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事件》

第四章 文采斐然的“夜来香”,是善是恶?是好是坏?

作者:洪金文

“夜来香”谈“激情之爱”,“夜来香”论“男人女人”;语意精深,话出服人;是警方多疑,还是“夜来香”多变?女警官不得其解。

王秀玲把自己调查周玉敏的情况向队里作了汇报。

她认为,“夜来香”的现象很复杂,不一定是专门从事色情服务的,说不定是很高尚的一部电话。

赵队长没容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小王啊,小王,你真是糊涂了。难道毒品贩子们经常与之联系的电话,会对社会作出贡献吗?你们女同志就是容易感情用事。”

王秀玲被赵队长训愣了,说道:“赵队长,你不要说男同志与女同志的问题。我只相信我采访的材料,一切都应该以事实来说话。我认为‘夜来香’进行人生咨询工作是很有意义的,而且她们的水平不低。”说着,就拿出了几份材料给刑警队的领导和同志们看。

在当今社会上建立激情之爱的忠告

--“夜来香”人生咨询调查报告之一

激情之爱是一件奇妙而自然的事。

在我的“青春热线”和“人生咨询”中,许多男男女女都会提出一个“激情之爱”的问题。

什么是“激情之爱”呢?

我认为,它的“原因”很多:

生物的生殖需要,性的愉悦、人对归属和安全的需要,与社会和期望相一致、所爱的人给我们的独一无二的刺激(视、听、嗅、味、触这五觉的刺激)、有价值和有人爱的需要,以及完善自我的需要。

这些都是重要的决定因素,当然还可列举出其他一些。尽管有如许之多的重要因素,我们却还是爱不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罗马诗人奥维德曾忠告说:“要想有人爱,首先得有值得人爱之处。”要是我们没有可人之处,那该怎么办呢?

所有人都有两种基本需要:爱上别人的需要和对自己及他人感到有价值的需要。这两种需要是密切联系着的。一个能爱上别人且为别人所爱的人,但却自觉一无是处,这种情形是很罕见的;因此一个对自己有正确估价的人,通常就是一个既能爱别人又能为别人所爱的人。

——因而爱的体验暂时地会是先于自我估价的。

这种自我观念其实是经验的产物。通过别人对我们所作出的反应,我们便逐渐得以知道我们自己是怎样的一种人。

美国作家霍桑曾说过,一个人怎样看待自己便预示着他未来的命运如何。大量的经典研究如今已证实了这种远见卓识。我们如果认为自己毫无可爱之处,那即使有某个人爱我们,我们也会觉得难以接受。我们如果认为自己有内在可爱之处,我们就会很高兴且愉快地接受别人的爱。

但如果我们没有被人爱上,那我们怎么才能逐渐认为我们自己有内在的可爱之处呢?让我们把奥维德刚才那句话反其意而用之,即“只要你可爱,就会有人爱”,并进而探讨一下这样一句话的意思吧。

这一看法绕了一个整圈,使我们又回到我们的孩提和童年时代所经历过的体验来。有句谚语说:三岁定终身。孩提时是通过触觉刺激(“肤触之爱”)来接收到他们是可爱而宝贝的第一批信息的。在母亲的怀抱里所感受到的愉悦,便把爱的信息永不磨灭地刻印进我们的脑海里。由于孩子学习基本的信息很容易,因此,童年时所学过的东西,无论是学起来很痛苦还是很愉快,都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我们日后的行为中。如果我们日后所收到的信息使我们确信有人爱我们,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有价值,我们进而便会把这种爱扩大到别的人身上去。如果这些信息与上述的正相反,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我们也就难于去爱别的人了。

自信心不足并不会减弱对爱的需要。实际上,自信心不足的个人更渴望得到爱。由于渴望得到爱,他们会更容易接受别人的赞许,而且比起那些较牢靠的个人地位的人来,也许还更有可能“坠入”爱河。这样的人会依恋于对之表示最轻微的赞许的任何人,以此作为提高自信的一种方式。只是喜欢赞许的来源却是另一回事。

赞许的来源和渴求的爱被当成了它们所提供的东西,而不是依其实际来加以看待。精力因而全耗在了乞求别人的好话和赞许的行动而不是用在爱上。“渴求的爱”是马斯洛所说的d类爱,或佛祖所说的“仰赖的爱”,这两种爱均与“使人升华的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仰赖于人的爱注定会很快垮台,因为一味地仰赖使对方实在不堪重负。即使是两个对爱讥渴的人因在交往中互相爱慕而结合,也会很快因互相不断要求对方发誓起愿而生厌。原因是他们忘记了,爱是你所付出的与你所收获的相抵的。

……

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两性“卖点”与“交易”

--“夜来香”人生咨询调查报告之二

男性比起女性来,总的来说更看重爱之中的肉体这一方面。

对于男性来说,肉体上的亲昵通常先于爱的情感方面的感受;但对于女性来说,情形却正好倒了过来。

换句话来说,男性往往把性看作是发展一种关系的手段,而女性却往往把性看作是用来表示这种关系的方式。

人是一种视觉和空间感知能力大于语言能力的动物。比起女性来,男人更有可能根据体质特征来选择伴侣。男人所要找的女人,都是脸上没有皱纹的、*峰高耸的、臀部结实而滚圆的,而且还要适当地涂脂抹粉、浑身清爽干净、光滑无毛。所以,男人会更易于被秀美的面孔和线条分明的体形而不是对方的个性和智力方面所吸引。

对此,由心理学家阿伯特·哈里森和拉拉·莎伊德进行的一项研究更是表明了这一点。他们研究分析男男女女对未来有可能成为配偶的人所特别要求的是什么,还有就是他们所突出的他们本身的“卖点”是什么。

结果他们发现,女人所强调的,更多的是突出她们长相的姣美,而男人则往往强调他们在金钱上有保障。这些特征,即女性的姣美和男性的有钱,便是婚姻市场上两性各自使用的通用货币。

这种研究的另一个有趣的发现则是,男人喜欢寻找比他们年轻的女人,女人喜欢找比她们年龄大的男人。很显然,对于比自己年长的男人,女人们从他们身上所看到的是经验、老于世故、成熟的智力和可靠安全。这样一种情形并不只是美国人才有的现象。英国“国际配偶挑选工程”在1989年所实施的对1 对男女两性进行的调查也显示:不管是来自哪个国家,不管是什么民族,男人所要求的配偶都是年轻漂亮的,而女人所要求的配偶都是年纪比她们稍大且经济上有保障(或有可能会成为这样)的男人。

女性对生活的保障性要比对青年男性体形的青春美更感兴趣。当然这并不是说女性就对青年男性的美和活力无动于衷。为许多妇女所喜爱的描写浪漫爱情的小说,其主人公总是长相英俊而又敢作敢为的(几乎都比女主人公年纪大得多)。

肌肉结实的身体和一张英俊的脸并不会讨很多女人的欢心,特别是当这两方面与社会地位、金钱上的保障、智慧、经验和成熟性相比较之下。后一方面给女人所显示的是这样一个男性才更适宜扮演父亲、保护人和生活供给者的角色。

在男性和女性的婚嫁流向上,我们所观察到的方向正是相反的流动,其原因就在于男女两性婚姻财富的分配上有差异。

女性的美丽或多或少是平均地分布于各个阶级中的,一些在地方工厂装配线上工作的年轻女性,她们的漂亮程度会跟拉德克利夫学院的年轻女学生并无二致。比较成功的、更高阶层的男性,因而便可以“袭击”各个工厂和其他诸如此类的地方以猎取漂亮的婚姻对象。因为在这种地方,他们往往能找到许多使他们感兴趣的年轻女性。

另一方面,女人在寻找未来的伴侣时,她们所要求的品质,根据定义可知,均集中于上层社会之中。出身低层社会的男性,要想勾引拉德克利夫学院的年轻女性,其成功的可能性极微。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总的来说便是,在婚姻游戏中被淘汰出来的妇女,大多是成功的事业型女性;而男性中被淘汰出来的,则是那些事业等方面最不成功的男人。

……

赵队长和干警们看了小王出示的材料之后,的确吃了一惊。

小刘说:“根据这几份报告看,‘夜来香’人生咨询的确有些水平。不仅从人生的方面而且从人性的方面,对男女两性进行分析,了不起!”

赵队长也不得不承认:“如此看来,‘夜来香’的确不简单!”继而又说:“但是,那些毒品贩子们为什么和‘夜来香’有联系呢?”

王秀玲作为“夜来香”案子的主要经办人,在调查了周玉敏之后,又搜集来了有关“夜来香”亲自撰写的文章。此时,听着领导和同志们的发言,久久没有表态。她的心情很复杂,她无法说清楚“夜来香”是好还是坏,是善还是恶,是对还是错。

她说:“我觉得‘夜来香’无论是好是坏,现在下结论都为时过早,还必须再做进一步了解和调查。”

赵队长说:“那么,小王今后就不要再参与缉毒活动了,把你的精力主要放在调查‘夜来香’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瑛子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