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之约》

第08节

作者:何继青

医院 门诊室

艾雨走进去,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等候。

医生正和一对青年男女谈话。医生翻了翻病历本:“户口本和证明,都带来了吗?”

女青年:“什么证明?”

医生和气地:“按规定,做流产手术,需要本人所在单位出示证明。诺,我看到了户口本,才能开单子。我开的单子,要贴在那张证明上,才算有效。”

艾雨一怔。

女青年看了男青年一眼。

男青年:“光有户口本,行不行?我们两个都没有单位。”

医生:“没有单位,就要居委会开证明了。”

男青年不满地:“干嘛呀!麻不麻烦啊!”

医生:“没办法了,这是规定。”

女青年还想说什么,男青年拉着她站起来:“嘿,都80年代了,还搞这一套!算了算了,我们不到这里做了!现在那种不要证明的小医院,有的是!马路对面就有一个!”

医生:“年轻人,不是我管你们的闲事,到那种地方去做手术,是要吃亏的。”

医生笑笑,指着正发愣的艾雨:“喂,你,坐这边来!”

艾雨站起来,慌张地:“哦,我……我……我不看了……”

说着她狼狈地走了出去。

德正中学 阳光下

学校宣传栏上方,悬挂着两幅巨大的宣传海报:

一幅是:北大在向你招手

另一幅是:清华在等你

海报栏上,张贴着许多大学的招生广告,不少学生聚集在跟前,议论纷纷。

教室

郑亦铭:“今天是第二次模拟考试,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同学们对自己的成绩有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以便填报志愿。”

郑亦铭看看表:“开始吧。”

学生们都伏下头,写了起来。

王冰冰咬着笔杆,看着郑亦铭。

郑亦铭注意到了她。

王冰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头一低,写了起来。

海报栏前

罗前问王冰冰:“哎,王冰冰,你报哪个学校,想好了没有?”

王冰冰嗔道:“你自己报自己的,老管人家做什么!问了100遍都不止了!”

罗前委屈地:“谁管你了!随便问问还不行啊!”

一女生笑:“王冰冰,这还不明白呀?罗前想和你报一个学校!”

罗前尴尬地:“胡说!我偏不和她报一个学校,所以才要特别问清楚的!”

王冰冰:“罗前,你报清华吧!”

罗前一喜:“为什么?”

王冰冰:“因为,第一,你把握比较大,第二……”

罗前关注地:“怎么样?”

王冰冰:“就是栽,也栽得光荣啊!”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

街上

艾雨在街边上徘徊。

她停住。目光朝一条小巷口挂着的木牌上望去。简陋的木牌上写着歪歪斜斜的字:

妇科专家门诊 往前150米 右拐

艾雨顿了顿,拐进了小巷。

北关中学

郑亦铭的腿掠了掠,单车不停地进了大门。

宿舍门口,郑亦铭支好车。

他走到门口,发现门上了锁。

他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门诊部

艾雨躺在了手术台上。

北夫中学宿舍门口

郑亦铭丢了烟头,站起来拍拍屁股,朝单车走去。

门诊部 手术室门口

不少人进进出出,一片忙乱。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跑出来:“不行了,止不住血!”

一老头:“想想办法呀!”

医生:“没有办法了,快送对面的人民医院,晚了要出人命了!”

老头犹豫:“送人民医院,谁出钱啊?”

医生:“我已跟你说了,出了人命,我可不管!”

手术室内

艾雨躺在床上,痛苦地扭着头。

她身下的床单上,到处是鲜血。

门口

老头:“快问问她,家在哪里!把她家里人叫来!”

一个护土跑了进去。

医生又跑了出来:“还是先送医院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老头:“那,那你们看看她的包里有没有带着钱。”

一个护土跑进去,拎出艾雨的手提包。老头一把抢过,翻出一叠钞票。老头挥着钞票:“好了好了,这里有钱!准备抬到对面去!”

手术室内

护士在问艾雨:“小姐!有没有电话,能马上找到你家里的人?”

艾雨微微睁开眼睛。

德正中学门口

郑亦铭骑车进门,门卫叫住他:“郑老师!郑老师!”

门卫:“医院打了几次电话找你!”

郑亦铭一怔:“医院?哪个医院?”

门卫:“人民医院。说是你家里有个谁在那里急救。”

郑亦铭想了想,忽然跳上车,飞驰而去。

医院急救室

郑亦铭匆匆进来。

他拦住一个护士:“请问,有没有刚刚送来急救的病号?”

护士看了看他:“刚才是送来一个,正在抢救呢!”

郑亦铭:“叫什么名字?”

护士翻了翻金属夹:“艾雨!你是她家里人吧?正好,过来办个手续吧。”

郑亦铭:“她怎么了?是什么病啊?”

护士:“你还不知道?她自己跑到那种下里巴人的小医院去做人流手术,引起大出血!”

郑亦铭惊愕地:“啊……

医院

郑亦铭在照护着艾雨输血。

艾雨睁开眼睛,郑亦铭忙凑近:“艾雨!”

艾雨疲惫地:“你来了……谢谢你……”

郑亦铭:“别这样说。艾雨,感觉怎么样?”

艾雨:“……好累啊……”

郑亦铭:“好好休息,别的事有我呢。”

艾雨点头。

北关中学 校长室

方校长愕然:“病了?什么病?”

郑亦铭:“也就是感冒发烧。可能要在医院住几天,她让我跟你请个假。”

方校长站起来:“住哪了?我去看看她!”

郑亦铭:“算了,你那么忙,别去啦!一点小毛病,住几天就出来了!”

方校长看看郑亦铭:“田志杰呢?”

郑亦铭低下头:“他结婚了。”

方校长诧异地:“他结婚了?他和谁结婚了?”

郑亦铭:“方校长,我不愿意谈这件事。你也许知道,这对我是一个尴尬的话题。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认为,艾雨现在是生病了,所以要请假住院。我还希望如果有别人问起来,你也这样回答。”

方校长点点头:“好。不过你告诉我,她住在哪里。”

郑亦铭:“谢谢你!方校长!”

菜市场

郑亦铭在鱼摊前停下。

鱼贩一抬头,认出了郑亦铭:“哎呀,是郑老师!”

郑亦铭:“你认识我?”

鱼贩:“我是罗前他爸爸呀!”

郑亦铭尴尬地:“对……对不住,我一下没认出来!”

鱼贩:“郑老师,想要什么鱼?”

郑亦铭:“有黑鱼没有?”

鱼贩看了看,抓上来一条:“正好,还有一条!”

郑亦铭:“这么大啊!”

鱼贩:“大一点好啦!越大越补啦!”

郑亦铭:“那好,补就好!”

鱼贩一边弄鱼,一边问:“郑老师,那个高考志愿,我儿子报哪里好啊?都说报志愿很要紧的啦,报不好,考好了也没有用!”

郑亦铭:“罗前成绩不错,报重点大学吧!报低了也是很吃亏的。”

鱼贩:“要到外地去呀?”

郑亦铭:“男孩子嘛,到外地去读书,长长见识,挺好啊!”

鱼贩:“毕业了,要是回不来怎么办啊?”

郑亦铭玩笑:“那好办得很啊!你就把他养在这只鱼箱里,他就说什么也跑不掉了!”

鱼贩笑:“郑老师,我有3个儿子,就这一个读书最好!我喜欢他啦!给你鱼!”

郑亦铭:“多少钱?”

鱼贩:“嘿,讲什么钱哪!”

郑亦铭掏出几张纸币,塞在了鱼贩手里:“老罗,下个礼拜,学校要开一个高三家长报考指导会,你来参加吧!”

医院病房

郑亦铭拎着汤壶进来:“哈,又香又浓的鱼汤来了!”

艾雨忙从床上坐起来。

方校长:“小郑,辛苦了!”

郑亦铭:“辛苦没关系,有表扬就行!”

郑亦铭用汤勺舀起一点汤,送到艾雨嘴边:“哎,快尝尝,给打个高分!”

艾雨抿了一口,点点头。

郑亦铭满怀希望地:“90分以上没问题吧?艾老师?”

艾雨笑:“不给分!”

郑亦铭急切地:“为什么?”

艾雨:“你自己好好想想!”

郑亦铭:“哦,启发式教学!”

郑亦铭忽然一拍脑袋:“啊,忘了放盐了!”

他赶快打开床头柜,取出一只盒子:“幸好我有先见之明!”

甘家

田志杰精神抖擞地站在穿衣镜前系着领带。

甘玫在床上懒洋洋地翻了一个身,睁开惺松的睡眼:“又要出去啊?星期天总是不在家!”

田志杰:“开发区教育局的高考信息交流会,我需要去听一下。”

甘玫眼睛马上睁大了许多:“开发区?噢,我说呢,穿这么漂亮,原来是要见到她了!”

田志杰:“见到谁?”

甘玫用手支起头:“还有谁?装得像!”

田志杰:“哦,你说艾雨呀?”

甘玫学田志杰的口气:“‘艾雨呀’,哼,多流利呀!”

田志杰拎起包,走到床边拍了拍甘攻的脸:“好好睡懒觉!”

甘玫:“那你亲我一下!”

田志杰看看她,俯下身。

甘玫看着田志杰:“我有一个私人秘密,想不想听?”

田志杰:“凡是你的秘密,我都想弄清楚!”

甘玫:“讨厌!那我告诉你吧。其实,我认识你的时候,知道你在和艾雨谈恋爱!”

田志杰一怔。

甘玫:“要不,我干嘛抓那么紧啊!”

田志杰不悦:“那你为什么还逼我写那封信?”

甘玫支起胳膊:“这叫切断你的后路!”

甘玫面带得意:“怎么样,我的战略战术很高超吧?”

田志杰冷冷地:“这种秘密,你不应该告诉我!”

医院 门口

郑亦铭拎着汤壶和方校长从医院里走出来。

方校长:“小郑,艾雨想出院了。这些天,多亏了你照顾。”

郑亦铭情绪不高地:“没什么。最起码,我们从小就是朋友。”

方校长:“愿意听我多说几句吗?”

郑亦铭:“你太客气了,方校长!”

方校长:“艾雨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想到的是你。这说明,你在她心里,还是很有位置的。”

郑亦铭不语。

方校长:“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方校长:“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有一个观点。我认为,一切仅仅因为年轻而产生的轻信或者错误,都是可以宽恕的。你说呢?”

郑亦铭摇摇头:“我现在说不清楚。”

方校长换了话题:“你们学校,这次二模又是全市第一吧?”

郑亦铭:“排名榜还没下来,估计差不多。”

方校长笑:“见到李校长,代我问声好。告诉他别次次都抢在前头,也要留碗饭给我们吃啊!”

王新成家

王新成正在摆弄一台彩电,包装材料丢了一地。

王冰冰背着书包进来:“爸!”

她一眼看见了彩电,高兴得一步跳到跟前:“啊,爸,买彩电了?你太伟大了!”

王新成一头汗水:“唉,怎么回事,就是调不出台来,会不会是假的呀?”

王冰冰笑:“你是不是买的走私产品?说不定真是假的!”

王新成着急地:“胡说!水货大家买,偏偏就我这个是假的?”

王冰冰前后看了看,笑起来:“爸,你没插上天线!”

她顺手把天线插上,电视马上有了图像。

王冰冰:“哈,还老师呢!”

王新成解嘲地:“我是语文老师,又不是物理老师!”

王冰冰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晃了晃:“爸,我二模考得比一模还好!”

王新成赶紧把那张纸拿过来,一看之下,满脸喜色:“好好!这个分数,报考北大算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秋之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