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7节

作者:何继青

甘家 白天

田志杰急急忙忙地赶来。甘玫慢悠悠地为田志杰开门,倚在门背上,开心地欣赏田志杰满头大汗的样子。

田志杰:“有急事吗?”

甘玫任性地:“没有急事或者没有事,就不能让你来吗?”

田志杰松了口气:“当然不是,听你在电话里风风火火的,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呢。上午有课,我是请了别的老师代课才抽身赶来的。”

甘玫火辣辣地盯着田志杰:“想见你就是理由,只有这个理由才最需要你风风火火。”

田志杰回避开甘玫火辣辣的眼光:“你的可爱之处……就在于诚实坦白,不掩饰不做作。”

甘玫:“闹了半天,我就这么点儿长处呵?!”

田志杰:“我只是讲了你性格方面的,至于你在其他方面的长处,当然同样是很突出的。”

甘玫:“不许含糊其辞,以虚代实,具体点儿。”

田志杰:“真要具体?”

甘玫:“当然是真的。”

田志杰:“这个,一时半会,恐怕说不完。”

甘玫开心地大笑起来:“就凭口才这一项,你也有足够大的吸引力了。现在你跟我来,我让你看看我的房间。”

楼梯上,甘玫:“我还从来没让别人看过我的房间呢!”

田志杰:“是吗?”

德正中学 高二(1)班教室

下课铃声。

郑亦铭:“有个通知,市里要组织全市中学生文艺会演,学校决定,让我们班的课本剧《屈原》代表学校参加会演。”

全班学生顿时发出一片欢呼。

郑亦铭:“我们原来排练是教学,现在要登台演出,教学和演出是有距离的。这次我们代表学校参加全市比赛,要力争拿到前三名。请担任了角色的同学,这几天放学后抽点时间,多排练几遍。”

甘家

甘玫卧室。田志杰和甘玫在看甘玫的影集。田志杰不时加以点评。

“这张剪影拍得不错,你看,逆光用得太棒了!”

“这张构图挺独特。关键在角度,你看,如果换个角度,现在的效果就完全没有了。”

甘玫:“这一张怎么样?”

田志杰:“一般化。没有特点,跟大多数游客到风景区照的留影纪念差不多。”

楼下传来甘绍伍的声音。

甘玫:“我爸爸回来了。”

楼下,甘绍伍放下包,换了拖鞋,往楼上来。

甘绍伍上到二楼,正碰上田志杰和甘玫从甘玫房间里出来。

甘绍伍一怔。

田志杰的神情有点惴惴不安。甘玫干脆亲见地挽住田志杰的胳膊。

甘绍伍笑笑:“哦,来了?你们忙吧!”

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甘家 饭桌上

甘玫向甘绍伍举杯:“爸,祝贺你,又升官了!”

甘绍伍:“没规矩!”

田志杰:“是吗?”

甘玫:“我爸现在是市府的秘书长了。爸,我看不久的将来,你有希望当副市长,或者市长!”

甘绍伍:“越说越不像话了!也不怕志杰笑话!”

甘玫:“笑话什么!”

甘玫:“爸,妈今年什么时候回来探亲啊?”

甘绍伍:“可能是下半年吧!”

甘玫:“爸,干嘛不让妈妈调回来啊?你和妈分居几十年了。”

甘绍伍:“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啊。不过,你妈是搞导弹专业的,南洲市可没有导弹。”

甘玫:“那你就调到妈那里去!”

甘绍伍:“真是个孩子!你妈那个单位,在大沙漠深处,方圆几百里没有人烟,我到那里去,除了当男家属,还能干什么?”

甘玫:“你们一点也不重视爱情!专业呀事业呀职务呀工作呀,什么都重要,就是爱情不重要!”

甘绍伍:“喝点酒吧!”

他起身取来一瓶红酒,给了田志杰一杯。微笑着:“一个时代说一个时代的话。我们那个时代,那就是爱情。”

田志杰看了墙上的全家福一眼,很自然地:“甘叔叔,听说你和甘玫她妈妈是同学?”

甘绍伍抿了一口酒:“不错,我们是中学同学。那时候我们上中学,年龄比现在大,人也比现在成熟……”

甘玫:“哼,为早恋找借口!”

甘绍伍笑:“那时候,十八九岁都结婚了,早什么恋!”

甘绍伍:“考大学的时候,我和她妈本来报的是一个大学,可是她妈那年的高考成绩特别好,是全市的第一名。有一天几个部队干部忽然来找她谈话,征求她的意见,问她愿不愿意改报军工大学。那时候,国家的信任,天大的荣誉啊!她就这么走进了国防科技队伍。一毕业,就去了西北的导弹基地。那时候这是绝密的呀,我就知道她在搞军事科学研究,到底在搞什么,在哪里搞,也是这几年才知道的。”

田志杰:“这个故事,太动人了!甘叔叔,祝你们早日团聚,喝一杯!”

甘玫:“奇怪,各上各的大学,各干各的工作,怎么也没吹啊?”

甘绍伍:“这就回到你刚才的话上去了!什么是爱情?这才是爱情。不管分离有多久,不管相隔有多远,从来不缺少爱和信任。哪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别说千里迢迢,一两年才能见一面,就是天天在一起,还一不高兴就吹呢!”

田志杰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北关中学艾雨宿舍

艾雨在翻看台历。台历上每个月的20号都用红笔画着四,惟独这个月的20号还空着没画圈,而日子已经把台历翻到了这个月的最后一天。

她掰着手指头数来数去。

艾雨烦躁地推开台历,起身到书架前找书。她从书架上找了几本妇科方面的书,快速翻看了几页,愈加烦躁地把书扔在桌上。

她生回到床头,扭过脸望着窗外,眼睛有些走神。

甘家 晚上

甘绍伍正在开洗衣机。

甘玫忙抱过一些自己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爸,搭个便车!”

甘绍伍:“哈,那么大姑娘了,还要老爸帮着洗衣服。”

甘玫:“早就叫你找个小保姆,你总不找!”

甘绍伍:“从前就我一个人在家里,能有多少事?下一步,家里人多了,我看是要找个保姆了。”

甘玫:“爸,你看田志杰怎么样?”

甘绍伍:“为什么问我?关键在你自己嘛。”

甘玫:“你的看法很重要。”

甘绍伍:“哎唷,这么尊重你爸爸?”

甘绍伍:“小伙子人还是不错的,聪明能干,也有上进心,可能就是虚荣心强一点。”

甘玫:“虚荣心谁没有啊?那是上进心的一部分!”

甘绍伍:“看,还说听我的意见呢!我看哪,你根本不是想听我的意见,你是想得到我的支持!”

甘玫娇嗔地:“爸!”

甘绍伍:“我是不管你的,你写封信告诉你妈吧!”

甘玫:“爸,我想,是不是尽快把田志杰调去党政机关,然后让他下去挂职,去贫困一点的地方也没关系,反正就是半年一年的。挂职回来,凭他的学历资历和能力,当个处长是没问题的,这样三五年之内,他就可以上去了。”

甘绍伍吃惊地望着甘玫:“这是你们俩商量的?”

甘玫:“他哪能想得这么远,全是我的考虑。”

甘绍伍:“你这是找对象还是培养干部?”

甘玫:“爸爸,人家跟你讲正经的呢。你想想,我要是给你找个无所作为、毫无事业心的女婿回来,你能高兴吗?”

甘绍伍叹息地摇头。

德正中学 会议室 座谈会

与会人员手上都拿着一本书。

青年教师:“我一拿到周老师这本论文集,马上就认真拜读了,读完之后,收获确实很大。对我们年轻教师来说,这本书不仅传授了教书的经验,还展现了一个教师的高尚品格。”

中年教师:“年青老师有这样的感受,我们这些由中年直奔老年的教书先生,读了周老师这本论文集,同样很受启发。我尤其敬佩周老师的是,他在教书讲课之外不多的课余时间,写出这样一部大作,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有人进来叫田志杰接电话。

田志杰起身出去。

室内

田志杰在接电话:“艾雨,有事吗?我正在开会,很急吗?哦,那我放学后来吧。”

德正中学 高二(1)班教室

郑亦铭:“好,今天的排练,效果不错。明天是星期天,上午9点开始。”

学生们议论著排练的情况离开教室。

郑亦铭慢慢收拾着东西。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轻松。

他搓了搓脸,随意朝教室里扫视了一眼。

他忽然一怔。

王冰冰一人独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正看着他。

郑亦铭:“冰冰,怎么没走?”

王冰冰站起来:“等你呢!”

走廊上

王冰冰:“郑老师,可以向你提个问题吗?”

郑亦铭:“当然可以。”

王冰冰:“郑老师,我发现,你虽然整天和我们说笑,但实际上,你并不快乐!”

郑亦铭一怔:“哦?”

王冰冰:“你的表情底下,有一种凄苦。”

郑亦铭笑了笑:“观察角色,观察到老师身上来了!”

王冰冰:“郑老师,我是想跟你说……”

郑亦铭打断她:“冰冰,快回家吧!”

王冰冰看着郑亦铭。

郑亦铭:“谢谢你,冰冰!”

北关中学 艾雨宿舍

田志杰来到门口,艾雨宿舍的门锁着。

田志杰四顾,无人。

他写了张纸条,夹在门上。

田志杰骑上车往回走。

德正中学宿舍

甘玫在田志杰宿舍门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从包里拿出纸笔草草地给田志杰留了几个字,把纸条塞在门缝里正准备离开,田志杰恰巧回来了。

甘玫盯了田志杰一眼,板着脸没理田志杰。

田志杰打开门。把甘玫让进屋。

田志杰:“不高兴啦?才让你等了一回就这么大火气。再说我也不知道你要来啊。”

甘玫:“谁发火啦?你先坦白,去哪了?”

田志杰:“噢。学校有点事。你等很久了吗?”

甘玫:“等你好半天了。你好像有心事?”

田志杰:“其实也没什么,看见你手边那本书了吗?”

甘玫拿起周老师出版的论文集:“这书怎么了?”

田志杰长叹一声:“我大学3年了。3年意味着什么?可我还在原地踏步,无所作为。难道我就总这么混下去吗!”

甘玫:“不就是出了本书吗?你也写过不少短文杂论什么的,你也出本书不就得了!”

田志杰:“一个中学老师出书,谈何容易。”

甘玫:“那有什么不容易的,这事归我负责了!现在,你陪我买东西去。”

田志杰:“买东西?买什么?”

甘玫:“去了你就知道了。”

男士服装专营店白天

田志杰陪着甘攻进来。

田志杰:“这是专门经营男士服装的。”

甘玫:“没错,就是要男士服装。”

田志杰从甘攻的眼神里看出了甘玫的意思。他慾说什么,又止住了。

甘攻开始帮田志杰挑选西服。田志杰身材好,穿哪一套都不错,每每引来甘攻一番不无得意的评点。

田志杰试穿着一套深色的双排扣西服,在甘玫面前来回走了两步。

甘玫:“嗯,很有一点学者风度。像那种研究航天技术或者地球物理的中科院院士!”

田志杰又穿上一套浅色的两粒扣西服。

甘玫:“这一套嘛,绅士派头。非常高雅的,喏,就是喝咖啡要加奶不加糖、抽烟要抽雪茄不抽纸烟的那种。”

田志杰:“好了,你到底要帮我选一套什么样的?”

甘玫眯起眼睛:“我要帮你选一套穿上像新郎的。因为你就要结婚了!”

田志杰一惊:“什么……?”

甘玫:“什么什么!不想结婚啊?”

田志杰有点着急地:“这个……是不是,太急了一点儿?”

甘玫佯怒:“什么,你说我着急?”

田志杰着急地:“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甘玫脸一沉:“你不想和我结婚?”

田志杰镇定了不少:“不!我是觉得如果能更加从容不迫些,那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