶上,我曾远远地赶到海边的礁石上去,一大早爬到电视塔上去,深夜上船去到海的中央,不为了别的,就为了看日出……”

甘玫:“哦?”

艾雨:“我深知自己不是那种具有宽阔的胸怀,具有广阔的视野的人。我是个有许多缺点的女人。我忧郁,我多虑。但我一直在改造自己……我努力在让自己变得宽厚善良博爱……”

艾雨一回头:“甘玫,算了吧!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吧!”

甘玫:“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艾雨:“保护他,也是保护你自己!”

操场上,学生们开始了出早操。

陈冬生家

陈冬生整了整衣服,要出门。

陈妻替他掸了掸灰尘:“不是说今天有人要来给你颁发‘三十年教龄纪念章’吗?怎么到现在还没人来?”

陈冬生:“前几天都说了要来的,可能临时有事了吧?”

陈妻:“亦铭他们也不来了吗?”

陈冬生:“他们更忙。明天我自己到县里去领回来吧!”

陈妻:“唉,一晃,你都当了30年老师了!”

陈冬生叹息:“真快啊!”

山路上

陈冬生沿着山路走来。

道路两边荔枝累累。

在一处高地上,他停下脚步,朝远方眺望。

山丘。田园。炊烟。牛嗥声。

陈冬生喃喃:“30年了……30年……”

荔枝湾小学

教室的窗口。孩子们读书的喧闹声。

陈冬生站在学校中央,慢慢扫视着四周。

新建的两层楼房,明净的窗玻璃。

书声琅琅,越来越清晰,响亮。

哪个教室响起了歌声。

陈冬生眼前晃过一幅幅荔枝湾小学的历史画面:

破旧的教室在风雨中飘摇;

郑亦铭等人在风雨中转移着孩子们;

教室在风雨中坍塌;

陈冬生走进残破的教室,学生们起立;

陈冬生开门,看见一群孩子抱着柴火、小猪站在门口。

陈冬生喃喃自语:“30年了……”

他用手背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