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2节

作者:何继青

荔湾河边白天

郑亦铭跳入河水中,奋力朝河中央游去。

甘绍伍和黎青等人朝河边走来。

黎青一指:“你看,他在那!”

几人站住,朝河中央望去。甘绍伍已经换上了一套整洁的中山装。

孙月:“这个郑亦铭,上次落水事件后,他就发誓要把游泳练好。你看,现在他游得多好!”

黎青笑:“他最不喜欢人家说被别人从水里救起来过。谁说他跟谁生气!”

甘绍伍摇摇头:“真是个孩子!”

河边

甘绍伍边走边问郑亦铭:“嗯,既然你说你都想过了,那么我问你,你留在荔枝湾,打算干什么呢?”

郑亦铭:“当一辈子小学老师。”

甘绍伍:“嗯,很好!荔枝湾的确需要小学教师!”

甘绍伍:“一个大时代的脚步已经踏响了,你们听到它的脚步声了吗?你们也许都已经预料得到,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所有的一切,都会得到飞速的发展和变化。城市会发展,农村也会发展。也许用不了多久,荔枝湾就会有非常好的小学,还会有中学,有其他各种各样新兴的事业!”

甘绍伍对郑亦铭:“那时候,你这个只在文革时期读过中学的人,能干点什么呢?”

郑亦铭咬紧了嘴。

甘绍伍:“成千上万的下乡知识青年,怀着战天斗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理想而来,但他们并没有能够改变农村的面貌。将来改变这一切的,只能是现代化事业!”

郑亦铭泪光闪闪:“老甘,我对不起陈冬生,对不起荔枝湾的孩子们……”

他顿了顿:“老甘,你连夜赶到公社和县里去帮我要准考证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谢谢你!”

黎青:“亦铭,我们几个考上了学校的,明天都走了。你还是和我们一块走吧!”

郑亦铭摇头。

黎青冲动地:“你干嘛这样跟自己过不去?你一不是校长,二不是领导,你不过是个知青,一个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

几个人已经走到了一辆吉普车边上。

甘绍伍上车:“我今天还要赶回市里去参加一个会议,小郑,你再好好想想!”

甘绍伍关上车门。吉普车起动。

坟头 早晨

山野间鸟声啁啾。

郑亦铭坐在坟前的土包上,默默地抽着烟。

红日初升。霞光万道。

田志杰和陈冬生走来,在郑亦铭身后停住。

田志杰:“小郑,我今天也要走了,你和我一起走吗?大队派了拖拉机送我。”

陈冬生:“郑老师,和小田一起走吧!”

郑亦铭不语。

陈冬生看着他,叹了口气。

田志杰:“小郑,台风事件造成了伤亡,我也有责任……”

郑亦铭抬起头来:“你走吧。上了大学,好好读书。荔枝湾小学的校舍就要修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田志杰想了想:“那好。人生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我也不勉强你!”

河对岸忽然传来一阵喊声:“喂——有人吗——”

几个人都朝对面看去。

河对岸

艾雨在高喊:“有人吗——”

山坡上

郑亦铭一愣:“艾雨?”

农家小屋内

艾雨手捂着茶杯微笑:“你知道吗?我们两个,真的考上一个学校了!”

郑亦铭木然地:“是吗?”

艾雨:“我还在家里等你一道走呢,可是等来等去,你就是不回去!离报到就两三天了,还在农村扎根哪?”

她娇嗔地:“觉悟真高!”

郑亦铭拎起水壶给艾雨加水:“你见到黎青他们了吧?”

艾雨:“要不是看到了黎青,我还在干等呢!真是急死我了!”

郑亦铭的表述有点困难:“艾雨,你可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艾雨咬了咬嘴chún:“我已经听说了……”

她想了想,站起来,利索地:“这样吧,时间很紧张了,我们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话,好不好?”

郑亦铭不动。

艾雨:“我们必须在明天以前赶回南洲市,要不然就耽误报到期限了。火车票我已经买好了!”

郑亦铭:“你自己走吧。”

艾雨甜笑:“走不走,等下再说。我们先收拾东西,好不好?”

郑亦铭没说话。

艾雨跺着脚,擂着郑亦铭的肩膀:“哎呀呀,你想害我上不成大学啊!”

一滴眼泪从郑亦铭的眼角滚了出来。

清晨 荔湾河上

郑亦铭和艾雨背着行李,跳下竹排。艾雨回身向陈冬生挥手告别:“陈老师,再见!”

陈冬生点点头。他手握着一支长长的竹稿,陈丽文站在他身边。

高坡上,郑亦铭驻足回望。

陈冬生还站在河岸上。

歌声中的一组流动画面

郑亦铭和艾雨一起走进大学校门;

艾雨在课堂上听课,郑亦铭丢过来一张纸条;

两人在林荫下的石桌上对奔;

两人在图书馆翻找、核对资料;

两人和一群大学生骑着车飞出校门,意气风发地在公路上飞驰;

大学生们在阳光下的草坪上席地而坐。郑亦铭和艾雨挨在一起。一位拿着相机的同学把镜头对准了他们。

郑亦铭揽住艾雨。艾雨把头靠在了郑亦铭的肩膀上。闪光灯一亮。

大学生们欢笑。

郑亦铭和艾雨的合影定格。

南洲市 火车站 白天

郑亦铭和艾雨走出车站出口。

郑亦铭用力呼吸了几口,高兴地:“哈,又回来了!我就喜欢南方这股湿乎乎的空气。毕业分配的时候,我真怕回不来呢!最后这两个月,系主任的办公室,我去了一百零八趟都不止!”

艾雨:“留你当大学老师你不肯,偏要回来当中学老师!”

郑亦铭:“在大学还是在中学,那都是次要的。”

艾雨:“那什么才重要?”

郑亦铭侧脸看看艾雨,笑:“明知故问!”

艾雨笑起来。

德正中学 大门前 白天

校门上有“德正中学”四个古朴苍劲的大字。

郑亦铭拎着行李走过来。

校园内

靠街边的一幢三层旧楼。楼下,面向校内的门窗大开着,摆着许多出售小电器的摊位。摊位上摆卖的录音机里传出邓丽君的歌声。

郑亦铭走过来。一片争吵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摊那边,几个老师正在跟几个做生意的人激烈争吵。邓丽君情意缠绵的歌声,成了激烈争吵的背景音乐。

黄老师:“你们把生意摊子都摆到学村里面来了,学生还怎么上课?太不像话了!”

小贩a:“你们上你们的课,我们做我们的生意!改革开放了,还不让人家做生意啊!”

小贩c:“干什么吆喝什么,吵什么吵!”

黄老师恼怒地:“我吵什么?告诉你,这里是学校,不是菜市场!”

马发达走过来,大大咧咧地:“这里过去是学校,现在,它是‘先发电器市场’!”

马发达一挺胸:“顺便介绍一下,本人就是‘先发电器市场’的马经理。”

黄老师不屑地:“什么经理!不就是个贩卖走私电器的小贩吗!”

马发达瞪眼:“你是教什么的?”

黄老师:“教数学的,怎么了?”

马发达教训地:“你不就是个教算术的吗?就算你是教语文的,骂人吵架,你也不是对手。以后讲话,放客气点!”

黄老师刚想再说什么,被从外面挤进来的王新成拦住。

王新成:“我是教语文的。马经理,你是不是先让邓丽君小姐休息一会儿,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房子的问题?”

马发达:“语文老师也免谈!房子的事,别说你,就是你们校长、你们局长,也管不着!邓丽君小姐的港岛情歌,你们就免费欣赏吧!”

马发达说完,索性调大了音量,邓丽君也就越发动情地唱了起来,歌声响彻校园。

王新成正要发怒,郑亦铭叫了声:“马经理!”

马发达回头看看郑亦铭:“你是谁?”

郑亦铭微笑:“我是刚分配到这里来的老师。马经理,我有三个办法,都能叫你的生意做不成!”

周围人都注意地看着郑亦铭。

马发达一怔:“你?你什么意思?”

郑亦铭玩笑地:“我的第一个办法就是——断你的人缘!我们学校每节课都安排一个班的学生到你这里来,光看不买,权当是上劳动课,几天功夫就能把你的生意揽黄了。”

马发达:“你……”

王新成大声地:“好!还有呢?”

郑亦铭:“第二个办法,断你的财路!喏,学校派学生轮流执勤,不准学生买你们的东西!没人买你们的东西,你们还不卷铺盖?”

王新成夸张地喝彩:“哈,好!好办法!”

郑亦铭:“实在不行了,我还有第三个办法——断你的电!一断了电,邓丽君小姐就得提前放暑假了!”

众人皆哄笑。

马发达狼狈地:“你、你……你还是个老师呢!”

郑亦铭笑:“不错。语文老师!”

校园 路上

王新成:“刚才你都看见了。那幢房子原来是我们学校的,文革期间,房子被人家占去了,到现在还不肯还给我们。最近又被他们弄成了电器市场,整天吵吵嚷嚷,怎么上课啊!”

郑亦铭:“那怎么办?上级领导也不给解决一下?”

王新成:“不知道啊!听说校长也想了好多办法。哈,你刚才那几个办法倒不错,等下一定要转告校长。”

郑亦铭笑:“那都是对至人出的歪点子!”

王新成指着路边的建筑:“我们学校创建于20年代,你看,这些还都是20年代的第一批建筑呢!”

郑亦铭:“哦,真漂亮!”

校长室

林道轩正在和李校长激烈争论。

李校长:“林老师,不要激动嘛!”

林道轩:“不要激动?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20年?一个人生命中最宝贵的20多个春秋被荒废了,你还不让他激动?还要他保持心平气和?岂有此理!”

李校长:“林老师,我看了你当时的材料,从材料上看,你那时讲的一些话,也是不够谨慎的。”

林道轩:“什么?那些意见,不是你们学校领导动员我提的吗!”

王新成和郑亦铭在门外站住脚。

王新成:“这个人叫林道轩,原来是我们德正的物理老师,50年代被打成右派,到海南岛劳动了20多年。现在回来跑上访。”

郑亦铭:“不是都平反了吗?”

王新成:“反是平了,但又留了条尾巴。”

校长室里。李校长:“林老师,算了,过去的事,就不一定非要弄那么清楚了!”

林道轩:“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现在是1982年了,你们还给我留着条尾巴,我还怎么重返讲台!”

李校长气呼呼地:“历史结论,这我管不了!你找上级去吧!”

林道轩:“要找,也要你和我一起去找!你是校长兼党支部书记,这是你的工作!”

门外,郑亦铭摸出一包香烟,递给王新成,用手指了指林老师。

王新成接过烟,会意地打着哈哈进了校长室,给林道轩递烟。

林道轩接过烟,脸色和缓了些。

郑亦铭跟着走进校长室。

王新成:“这是新分配到我们学校的应届大学毕业生,郑亦铭,郑老师。”

林道轩:“好吧,你们先忙。李校长,改个时间我再来找你!”

言罢,昂然而去。

李校长疲惫地坐回到椅子上,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板凳让王新成和郑亦铭坐下。

李校长:“这个林道轩,吃了20多年的苦头,脾气一点都没改。一句话不对,马上翻脸,逼着你跟他一起发火!”

王新成:“林老师个性比较突出。李校长,你用不着生他的气。”

李校长:“我要是生他的气,早就被他气死了!”

李校长问王新成:“房子的事,又找了他们没有?”

王新成:“找了,没用!”

李校长:“王老师,平时都夸你聪明,怎么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

王新成沮丧地:“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郑亦铭:“不是提倡依法办事吗?能否通过法律途径来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