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事件》

第十二章 信息台失控责任不明,“夜来香”案件渐近尾声

作者:洪金文

信息台失控,众人纷纷推卸责任,要求严惩当事人;王秀玲对着一摞摞的先进材料,爱莫能助;刑警队全面出击,小刘剥去“夜来香”神秘外衣。

当王秀玲来到电话局时,电话管理处副处长王景山等人已经在那儿等待多时了。松花江公司负责信息的副总经理钱守云也在那儿等候。

她来到电话局之前,赵队长专门通知了电话局,并通知了有关信息台,所以王秀玲到来之后,这儿的各方面有关人士全部在场。

经过调查,结论是这样的:

哈尔滨在改革开放以来,各大公司都纷纷开有信息台。

1997年之后,信息台发展非常迅猛,由过去的十几家发展到近百家,内容五花八门,服务方式千奇百怪。

——有电脑应答。

——有与“主持人”直接通话。

——有直接咨询信息。

……

经过初步拨试电话,王秀玲发现:

在众多的信息台中,像大功信息台、大通信息台、鼎鑫信息台、红线信息台、少男少女信息台等都有“特殊服务”,收费均在每分钟两元。

刑警队又继续往下调查,问及松花江公司副总经理钱守云时,他说:“瑛子是我们哈尔滨的名人,而且从政府到普通百姓,大家都很关注她。她申请办‘青春热线’,我们是全力以赴支持的。”

和王秀玲同时来到电话局的小刘这时有些沉不住气了,问道:

“你是总经理,瑛子的信息台是你们的下属单位,她的电话费每月高达万元以上,难道你过去从来没有发现这里头有问题吗?”

钱守云被问愣了,说道:

“这个嘛……由于前一个阶段全市上下都忙于抗洪救灾,公司基本上处于休息状态,没有上班,也无法查帐;而瑛子的信息台是自负盈亏的性质,所以问题暴露出来,也是最近公司恢复了正常运转之后的事。……”

小刘急忙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瑛子用‘青春热线’做掩护,暗地里开办‘夜来香热线’,不仅从事色情服务,而且还与贩毒分子有关系,这些情况你们知道吗?”

钱守云和在场的人听了小刘的话,都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谁也不再往下说什么了。

小刘说:“问你们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钱守云想了想,说道:

“瑛子开办‘青春热线’我是知道的,而且我还考虑到她是个残疾青年,活动不方便,专门委派信息策划部的李小婷帮助她。”

王秀玲插话道:“情况怎样呢?”

钱守云接着介绍道:“瑛子利用‘青春热线’搞非法活动,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当初考虑到瑛子在哈尔滨颇有名气,省里、市里许多媒体都报道过她,而且她的文章写得很好,所以李小婷非常热心地帮助瑛子建起了信息台。”

小刘说:“你们呀,真是太糊涂了!”

钱守云说:“是的,我们没有考虑过瑛子有没有做‘心理咨询’的资格。至于你们公安局所说的那些事情,我们连想也没想过啊!”

小刘又追问道:

“你们是怎样行使对‘夜来香’的管理的?”

钱守云说:

“‘夜来香’是‘大通’的一个分台,地点离总台又远,系统只能记录通话时间和计费,无法监听对话的内容。”

王秀玲听到这儿,转身望了望电话局的王景山副处长,问道:

“对于那些信息台从事色情服务,你们的接线员和局里的领导,就不知道情况吗?”

王处长急忙做了解释:

“开台之初,对接线员都有严格的岗前业务培训,并强调如用户要谈婬秽、下流的话题时,接线员有权挂机。至于个别接线员的不健康对话,那是个人行为,我们一旦发现之后,必须严肃查处。”

电话局另外一位局领导(在此不必透露他的姓名),打着官腔,向刑警队的干警们做了“报告式”的介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电信事业发展很快。国家明文规定不得播放涉及封建迷信,婬秽色情的信息内容……

——瑛子现象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现象,目前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因此更需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自1996年以来,电信部门的领导从上到下,曾经对信息台进行过多次整顿,但事隔两年,尤其是发了大洪水以后,社会上一些丑恶的东西又有了回潮……

——信息台之所以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利益驱动所造成的……

——出现这些问题,责任应该由信息台全面承担,而且要花大力气进行新的整顿、新的清理……

——当然喽,我们作为行业管理部门,也应该负有领导方面的责任,我们应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

那位主管信息台的王景山副处长看见局领导开始承担责任了,急忙站起身来,陪起了笑脸,说道:

“嘿嘿……嘿嘿……责任嘛,不在局里,主要是由于我分管工作没有做好。嘿嘿……”

接着,他收起了笑容,有了一种为自己找回点什么的感觉,一本正经地说道:

“信息台的确问题不少。”

但是,由于技术原因,我们实际上无法进行监听,所以造成了失控。严格说起来,那些违法的信息台都属于个人行为,他们触犯了国家法律,理应受到国法的严惩。

听到这儿,王秀玲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她觉得这些人都挺可笑:瑛子没有出事之前,他们为了扩大自己影响,千方百计庇护瑛子;而一旦公安局发现瑛子有问题,从电信部门到主管公司,都纷纷推卸责任,把瑛子抛出去,使自己脱离关系。

调查仍在进行之中,而王秀玲已经不想再听他们说什么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刑警队掌握了大量的有关瑛子的材料。

这些材料的内容暂且不说,就看标题都十分引人注目:

——“心灵的天使”

——“活着的保尔”

——“当代青年的楷模”

——“又一个张海迪”

……

但是,刑警队赵队长、吴戈副队长注重的是刑事案情。

他们调查来的情况表明,瑛子由于开设“夜来香”色情信息台,已经触犯了法律,而且她的信息台,还通过周玉敏等人与贩毒分子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为了慎重办案,赵队长和吴副队长专门把调查的材料整理成一个专案卷宗,向局里做了汇报。

临去开会之前,王秀玲专门向赵队长声明:

“你们除了汇报案情,还应该把瑛子做的好事一并向上汇报。”

小刘却不以为然,说道:

“好事就是好事,案件就是案件,我们公安干警绝不能用感情代替法律!”

小王瞥了小刘一眼,只说了一个字:“给!”

另外,她还专门搜集了一沓新的材料:《关于瑛子的“女子庇护所”为78名下岗职工安排就业的先进事迹》。

此材料非常详细,而且是发生在最近半年之内的事情。附录里有许多在瑛子帮助下走上工作岗位的人们给瑛子写的感谢信——晚报在一个时期里,几乎天天都有这些内容。许多人把瑛子称为“活菩萨”、“第二政府”……

赵队长答应了王秀玲的请求,并把这一包东西一并收了起来。

局里讨论瑛子案件,整整花了一天时间,最后决定:

刑警队全面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最后结案。

根据刑警队的分工,小刘在破案中担任了侦察兵的角色。

星期五下午,是个非常祥和的黄昏。街道上人流如织,大洪水后的哈尔滨市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祥和、自在、欢乐的生活。

小刘装扮成一个像朱仕勇一样的色情青年,按照熟记的电话号码,拨通了“夜来香”电话。

小刘问:“请问这部热线有哪些内容?”

对方答(一自称“夏雨”的女声):

“有心理咨询、性咨询等好多内容。先生,你想手婬吗?我可以帮你!但你先要交50元钱给我。”

小刘问:“怎么交?”

对方答:“明天下午1时30分,把钱放在103线公滨路站台附近的一个垃圾箱底下就行了。不,你还是在103站台路边的一个葯店的门口等我吧!”

小刘问:“交了钱是什么内容?”

对方答:“就是加‘料’嘛!你先准备好……先亲亲我的……啊—啊—啊—啊……啊……”

稍后,小刘又改用另一个很粗犷的声音拨通电话说话(让对方感到是另外一个人在打电话)。

这时,一位自称“小玉”的女子接的电话(声音同样让小刘感觉到有别于“夏雨”,是两个女子)。但是,电话里谈话的内容却大致相同。

这位“小玉”姑娘也同时交待了与“夏雨”姑娘相同的接头地点、接头时间和接头人的特征。

一个小时以后,小刘前去接头。

规定的时间刚到,他就看见一位穿着风衣的五十上下的男子向接头地点匆匆走来。

“这不是邓雄吗?”小刘心里暗暗一惊,差点喊出来。

“从刑警队掌握的材料看,邓雄是一个很正直的艺术家。他由于社会的压力无法和自己相爱的娜达莎结合,但是,瑛子却为他们俩人几十年之后重新走到一起做出了别人无法替代的贡献。

虽然现在娜达莎离开了邓雄,出国去了,但是邓雄也许是出于感激瑛子,也许是出于同情弱者,长期以来甘心情愿为瑛子跑前跑后。

作为邓雄这样一个作家、一个艺术家,五十上下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论事业、论经济、论地位,都可以重新组织一个家庭。在哈尔滨,邓雄的文章是很有名的,许多女大学生和演艺界的演员都曾经追求过他,而他为什么对这一切不屑一顾,一门心思放在瑛子这个残疾人身上呢?

这其中必有原因、必有故事。

小刘不敢再往下想了。

邓雄看见他之后,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拐了个弯,朝另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邓雄带着小刘七转八转,钻进了附近的小胡同。

香坊区南直路31号。小巷深处,立着一块木牌子,正面是“瑛子痛苦烦恼人生俱乐部”,背面是“瑛子少儿辅导咨询中心”。

两面的热线电话竟与“夜来香”是同一号码!白色小平房的外面,“倾诉心灵小屋”几个字极为醒目。

房门左侧,挂着“青年文明社区瑛子志愿者服务站”的牌照。

在小刘观察环境的时候,邓雄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小刘只好一个人冲着招牌走进去。眼前所呈现的一切,使他不敢想像:

一个在外面如此有名气的“瑛子痛苦烦恼人生俱乐部”,竟然是在如此低矮的小屋里。

这间小屋最多有六七平方米,里面摆着一个破沙发、一张椅子和一个单人床,一张非常破旧的桌子。

一个穿着蓝色毛衣、20多岁的残疾女子,弱不禁风,就坐在电话旁,自称“小玉”。

她递过来一张《青年志愿者报》,该报1997年5月1日创的刊,没有刊号,瑛子就是“报社”的“社长”。

小刘从“瑛子痛苦烦恼人生俱乐部”的登记簿上看到,目前会员有七八十人,近一半的会员在20~24岁之间,每月交30元会费即可取得“会员”资格。

如果有“性”的需要,每月则另交50元,是给小姐的“小费”。

小刘装模作样地交上了30元的“会员费”和50元的“加料费”,进一步认真询问俱乐部还有什么活动。

小玉说:“俱乐部女的太少,最近不活动,你回去听加‘料’的电话吧!”

当晚9时,小刘好不容易才拨通了“夜来香”热线电话。

小玉的声音:“我给你放录音吧。当然,你在那边手婬,我在这边帮你啦。”

小刘问:“干嘛非要放录音呢?”

小玉的声音:“我先刺激刺激你,挑起你的兴奋点呀!”

小刘听见沙沙的倒带声,听得出小玉还在接别的电话。5分钟后,开始放录音了。15分钟长的录音极尽赤躶躶的性挑逗,不堪入耳。

录音当中的声音显然就是“小玉”。

录音放送完后,小玉还不忘暧昧地送一句:“你兴奋了吗?”

她还挑逗地笑道:“那就开始脱吧,然后上床,然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瑛子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