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3节

作者:何继青

宿舍

田志杰进来:“怎么,吵架了?”

郑亦铭恼怒地:“她懂什么呀!真是!”

郑亦铭犹豫了片刻:“你替我去送送她,好不好?天黑了,北关那一带不安全。”

田志杰看看他,急步出了门。

街道 夜

田志杰:“还没吃晚饭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好不好?”

艾雨:“不了。”

田志杰:“饭总是要吃的!”

排档 夜

艾雨在想着什么。

田志杰给艾雨夹菜:“来,多吃点!”

北关中学 夜

校园里一片寂静,轻风吹来,月光下树影婆娑。

田志杰把艾雨送到宿舍门前。艾雨打开门。

艾雨回头:“进去坐一下吗?”

田志杰:“不了,太晚了。”

艾雨:“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田志杰:“希望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是在你们吵架之后。”

艾雨羞涩地笑了笑。

德正中学 教学楼下 白天

郑亦铭:“外经委我也去过了。他们也是说,这是文革遗留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李校长:“他们拖得起,我们可拖不起!学校里塞着这么个电器市场,既影响教学也影响校风。郑老师,你再抓紧点,目前这是我们学校的头等大事,能把这件事办成,就是为我们学校立了大功。”

郑亦铭一脸苦相。

下课铃响。李校长还要说什么,看见林道轩从教室出来,李校长迎上去。

李校长:“林老师,你的住房,可能还要再等上一阵。”

林道轩:“我现在住的是北关那边的农民房,每天来学校要骑一个多小时的单车,时间都花在路上了!”

李校长:“俩人合住一间行不行?”

林道轩:“我这么大年纪了,养成了很多坏毛病。”

李校长:“文革结束才短短几年,国家住房欠债太多,教师住房尤其如此。你要体谅国家、体谅学校……”

林道轩站住:“你说什么?”

李校长:“老林,领导是很关心你的,平了反,补发了工资……”

林道轩激动起来:“在你眼睛里,我好像占了多大的便宜!”

林道轩说着呼吸急促、喘息变粗、剧烈地咳着弯下腰去。

李校长忙扶住林道轩,招呼郑亦铭:“郑老师,你先送林老师回家。老林啊,你这是何苦呢,你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林道轩强撑着说:“我为什么要改?我错了吗?”

李校长退让地:“算了,是我错了,好不好?”

北关中学 上午

艾雨踏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从容地把课本放在讲台上。

礼毕,艾雨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戊戌变法”四个字。写完转回身来,忽然发现坐在后排的女生柳嘉正躲在下面抽烟。

艾雨:“柳嘉,站起来!”

柳嘉顿了顿,懒洋洋地站起来。

艾雨:“把你的手伸出来。”

柳嘉无所谓地伸出两只手,手里什么也没有。

艾雨走过去,从柳嘉的抽屉里拿出燃着的半截烟。

艾雨:“你把燃着的香烟放在课桌抽屉里,着火怎么办?”

柳嘉:“你让我把两只手伸出来,没说要连烟一块拿出来呀。”

艾雨:“你是一个中学女生。”

柳嘉:“是吧?我还没找到感觉。”

路边水果摊 白天

柳嘉一手拿着一把水果刀匪里匪气地晃着,另一只手无聊地一下一下往空中抛着一只苹果。

几个小流氓吹着口哨过来,很亲热地跟柳嘉逗笑。

光头、“喂,找我们有好事啊?”

柳嘉:“那当然,没好事能找你们吗!”

光头:“别绕了,哥们忙着呢。”

柳嘉:“新来了个老师,挺牛气,你们想个办法,治她一治!”

光头:“男的女的?”

柳嘉:“废话!男的找你们干嘛!”

光头:“好吧,你要怎么着?”

柳嘉:“教训她一下,让她别忘记自己几斤几两!”

一级电话:

公用电话亭。郑亦铭:“还生气啊?”

北关中学传达室。艾雨:“那天是我不好。后来我给你打过电话,你没在。今晚上你干什么?”

郑亦铭:“这几天都在跑房子的事,一堆作文还没改呢,晚上我得加加班!”

艾雨失望地放下电话。纸的背衬上,灯光投射过来,照片上一片光芒。

他在各个角度打量了几遍,回头问田志杰:“怎么样?”

正在对纸苦思的田志杰抬头看了看:“不错。”

郑亦铭兴犹未尽,嘴里唱着歌,拿过彩笔,在照片周围的白纸上划上了一些图案。

他又问田志杰:“现在怎么样?”

田志杰又抬头看了一眼:“画蛇添足!”

郑亦铭感觉很好地:“为什么?”

田志杰:“你自己再好好看看吧。”

郑亦铭又看了看:“嗯,很好啊!哦,我明白了,你不懂爱情!”

田志杰看了看表:“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是说要改作文吗?”

郑亦铭一拍脑门:“哦!对了!明天就要发下去!”

他匆匆收拾:“我到办公室去,省得你睡不着就怪我!”

正要出门,田志杰苦恼地:“哎,有几句话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我好像记得有个西方学者说过,辩证唯物主义是从中国产生的。你记不记得是谁?”

郑亦铭一边系鞋带一边说:“李约瑟博士就说过呀!他说:辩证唯物主义起源于中国,后来由耶稣会教士介绍到欧洲,经过马克思主义者的科学化以后,又传回了中国。”

田志杰高兴地忙在纸上记下来:“对了对了,就是李约瑟!”

郑亦铭:“李约瑟不过是个总结。大师级的狄德罗呀,伏尔泰呀,还有马克思,都是很欣赏中国古代的辩证唯物主义的。”

田志杰连连记在纸上:“不错不错,在大学里,我在很多文章上都看到过的。”

郑亦铭又到照片跟前看了看。

田志杰:“什么时候结婚啊?”

郑亦铭乐呵呵地:“啊?我准备最近就具体研究这个问题!”

北关中学 夜

艾雨在宿舍里批改完最后两本作业。她起身,揉揉眼睛,整理桌上的课本教案和高高两叠学生作业本。

桌上的相框里,有那张郑亦铭和艾雨大学时代的合影。

学校围墙 夜

几个小流氓从围墙翻进校园,偷偷摸摸地向教师宿舍潜过来。

他们摸到了艾雨宿舍的窗台下。

墨镜掏出一把小刀把蒙着窗户的塑料纸捅破一个小洞。

光头争抢着先从小洞往里窥视。

艾雨宿舍

大灯已经关了。艾雨亮着一盏台灯靠在床头看书。

艾雨似乎听见窗外有动静,不安地朝窗户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她放下书,关掉台灯,躺进被窝。

窗外

光头从小洞伸进一根手指,悄无声响地拨起窗户插销,推开窗户。

艾雨在屋里厉声问道:“谁?什么人?”

光头、墨镜等一跃而起破窗而入。

艾雨在黑暗中发出一声惊叫。

街道 夜

郑亦铭骑着自行车飞似地穿过空寂无人的街道。

郑亦铭焦急地踩着脚蹬。

北关中学宿舍 夜

艾雨的宿舍里一片零乱。老师们边安慰艾雨边议论著。

艾雨裹着被子缩在床角,眼睛里残存着惊恐。

“我一听到艾老师叫,马上就跑出来了!那几个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眨眼就没了影。”

“好在人没事。就是吓了一跳!”

方校长:“大家都回去吧,别的事以后再说。”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件东西。是镶着郑亦铭和艾雨大学时代那张合影的相框。

她把相框在桌上放好。

郑亦铭匆匆进来:“怎么了?艾雨!”

艾雨捂着脸,抽泣起来。

郑亦铭坐到床沿,握住艾雨的手:“没事吧?”

艾雨抽泣。

方校长:“还算好,没出什么事。郑老师,你陪陪她吧。”

荔湾河 白天

河水清亮。一架竹排宁静地泊在河畔。郑亦铭牵着艾雨的手,沿着小径走下河堤,朝泊在河畔的竹排走去。

郑亦铭:“因祸得福!要不是前晚上闹了那么一下,你们方校长也不会给你放几天假呀!那这趟荔枝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呢!”

艾雨:“差点把我吓死了,你还高兴!”

郑亦铭一步跨上了竹排。艾雨站在青石上,新奇又有些害怕地望着竹排迈不出脚。

郑亦铭伸出手:“别怕,你上来试试,感觉好极了。”

不等艾雨准备好,郑亦铭一下把艾雨拉上了竹排。艾雨惊叫着紧紧抓住郑亦铭。

郑亦铭熟练地撑着篙,驶向对岸。

艾雨渐渐大胆起来,兴奋地环顾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听说,田志杰在这河里救过你?”

郑亦铭:“不错。有一次我和田志杰、陈冬生一道乘竹排过河,不知怎么回事,竹排撑到河中间的时候,忽然散开了,我们三个人一下子都掉到了水里。”

艾雨:“那怕什么,你们不是都会游泳吗?”

郑亦铭:“我那时的游泳技术同现在可没法比,也就是会几下狗刨而已。一掉下水,我就懵了,喝了几口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艾雨:“是田志杰把你救上来的?”

郑亦铭:“具体过程,我也是后来听人家说的。听说我一落水,田志杰马上就游过来救我。可是他自己的腿肚子也抽筋了,一时惊险万分,陈冬生急得不知道先救谁好。这时田志杰不顾自己的安危,一边大叫‘不要管我,救小郑要紧!’一边还在挣扎着朝我游来。”

艾雨:“哎呀,真是时代的豪言壮语!”

郑亦铭:“后来岸上下来一些人,把我们几个人一起救上了岸。田志杰被救上来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听说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小郑怎么样了?’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

艾雨笑:“经典的英雄人物啊!我从前以为英雄人物都是编的呢,没想到还真的碰上了一个。”

郑亦铭:“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知青里出了田志杰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当然是很轰动的。县里省里,都组织了英雄事迹讲用团,报纸上也大力宣传了好一阵。后来,田志杰被结合进了大队领导班子。后来,公社还准备提拔他当革委会副主任。”

艾雨:“哈,真是看不出来,田志杰还有这么一段光彩照人的历史!不过,关键时刻敢于见义勇为,还是挺男子汉的。是吧?”

郑亦铭:“田志杰这人,有点说不清楚。说他内向吧,可有时候又挺张扬的。说他好虚荣吧,可是很多时候,他又挺低调的。说他心眼多吧……”

艾雨:“他算什么心眼多?要我说,还没你心眼多呢!”

郑亦铭:“反正,我这辈子是欠了人家一个大大的人情了。”

艾雨笑起来:“是吗?这个滋味可不好受。不过要我说,这还是因为你自己心眼小。我从来就没听人家田志杰提过这事!”

郑亦铭有点不满地叫了起来:“哎哎,你对田志杰印象不错啊!”

艾雨也笑:“看看,又小心眼了吧!”

郑亦铭:“从那以后,我就苦练游泳技术。现在要讲游泳,田志杰可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就盼望什么时候田志杰掉到水里一趟,让我也有一次救他的机会,大家扯平,谁也不欠谁的!”

郑亦铭:“竹排怎么样?”说着,有意晃动了一下。

艾雨毫无防备。她惊叫了一声,紧紧抱住郑亦铭。

郑亦铭哈哈大笑。

艾雨松开郑亦铭:“哼,不怀好意!”

竹排又晃动了一下,艾雨急忙又紧紧地抱住了郑亦铭。

竹排顺流而下。

两岸风景如画。

荔枝湾小学 白天

陈冬生在给学生们上课:“这节课,三年级的同学先完成第五课的作业,四年级的同学,讲评上周的作文。现在把作文本发下去,同学们自己先看看老师写在你们本子上的评语和批改了的地方。”

陈冬生拿起一摞作文本,递给前面的同学往后面传。

陈冬生的独臂显得略有不便。

郑亦铭和艾雨走到了教室窗外

教室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