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4节

作者:何继青

北关中学 教室外 白天

艾雨上完课出来。

方校长在她身后叫了声:“艾老师!”

艾雨回头。

林荫下

方校长:“上次座谈会,你的发言很不错!不但把该提的意见都提了,而且委婉中恳。我看出来了,参加座谈会的领导们都很受感动。”

艾雨笑:“校长,那都是你教我说的呀!”

方校长:“我可教不了你那么多。开发区领导回去给我打电话,想调你到他们机关去。我当场把他顶回去了。”

艾雨:“他们有没有同意给我们盖全现代化的中学啊?”

方校长:“正在研究呢。听说要采取一次设计,分期投资和施工的办法。”

艾雨高兴地:“那也挺好啊!”

方校长仿佛无意地:“怎么很久没看到小郑了?”

艾雨不自然地:“他忙得很。”

方校长:“这个小郑,再忙也不能耽误恋爱嘛!”

方校长掏出两张票来:“对了,人家送了我两张演出票,是苏联莫斯科芭蕾舞团演出的《天鹅湖》,你和小郑去看吧。”

说着把两张票塞到了艾雨手里:“这票很贵的,可别浪费了!”

艾雨:“谢谢你,校长!”

方校长:“小郑这小伙子不错,诚实,热情,人也善良。这种人靠得住。”

艾雨低头踢着脚边上的一块石子。

方校长一笑:“嘿,你这么个姑娘,用我操什么心啊!快去约小郑吧!”

艾雨笑笑。

艾雨宿舍

艾雨扒在桌上,打量着面前的相框里的那张合影。

突然,她站起身,飞快地出了门。

槽正中学郑亦铭宿舍白天

郑亦铭对着日记本沉思着。他烦躁地合上日记本,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王新成叫着他的名字走进来。

王新成:“小伙子,大白天睡觉啊?按孔夫子的话,那是朽木不可雕也!”

郑亦铭精神不振地:“小什么伙呀,我已经准备要告老还乡了!”

王新成扑哧一声笑出来。

王新成翻开手上的册子:“今年的教工生活困难补贴,现在开始申请了。你要不要申请?要申请,先在我这里登记!”

郑亦铭:“多少钱啊?”

王新成朗朗地念道:“教工生活困难补贴共分三档。第一档,生活最困难者,补助80元。第二档,生活很困难者,补助50元。第三档,生活较困难者,补助30元。你申请哪一档?”

郑亦铭:“算了算了,留给更需要的同志吧。三五十块钱,还要写申请书,麻不麻烦啊!”

王新成:“怕麻烦?那还是因为你有钱。没钱,比如像我这样的,我就从来不怕麻烦。我告诉你,世界上最麻烦的事不是写困难申请报告,而是缸里没有米,锅里没有油。”

郑亦铭:“我有什么钱了?我工资还没你多呢!”

王新成:“那可不一样。我上有老,下有小……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走廊里有人叫郑亦铭接电话。

郑亦铭懒洋洋地答应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一组电话:

北关中学传达室。艾雨:“亦铭,晚上去看芭蕾舞好吗?苏联莫斯科芭蕾舞团演的《天鹅湖》。”

德正中学宿舍走廊上。郑亦铭:“看演出?没兴趣。这两天心情不好,不看演出!”

艾雨不悦地:’“什么?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去看一场演出,不是正好吗?”

郑亦铭:“反正,我今天就是不想看演出!”

艾雨气恼地:“反正,我今天非看不可。晚上8点半,我在剧院门口,你来不来随便!”

说完,放下电话。

走廊上,郑亦铭放了听筒,还在不服气地嘀咕:“怎么了怎么了,不看都不行啊?太不民主了!我就不看!就不看!”

他踏着拖鞋,走回房间,又躺回到床上。

剧院门口 夜

明艳的灯光映照着莫斯科芭蕾舞团的演出广告。

艾雨来到门前看了一圈,转身向剧院旁边的小商店走去。

售货员:“你买什么?”

艾雨:“要包香烟。”

剧院门口 夜

观众大多进场了,只剩下艾雨和少数等票的人逗留在门前。

剧院

艾雨坐在剧院里,两眼失神地望着舞台。

舞台上王子和天鹅跳得如泣如诉。

艾雨身边的一个位置空着。

德正中学 白天

李校长从校园走过。几个捡垃圾、收旧货的人从电器市场溜进学校。李校长厉声把门卫叫了过来。

李校长:“你们是怎么管理的?不是规定,上课时间,校外人员一律不得入内吗?”

门卫:“校长,实在没法管,到处都可以进进出出,你就是再派几人来也堵不住,何况我一个人?”

李校长“哼”了一声,气冲冲地走了。

北关中学教室 白天

艾雨借助于幻灯、模具、图示在讲历史课。

方校长坐在下面听课。

艾雨:“我们接着讲世界历史,今天,讲近代部分第一章,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先请同学们看几张图示。”

艾雨把图示挂在了墙上。

艾雨:“1603年,英国女王伊丽沙白逝世,没有直系亲属继承。她的远亲苏格兰国王詹姆士登上英国王位,称詹姆士一世。这是斯图亚特王朝统治英国的开始。”

学生们在下面津津津有味地看着、听着。

女学生柳嘉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德正中学礼堂白天

全校老师大会。

李校长情绪激烈地:“戴蛤蟆镜、穿喇叭裤的流氓烂崽满学校乱窜,动不动站到了教室窗口。最近两个月,女生宿舍和洗澡间、厕所,连续发生流氓闯入事件,吓得女生夜里不敢上厕所,这还像个学校吗?”

郑亦铭看了看台上,低下头。

李校长:“我这个校长无能,我是没有办法了!我现在问在座的老师们,哪位能让这个电器市场马上迁走,请毛遂自荐!”

许多人环视着周围。

全场寂静。

田志杰打破沉闷站了起来。

全体老师把目光投向田志杰。郑亦铭更是惊讶地仰起脸,打量着身边的田志杰。

田志杰平静地:“校长刚才已经把情况讲得很清楚了,我也没有把握,不过我愿意试试!”

街道 白天 阳光下

田志杰步行在人行道上。

街道两边都是建筑工地。高高的脚手架上,机械声不绝于耳。一条大标语从高处塞了下来:改革开放实现四化

建筑工地

田志杰手里拿着资料等候在工地进口处。

几辆小车驶近。停下。

田志杰忙迎上去。拉开第一辆轿车的后座门。

甘绍伍从车里出来。

甘绍伍跟田志杰握着手:“等很久了吧?”

田志杰笑而不语。

甘绍伍:“小田啊,先跟我们一起看看这个图书馆工地怎么样?”

田志杰:“好。早就听说这是市里的重点工程,正想了解一下呢。”

两人一起朝工地里走去。

甘绍伍边看边说:“这座图书馆的设计,可以说是中西合壁。施工中,采用了不少新工艺新材料。当然了,投资也不小啊!我们很希望它能成为一个代表本市形象的建筑。”

田志杰:“哦,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的真快啊!”

甘绍伍:“不仅是经济实力的增长,观念的变化也很重要。用这样大的力量来建造一所图书馆,几年前对我们市都是不可想象的。”

登上高处,甘绍伍问田志杰:“你们学校被占校舍的问题,矛盾的焦点在什么地方?”

田志杰:“现在,主要是占房单位要求补偿这一条难以解决。”

田志杰递上一个大信封:“详细情况,我都写在报告上了。”

甘绍伍抽出报告看了看,笑:“小田,字越写越好了嘛!”

田志杰不好意思地:“局长,你笑我了!”

甘绍伍:“现在搞商品经济了。你对人家搞,人家对你也搞。你看出来没有,这其实就是在借你们的口,向政府要钱嘛。当然了,如果的确造成了损失,适度的补偿也是合理的。这样吧,回头我们再研究一下。真要补偿的话,这笔钱自然要由政府来出。”

田志杰诚恳地:“甘局长,我们学校的师生听到这个消息,一定非常受鼓舞!”

北关中学教室晚上

艾雨在一张张地试幻灯片。墙壁上忽明忽暗。

方校长走进来。

艾雨要关机,方校长:“我也看看!”

艾雨不满意地:“这些照片,大多都是翻拍了好多次的,质量都不大好!”

方校长:“还可以呀!”

艾雨:“哪里可以呀!你看,色彩上的感觉,差不多都没有了。还有的地方,连轮廓都模糊了。”

她又换了张照片。

方校长笑:“我看挺好的。这比我们从前在电影院里看到的幻灯片还要好呢!你也太讲究了吧?”

艾雨还是摇头:“这样的照片,怎么好意思放给学生看!那还不误人子弟呀!”

艾雨关掉幻灯机:“有些重要的照片,我们自己来翻拍,好不好?直接从一些印刷质量比较好的杂志上翻拍下来,效果肯定比这好得多。”

方校长笑:“你不怕辛苦,你就拍去吧,我才不管呢!哦,市里要组织教学观摩活动,每个学校抽一名老师讲公开课,我们学校,就把这个任务派给你怎么样?”

艾雨:“我?我哪行啊?”

方校长:“没问题。把你拎出来,既能体现我们学校的教学水准,又包含了教改的内容。我觉得你的历史课教改,是拿得出手的!”

艾雨:“什么时间啊!”

方校长:“时间还没最后定,该准备的地方,你抓紧就是。对了,到时有评委要打分的啊!”

艾雨睁大了眼睛:“校长!”

方校长含笑:“打个分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艾雨无奈地:“校长,你一步步拉我下水。”

方校长:“这才是好心没好报呢!艾雨,什么时候能吃你们的喜糖啊?”

艾雨放低声:“校长,我和郑亦铭,其实也只是大学同学。”

方校长一愣。

德正中学 白天

田志杰走过“先发电器市场”。

各个摊档都挂起了“跳楼价”、“大出血”之类的招贴。

马发达正在跟一个档主为补偿数目讨价还价,田志杰走了过去。

田志杰:“马经理,你们的动作不慢啊!”

马发达:“钱也要到了,面子也要到了,我再不搬,还赖在这里呀?做人是要有分寸的啦!”

田志杰:“照这个速度,房子几天能空出来?”

马发达:“三五天吧。”

两位老师与田志杰擦肩而过,大家客气地点头打招呼。

田志杰走远,黄老师:“田老师挺能干啊,不张不扬,就把收回校舍的事情给办成了。”

王新成:“郑老师也跑了大半年,前边的事都办完了。”

王新成:“郑老师的课,你去听过没有?”

黄老师:“听过。小伙子课讲得不错。这两个小伙子,很有意思的。你看出来没有?两个人在拧着劲呢!”

德正中学 游泳池 白天

郑亦铭在剧烈地划水。水花飞溅。游泳池里,只有他一个人。

王新成来到泳池边,挺有兴致地看着水里的郑亦铭。

郑亦铭看见了王新成。王新成朝他招招手。

郑亦铭靠近池边:“下来,游个来回怎么样?”

王新成:“不行不行!我见水就害怕!”

郑亦铭抹了把脸,爬上泳池。

王新成:“怎么了,好像情绪不大好!”

郑亦铭:“好多了。有事吗,王老师?”

王新成:“我准备离开学校了!”

郑亦铭:“要调走?”

王新成:“不不!我有个亲戚,从香港回来办工厂,做服装加工的,他请我去负责那边的事。”

郑亦铭笑起来:“你去开工厂?”

王新成:“怎么了?木行啊?”

郑亦铭:“那我祝贺你,步入了资本家的行列。”

王新成:“那还算不上。老板是我那个亲戚,我不过是个高级打工。喂,亦铭,我们两个一起去,怎么样?”

郑亦铭一愣:“我?我不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