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事件》

第十一章 “夜来香”的阴影,遮不住瑛子的光芒(之一)

作者:洪金文

“青春热线”、“夜来香”,美与丑到底是什么关系?瑛子现身说法,揭穿封建迷信的鬼把戏;瑛子用特异功能为人们解除病痛;瑛子更关注人们的心灵世界。

王秀玲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松花江公司进行调查。

在改革开放强劲东风吹拂下,黑龙江也和全国一样,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对外贸易活动。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哈尔滨的许多大公司都纷纷跨过乌苏里江与俄罗斯进行贸易,其中有些公司就是在这股大潮中发起来的。

俄罗斯地域辽阔,但工农业比例失调。重工业非常发达,农业和轻工业相当落后,市场上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日用品供应极其短缺。

面对这种情况,哈尔滨的许多公司和俄罗斯专做这方面的贸易。赚了钱之后,并不把卢布兑换成人民币,而是用卢布来进口伏尔加小汽车,甚至进口各种飞机。

松花江公司近几年来发展很快,每个季度都从俄罗斯运回几十辆伏尔加、拉达小汽车。

松花江公司就是在换汽车的生意中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1995年之后,又办起了证券业务,使公司跨入了大型企业的行列。

为了掌握市场,获取信息,灵活经营,在经过邮电局等有关部门批准以后,该公司又分别建起了许多信息台。

信息台的任务很多,其实关键就是一条:能够为企业的赢利和发展提供及时、准确、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各信息台都是承包性质的,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和自身的发展,也都随行就市,根据社会需求进行办台。

这样一来,公司对于信息台的控制仅仅是一种挂靠关系和缴纳管理费的关系。有些信息台向公司呈报的工作内容是进行经济信息交流,但是这些台也从事文化交流,教育咨询等等。

按经济效益来说,松花江公司算得是哈尔滨一家经营出色的公司。

然而,1998年进入夏季以来,松花江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在洪水中,该公司受到了很大损失。他们的机械仓库被大水吞没,几十辆小汽车,还有为内地秦皇岛玻璃总厂购进的大型机械等全被泥沙掩埋。

大洪水过后,松花江公司和许多受损失的公司一样,突然面临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尤其是财务上资金短缺。此时公司总经理朱大通天天为资金问题东奔西忙。

过去由于公司业务巨大,从来也没有把那些信息台的财务认真处理过。洪水退了之后,当朱大通细心检查财务的时候,才发现以公司名义开的各家信息台普遍话费都高出一般话费的十倍甚至几十倍。尤其是杰出青年瑛子台的“青春热线”,更是话费高得惊人,一连几个月话费都在万元以上。

这不能不使总经理朱大通疑惑,他将负责信息的副总经理钱守云叫来,询问有关信息台话费的问题。

钱守云副总经理是哈尔滨二大毕业的高材生。人年轻精干,富有活力,敢于开拓,是公司里难得的一员干将。至于近一个时期以来,公司各信息台高话费的问题,他却没有注意到。当朱大通把邮电局转来的各信息台话费单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看着这些数字,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天呐!一部电话怎么会有这么高的电话费呢?”钱守云十分惊讶地瞪着眼睛说。

瑛子申请办的“青春热线”是钱守云大力支持一手操办的。钱守云是个观念很开放的新型企业家。他认为,企业并不仅仅是在商场上挣钱,更重要的是要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建立一套关心人、尊重人的企业文化,从而提高企业的知名度,为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所了解,这对于今后企业的发展会起到巨大的、长远的作用。

因此,当一个叫邓雄的艺术家来公司为瑛子申请办信息台时,钱守云立即关注了这件事。因为瑛子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人物,同时又是被共青团、省市委命名的“杰出青年”。瑛子以自己残疾的躯体,忘我地为别人服务,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尊敬和爱戴。各大媒体都争先恐后地报道了瑛子的事迹,在东北、在哈尔滨,瑛子的大名家喻户晓。基于瑛子的情况,公司副总经理钱守云立即同意瑛子开办信息热线,并且在许多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这件事也被各大媒体注意到了。许多报纸、电台和电视台纷纷赞扬松花江公司的作法。一时间松花江公司因为支持瑛子开办青春热线而名气大振。

王秀玲来到松花江公司之后,由于事先预约,总经理朱大通和副总经理钱守云都在办公室等着她。

一阵寒喧之后,王秀玲被朱大通和钱守云让在了沙发里。朱大通介绍了有关信息台高话费的情况。钱守云将最近两个月邮电局转来的话费通知单交给王秀玲。

王秀玲认真地审视起来——

太阳岛信息台:1200元……

三棵树信息台:950元……

道外街信息台:2300元……

道里街信息台:1400元……

斯大林东街信息台:1800元……

“发发发”信息台:4300元……

“青春热线”信息台:12000元……

……

看到这儿,王秀玲一震,脱口而出:“‘青春热线’,多好听的名字啊!”但她脑子里同时闪出另一个名字——“夜来香”。

王秀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把“青春热线”和“夜来香”联系起来。然而,然而,然而……

王秀玲面对着高额话费发呆的时候,脑子里仍然是那个闪光的瑛子。

——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杰出女孩瑛子。

——一个善于学习、酷爱读书、勤于思考、文笔像三毛一样潇洒热情的女作家瑛子。

——一个长期钻研心理学,为许多女性朋友消除心理障碍的瑛子。

——一个精通医道,运用特异功能和现代科学为广大患者治病的瑛子。

1997年12月7日,瑛子在《北方时报》上发表文章,对一些封建迷信活动进行批驳。

她认为,在东北农村,目前有许多愚昧的农民相信什么“玉女”、“七仙姑”、“王母娘娘的干姑娘”等巫婆,有些人本身没有什么疾病,而这些从事迷信活动的人一吓唬,使许多人终日心惊胆战,六神无主。

她认为,这种封建迷信活动极大地危害了社会治安,甚至有些人打着“人生神秘现象”“人生预测”等幌子到处招摇撞骗,谋取钱财。

她还用心理学的方法揭示封建迷信的虚假本质,从而使许多受骗上当的人们悬崖勒马,向她进行咨询。仅1997年一年,来进行心理咨询和求治疾病的各地的男女老少就达数百人之多。许多人不仅治好了身体疾病,而且调整了心理状况,重新信心百倍地走上工作和学习的岗位。

她认为,在当今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情况下,人们的许多生理疾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心理素质不好而引发的。为此,她专门编写了《心理健康重于生理健康》的小册子,无偿地发给广大群众,宣传科学,抵制迷信,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她还在经过认真调查研究的前提下,写出了许多很有见地的有关人性、情感、情绪、家庭、事业、爱情、婚姻等文章。

瑛子对前来求诊的人们从来不收钱,不给葯,只是认真地与病人进行自由自在地交谈,从而达到心理治疗的效果。在治疗过程中,瑛子结识了许多朋友,同时也了解到了那些号称是“七仙姑”、“王母娘娘的干姑娘”等巫婆的行巫手段,并把这些丑恶现象用文章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瑛子在文章中揭露道:

有个叫常文霞的巫婆,今年34岁,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自1997年开始,她先后自称为“玉女”、“七仙姑”、“王母娘娘的干姑娘”给人看病。

1997年4月,常文霞说她碰到了“外星人”。“外星人”答应给人看病,让她在中间传导。至台湾省年,常文霞的活动达到了gāo cháo,找她看病的已达几万人次。

常文霞给人看病时不问病,不给葯,只是叫病人靠着墙站成一圈,依次给病人一个外星人的“代号”,每人发一张“外星人救诊规则”,病就算看完了。

救诊规则的主要内容是:

得到外星人的代号后直接回家。每天中午11点至12点,晚上8点至9点,患者在床上躺下,旁边留出一个人的空位,铺上干净的被褥,供外星人来治病。

到这个诊所看病,每人收挂号费一元。除此之外,常文霞说她看病从来不收钱。

后经调查,原来常文霞导演了一场“捐款”的骗局:她授意患者为国家捐款,指定要在三面船镇邮局,署上常文霞的名字,寄往北京中央机关或中央领导同志。汇款单到北京,自然要退回来,于是钱便归常文霞所有。

取缔“外星人诊所”时,公安人员从她家搜出现金22000多元,还有存折七张,35000多元,此外邮局还替她保管着1 多元的汇款单。

常文霞善于自吹自擂,把自己的“法力”吹得漫无边际,使一部分患者产生了一种盲目崇拜的心理。

常文霞还反复地告诉患者“心诚则灵”,于是大家谁也不敢怀疑她会不会看病。

此后一段时间,常文霞就暗示患者们写感谢信,送锦旗。于是大家都拣看好听的说。常文霞又借着这些感谢信和锦旗装门面,造声势,循环往复,一时名声大震。

当然,也有的患者在这里看完病后确实自感好转,还有的真的痊愈了。

一些专家的看法是:心理学上存在着一种“自我暗示”的现象,它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身体状况。有一个事实最能够说明常文霞会不会看病:她的孩子、婆姿病了,都是去找村里的医生。

来这里看病的一般是重病患者,而“外星人救诊规则”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病人必须停诊停葯。对于一个重病患者来说,这无异置人于死地。

法库县陶屯村的一位35岁的村民陈茂林,患风湿性心脏病,一直靠葯物治疗。1998年6月,陈茂林停葯到“外星人诊所”看病,病情即加重,到第七天送到医院抢救,两天后死亡。

来瑛子这儿倾诉心灵的人,很多都是曾经受过那些巫婆、神汉欺骗的,瑛子不仅向他们宣传科学,而且为他们治病。

据有的报纸前几年报道,瑛子曾经在一个时期内,有特异功能。

其一 诊信断信

哈尔滨的残疾青年瑛子虽然卧病多年,练就了一身气功,而且还有特异功能,具有“透视”人体,诊信治病的能力。同时,她还可以通过别人给第三者治病。

今年9月,记者从北京带去健康状况各不相同的5个人的书信。瑛子接过书信,一一拆开。只见她拿起一封信用手指捏着,沉思片刻后,说道:

“这位写信人有肝病,肝、脾、胃都不好,主要是肝病。”

这封信是哈尔滨电视新闻中心劳动工资科科长张杰写的,哈尔滨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在他的病历上面写着“肝炎两年”、“肝脾肿大”,同瑛子的诊断完全相符。

瑛子又拿起另一封信。过了一会说,这封信没法“看”,因为信息太乱。

原来这是卧床多年的病人写的,信封、信纸都是别人递给他的。所以信上留了几个人的信息,无法诊断。

据说,病人不用写信,只要拿一张别人没摸过的纸,把手放在上面片刻,然后由他自己将这张纸装到信封里,寄给瑛子,瑛子便可以为这个人诊病。

其二 千里诊脉

采访中,瑛子为记者赵光前远在千里以外的爱人“看了病”。

赵的爱人在北京,瑛子从未和她见过面,怎么能“看”病呢?

瑛子对赵光前说:“你爱人有你耳朵根那么高,长得不瘦,但也不太胖,是不是?”

“是的。”

“你爱人脖子有病,颈椎肥大。”

“是这样,医院检查过,颈椎有骨刺,活动不方便。”

“你爱人患关节炎,右腿比较严重。右rǔ房有个硬块,最近好像是小了一点。”

瑛子的话说得周围的人瞠目结舌。

其三 观相看病

另一位女记者陈克云请瑛子看病。

瑛子把陈克云的右手举到胸前,看着手说:“她头脑有时候迷糊,不清醒。”

陈克云说:“这倒有,每到下午更厉害些。”

“这是因为你的脖子上长了个东西,压迫了神经造成的。”

陈克云忙说:“我脖子上没有病,也不疼痛。”

瑛子让陈克云解开领扣,上前一摸,旁边人一看,果然有个蛋黄大小的硬块。瑛子说:“这是甲状腺脂肪瘤,不要害怕。”

瑛子的确是个神奇的人物,她不仅为千千万万身患疾病的人们解除病痛的折磨,而且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有力地驳斥封建迷信,被哈尔滨的人们誉为精神文明的光辉榜样。

拖着病残之躯的瑛子,不仅时刻关心着他人的身体健康,还关注着人们的心灵世界,尤其是女性同胞的心理世界。

在刑警队调查“夜来香”案件的同时,王秀玲和战友们不仅了解了有关毒品、有关“夜来香”色情电话等反面材料,而且还收集到了大量有关瑛子的先进事迹材料。

尤其是瑛子长期以来以病残之躯,认真关怀青少年,特别是女性同胞的心理世界,写了许多具有较高价值的心理调查报告。

《北方文艺》还专门拿出重点版面发表瑛子的心理调查纪实——此内容作为瑛子开办的“女子庇护所”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瑛子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